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火小说《乡野小医神​​​​​​​》完整目录及在线阅读

2018-12-07 14:40:21作者:编辑部
乡野小医神》小说简介:我没好友回答他的话,而是问道:”你们这是……结婚了?““哦,我们订婚了,年底就结婚。”郑志得意洋洋的说。“哦,那祝你们幸福。”我微微一笑,脸色不由得发青。

第15章 被欺负
“姜丘儿?怎么是她,还哭哭啼啼的?”

我早就认识这个女孩,当初上学的时候我俩经常一起上下学,一直上到高中,女孩子发育的早,我还记得那时候我经常走在她身后,就是为了看她的小屁股,翘翘的,跟两瓣水蜜桃一样。

我带着疑惑,走到了她身边。

听到脚步声,姜丘儿身体一缩,就从地上抓起了转头,好像受伤的小兽一样看着我。

“姜丘儿是我啊,大宝,你着呢一个人呆在这里啊?”

她惊慌失措的看着我,抹了一下眼里的泪水,“大宝,真的是你?你出来了?”

她还是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是长得那么好看。

“嗯,我出来好几天了,你到底咋了,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我走进了看到,她几乎是衣不蔽体,破烂的衣衫,尤其是胸部那里,赤裸裸的裂开了,露出一对发育完好的小馒头来,发推根部甚至还有淤青,擦不会被人强暴了,扔到山上了吧,我邪恶的想着。

当然心里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见我看着她的身体,不由的俏脸一红,连忙用手捂住了敏感的部位。

“没……没事的。”她弱弱的说了一句。

可是嘴上说没事,鼻子一酸,却哭了出来。

她还是那么容易被欺负啊,我之前就知道她的性格柔弱,可只有我知道,她不是真的柔弱,而是柔中带刚。

我心一酸,连忙说道:“不哭,不哭,到底发生啥事了,你跟我说说啊。”

我蹲在地上,想去伸手安慰安慰,可没敢。

好一会,她才止住了哭泣,也许是我在身边,给了她安全感,她这才把实话说出来。

其实,姜丘儿的命很苦的,从小就是孤儿,是村里光棍姜大柱捡回来的,这一养,就养了十几年。

可姜丘儿却说道,姜大柱就是个畜生,变态!

高中毕业以后,姜丘儿已经出落成大姑娘了,长得那叫一个标志,要胸有胸,要屁有屁,身高接近一米七,一双大长腿羡煞旁人。

姜大柱就动起了歪心思。

一天晚上,打了半辈子光棍的姜大柱喝多了酒,终于把魔爪伸向了熟睡的姜丘儿,当晚就要强行要了她的身子。

幸好姜丘儿惊醒后奋力反抗,也不知道咋搞的,一脚丫踢到了他的卵蛋上,至此成了废人……

姜大柱怀恨在心,经常又大又骂的,姜丘儿也想过跑,可每次都被抓回来,然后又是一顿毒打。

那货不行了,姜大柱就想让姜丘儿给弄好,至于咋弄,不言而喻。

说到这,姜丘儿哭的稀里哗啦,再也说不出口了。

我听的火冒三丈,姜大柱,你个王八蛋,竟然这么对自己的干女儿,真他妈欠收拾啊!

“姜丘儿,别哭了,以后我保护你,那个逼养的再也不敢动你了。”

我脑袋一热把话说了出去,可我不是一时冲动,姜丘儿是我老同学,从小一起长大,现在遇到困难了,我不帮谁帮啊。

“大宝哥,你说的是真的吗?可……可姜大柱凶着呢,他烂命一条啥都不怕,我怕他黏上你。”

“而且他还说了,我要离开也可以,十几年的养活我不能白养,起码要十万块钱,他才肯放我离开。”

“不就是十万块钱吗,明天我跟你去找他,把十万块钱拍在他脸上,让他没话说!”

说完,姜丘儿惊讶的看着我,那可是十万块啊,对于一个小村来说,这可是巨款了,万元户虽然有几个,可是家里趁十万元的,寥寥无几。

“大宝哥,你有那么多钱?不,不行哈,就算你有,我也不能要你的,我还听说,你父亲住院呢,也得用钱。”她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傻丫头,这钱就当我借给你的,最近我还有投资建厂,你就过来大工,慢慢还钱不也一样嘛。”

她怔怔的看着我,那眼睛跟月牙一样闪亮。

“那……好吧,谢谢你了,大宝哥。”

“行了,天都这么晚上了,我背你回去吧。”我一转身,把后背露给了她。

她看着我坚实的后背,不由得俏脸一红,娇滴滴答应了一声。

回到了家,我让她睡我妹妹的房间,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洗漱过后,来到了她的房门口。

“姜丘儿,你起来了吗?

