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王大宝)---乡野小医神---全集完整阅读

2018-12-07 14:43:00作者:编辑部
超火爆男频小说《乡野小医神》火热更新中,很快一个小时就过去了,我迫不及待的把酒坛打开,顿时药香扑鼻,这味道,这色泽,和古经书山记载的一模一样。我舔了舔嘴唇,舀出了一碗,一口喝了下去。

第17章 恶有恶报
我妈有点担心,我知道她是怕我把我爸治坏了,可我对自己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我呼出一口气,把银针消毒后,手指一撮,银针上闪现一朵白芒就没入了我爸的头顶。

白光很淡,一闪而逝,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

银针一根接着一根,对应的扎在父亲的头顶上,半个小时后,终于搞定了。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着病床上的动静。

果然,不多时候,父亲手指动了一下,母亲惊讶的叫出了声音,随之更加惊讶的事情出现了,父亲一下睁开了眼睛。

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赶紧把垃圾桶拿了过来,父亲对着垃圾桶就吐出了一口鲜血。

“我……我这是在医院?我咋了?”他卧床那么久身子虚弱。

“真的醒了?老头子,我的天哪,你真的醒了!”我妈惊喜的叫道,简直不敢相信。

“是啊,我醒了,可我这是咋了,我记得在山上砸石头呢。”

“老头子,你都昏迷快一个月了,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呢!”我妈激动的抱着父亲,哭了出来。

妹妹也跟着高兴,兴奋的抱着我爸爸的手就不松开了。

“啥,我都昏迷那么长时间了?”

我爸说着就要下床,可身子一虚差点栽倒在地上,我连忙扶了我起来。

“爸,您悠着点,现在还您还不能下床,得好好休息。”

“大宝?大宝,你出来了?!”

我爸一抬头,这才注意到我不远处的我,不不敢置信的说道。

“嗯,爸,我是出来了,您别动,我把银针给您拔出来。”我心里一阵安慰,一个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老头子,这次要不是有儿子,你可醒不过来,咱儿子可厉害了,在你头上扎了几下,你就醒过来了。”

“大宝,是你把我治好的?”他可不记得我会医术啊。

“就是大宝啊,我还能唬你啊。”我妈面带着笑容,有说不出的高兴。

“好啊,好啊,我就知道我的儿子并不是一般人,哈哈哈!“我爸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我收拾了一下,对王彩霞说:”妹,你去给咱爸弄点小米粥,他刚恢复,只能吃流食。“

“好的哥。”王彩霞笑眯眯的出去了。

“爸,你就在医院住着,休息几天,等彻底好了,咱们再回家。”我又对我爸说道。

我爸心疼钱,连忙摇摇头说:“不行,住院太贵了,一天不老少的钱,都好了,还是回家养着吧。”

“爸,现在咱家不差那两钱,你儿子有钱了,你还是养着吧,到时候我在接你回家。”

我爸这才答应下来,一家三口聊着天,老两口问我监狱的事,我也实话是活,不过古经书的事我没说,只是说了我跟一个老中医学会的本事。

不一会,彩霞回来了,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简单的吃了饭,然后我就带着彩霞出去了。

“彩霞,走,哥哥带你去买个手机去,再换几件新衣服。”

我看着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妹妹,穿的却不怎么好,不由得说道。

“真的啊哥?”她惊喜的叫道,女孩子哪有不爱美的呢。

“走吧,哥啥时候骗过你啊。”

王彩霞笑得跟朵花一样,给我来了个熊抱,两条腿挂在我的腰上,两只手揽住我的脖子,在我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我感受着脸颊上的湿润,不由得尴尬了一下,妹妹都大姑娘了,还这么跟我亲近呢。

毕竟胸前的柔软怎么着都无法避免的啊。

王彩霞好像发现了我的不自然,赶紧下来,冲着我吐了一下小舌头。

我带着她来到了车上,坐了进去,小丫头惊喜的看着车上的一切。

“哥,你都买车啦?”

“嗯对啊。”

“哥哥,你别骗我,这车真是你的啊。”

“我骗你干嘛啊,真是哥的。”

“哇塞,哥,你太厉害了,我好崇拜你。”

我俩逛了会商场,给爸妈买了一些衣服,彩霞也买了好几套,给她换了个新款的手机,这才把她送到医院,自己开车回到了村里。

我直接来到了村大队,这次王承贵对我的态度简直是大转变,跟个二孙子一样跑前跑后的。

我跟村里签订了承包荒山的合同,一共两百亩地,每年承包费是五万,我一次承包了六十年,一共是三百万!

那本就是一片荒地,种不出什么庄家所以这个价格也不低了。然后我就银行卡上的钱转给了大队的账上,这件事算是了了。

以后那片荒山,就是我王大宝的了!

