小说《无限神眼系统》全集章节在线阅读

2019-01-12 13:32:06作者:书屋
无限神眼系统  简介:早上七点,天刚亮了没一会,杨旭便出门了。他嘴里哼着歌,脸上带笑,一副喜上眉梢的样子。这几个月以来,杨旭在外科是天天做牛做马,被使唤来使唤去,泡茶传文件,批药做病例,总之什么事麻烦就得干什么。好在三个月实习期终于一天不剩的过去。如今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第三章 去你妈的!
中年人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同意了杨旭的诊治,听到这话又惊又喜,问道:“你确定?!!”
刚说完,他似是自觉失言,未免杨旭误会自己,又连忙解释道:“杨,杨医生,不是我不信你,只是光靠把脉......真能发现你说的这些?”
杨旭明白自己脸嫩,不下猛药估计取信不了这人,当下神秘一笑,故作高深道:“别人或许不行,但我却可以。”
还别说,他这副昂首淡笑的怡然模样,倒真有医院门口那些算命的几分神韵,要是再有一溜儿胡子,在外面保不齐就得被当成什么高人。
中年人似乎是被杨旭的架势给唬住了,楞了下,转头看向陈秋瑞:“医生,这位杨医生说的......可靠吗?”
陈秋瑞想了想,点点头,中规中矩道:“我不敢保证,不过杨医生说的情况的确会造成呼吸困难,另外之前的手术中我们也从老爷子的大腿取出了五六枚弹片,所以但从推断上来讲,杨医生的诊断有很大可能属实。”
中年人闻言总算信了大半,当场转头抓住杨旭的手道:“杨医生,多谢了!请您这就动手术!”
那年轻女孩也带着泪痕起身道:“对,杨医生,请你一定要救救我爷爷。”
杨旭哭笑不得的挣脱开来,解释道:“老爷子刚经历了大手术,还在康复期,现在我就是想动手术老爷子的身体也吃不消,更何况,情况根本没到你们想的那么严重。”
杨旭说着,顿了下道:“他现在只是呼吸困难,这是气管被压迫后的正常反应,只要不做剧烈动作不会有事......这样,你们这就把人送病房去,记住动作要慢,然后让他靠右侧侧躺下,切忌不要左侧侧躺,再给他打点止痛剂,估计十来分钟就会恢复正常。”
“那,那弹头什么时候取出来?”中年人追问道。
杨旭摆摆手:“这个你不用担心,时机成熟,我们医院方面会安排的。”
“那就好,那就好。”中年男子闻言松了口气,不住道谢:“多谢杨医生,多谢!”
年轻女孩也破涕为笑,跟着道谢:“谢谢您,杨医生!”
看着两人发自内心的感激,杨旭心下也是有些感慨——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当医生啊,治病救人,救死扶伤,这样的被需要和被寄托患者寄托全部希望的感觉,即是责任,也正是医生这个职业最光荣、最值得为之努力的事情了。
他想着,朝两人笑了笑:“这是我应该做的,两位不用多说,快送老爷子回去吧。”
......
中年人很快和年轻女孩推着老者回了病房,陈秋瑞作为他们的主治医师,按理是应该跟过去的,但他却只派了一名助理医师过去,自己并没有离开。
倒不是他不负责任——人家杨旭不但诊断出了病情,甚至连治疗方案也准备好了,自己还有什么事?
亲自过去指导处理?
好歹自己也是个副主任医师,在内科除了主任就是最大,做这种打下手的事情,丢不丢人?
更何况,治疗结果没出来前,杨旭的诊断到底正不正确还说不准呢,此刻抽身事外,不是不负责任,而是明哲保身。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便跟杨旭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杨旭不是个傻子,自然明白他的打算,但人家一个副主任医师,同意使用自己一个实习生的治疗方案已经算是很给面子,这时候自己要是连聊几句都不耐烦的话,也太不会做人了些。
就这样,两人东南西北的胡乱说了好一阵子话,不知道的,或许还会以为两人是那种无话不说的朋友。
足足十多分钟过去,就在杨旭有些忍不住想找借口离开的时候,那个跟着中年人离开的助理医师去而复返。
陈秋瑞眉头一挑,也没顾忌身旁的杨旭,当下直接开口问道:“怎么样?”