“嗯。”里面传来了姜丘儿弱弱的声音。

“那就出来吧,洗漱一下咱们去县城取钱,然后去找姜大柱。”

“大宝哥,那个……那个。”

“咋了?”

“我没有衣服穿了,你还有合适的衣服吗?”她害羞的说道。

我把这茬忘了,昨天的衣服破烂肯定穿不得了。

我去里屋找了件妹妹的运动服,返回了门口欧。

“咳咳,我能进去吗?”

“进来吧。”

我一进去,就看到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姜丘儿,只露出个俏头。

那张小脸还真可爱啊。

我笑了一下,就把衣服放在了床上。

呼……她呼出一口气,这才把被子掀开,露出了里面的酮体,里面她只穿内衣,白玉般的肌肤,有型的曲线,匆匆一瞥,就换上了衣服。

梳洗完毕,她这才羞答答的走出来,我看到她不由得一愣,只见她穿着粉红运动装,梳着马尾辫,说不出的清纯可人,那张精致的小脸略微羞红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这丫头,日后必定祸国殃民呐。

我俩直接驱车来到了县城,取了钱后,直奔村里,来到了姜大柱的家中。

她还是有点紧张,抱着十万块钱的手特别近紧,都发白了。

“家里的人呢,出来!”

“谁啊,这大清早的,艹!”屋里骂骂咧咧走出来一个男人,四十多岁,胡子拉碴的,光着膀子,穿着黄色大裤衩、

“哎呦我艹,你个臭丫头还敢回来,快给我滚过来!”他恶狠狠的看着姜丘儿,吓得姜丘儿一下就跑到了我身后。

“姜大柱,你一把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吧!”我不由得皱眉说道。

“今天,我就要带走姜丘儿,从此以后,他跟你半毛钱关系你没有,以后你再敢骚扰她,老子打得你祖坟冒青烟!”

“艹,你他妈谁啊?”

他惊慌的叫道。
第16章 都解决了
“我是王大宝,王雄山的儿子。”

我看着他那德行,就气不打一处来。

“王大宝,你从监狱里放出来了?”

我冷笑一声,“怎么,我放出来,你不高兴吗?”

“啊不是不是,你今天到底想干啥?”姜大柱逞强道。

我知道在他眼里,能进监狱的都不是一般人,再说我是以故意伤害罪进监狱的,更让他忌惮几分。

“想干啥你还不知道吗?别在那装了,你自己对姜丘儿做了什么你还不清楚吗?”

“那是我家的事,你一个外人管得着吗?”他狡辩道。

“我就他妈管得着了,怎么着,这里是十万块,以后姜丘儿是我的,跟你没半点关系!”

说着,我就把姜丘儿的的钱袋子扔了过去,姜大柱一愣,捡起来一看,竟然真的是十万块钱,眼睛都放光了。

“钱,这老多钱!”

他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呐。

“姜大柱,钱而已收了,人我就带走了,从此以后,姜丘儿和你两不相欠。”

“哦,不行哈,这个不行。”他急忙说道,生怕我一走了之。

“十万块是我养活她的钱,那我女儿跟了你,你是不是要给点嫁妆啊,也不多,就五万吧。”

姜大柱贪心的说道,能随手拿得出十万块的人,也不差哎多给五万,他打的是这个主意。

“你,你这个变态,禽兽,臭不要脸,太无耻啦!”姜丘儿气呼呼的指着姜大柱,把这辈子能用上的脏话都甩了过去。

“咋的,我把你养的这么水灵灵的,要点嫁妆咋了,我后半辈子可就指着这点钱呐。”

我按住了发飙的姜丘儿,冷声说道:“姜大柱,你信不信,我会让你一分钱都得不到,而且让你立刻消失!”

这种人渣实在太不要脸了,简直玷污了人这个字。

就在这时候,王承贵一路小跑从道口跑了过来。

“大宝……哎呦可算找到你了,你咋在这啊。”

“王村长,你找我有啥事啊?”

他倒腾了两口气,说道:”是这样的,你不是要包地吗,那片荒山呐,我琢磨了一宿,决定包给你啦!“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县长的话就是好是,只是我没想到hi这么快。

“王村长,这不太合适吧,昨天您还说荒山已经包出去了。”我不由的笑道。

“啊,那个啥,是我记错了,荒地过几天到期,正好转给你嘛。”他憋着一口老血,心里又是怕又是憋屈,要不是县长有话,他能让出来?

