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乡野小医神~小说完本TXT阅读

2018-12-07 14:32:54作者:编辑部
乡野小医神小说全文简介:我妈一听这话,不由得苦涩起来,“哪还有钱了,为了你爸这病,就差砸锅卖铁了,你妹出息,考上北方大学了,到现在学费都没着落呢。”

第11章 荒山
“村长在吗?”我敲了敲门问道。

“谁啊,进来吧。”

我一进门,就看到了村长王承贵坐在凳子上,正看报纸呢。

“呦,王大爷,呆着呢。”

王承贵扶了扶老花镜,“这不是老王家的大小子吗,王大宝吧。”王承贵眯缝着小眼睛,想了一会才想起我的名字。

“对啊,郭大爷,我就是王大宝,几年不见了,你身子骨还这么好啊。”我笑眯眯的说道。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谁不喜欢听好话啊。再说,王承贵看着面相就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我的更加小心点才是。

嗯……他听完这话,笑眯眯的点点头,说道:“啥时候出来的?”

“哦,刚出来没两天。”

“出来好可得好好做人,不能再办错事了,知道吗?”

“嗯,得嘞,听您的。”我连忙笑道,老人家,得需要哄着才是嘛。

王承贵看我站着不动,抬头问道:“怎么,找我有啥事?”

我这才说明来意,“郭大爷,是这样,我找您,是想把村东头的荒山承包下来,方圆一百多亩的地,您看看村里能给批下来不?”

王承贵倒是一愣神,随后说道:“太不巧了,那块荒地已经承包出去了。”

“啊?承包出去了?“我重复了一句,“承包给谁了,咱村里的吗?”

我这两天没事就往山上跑,早就盯上了那片荒山,没想到居然被承包了,我不禁大失所望。

“小孩子家家的乱打听啥,没啥事你就回去吧。”王承贵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手,好像不太愿意搭理我。

我心里有点不乐意,不就打听一下嘛,至于生气发火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无奈,我只好离开了,我刚把门关上,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王承贵不屑的声音。

“就凭你,还想承包那块土地,想得美!”

我眉头一皱,不由得疑惑起来,我一进屋就和和气气的。没得罪这个王承贵吧,凭啥这么说我啊。

我又一想,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王承贵的态度明显有问题,难道里面有啥幺蛾子?

回去的路上,路过莲花嫂子家,心想我刚回来,对村里的情况也不知道,莲花嫂子一直生活在村里,肯定知道的多。

想着,我迈步就来到了她家,刚一进屋,就看到了开着门的里屋床上,莲花嫂子正躺着睡觉呢。

她侧着脸,雪白的大腿弯曲着,胸口的两座山峰互相挤压,看得我两眼冒火。

“这女人,还真是够味儿啊,长得这么诱惑。”

我舔了舔嘴唇,一想到还有正事没办呢,于是叫道:“莲花嫂子,别睡了,醒醒。”

我来到她的身边,轻轻的摇了摇她的玉肩。

“干嘛嘛,我还想睡一会呢,别闹,嗯哼……”

她发出小猫一样的声音,再配合她精致的容颜,我浑身一阵酥麻,差点就没控制住想当场办了她。

“莲花嫂子,我是大宝啊,我问你点事。”

“嗯,大宝,你咋来了?”莲花嫂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我正弯腰两只手放在她的玉肩上,不由得脸色一红。

“莲花嫂子,我问你点事。”

“啥事啊,问吧。”她揉了揉揉眼睛,坐了起来,不过大腿的风光还是一览无余。

“我想承包咱村东头的荒山,可村长说承包出去了,你知道承包给谁了吗?”

莲花嫂子一听我问,突然把我拉到了床上,我一屁股就坐了下去,接着她的身子就靠了上来。

我靠,这是干啥啊,太直接了吧,而且现在还是大变白天的,要是来人,那可就糟糕了。

莲花嫂子紧紧的靠着我,把娇唇靠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大宝,这事你算是问对人了,别人也许不知道,可是我知道。”

她神神秘秘的说着,热气喷在我的耳朵上,痒痒的,原来她不是想跟我亲热,是怕别人听到啊。

“我跟你说吧,那块地给了她外甥,他俩合伙在山上种树呢,到时候等树长成了,就吧树卖了,两人对半分钱。”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怪不得我一说要包荒山,王承贵就开始撵人你额,合着我是耽误人家的财路了。