回去的路上,我打了个电话,毕竟是小伟帮的忙,我得谢谢人家。

“小伟,这次你是帮了大忙了。”

“嗨,说啥呢,你还救了我爸的命呢,小事一桩。”

“对了,还有件事,你听了应该能高兴,就是郑志去公安局自首了,当年那件事承认了是他搞的鬼,不过判决没有那么快下来,但是蹲监狱是跑不了了。”

挂断了电话,我心情格外的轻松。

“当年的破事,终于算完事了。”
第18章 村花住我家
我刚要挂断电话,他又说道:”对了大宝,还得跟你说个事,你蹲过监狱,身上有污点,这事对你以后发展可不利啊。“

“不过你放心,这段时间,我和牛哥,曹哥给你上下打点下,估计能把你身上的污点擦掉。”

我微微也一愣,差点把这事给忘了,蹲监狱这事,我自己倒是没觉得什么,可是在有心人看来确实是个事。

“小伟,我毕竟失手杀了人,污点能那么容易抹除吗?”

“如果之前肯定很难,但是现在你是被陷害的,郑志也自首了,那就可以周旋了。我就是先跟你说一下,这件事得需要长时间来办,让你有个底。“

“嗯,那谢谢哥几个了。”

“没事,被跟我们客气,对了,你那丰胸药,美容药再给我每样来一百份,我都卖脱销为了。”小伟又说道。

“这没问题,这几天就给你搞出来,有事再联系。”说着,我俩挂断了电话,然后我开着车往家走。

回到家,我就听到了女人的说话声,是莲花嫂子和姜丘儿。

我暗叫不好,要是莲花嫂子大嘴巴跟姜丘儿乱说啥,那我可丢人了。

我紧走两步来到房间,姜丘儿一看到我,这妮子竟然脸红了,低着头不敢看我,莲花嫂子笑眯眯的冲着我眨眼睛。

“莲花嫂子,你也在呐。”

“是啊,既然你回来了,那我也该走了。”她妩媚的冲我一笑,扭着翘臀走了。

我来到姜丘儿身边问:“姜丘儿,是不是莲花嫂子跟你说啥话了?”

我心里边打鼓,感觉两人有啥事瞒着我。

“没……没有啦。”

“对了,你吃饭没,没吃饭我给你做饭去。”说着。姜丘儿低着头,就往厨房走去。

这是啥情况,女人心海底针啊。

算了不想了,还是给牛哥打个电话,先把施工队的事情敲定再说。

我给牛前进打了个电话。

“喂,牛哥,是我啊,大宝。”

“我知道是你小子,找我啥事?”

“牛哥,之前我不是说过建造药厂吗,我这边土地已经搞定了,就差施工队了,你看看你那边施工队啥时候能来。”

牛前进回应了一声,“这事啊,简单,明天我就让他带人过去,放心吧。”

挂断为了电话,我心里开始琢磨起来。

“第一步就是改造荒山,我那个阵法也得开始准备了,毕竟不是什么药材都能适应这里的环境。”

“比如东北的人参,西北天上上的雪莲,还有藏区的藏红花,新疆的冬虫夏草,这些名贵的中药材来自华夏各个地区,需要的气候条件都不一样,要想把这些要采集中到荒山种植,可不是一般的难啊。”

“要想做到,必须使用灵气,通过吸收灵气,然后反馈给药材和土地,这样才能让药材集中生长。”

我想着接下来的安排,必须开始忙碌了,想想布置阵法需要晶石,购买上等的药材也得我亲自筛选。

而且荒山改造也得我亲自盯着,这么一想,我要做的事情还真挺多。

“大宝哥,吃饭了。”

我正想着,姜丘儿叫我出去吃饭。

“知道了,这就来。”

走出里屋,来到饭桌前,桌子上两个热菜,一个凉菜,土豆炖鸡,豆角排骨,还有个凉拌黄瓜丝,闻着香味,食指大动啊。

“姜丘儿,真看不出来,你还会做饭呢啊。”

姜丘儿吐里屋一下小香舌,害羞的说道:“要是大宝哥喜欢,我以后天天都给你做。”

“嗯,好。”

我吃着饭,也没多想,脱口而出,可是姜丘儿一听我答应下来,脸一下红了,耳根都红的跟樱桃一样。

吃完了饭,姜丘儿又开始收拾碗筷,那勤劳尽,几就跟刚过门的小媳妇一样,看得我啧啧赞叹,不由得动心了起来。

姜丘儿可是我们村的村花,长得那叫一个标志,要不是这样,姜大柱也不会动歪心思,身材发育的也好,小翘臀,小酥胸,有条儿,再加上手脚勤快,又懂事,真是个好媳妇的料啊。

我要是能娶得上这么个媳妇就好了。

我悄悄的打量着姜丘儿的背影,这么想着。

女人的第六感都很准,姜丘儿就感觉自己背后有一双眼睛在她身上上上下下的看着,就好一双手在摸着她的娇躯一样。

她又紧张又欢喜,但是更多的是害羞。

“哥,我回来啦!”