助理医师估计是跑着过来,点点头,气喘吁吁道:“有,有用!患者的呼吸已经......已经恢复平稳。”
陈秋瑞眼睛一亮:“走,过去看看。”
他说着,迈开脚就要走。
杨旭见状,心里暗道一声可算是走了,正打算离开,结果就见到他回过头看了自己一眼。
只见陈秋瑞脸上带着一丝难以捉摸的笑意,仔细的打量着自己,开口道:“之前真是看走眼了,没想到杨医生居然还有这么一手绝技。”
杨旭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但本着输人不输阵的念头,他嘴上却是一点没怂,装着大尾巴狼哈哈一笑,一脸高深莫测道:“我这个人学的杂。”
“嗯?”
陈秋瑞脸上露出一丝玩味,随即点点头:“行,以后有机会交流。”
说完,他也没给杨旭再说话的机会,转头便径直走了。
......这人,不会是个gay吧?
回想着陈秋瑞那莫名其妙的笑意,杨旭打了个冷战,连连摇头,咕哝着返回了病房。
他关上门想了下,并没有回病床上躺着,而是决定收拾收拾,继续找院长去。
刚才他试验透视能力的时候凑巧看见隔壁的电视画面,上面的时间和自己昏迷前的时间一致,也即是说,自己仅仅只是昏迷了不到半天。如果现在赶过去,还是有可能在半路截住院长的。
不管怎么说,马顺达两人把自己的转正名额搞掉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想着,正准备动作,结果耳边就传来一声呼喊。
马浩迪那有些嚣张的语气在门外响起:“705,706......就这儿了,舅舅,那小子就住这儿呢!”
“注意态度!”马顺达低声呵斥的声音接着传来:“这么多人看着,有什么事,关上门说!”
这两个狗日的过来干什么?
杨旭短暂一楞,二话不说翻身上床。
几乎是在他堪堪上床不到一秒后,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
马顺达背着手走进来,瞧见杨旭的一瞬间就咧嘴道:“哎呀,杨旭你这是怎么了,上午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就被人打了?嘶......不会是之前坐诊的时候,没治好哪个患者,人家怀恨在心,报复你吧?”
没等杨旭回答,他假模假样的摇摇头道:“哎,杨旭啊,这医患关系也是一门学问啊!以后可得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本分点,知道吗?你放心,你好好养病,病好了继续实习嘛。”
马顺达明显不知道杨旭痊愈了,说话的时候把实习两个字咬得很重,眼中有掩饰不住的得意。
马浩迪也跟着在一旁帮腔,讥讽道:“舅舅,我听说最近这附近乱得很啊,杨旭要是不注意,说不定还会被打!”
马顺达顿时哈哈一笑。
杨旭听到这哪还不明白事情的缘由——很显然,打自己的人就是这马顺达给叫来的。
他本就是个火爆脾气,此刻见这两人如此嚣张,气得不轻,火上心头,当场翻身而起。
马顺达的得意劲一下子僵在脸上,错愕的看着下床的杨旭,愣愣道:“你,你怎么会什么事都没有?”
杨旭没有回答的打算,眼睛里满是怒火:“......老子是没事,你他妈就得有事了!”
马顺达心里一惊,慌忙后退几步,嘴里道:“你敢乱来?我告诉你杨旭,这里可是医院......”
“我去你妈的!”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被人欺负到头顶上,要还忍得下气,那不是度量大。
那叫孙子!
杨旭从来就没有当别人孙子、低眉顺眼装老实的念头,当场直接一拳砸了过去!
虽然他力气不大,身子因为昏迷的缘故还有些乏力,但面门本就是脆弱的地方,一拳头过去,立马开花。
“啊!!!”
马顺达惨叫一声,捂着流血的鼻子,鼻涕眼泪齐流。
他尖声叫着,不住后退,嘴里嚷嚷道:“杨旭,你,你敢打人?!!你完了!!!”
旁边的马浩迪平时跟杨旭一直太不对付,此刻见杨旭动手,就明白杨旭铁定得被开除,忍不住面露喜色。
不过很快,他又想起杨旭打的是自己的舅舅,未免马顺达心生芥蒂,又匆忙补救,装出一副火大的样子,吼道:“你敢打我舅舅!我弄死你!”。
说着抬手就是一拳。