“看来我得靠自己想办法把荒山搞到手了。”

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小伟,我接起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他焦急的声音。

“喂,大宝,赶紧到县医院来,快点,我爸昏迷不醒了,你快过来。”

我赶紧说道:“小伟你别着急,我这就过去。”

小伟知道我会医术,当时在监狱,我没少救他,所以他爹生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

挂了电话我抬腿就往外走。

“大宝,你个小冤家,咋说走就走啊。”身后传来莲花嫂子哀怨的声音。
第12章 治病
我开着皮卡,很快来到了县医院。

县医院的特护病房内,几个主治医生就如何治疗激烈的讨论着,还有几个护士在旁边手足无措,一个个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小伟,情况怎么样?”

我直接推开了特殊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大宝,你可来了,快点给我爸爸看看咋回事?”小伟一看我进来了,马上抓住我,满脸的焦急。

我安抚了一下说道:“小伟,别着急,我给伯父看看再说”

我刚要上去诊脉,却被一个医生拦住了。

“等一下,林伟,这是谁,你把他叫来靠谱吗?”

“刘叔,你放心吧,这是我哥们,医术很厉害的。”小伟连忙解释道。

我绕过那个中年医生,往病床上看了一眼,“口眼歪斜,浑身抽搐,很明显是中风的症状。”

想着,我连忙给他把脉,果然,从脉象上看,气血上涌,直接压迫了中枢神经,这才导致重度昏迷,要是再耽误下去,估计小命就不保了。

“小伟,我现在需要银针,要快。”我急促的跟小伟说道。

“银针,你们谁有银针,快点拿来,快!”小伟看着几个主治医生,急切的说道。

其中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医生说道:“周先生,这恐怕不行吧。”

“他又不是县医院的医生,万一在这里乱搞一通,要是把县长的病情耽误了,那这责任……我们可不敢承担呐。”

他们说的话也在理,再说他们看我年纪轻轻,能懂什么医术,现在医科大学最少都五年制,毕业了都二十五六了,一看我刚过二十的样子,再说还要银针,莫不是中医?简直开玩笑呢。

小伟可是真急眼了,“麻痹的,逼我骂人是不,要你拿就去拿,有什么后果我自己承担,麻溜的,艹你大爷的!”

小伟一急眼就爆粗口,骂人不留情面,再不拿估计就上手了。

那个跟小伟沾亲带故的刘叔发话了,“拿去吧,发生什么意外跟你们没关系。”

不一会,银针就拿来了,那个眼睛男医生叮嘱道:“小伙子,悠着点,人命关天。”

虽然说是叮嘱,可是神情却很轻视,我也懒得理他,把银针消毒之后,有些颤抖的插入了县长的三天穴上。

看到我笨拙的手法,甚至还有点发抖,一看就是个生瓜蛋子,就这还给人看病呢?

“简直是胡闹!”

“这手法一看就生涩的很,估计是第一次行医吧,啧啧,中医都没落到这种程度了吗?”

我没空回搭理他们,专心致志的给县长施针,整整二十四跟银针扎进去后,我脑袋上已经被扇汗水胡住了。

等我把聚集了淤血的银针一个个拔出,触目惊心,都是漆黑的粘稠血液。

“你刚才说中医没落了?中医是华夏几千年的传承,虽然现在学习中医的少了,可不代表中医不能治病!“

我现在有功夫跟那个瞧不起中医的医生说道说道了。

“哼,既然中医这么牛,那你倒是把县长治好给我看看呢?”眼睛男医生不屑的反驳道。’

还没等我说话,病床上的县长就沉重的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啊,我怎么会在这?”

“爸,你醒了?”

“老郑,你觉得怎么样?”

那个刘书记惊喜不已,连忙说道:“老郑啊,你可吓死我了,咱们刚到考察的地方你就晕倒了,我们是在医院呢。”

而这时,我注意到,那个刚才说我中医不行的男医生,脸上的表情那是相当精彩,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嘴里不停地嘀咕着,“怎么可能,这就好了?怎么可能?”