“哦,那行,我现在有事,下午我去大队找你。”

“哎哎,好嘞,那我就先走了。”

这一幕,让姜大柱看得清清楚楚,差点把他吓尿了。

因为王承贵在村里就是一霸,现在他对恭恭敬敬的,他姜大柱再傻都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还没等说话,姜大柱就怂了,“那个,大宝啊,刚才我随便说说的,十万块足够了,足够了。”

“姜丘儿呐,以后好好跟着大宝嗷,把人家伺候好了,咱爷俩缘分算是尽了,从今以后,你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笑了一下,这个姜大柱还不算傻。既然他认怂了我也不必抓着不放,牵着姜丘儿的小手大摇大摆上了车。

路上,姜丘儿哭了起来,我不由的纳闷,这丫头怎么又哭了,这么爱哭鼻子啊。

“姜丘儿,你以后自由了,怎么又哭了啊。”

“没事,大宝哥,我是高兴的,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她真诚的看着我,眼睛里闪烁着感动的光芒。

“傻丫头,别跟我客气,这两天你先在我家住着,等我办了工厂,就会建一些房屋,到时候你就搬进去。”

“嗯,我听你的。”姜丘儿重重的点头说道。

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眼睛里有一丝期待!我现在也到了炼气一层了,已经能治好我父亲。

到了县里,我买了一套上等的银针,来到了县医院。

走进病房内,见妹妹和母亲正在说话,父亲还是昏迷着。

“妈,妹妹,今天我就让父亲清醒过来!”

我妈还不太相信,“大宝,你真能治好你爸?”

我自信的笑道:“妈,放心吧,我现在一定能治好我爸,你们就在旁边看着就行了。”

我来到父亲的病床前,取出银针,开始消毒。
第17章 恶有恶报
我妈有点担心,我知道她是怕我把我爸治坏了,可我对自己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我呼出一口气,把银针消毒后,手指一撮,银针上闪现一朵白芒就没入了我爸的头顶。

白光很淡,一闪而逝,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

银针一根接着一根,对应的扎在父亲的头顶上,半个小时后,终于搞定了。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着病床上的动静。

果然,不多时候,父亲手指动了一下,母亲惊讶的叫出了声音,随之更加惊讶的事情出现了,父亲一下睁开了眼睛。

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赶紧把垃圾桶拿了过来,父亲对着垃圾桶就吐出了一口鲜血。

“我……我这是在医院?我咋了?”他卧床那么久身子虚弱。

“真的醒了?老头子,我的天哪,你真的醒了!”我妈惊喜的叫道,简直不敢相信。

“是啊,我醒了,可我这是咋了,我记得在山上砸石头呢。”

“老头子,你都昏迷快一个月了,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呢!”我妈激动的抱着父亲,哭了出来。

妹妹也跟着高兴,兴奋的抱着我爸爸的手就不松开了。

“啥,我都昏迷那么长时间了?”

我爸说着就要下床,可身子一虚差点栽倒在地上,我连忙扶了我起来。

“爸,您悠着点,现在还您还不能下床,得好好休息。”

“大宝?大宝,你出来了?!”

我爸一抬头,这才注意到我不远处的我,不不敢置信的说道。

“嗯,爸,我是出来了,您别动,我把银针给您拔出来。”我心里一阵安慰,一个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老头子,这次要不是有儿子,你可醒不过来,咱儿子可厉害了,在你头上扎了几下,你就醒过来了。”

“大宝,是你把我治好的?”他可不记得我会医术啊。

“就是大宝啊,我还能唬你啊。”我妈面带着笑容,有说不出的高兴。

“好啊,好啊,我就知道我的儿子并不是一般人,哈哈哈!“我爸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我收拾了一下,对王彩霞说:”妹,你去给咱爸弄点小米粥,他刚恢复,只能吃流食。“

“好的哥。”王彩霞笑眯眯的出去了。

“爸,你就在医院住着,休息几天,等彻底好了,咱们再回家。”我又对我爸说道。

我爸心疼钱,连忙摇摇头说:“不行,住院太贵了,一天不老少的钱,都好了,还是回家养着吧。”

“爸,现在咱家不差那两钱,你儿子有钱了,你还是养着吧,到时候我在接你回家。”

我爸这才答应下来,一家三口聊着天,老两口问我监狱的事,我也实话是活,不过古经书的事我没说,只是说了我跟一个老中医学会的本事。

不一会,彩霞回来了,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简单的吃了饭,然后我就带着彩霞出去了。

“彩霞,走,哥哥带你去买个手机去,再换几件新衣服。”

我看着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妹妹,穿的却不怎么好,不由得说道。

“真的啊哥?”她惊喜的叫道,女孩子哪有不爱美的呢。

“走吧,哥啥时候骗过你啊。”

王彩霞笑得跟朵花一样,给我来了个熊抱,两条腿挂在我的腰上,两只手揽住我的脖子,在我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我感受着脸颊上的湿润,不由得尴尬了一下,妹妹都大姑娘了,还这么跟我亲近呢。

毕竟胸前的柔软怎么着都无法避免的啊。

王彩霞好像发现了我的不自然,赶紧下来,冲着我吐了一下小舌头。

我带着她来到了车上,坐了进去,小丫头惊喜的看着车上的一切。

“哥,你都买车啦?”