这马浩迪可不比马顺达,他平日里游手好闲总是跟着街上的混混厮混,别的特长没有,一身腱子肉却是练了出来,此刻出手,又快又急,眼看就要打杨旭个满脸开花。
杨旭也是没料到他的动作会这么快,眼看拳头迎面而来,想躲避却已经来不及,心里顿时有些着急。
......妈的!难不成老子今天报仇不成还得反被收拾?
干你妈的,凭什么?!!
杨旭心里愤慨,竭力想要躲过去。
也就是这时候,杨旭眼前突然一花。
四面八方如同涌入了无尽的水流,在视线中不断放大的拳头一瞬间迟钝起来,变得如同蜗牛慢爬一样。
不仅是马浩迪的拳头,周围的一切也在这一瞬间同时变得缓慢,空气像是一下子变得粘稠起来,杨旭甚至看到了窗外飞过的小鸟突兀的静止于半空,保持着展翅的姿势,好一阵才动了为不可查的一丝距离。
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心里短暂的惊愕一瞬,继而反应过来——眼前的场景似乎很像是按下慢放的电影。
难不成是我的眼睛?
原来除了透视,这特异功能还有慢放的能力?
杨旭心下一喜,逮住机会,毫不犹豫,躲开的同时,一拳就锤了过去。
这一拳又快又狠,用尽了他周身全部力气。
“咚!”
“啊!”
几乎是在杨旭出手的同一时间,时间的流速恢复了正常。
肌肉撞击的闷响伴随着惨叫声传来,拳头打在马浩迪小腹上,当场打得他捂着肚子倒了下去。
马顺达傻了。
马浩迪以前打架他没少帮忙擦屁股,他原本看到自己侄子出手还觉得十拿九稳,结果却是没想到他居然被杨旭反过来给打趴下了!
这怎么可能?
就杨旭那小胳膊小腿,怎么可能一拳就收拾了马浩迪?
难道他有练过?难道他以前那副病怏怏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
马顺达被自己的胡思乱想吓得不轻,生怕杨旭再揍自己,当下也顾不得面子了,推开门边跑边嚷嚷:“打人了,打人了!打......”。
“马顺达!”
副院长何明瑞恰巧从门口路过,被他撞了个满怀,当场脸色发黑的训斥道:“你喊什么喊!知不知道这里是住院部!”
马顺达仿佛看到救星,恶人先告状的拉着副院长何明瑞嚎道:“何院长,他,杨旭!杨旭动手打人!还打了马浩迪!您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第四章 开除?我看谁敢!
“什么?打人?”
何明瑞平时没少收马顺达的好处,此刻闻言,当场垮了脸,神色冷淡的扫了杨旭一眼道:“一个实习生居然敢打领导?简直反了天了!杨旭是吧?你被开除了!”
换做之前遇到这样的事情,杨旭少不得会有些慌乱。
但特异功能带来的不仅是能力,还有心性上的加持。
所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老子现在透视能力在身,还差你这份实习生的工作?
有了底气,胆气自然就上来了。
杨旭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胆怯,冷笑道:“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之间的腌臜事!你一个管后勤的副院长想开除我?你有这个权利吗?嗯?”
“你!”
何明瑞差点气死。他都不记得自从自己当上副院长后,有多久没被手下的医生这么怼过,平时在医院,哪个医生看到自己不是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副院长?
更何况杨旭还是个没有转正的实习生!这简直......简直是岂有此理!
而更让没有想到的是,杨旭居然清楚医院里的权利划分!
没错,正如杨旭所说的,作为三甲医院,他何明瑞的确是没有直接人事任免权的,全医院唯一有这个权利的,只有党政工作一把抓的院长褚文涛。
但就算他没有这个直接权利,也是能对人事任命做出影响的领导之一,杨旭如此不把他放在眼里,态度嚣张成这样,完全就是打脸了!
眼看周围看热闹的职工原来越多,当着这么多人丢了面子的何明瑞憋不住气,发火吼道:“我没这个权利?我今天就让看看,我有没有这个权利!保安,保安呢?把这小子给我拖出去!还有你们外科的,把这小子的东西给我扔了!我要他现在就滚!”