不仅仅是他,整个特护病房里的医生和护士都有一种脸上火辣辣的感觉,我一进来的时候,他们谁也没看得起我,毕竟他们才是专业的。

“大宝,你救了我爸的命啊。”小伟无比感激的说道。

“小伟,咱俩之间客套啥啊,我没想到你竟然是县长的儿子啊,你藏得可够深的。”

小伟呵呵一笑,“我也打算找个机会跟你们说呢,这不没时间嘛。”

“小伙子,是你救了我吧,多谢你了。”

“不用谢,小伟是我朋友。对了我给伯父开几服药,回去要按时吃,不然病情还会复发。“说着我写了药方。

“大宝,你现在这等着,我去抓药。”小伟接过药方走了出去。

我呆了一会,看他们说的热闹,我也就悄悄离开了,我去了一趟住院部,看了看父母,没什么大毛病,就准备回去,我现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荒山上。

我正开车呢,电话就响了,一看是郑林伟。

“大宝,你咋就走了呢,我还想请你吃顿饭呢。”

“小伟,不用了,咱俩是啥关系啊,不用客套了。”

“那行,对了,以后有啥事你也别跟我客气,只要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

我突然心中一动,连忙说道:“小伟,我还真有个事,也许你能帮得上忙。”
第13章 老山参
“什么事你说,只要我能帮我,我一定帮。”

于是我就把承包土地的事情跟他说了一下,建造药厂酒厂的事他也知道。

“那块地我打听了,根本没有承包出去,而是村长和他外甥私自占有了,合伙圈钱。”

“行,这事我知道了,我明天给你答复。”小伟说话干脆,直接说道。

挂断了电话,我哼着小曲,开车回家,刚到家门口一拍脑门,“擦,又忘买菜了。”

“大宝,回来啦。”

就在这时,莲花嫂子的身影出现了。

一听到她的声音,我内心无比矛盾,这个诱人的小寡妇,我见也不是,不见也不是,心里这个郁闷啊。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她一推门进来了。

“都看着你车了,在家也不知声,干嘛呢?”莲花嫂子幽怨的看着我,满目春情。

那副娇滴滴的样子,看得我下半身再次有了反应,尤其是她勾魂的眼睛,有万种风情。

“啊,莲花嫂子我没听到,刚才想事呢,对了莲花嫂子,你咋来了,有啥事啊。”

“嘻嘻,你个小子,看也看了,摸也摸了,还不准我来啦?”

她这么一说的,倒让我一阵难堪。

“那啥,莲花嫂子,那天我也是一时激动,没把持住,年轻人嘛,你多担待点。”

莲花嫂子一听,露出哀怨的神色,“你这么说,就是不想承认了,吃干抹净,拍拍屁股走人。”

“没,没有,莲花嫂子,我怎么能不承认呢,啊不对,我还没吃着呢,也不能说吃干抹净啊。”

“那现在趁热吃嘛。”说着,莲花嫂子莲步轻移,朝我走来,然后将身体靠在我我身上,羞涩的不敢看我的脸。

“莲花嫂子,别……别这样,要让别人看到不好。”

“这就怕了?想吃又不敢吃,你还是不是男人嘛。”她噘着嘴,没好气的说道。

“莲花嫂子,你就放了我吧,要是让我爸妈知道,非得打死我不可。”

“就不,就不。”她歪着脖子叫道。

“我知道你想的啥,你放心好啦,我知道我的身份,不求你负什么责任,只要你能记住有我这么个人就行,我只要你能暖暖我的身子,放心,莲花嫂子不耽误你娶妻生子,好吗?”

她扒着我的耳朵,轻声说道,一股股的诱惑好像浪潮一样,将我冲击的摇摇欲坠。

我注视着她的眼眸,水汪汪的,惹人怜爱。

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鸣笛的声音,我连忙说道:’莲花嫂子,来人啦,我先出去看看去。“

我来到院子,一看是个陌生的男人,毕恭毕敬站在院子外满。

“请问是林先生吗?”

“对,我是,请问你是……”

“请您稍等一下。”那个男人拿出电话,拨了个号码,说了两句,就把电话递到了我手上。

“林先生,您接一下电话。”

“大宝啊,我是曹哥啊,我让人把百年老山参送来啦,你接一下就行。”

“我这边还忙着呢,有空再去看你啊。”

“好,那就谢啦,你先忙,哪天有空见面聊。”说着我挂了手机,结果盒子,那个男人开车转身离开了。

我拿着盒子打开一看,果然躺着一株起码两百年的老山参。

我兴奋的进了屋子。

“啥事啊,这么高兴?”莲花嫂子见我乐开了花,不由得问道。

“嘿嘿,莲花嫂子肯定是好事呗,莲花嫂子今天真不能过去了,等哪天有空了我肯定去,好不好?”