这时候,王彩霞的声音传来,紧跟着,小丫头风一阵进屋了。

看到屋里忙碌的熟悉身影,她一愣神,然后就是给了我个大大的白眼。

那眼神好像在说:“哥,真能耐啊,刚回家,就把村花拐咱家来了。”

我也没解释什么,早就知道她一回来,肯定会误会,随她吧。

“姜丘儿姐,你也来啦。”王彩霞笑嘻嘻的走了过去。

两个人关系本来就很好。

“彩霞,你回来啦。”姜丘儿多少有点尴尬,不知道该说啥。

“嗯,刚回来,姜丘儿姐,别忙了,咱俩进屋说说话,咱来都好久没聊天了。”

说着,王彩霞拉着她往里走。

姜丘儿无助的看看我,我耸了耸肩,表示无可奈何,妹妹就是人来疯,任由她去吧。

随后,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找来纸和笔,荒山地形我已经记住了,现在开始绘制阵图。
第19章 我的地盘
绘制完了图,我就睡觉了,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

早早的起来,背着箩筐上山采药,几乎成了我天天干的事情。

今天我得把丰胸药和美容药做出来,还有配制药酒的汁液,忙起来腿肚子都打转。

在山上转了一圈,我就踩了满满一筐的药材,看着差不多了,就下了山。

刚一回到家,就看到了热热的小米粥和咸菜,虽然不算丰盛,可我感觉很温馨。

“哥,你这么早就出去啦,姜丘儿姐把饭都做好了,我都饿了。”

彩霞帮我把箩筐拿下来,眼睛弯成两个月牙,笑道。

我刮了一下她的琼鼻,没好气的说道:”你啊,就知道吃,也不知道帮姜丘儿姐做饭啊。“

“嘻嘻,姜丘儿姐不让我帮忙,我只会越帮越乱嘛。”

“对了哥,你采这么多野菜干嘛啊,喂猪呀。”

我一个趔趄差点栽倒,“这哪是野菜啊,都是药材,用处大着呢。”

“去去,给我把这些药材洗干净。”

“嘿嘿,得嘞。”小丫头转身去园子里洗药材去了。

“大宝哥,快吃饭吧,我和彩霞都吃过了,趁热吃。”说着,姜丘儿也去了院外帮我洗药材去了。’

我看着两个忙活的背影,她们蹲下来,背对着我,有说有笑的,两瓣小翘臀几乎碰到了地上,彩霞这丫头更夸张,雪白的臀沟都露出了一点。

刚吃完饭,电话就响了,我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就猜到了是谁。

“喂,你好。”

“请问是王总吗,我是施工队队长叫刘一涛啊,是老板让我过来的。”

果然是施工队。

“嗯,我就是王大宝,你在哪呢,我去接你们。”

“好的王总,我们就在村口呢。”

他第一次来村子也不知道路,我就去了村口,见一个黑色吉普停在那里,然后一个中年男人,带着安全帽下来了。

“你好啊,王总,我就是刘一涛。”

我也打了招呼,我简单的说了下,刘一涛也是个简单直接的人,说话就要上那片荒山看看。

我把他带到了那片荒山上,大手一挥说道:“这两百多亩土地,都是我的!”

我不禁豪气顿生,大有指点江山的赶脚啊。

刘一涛一听,不由得兴奋起来,“王总,这可是大工程啊。”

大工程就代表着大利益,他自然高兴。

“嗯,面积是不小,这是我设计的图纸,你看看。”

“这片我打算建厂区,制药厂和酿酒场,这片缓冲区我准备建造一片别墅区,还有山上,我准备弄一个生产基地。”

刘一涛不断的点头,一一记在心里。

“对了,还有这些红点,一个九九八十一个,红点所在的位置,统一要钻九米的深洞。”

这些红点,才是关键,我要布置九灵聚宝阵,这些深洞是必须的。

刘一涛虽然不理解,可是也没有多问。

讨论过后,他说道:“行,王总,交给我就中,我保证给你完成任务。”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行,但是我时间比较急,你预计多久能完工?”