旁边的同事见事情发展成这样,对视一眼,各自都是摇了摇头。
“这个小杨啊,也太不成熟了,如此公然跟副院长顶牛,这能讨得了好?”
“是啊,他还以为是在学校呢?有理就能得到公平对待?呵呵。”
“哎,其实也不怪人家小杨。我说句公道话,其实平时在外科,我看他平日脾气还挺好的,发这么大的火,肯定是被欺负了......你们想想,马顺达那阴损小人可是小杨的顶头上司......”
想归想,但所谓各人自扫门前雪,事不关己的情况下,哪怕明知道杨旭受了不公的待遇,仍旧没有谁愿意出来仗义执言。
毕竟为了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实习生去得罪医务办主任和医院副院长......这显然是不明智的行为。
保安很快过来,连带着来的还有外科的主任,任新华。
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估计是唯恐得罪了何明瑞这个副院长,到场就立刻跟杨旭划清界限道:“杨旭!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原本以为给你的实习评价评定为良能够让你知耻而后勇,努力上进,没想到你居然自甘堕落!以前工作不认真也就罢了,显然居然还敢公然顶撞上级?”
这话说得叫一个冠冕堂皇,可听在其他医生耳朵里,大家却是面露不屑。
说得好听,还不是为了打压新人?
任新华只当没看见,转头看向何明瑞:“何院长,您放心,杨旭这样的害群之马我早就想开除了,我们外科,绝对举双手支持您的决定!”
他说罢,见何明瑞脸色稍霁,立刻朝旁边的外科医生挥手道:“你,去把杨旭的东西拿出来!”
那医生闻言,不敢吱声,点点头就跑走了。
旁边保安见事已成定数,上前一步,对杨旭道:“杨医生,见谅,跟我们出去吧。”
何明瑞见到总算大部分人还是听自己使唤的,脸上总算是好看了些,冷笑一声对杨旭道:“还待在这干什么?赶紧滚!你已经被开除了......”
何明瑞话音未落,一声大喝突然从走廊尽头传来。
“我看谁敢!”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居然会有人替杨旭出头,周围顿时一静。
马顺达估计是在场最愿意看到杨旭被开除的人,毕竟只要杨旭一走,他暗箱操作自己侄子转正的事情就成了死无对证,不再留有把柄。
因此,一听这话,他几乎是瞬间就做足了一个合格狗腿的姿态,连人都没看见便迫不及待的吼道:“反了天了,我们副院长收拾个人还管你愿不愿意?还你看谁敢?你是个什么玩意......”
话还没说完,他突然看见,原本气势十足的何明瑞居然跟见了鬼一样,愕然的看着面前呆立当场。
马顺达一楞:“何院长?你......”
“啪!”
何明瑞直接用一巴掌回应了他。
“啊!”
马顺达懵了,捂着脸快哭出来,心想老子帮你说话你还打我?
可惜何明瑞却是已经顾不得马顺达的想法了。
他扇完这一巴掌,一把就推开了面前的人,慌忙迎上去,嘴里结结巴巴道:“侯局长,您别误会,那是个蠢货,我,我不认识他......”
所有人纷纷避让,从走廊尽头有两人踱步而来,于人群之中站定。
杨旭也忍不住回头看去,接着顿时一楞。
......居然是他们?
来人,赫然就是之前跟杨旭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中年人,以及那个漂亮的年轻女孩。
他先是笑着朝杨旭点了点头,随后面色直接冷了下来,不怒自威,就那么淡淡的看着何明瑞道:“何院长,你好大的官威!”
“误,误会,都是误会。”
何明瑞不住的点头哈腰,一张老脸都快哭了,惨兮兮的道:“侯局长,你听我解释......”
“我怎么当得起你何院长的解释!”
中年人冷笑一声:“我看这新南市第二医院都快成你的一言堂了!我这个卫生局副局长在你何院长眼里是不是就跟个屁一样?啊?是不是我以后来你们医院,还要跟你何院长打个报告?做个请示?啊?!!”
说道最后,他已然是一脸怒容,字字诛心!
何明瑞双腿一软,冷汗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如果说今天来的是个其他局长也就罢了,作为新南市第二医院的副院长,何明瑞行政级别好歹是个正处,哪怕就是市委的大官过来,那也是客客气气的,花花轿子人人抬。