莲花嫂子没奈何,只能点点头,男人嘛,总不能赶鸭子上架,得一点点来。

“好啦,那我就先回去了额,记得我跟你说的话。”说着她依恋的在我脸上啵了一下,这才娇羞的转身离开。

我不由得痴迷起来,看着她的背影,说实话,我不心动那是假的,而且看得出来,人家对我是真心真意,而且这些天,她也为我付出了很多,我也很感动。

莲花嫂子,我到底该不该跟你好呢。

“算了,还是先办正事吧,药材也准备齐全了,接下来的灵液就可以熬制了,只有达到了炼气一层,才能把我爸救过来!”
两年,如果我放弃你了,请原谅

我们在一起,将近两年了。 这两年,我们有过很多快乐的时光,你一向都很宠着我,包容着我的小脾气。我也很谢谢你陪我走过了这两年,四季轮回,春夏秋冬。 我们打破了毕业就分手的魔咒,而且,更让人咋舌的是我们是在毕业前的两个月时确定了恋爱关系的。 开始我们也都是将就吧,我刚分手几个月,很怕回去找前男友,所以你就变成了“替补”。而你呢?你好像总觉得自己以后找不到老婆,所以有个女朋友就心满意足了,重点是对...

含着泪的旧时代

那是在60年代,日子是说不出的苦,是那种一回忆起来就直达到心底的苦,奶奶一说那时来便泛起泪花。 那时是啥也没有啊,没有车,全靠着一双脚,从城市的这边走到那边,整整一个月的风餐露宿,只是挑着两担辛辛苦苦收获来的红薯,卖了才少少的几块钱,揣在衣服里的深深处,小心翼翼地存着;没有药,痛了,病了,只得强行忍着,挨了一天又一天,唇齿全是血腥味,挨过了,就继续活下去,挨不过,就是死了,成...

白手起家创业好项目,值得一看

现代经济活动中,自身经济实力不足又要发展事业,许多人也会来个“借鸡生蛋”:借得钱来,投资生产,赚回钱来,发展壮大自己的实力。这种经营谋略,也叫“负债经营,无钱走遍天下”。 然而,时至今日,当人人都懂的借鸡生蛋时,“鸡”就不那么好借了,就得讲究许多技法。“信”字,这是借鸡技法中的根本大法。 1, 互联网小礼品 小礼品是把我们的照片做成书,在从前的时候,我们通过拍照片的途径,留住我们和加人朋友或...

在没有歌词的旋律里向往自由

下雨了。 我驾着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 雨向我袭来,带着要冲破一切的势头撞在挡风玻璃上。 地上的积水在车轮胎的作用下被扬起洒在空中,模糊了我的视线。 我快要看不清路了,只能缓慢地以低速移动着。 雨打在挡风玻璃上的声音很好听,一阵接一阵的,我竟然听出了节奏感。 我一时间入迷了,好像世界只剩下这个节奏了。 前方的世界都是白茫茫一片,除了白色就是在我前面的车辆的指示灯在闪烁。 我的视线飘向右侧的紧急...

伴着梅香的夜晚

雪花飘落的深夜。他坐在书桌前。脑海里膨胀着写作的欲望。电脑闲置在一边不用,他还是习惯用稿纸写作。 妻怕梅花放在室外,被雪掩埋。不知什么时候搬到了他的书桌上。 妻姓梅,也爱梅。 他用手轻触着梅瓣。不小心散落了一纸笺轻红。轻取一片拿在手中,一阵模糊的痛。划过心田。放下钢笔,怔对梅花沉思起来。 最近,他常常这样恍惚,是因为梅师姐从国外回来,聚餐的时候说的一席话。 梅师姐说:“同是码字人,你因何还在...

那双手,那个噩梦

初二那年,那双手,那个噩梦。 01 “梨子,我介绍个男朋友给你吧”,同事李姐刚好和梨子在公交站一起等车。 “谢谢李姐,但我现在不想谈恋爱”,梨子笑笑,拒绝了李姐的好意。 “梨子,你现在二十五岁了吧,不小了,怎么还不谈恋爱啊” 梨子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时,笑容是最好的回答,李姐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刚好有公交车到,“李姐,那是你的车吧,到了,拜拜”,梨子看到李姐上了公交车,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好...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