“嗯对啊。”

“哥哥,你别骗我,这车真是你的啊。”

“我骗你干嘛啊,真是哥的。”

“哇塞,哥,你太厉害了,我好崇拜你。”

我俩逛了会商场,给爸妈买了一些衣服,彩霞也买了好几套,给她换了个新款的手机,这才把她送到医院,自己开车回到了村里。

我直接来到了村大队,这次王承贵对我的态度简直是大转变,跟个二孙子一样跑前跑后的。

我跟村里签订了承包荒山的合同,一共两百亩地,每年承包费是五万,我一次承包了六十年,一共是三百万!

那本就是一片荒地,种不出什么庄家所以这个价格也不低了。然后我就银行卡上的钱转给了大队的账上,这件事算是了了。

以后那片荒山,就是我王大宝的了!

回去的路上,我打了个电话,毕竟是小伟帮的忙,我得谢谢人家。

“小伟,这次你是帮了大忙了。”

“嗨,说啥呢,你还救了我爸的命呢,小事一桩。”

“对了,还有件事,你听了应该能高兴,就是郑志去公安局自首了,当年那件事承认了是他搞的鬼,不过判决没有那么快下来,但是蹲监狱是跑不了了。”

挂断了电话,我心情格外的轻松。

“当年的破事,终于算完事了。”
一场精疲力尽的恋爱

看到微信聊天记录里,那一条条单向发出的信息,下拉还是同样的状态,心里一遍一遍地告诫自己,是时候结束了,放过自己也放过他吧,萤萤。 一· 我们不算开始的开始 那年暑期工的火锅店里,我遇到了你。你身影挺拔,穿着干净的白体恤浅蓝牛仔裤,是我理想中的少年模样。店里其他的小姑娘跑来议论你,说我们火锅店来了一帅哥,跟你一个学校呢萤姐。 你在店里不挑活,很勤快,做事干净利落,主要是人长得帅。深得店里小姑娘...

元旦 | 做一个现代白领在[日本新年]来临前的谜之淡定——下飞机,就过节

再有一个半月就要2018年了,明年的出行计划准备的如何了呢? 2018年元旦是1月1日星期一。 12月30日至1日放假,1月2日(星期二)正常上班。 Tips:1月1日是周一,也就是说放假是12月30日、31日、2018年1月1日这三天,如果能29日周五请假一天,那这四天连起来,就有4天的假期了。 这3天或者4天假期可以去哪里呢? 香蕉星球实力推荐——去日本过新年吧! 就像圣诞氛围最浓郁的一...

小筠的生活

“今天是重阳节,我来看看妈妈,和、哥、嫂他们聚一聚,随便在外面吃点饭,你在家吗?能过来不?” 小溪坐在一边,歪斜着身子,自顾自的打着电话,絮絮的说着…… 在她的身后边,则是她的哥、嫂子陪着母亲安静的坐在饭店的角落里查看食谱。 “要是没什么事,你就出来呗!!我们都快半年没见面了!” “小溪,我也想你!可是真不巧,今天还真有点事,我舅舅过一会儿要来,看情况吧!我尽量赶过去,去不去你等我电话吧!”...

终生的懊悔

那一段,在我的书摊前,几乎天天见到一个细高个,50多岁的男人。看上去总是郁郁寡欢,一脸的凄苦相,眼神无光,默默无闻。我奇怪,这人每天都在这耗着,没事干吗?从他面部的表情来看,说明他是一个有很多故事人。我好奇心强,越弄不明白的事越想知道真相。我隐约觉得,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可一时又想不起来,真令我挂心,决定再见到他时一定问个明白。 那天,书摊前乱哄哄的,生意特好。十点多钟,我从人群中隐约看到,...

你中了机毒

如今愈加觉得,人们活在虚拟的世界里太久了,甚至忘记了在现实生活中要如何面对真实的自己。似乎离开了手机,自己就失去了存在感,失去了寄托,不知道做点什么。其实,守着手机,也并不见得会有几个人找,可就是忍不住去看。再者,现在

国王与天使

一、 凌晨三点,漆黑的房间中,只有空调屏幕和路由器在闪着绿莹莹的微光,窗外传来几声迟睡的车鸣,呼啦啦的,似乎还能听见溅起的水花声。 陈奕翻了个身,不自觉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找到那个熟悉的头像。其实并不需要找,他依旧在星标朋友栏里,他的对话窗口还是保持置顶,尽管已经分手三个月。 这三个月,陈奕和刘一航分手,从北京的公司离职,去gap了一个月,然后来到这个多雨的南方城市,入职,开始了没日没夜的新...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