毕竟官再大也得生病,总有求到自己头上的时候。
可今天来的偏偏是侯国勇这么个卫生局的副局长!
作为医院的直属管辖部门,何明瑞对卫生局的人事情况非常了解,毫不客气的说,别看卫生局除了正局长外还有足足五个副局长,但真正说话做的了数的,却只有一个。
那就是侯国勇!
要知道,连拥有一票否决权的正局长在开会的时候,都得问他侯国勇的意见!两人要是有意见上的分歧,通常都是侯国勇定最后的调子!
这是个什么概念?
说简单点,人家侯国勇就是卫生局隐形的正局长!
这样的人,自己一个医院院长,还是副的,能敢去得罪?
人家要是铁了心要收拾自己,自己除了看着,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不夸张的说,何明瑞现在想弄死马顺达的心都有了。
他目光怨毒的看向马顺达——都是你这个杂种,让老子得罪了侯国勇,今天我要是出了什么事,老子弄不死你!
旁边其他的同事也是一脸懵逼的状态,心里震惊伴随着难以置信。
有人忍不住嘀咕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杨旭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居然认识卫生局的副局长!”
“哈哈,这下可有好戏看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就开始乐呵了:“我倒是很期待,我们何院长接下来怎么收场啊。”
侯国勇见何明瑞吓得没有言语,仍旧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冷哼道:“哑巴了?你何院长刚才不是很有官威吗?”
何明瑞也是个狠人,他见侯国勇明显不打算让自己下台,咬牙片刻,竟是直接一巴掌扇在了自己脸上。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他的半边老脸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接着,他面露哀求,很光棍的求饶道:“我错了,侯局长......我错了!您给我个机会,我一定改!”
侯国勇顿时一楞。
他估计也没料到,何明瑞堂堂一个医院副院长,居然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到这么个程度,脸上错愕片刻,冷哼一声:“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
何明瑞一听就明白过来,转过身子,一个劲对这杨旭鞠躬:“杨医生,都是我的错,我识人不明,误听谗言,对你的事情做了错误的判断,请您原谅!”
杨旭自忖若是自己遇到这种情况怕是很难跟何明瑞一样不要脸不要皮,心里忍不住感叹。
......这个何明瑞,还真是拿得起放得下啊!
事实上这并不难以理解,在社会上混,谁都不是个傻子。或许何明瑞私德有亏,但既然能当上新南市第二医院的副院长,他总归是肯定有过人之处的。
似是网络小说中那种不看场合都要跟主角斗个你死我活的没脑子配角,在现实中或许有,但绝对不可能坐的上三甲医院副院长这样的位置。
见杨旭不说话,何明瑞再次求饶:“杨医生,求你放我一马!我真的错了!”
杨旭虽然不清楚官场上的条条框框,但也知道,撸掉一个三甲医院的副院长绝对小不了。
侯国勇此刻看起来是立场坚定的站在自己这边,但若是何明瑞要跟自己弄个鱼死网破,到了事不可为的时候,他却不一定会坚持帮自己。
说到底,自己跟他的情分仅仅是一次仗义出手,诊治他的父亲而已。
如果到时候何明瑞不倒台,自己的日子就难过了。
更何况,何明瑞不像马顺达,跟自己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教训一下也就够了。
想到这,他有了决定,开口道:“要我原谅你也可以,你不是说你有人事任免权吗?那好,你现在就开除马顺达,和他的侄子!”
漂流瓶的故事

