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医神(王大宝)完结篇小说无删减

2018-12-07 14:28:41作者:编辑部
乡野小医神》小说精彩剧情提要:我信心满满,又过了半小时,开锅之后,顿时一股蒸汽袭来,等蒸汽散去了,里面都是粘稠的药膏,呈现淡淡的金黄色,要香扑鼻。
第9章 莲花嫂子发情
我开着皮卡,来到酒铺,因为这次买酒的数量太多,不不得不跟着老板到酒厂,这才拉走了一百坛高粱烧。

皮卡刚一到村,就吸引了村民的围观,毕竟就算是皮卡,也不怎么来这个穷山沟里。

回到家,我又把这些酒都搬了下来,忙活完了,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累得我直冒汗。

休息了一会,我背着竹筐去了山上,采集了大量的草药,这才心满意足的下山,然后就是开锅,熬制,酿酒。

一套活下来,已经忙活到了晚上七点多钟。

天黑了,家家户户都点起了炊烟,我的肚子饿的咕咕叫。

家里已经没有吃的了,早知到白天在县城买点吃的好了。

“大宝,在家不?”院外传来了莲花嫂子的声音。

“哎,莲花嫂子,在家呢。”我走了出去,心里有点忐忑,那晚修电闸的旖旎还历历在目呢。

“大宝,吃饭没?”她看着我,弯着柳叶眉,眼波流转。

“还……还没吃呢。”

看着她抛来的媚眼,险些让我走神,那双眼睛里好像有一双小手,不断地朝着我招手。

“就知道你没吃,过来吧,去我家吃饭。”

“不了吧莲花嫂子,我随便吃点垫吧垫吧就中。”

“你个大小伙子,还得长身体呢,随便吃点咋行,走,去我家吧。”

莲花嫂子说着,就拉着我的胳膊,搞得我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最后一跺脚,去就去,还能吃了我咋地。

一到她家里,顿时一股饭菜的香味把我吸引了,一桌子的饭菜,虽然都是家常菜,可是分量足足的,色香味俱全。

“看你那样子,饿了吧,动筷子吧。”她笑眯眯的把我按在凳子上,递给我了一双筷子。

我搓了搓手,有些拘谨的接过筷子。

莲花嫂子就坐我对面,给我成了一碗饭。

“愣着干啥,吃呀。”她咯咯的笑着,“来,吃个糖醋排骨,你以前最喜欢吃的。”

我一边吃,一边微微抬头,看着她给我夹菜的样子,弯着腰,藕臂伸了过来,白白嫩嫩的,一弯腰胸前的风光是两座山丘,雪白的峰峦,圆润丰满。

我不由的呼吸一紧,她居然没有穿内衣,那对火辣的尤物就这么呈现在我的眼前,好像送给我的礼物一样,让我肆意的看着。

“真大啊,难道她又摸了丰胸膏?”

而莲花嫂子好像没发现,继续给我夹菜,我一边吃一边贪婪的欣赏着。

我飞快的吃完了三大碗米饭,打了个饱嗝,放下了筷子。

“莲花嫂子,我吃饱了,那个啥,没啥事我就先走了。”不知道为啥,我总觉得屋里有点热,温度渐渐的升高了,尤其是看到莲花嫂子的身姿,让我不自然起来。

“别着急走,我给你倒点水。”莲花嫂子站起身又去给我倒了杯水。

我咕咚一口喝干了,站了起来。

“莲花嫂子,我走了啊。”我低头就要往出走,我个大小伙子,晚上在寡妇家里,干柴烈火,万一点着了,那可就操蛋了。

“大宝,今天……就别走了吧。”莲花嫂子说着话,就来到了我身边,妩媚的眼睛看着我,俏脸酡红,跟喝酒了一样,那副诱人的样子,瞬间让我下半身有了反应。

咕咚!

我吞咽了一口口水,还没等我怎么样呢,莲花嫂子一下就抱住了我,她也是极为大胆的。

就在我们两个人火热的身体接触的一刹那,顿时干柴雨遇到了烈火,彼此之间,那无比真实的触感,挤压的酥胸,和宽阔的男人的胸膛……

我们可以感觉得到对方的心跳,剧烈的跳动呼吸开始加速,好像在诉说着内心的渴望。

我顿时懵逼了,傻了吧唧的站在那,不知道下一步该咋办,我是个童子鸡,而且三年牢狱生活,一个女人都没见过,所以对女人我有一种特殊的想法。

复杂和胆怯,我只能这么形容。可如今莲花嫂子柔软的娇躯扑在我身上,好像是一块烙铁一样,融化着我。

见我不说话,莲花嫂子的双手更加用力的抱紧我,红润的香唇竟然一点点的印了过来,靠近,靠近,最后碰到了我有些发干的嘴唇。

轰!