刘一涛计算了一下,说道:“怎么着也得两个半月吧。”

我摇了摇头,时间太长了,“能不能在一个月内完成,只要把基础设施搞好就行,别墅内部装饰之类的都不着急,主要就是两个药厂。”

“行,既然这样,那我就多找点人手,不过对应的费用就得……”

“这个我懂,多少钱到时候不会差你们的。”

看我这么爽快,刘一涛也答应下来,回头去准备了。

回到家,我看到洗的干干净净的药材,不由得惊讶:“你们可真够麻利的。”

王彩霞拍着胸脯骄傲的说道:“那是,也不看看谁吩咐的,能不快嘛。”

我笑笑,说:“行,为了奖励你们,我带你们去县城玩一圈。”

两个人高兴的答应了,我开着车,去银行去了十万块,给了两女生一人五千,姜丘儿说什么也不要,她觉得已经欠我很多了。

我找了个借口说这是劳务费,毕竟这些天,姜丘儿又是给我做饭,又是忙前忙后的,她也需要换洗衣服不是,总不能一直传我妹妹的。

我这么一说,她才接了。两女逛街去了,我开着皮卡来到酒厂,又搞了一百坛高粱烧放到车上。

来到步行街,到了约定地点,等了一会,两女才姗姗来迟。

“哥,我们回来啦。”

我正在车里听歌,一听到声音,往外一看,当我看到姜丘儿的时候,顿时眼前一亮,让我惊艳无比。
200块的温暖

爷爷奶奶带着宝宝回老家避暑,把我和老公的食欲也一并带走了。不用加班的周末,临近中午慢吞吞地爬起床,听着肚子的咕咕叫声,才晓得自己原来早就饿了。 听着窗外喊破了天的蝉鸣,一阵洗漱与挣扎过后,我和老公毅然地关上了家门,冲进了零上40度的南京正午。 亏得家门口菜市场颇多,不足一刻钟,我们就采购齐备,只差半只烤鸭了。 烤鸭店门口,胖胖的女老板一边切着鸭子,一边大声喊着,83路、83路。相距不远的人行...

我们还回得去吗?

“你一个人看吧,我要去吃饭了!” Ricky回转身看我,“啊?” “你没听刚才那两个女生问这里的工作人员,我们现在排的位置,要等一个半小时才能进去看,现在是8点,你知道我还没有吃饭吗?!” Ricky今天穿了AK的灰色加绒长裤,灰色金属材质的匡威球鞋。尽管他是185的身高,身上这件单农的长款灰色厚外套还是令他肥大的屁股更加突出。再加上头上黑色的NY棒球帽,整个人笼罩在浓浓的灰色雾霾里面。 他...

蓬莱游记

今年6月8号,适逢青岛上合峰会。在6月6号-6月12期间,持青岛身份证可在山东境内各大景点免费游玩。 借着这个便利,我和妹妹一家打算自驾去烟台蓬莱,去瞻仰一下传说中的八仙得道成仙之处。 我们走的是青沿高速。一路上,儿子和小外甥一直不停的打打闹闹,虽然很吵,但是很热闹,给我一直沉闷的心注入了一丝活力。 路上,我给他们讲各种冒险奇遇,有海洋的,沙漠的,森林的,北极的等等。我在里面给他们设置了很多...

对不起,我还是不能喜欢上你

如果有来生,愿站成一棵树,为你遮风挡雨。 这一世,我注定辜负了你。 一、当时的月色,很美 大学之始,记忆最为深刻的应该当属军训了吧。九月的太阳还很毒辣,晒得人心烦气躁。初见,是在军训,但我却不记得有她的影子。军训时,我在最后一排,放眼望去,慢慢的一片都是迷彩帽的颜色,分不清哪个是哪个。只知道,说不清什么原因,她一直在关注着我。这是后来她跟我说的。 军训的日子似乎格外漫长,又好像很快就要过去了...

温柔的陷阱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晴到多云 秋高气爽,回老家省亲。我开着马自达,嘴里哼着小曲,被家乡一路风景所陶醉:原先上学的泥泞砂石路,如今变成混凝土铺就的林荫大道。金色的稻田一望无际,即将收割的稻穗波浪起伏,稻花香醉人,远处羊群散落在旷野,像朵朵白云点缀。 晌午时分来到老家,父亲吧嗒着旱烟眯着笑眼,母亲忙着准备午饭乐开了花。 刚落定没和父母攀谈几句,一阵笑声把来人引进屋: “哎吆喂,...

【灵异鬼故事】迷魂之夜

罗月摇情/文 快过年了,老陈准备去集市上办些年货回来,由于山里不通公路,到集市上要走两个小时。这天老陈早早就起床了,天特别冷,他穿了好几件衣服,一件包着一件,活像一个大粽子。穿好衣服,洗了一把脸就出门了,出门前他还特地给老伴儿打了个招呼,说他买齐年货就会早早回来,耽搁不了多长时间就回来了!老陈是一个很喜欢喝酒的人,这老伴儿担心老陈到了集市上喝酒误事,再三叮嘱他不能喝酒。要是喝醉了这回来的山路...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