蔚蓝的大海,有一个漂流了很久的瓶子。她没有目的,没有朋友,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漂泊。 终于有一天,瓶子遇见了一条美丽的鱼,小鱼愿意和瓶子做朋友,瓶子也愿意保护鱼照顾鱼一辈子。鱼钻进了瓶子的心里一同在大海上漂泊,瓶子和鱼的故事从此开始了。鱼以为这是友谊,瓶子以为这是爱情。 无论风吹雨打瓶子始终陪在鱼的身旁。瓶子心中有一个愿望: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鱼一生的幸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瓶子终于有一...

那个我们以朋友的名义爱过的人(故事)

“默默的喜欢过一个很多年,可是到最后,他还是不属于我。但是我不怪他,我从来没有向他告白过。因为我们最初就是以朋友的名义在一起的,我不知道他对我有没有别的不同于朋友的感情,我怕告白了他会拒绝我,那个时候,我会过不去心里的一道坎儿,我们可能连朋友都做不了了。” -01- 陆江要结婚了,就在大雪那天。 大雪节气的前一天,初夏坐在开往机场的出租车里,默默地看着手机。微信聊天的那头,是拿着手机隔着屏幕...

为梦想始终如一,结果不会辜负与你

七月,高考早已落下帷幕,而令我更加欣慰的是有幸被中国药科大学录取。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之所以取得这样的收获,完全是出于努力和对化学的热爱。 我是一名来自小县城的高中生,这里的教育资源不是很好,基本上不存在所谓的学科竞赛,而且每年能考上名牌大学的学生也是很少。 我热衷于学习化学,热衷到什么程度呢?初中我就有了自己配备药品的小化学实验室。高一的时候,我已经把高中化学以自学的方式学完了。你...

我想努力变得更好,即使不会被爱

上高中的时候,为了能被自己喜欢的男生多注意一点,我努力做了很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好的事。 虽然并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但潜意识里觉得,只要自己优秀又漂亮,就是值得被他喜欢的。 为了永远保持匀称的身材,很长一段时间我晚上只喝一杯150ml的酸奶,或者只吃一个苹果。睡前我会用棉签蘸着vc胶囊涂睫毛,然后躺在床上做空中单车。 我不剪头发,梳着高马尾发尖会在腰部摇摆,于是上课的时候,我会有意识地端...

我和花生的日常|我们家的“家庭煮夫”

1 今天是双十一,买买买的日子,你剁手了吗? 之前写了一篇我和花生的日常生活《幸福所需要的钱,远比你想象的少》,没想到大家特别喜欢。有朋友留言:“被生活套路多了,这种简单,真实的文字,更打动人。” 也有小伙伴说:“我特喜欢老师偶尔的这种情意风格”。 我发现,原来大家挺喜欢看我写的日常生活的小事。 那我以后多写自己生活中发生的小事情。 生活不是电视剧,不可能每天都上演曲折离奇的故事,如果是这样...

稻谷熟了

火辣辣太阳一烤,满地刚打下来的稻谷黄得要流油。一车宽的水泥路上,已经晒上村民辛辛苦苦劳作的收获,如同扎上一条金腰带。 靠近马路的人家自然便利,大门和院墙有多宽,铺上的稻谷就有多长。可屋子在这些人家身后的怎么办呢?村里就这么一条羊肠小道,林老爹啜了一口烟斗,朝地上吐了浓痰,长度也就是从他左眼里的村长家到右眼里村入口那棵百年樟树而已。一眼望到头,一片一片的稻谷间还剩些缝隙,够倒上七八袋子的。日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