宛如电击一般,一股难以言说的感觉瞬间占据了我,我好像要爆炸开来,软软的,滑滑的,湿哒哒的,女人的唇……我靠,这就是吻吗,太舒服了额……‘

这还不算完,莲花嫂子伸出了香舌,舌尖在我的嘴唇上舔舐着,好像要把我干裂的嘴唇都湿润一遍,我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唇了,就在这个瞬间,我丧失了所有思考的能力。

只剩下男人的本能!

我用力的抱住莲花嫂子,激烈的回应着她的香吻,我的大舌迅速的占据了她的口腔,肆意的搅动着,她被我笨拙野蛮的吻搅动,不由得发出了娇羞的声音。

“嗯哼,呜……呜,嗯。”她的内心羞涩到了极点,可是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的身体就是一颤,好像有某个地方湿润了起来,瞬间就几乎没有了力气。

“大宝,爱我……用力的,嗯爱我。”她娇羞的说着,香舌和我的舌头在空气中纠缠着。

我看着她的俏脸,不觉得呆住了,她太美了,尤其是那晶莹的小鼻子,还要那两个美丽的秋波,带着水雾,不知为什么竟然泪花在打转,是感动吗?还是太渴望了。

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一双大手将她抱到了里屋的床上,然后撕扯着她的衣服,她那迷人的娇躯,一片一片的,展现在我的眼前,让我欲罢不能……
第10章 睚眦必报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刺耳的铃声吓得我一大跳,一盆冷水泼了下来。我也恢复了清醒。

看看我往下压的动作,在看看我身下几乎全裸的美人,顿时懵逼了。

艹,老子都干了些啥?我一咕噜站起来,穿上了衣服裤子,也似的离开了,只留下春情荡漾的莲花嫂子。

“这个小冤家,手机怎么这时候响了呢。”

莲花嫂子红着俏脸,咬着嘴角,那妩媚可人的模样谁都控制不住啊。

我逃出了莲花嫂子的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心里暗暗懊恼,自己咋就没控制住呢?

这时电话铃再次响了起来,我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刚要接,就看到不远处自己的家门口停着一辆车,一个中年男人正在着急的打电话呢,不用C猜,这个陌生号码就是那个人的。

我走了过去,一看是郑志他们一家子。

郑大同看到我,顿时惊喜的叫道:“大宝兄弟,你回来啦?”

“找我有事?”

郑大同显得局促不安,小心赔笑道:“是啊,有点事,我带着两个小畜生给您道歉来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郑志和李芳芳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俩走到我跟前,”大宝,当年的事是我们不对,意气用事,还请你原谅我们。“

他俩头都没抬,脸色惨白一片。

我哼了一声,“道歉?我把你杀了,再跟你说声对不起,就行了?”

“郑志,别再这跟我装可怜,你要真想道歉,很简单,我在监狱待几年,你也去监狱待几年,这才叫道歉,说别的没用!”

我心里冷笑,面对迫害过自己的人,我绝不会心慈手软。

一听我这话,那三个人脸色都一变,要进监狱才原谅,好狠的心!

郑大同老奸巨猾,连忙说道:“大宝兄弟,你看这样行吗,你说个数,只要我们给得起,一定给。”

在他看来,我是想要钱而已。

可他想的太天真了,姜是老的辣,可是辣椒还是小的辣。

“钱?你以为我会在意几个钱吗,跟你们说,老子不稀罕!”

“丑话说在前头,郑志不进监狱,这件事就没完,滚犊子,这里不欢迎你们!”

我也不管他们,直接回到了屋里,不一会,他们看没办法,也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了。

他们三个的事没有影响我,可是莲花嫂子那香艳的身体倒是搅和的我睡不安稳,这一晚上,一直做出梦了,第二天一早,我发现裤衩潮乎乎的,擦,居然跑马啦!

我刚起床洗脸,莲花嫂子又过来了。

“大宝,吃饭没?”

擦,还来?!

“啊,我吃了,我还有事,那个莲花嫂子,没啥事我就先走了啊。”

我连忙启动车子,逃之夭夭。

“这臭小子,要饭花子扭腰歌,穷欢乐,有贼心没贼胆。”

我看着后视镜中的莲花嫂子,一副娇羞跺脚的样子,迷死个人了。

“我去,总算躲过去了,不然再去吃饭的话,说不定会搞出什么事情来。”

到了酒店,我给三个人打了电话,也就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三个人就赶过来了。

“大宝,这么快就搞好了?”

看着皮卡上整齐的一百坛壮阳酒,他们惊讶的说道。

“嗯,和昨天的一模一样,直接就能喝。”

“好小子,真有你的。”小伟乐的嘴巴子都歪了。

“对了,大宝,你那个丰胸膏和美容药我送出去不少,反响特别好,不啊少人都拖我买呢,哈哈,这下你小子发财啦。”牛前进笑道。

“大宝,我这边也开始缺货了,你可得抓紧配制啊。”曹哥也说道。

“行,我赶紧配,我也没想到销路会这么好。”

这时,牛前进说道:“对了,大宝,销售这边靠我们,另外这酒厂,药厂都直接搞起来吧,而且这几种腰都需要申请专利,这几天我就给你搞下来,你就开始筹备建厂吧。”

曹哥再次说道。

听他这么说,我不由得眼睛一亮,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凤凰山简直就是一个大宝库,有着天然的地利。

“放洗吧,小苏五这点我早就想到了,对了,你们谁有人脉帮我联系大型施工队,我这边这就回村里包地去。”

小伟拍着胸脯说:“这事包在我身上了,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哥几个聊了一会,牛前进把几个人的钱都打在一张卡上,然后交给了我,数目是两百万,我也没客气直接收了。

吃完了饭,我顺路去了趟医院,给了我妈十万块钱,安抚了两句,又回到了村里。

我开着皮卡直接去了村大队,包地这种事我说的可不算,还得找村长商量。
第11章 荒山
“村长在吗?”我敲了敲门问道。

“谁啊,进来吧。”

我一进门,就看到了村长王承贵坐在凳子上,正看报纸呢。

“呦,王大爷,呆着呢。”

王承贵扶了扶老花镜,“这不是老王家的大小子吗,王大宝吧。”王承贵眯缝着小眼睛,想了一会才想起我的名字。

“对啊,郭大爷,我就是王大宝,几年不见了,你身子骨还这么好啊。”我笑眯眯的说道。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谁不喜欢听好话啊。再说,王承贵看着面相就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我的更加小心点才是。

嗯……他听完这话,笑眯眯的点点头,说道:“啥时候出来的?”

“哦,刚出来没两天。”

“出来好可得好好做人,不能再办错事了,知道吗?”

“嗯,得嘞,听您的。”我连忙笑道,老人家,得需要哄着才是嘛。

王承贵看我站着不动,抬头问道:“怎么,找我有啥事?”

我这才说明来意,“郭大爷,是这样,我找您,是想把村东头的荒山承包下来,方圆一百多亩的地,您看看村里能给批下来不?”

王承贵倒是一愣神,随后说道:“太不巧了,那块荒地已经承包出去了。”

“啊?承包出去了?“我重复了一句,“承包给谁了,咱村里的吗?”

我这两天没事就往山上跑,早就盯上了那片荒山,没想到居然被承包了,我不禁大失所望。

“小孩子家家的乱打听啥,没啥事你就回去吧。”王承贵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手,好像不太愿意搭理我。

我心里有点不乐意,不就打听一下嘛,至于生气发火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无奈,我只好离开了,我刚把门关上,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王承贵不屑的声音。

“就凭你,还想承包那块土地,想得美!”

我眉头一皱,不由得疑惑起来,我一进屋就和和气气的。没得罪这个王承贵吧,凭啥这么说我啊。

我又一想,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王承贵的态度明显有问题,难道里面有啥幺蛾子?

回去的路上,路过莲花嫂子家,心想我刚回来,对村里的情况也不知道,莲花嫂子一直生活在村里,肯定知道的多。

想着,我迈步就来到了她家,刚一进屋,就看到了开着门的里屋床上,莲花嫂子正躺着睡觉呢。

她侧着脸,雪白的大腿弯曲着,胸口的两座山峰互相挤压,看得我两眼冒火。

“这女人,还真是够味儿啊,长得这么诱惑。”

我舔了舔嘴唇,一想到还有正事没办呢,于是叫道:“莲花嫂子,别睡了,醒醒。”

我来到她的身边,轻轻的摇了摇她的玉肩。

“干嘛嘛,我还想睡一会呢,别闹,嗯哼……”

她发出小猫一样的声音,再配合她精致的容颜,我浑身一阵酥麻,差点就没控制住想当场办了她。

“莲花嫂子,我是大宝啊,我问你点事。”

“嗯,大宝,你咋来了?”莲花嫂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我正弯腰两只手放在她的玉肩上,不由得脸色一红。

“莲花嫂子,我问你点事。”

“啥事啊,问吧。”她揉了揉揉眼睛,坐了起来,不过大腿的风光还是一览无余。

“我想承包咱村东头的荒山,可村长说承包出去了,你知道承包给谁了吗?”

莲花嫂子一听我问,突然把我拉到了床上,我一屁股就坐了下去,接着她的身子就靠了上来。

我靠,这是干啥啊,太直接了吧,而且现在还是大变白天的,要是来人,那可就糟糕了。

莲花嫂子紧紧的靠着我,把娇唇靠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大宝,这事你算是问对人了,别人也许不知道,可是我知道。”

她神神秘秘的说着,热气喷在我的耳朵上,痒痒的,原来她不是想跟我亲热,是怕别人听到啊。

“我跟你说吧,那块地给了她外甥,他俩合伙在山上种树呢,到时候等树长成了,就吧树卖了,两人对半分钱。”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怪不得我一说要包荒山,王承贵就开始撵人你额,合着我是耽误人家的财路了。

“看来我得靠自己想办法把荒山搞到手了。”

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小伟,我接起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他焦急的声音。

“喂,大宝,赶紧到县医院来,快点,我爸昏迷不醒了,你快过来。”

我赶紧说道:“小伟你别着急,我这就过去。”

小伟知道我会医术,当时在监狱,我没少救他,所以他爹生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

挂了电话我抬腿就往外走。

“大宝,你个小冤家,咋说走就走啊。”身后传来莲花嫂子哀怨的声音。
滚粗!小仙女

几天前,被周杰伦演唱会的小仙女刷了屏。朋友圈里的女性朋友一边倒的真性情,敢爱敢恨,有啥说啥的女孩太珍贵。群情激奋,仿佛自己就是台上那个手撕渣男的耿直girl。 然而过了两天风向就变了,先是模特,再是网红,又是女主播,近来还演化成为了公司炒作博眼球。 本以为是一个受伤妹子大胆向前看的励志桥段,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带歪吃瓜群众节奏的恶心阴谋。 其实小仙女的招数很简单,就是受害者身份预设。在大家都不知...

北京郊区的犬之岛里住着一个抛家弃子的岛主

边阿姨坐公交的时候又和司机吵了起来。其实她已经很久没往市里走了,最近她过的还算不错,来了一拨新的志愿者,到目前为止没和她起过什么冲突。都是还在上大学的娃娃,空闲的时间多,爱心也总是无处释放,所以隔三差五就会过来帮帮忙,狗粮狗食也是从来没缺过。这一次下山是为了回她西二环的老房子里取点儿东西,再打听打听儿子的消息。 回去的时候她不想空手,就去以前常去的店里收了一大麻袋骨头。只收了一麻袋,比从前少...

慌慌张张,冲冲忙忙

1、 “叮铃铃,叮铃铃。”闹钟响了起来。 我翻过身子来,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铃,才五点多,此时正值十月末的天气,所以天空还没有亮起来。至于闹铃为什么响这么早,这完全是昨天晚上故意调早的效果,我往往会在过早的闹铃响起了之后再将它关掉,然后拿被子往头上一蒙,就可以再眯一会。 现在可不是小的时候了,那个时候自己根本就不用担心自己能睡过头,因为身边总会有一个人比你还着急的人,每当闹铃响了一阵后你还不想起...

谢谢你,走过我身旁

文/叶小叶姑娘 01 那一年的冬天,似乎来得特别早。 那是2008年12月5日,早晨起床,天灰蒙蒙的。胡乱穿衣起身,顾不上吃早餐,洗漱一番,便抓起手包冲出门,但愿能赶上第一班公交。 雾蒙蒙的天布满了铅色的阴云,冷风嗖嗖得往脖子里灌。尽管穿了羽绒服,但丝毫不影响冷风肆虐。吹在脸上,如刀割般的疼。鬼天气,我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声。 拉紧拉链,戴上帽子,便急匆匆朝着公交站跑去。 远远的,28路公交车似...

尬女苦忆尬母

我是一个可怜的少女。生身父不能认,也不想认,还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养我十多年的父亲抛弃了我!母亲被她自己的荒唐行为所害!我象水上浮萍,常年在外打工漂泊。我怕过节,怕别人问我家事。我对男人反感至极,更别说谈什么狗屁恋爱了! 我怨谁?恨谁? 下面我就讲讲母亲的荒唐故事,也让那些不知自爱的女人知道,她的不负责任的作为,给儿女们带来的伤痛有多深,给她们自己造成的隐性伤害有多重!也是让走同路的女人反思醒...

喜欢吃的东西,也想分你一些

孔子在《礼记》里讲“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孟子·告子上》中记载,孟子与告子辩论,告子曰:“食、色,性也。仁,内也,非外也。义,外也,非内也。” 可见食欲与男女之情欲,都是人的天性所致,刻意拒绝抵触,倒是也成了一件悖逆自然规律之事。 关于食物与人的情感联结之奥秘,我觉得应该首推《饮食男女》这部电影,李安导演以一个退休的厨师父亲每周等待三个女儿回家吃饭为故事依托,将两代人之间的微妙感情冲...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