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战神小说全集,龙血战神完整版免费阅读

2018-12-07 10:30:34作者:书屋
龙血战神  简介:忽然,身后传来风声,龙辰大吃一惊,连忙躬身趴下,一腿倒勾,不过令他意外的是,他感觉腿部撞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然后一个人影就从他头顶飞过,惊呼着摔入大河之中...

第5章 杨灵青
三天后,龙辰站在一块两米高的巨石前。
左边是树林,右边是一条大河,在这河边,这样的巨石随处可见。
龙辰深吸一口气,全身真气猛然爆发,他的身体犹如炮弹一般朝着巨石轰然撞去,猛然暴喝出拳,拳头恍如一道巨大的陨星,呼啸着朝着巨石撞去!
轰!
巨石炸碎,石头的碎片被强大的气劲朝着后方席卷而去,大半碎石摔进水中,炸起漫天水花。
“身似星空,拳如陨星,重若泰山,快如闪电……这陨星拳包括快和重两种真意,所以才能爆发出如此力量,我现在是龙脉境第二重,所以还难以发挥陨星拳全部的力量,不过……”龙辰目光冲充满了冰冷,“若是再遇上陈六,我这一招就能杀死他!”
“三天时间,我龙辰完全掌握了陨星拳,这要是说出去,想必会令人惊诧不已吧。”
走到河边,龙辰用河水洗洗脸,看着河面上自己的倒影。
“这几天疯狂修炼,身体矫健了许多,皮肤也黑了些许,不过依然帅气,想必老子的妞一定不会少。”
想到此处,龙辰得意笑起来。
忽然,身后传来风声,龙辰大吃一惊,连忙躬身趴下,一腿倒勾,不过令他意外的是,他感觉腿部撞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然后一个人影就从他头顶飞过,惊呼着摔入大河之中。
龙辰站起身一看,发现那原本要偷袭他,却反被他踢入河中的是一个少女,这少女看起来丝毫不弱,被龙辰踢入河中,也是因为大意而已。
她一脸愤怒,很快就从河中跳上岸,嘟着嘴,气鼓鼓的看着龙辰,一双晶莹的眼珠子恨不得将龙辰吃了。
这少女看起来年纪和龙辰差不多,身形窈窕,明眸皓齿,面白如玉,穿着一身淡青色的长裙,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少女,龙辰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子,一时间竟然看愣了。
这少女刚刚从河中出来,衣衫皆被浸湿,此时贴在少女身上,少女白皙的皮肤和诱人的曲线都隐约可见,就连亵衣上绣着的小狗图案,都被龙辰尽收眼底,略显规模的胸部,看得龙辰喉咙发干。
从龙辰的眼神中,少女意识得到自己的不对,顿时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声:“流氓!”
她浑身真气爆发,一股热气将龙辰掀退了数步,那原本浸湿的衣衫,瞬间就被其烘干了,这少女这才恶狠狠的瞪着龙辰,咬牙切齿道:“你……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龙辰连忙道:“没有,姑娘,我什么都没看见……”
看见龙辰一副认真的样子,这才原谅了他,不过想起刚才的事情,她恼怒道:“好你个杨辰,姐姐我不过想吓一下你,你竟然把我推下河,你这个大混蛋!”
姐姐?
但是龙辰却不认识这个少女,便问道:“你是谁?”
被这样问及,少女一脸愤懑,骂道:“好你个臭小子,连你姐姐都不认识,我是杨灵青,是你二伯杨云天的二女儿。”
“啊,原来是你……”
龙辰突然想起了这个家伙,说起来她和她非常有缘,因为他们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龙辰出生的时候,刚好到了辰时,所以取名为辰。
杨灵青平时习惯躲在屋里不出门,所以龙辰没见过她几次,当然有些忘记了。不过想起了某些事,龙辰得意笑道:“小妞,你让我喊你姐姐?虽然我们同年同月同日出生,但我辰时,你是酉时,说到底我是你哥哥才对……”
说罢,他也不管杨灵青一脸气愤,径直在树林便找了个石头坐下。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
杨灵青走到龙辰跟前,冷冷道:“好吧,姐姐弟弟此事,我们先不说,反正是同日出生,我们就当是一样大好了。我方才路过这里,竟然看你使用陨星拳,而且还练得有模有样,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被她看到了。
龙辰想了想,觉得她看到也无所谓,这女孩子虽然有点嚣张,但是从来没有欺辱过龙辰,此时眼中也没有常人那种蔑视的眼神,龙辰对她有些好感,所以还是愿意和她交谈的。
他笑吟吟看着对方,道:“怎么?我修炼出陨星拳不行吗?让你羡慕嫉妒恨了?可惜啊,你和我有血缘关系,不好下手,若是你是其他女子,想必我还可以教你呢。”
杨灵青被他这么一说,急得满脸通红,她随手打出一拳,旁边一个更大的巨石竟然也给之震碎。
“看到没有,我也会陨星拳,而且我是龙脉境第五重,比你厉害多了!”
龙辰微微咋舌,没想到这家伙年纪和他一样,修为却比她亲哥哥杨战还厉害。
看到她假装凶狠的看着自己,龙辰心里暗笑,他已经知道了对方的目的。女孩子脸皮薄不好说破,他便道:“没错,你会陨星拳,但是却并没有练成,做不到那种身似星空,拳似陨星的境界,我若有你的真气,打出的陨星拳威力定是你两倍。也罢,今天老子心情不错,就大发慈悲和你讲解一番。”
杨灵青一惊,暗道:“这小子好生厉害,我只打出一拳,他就能看出我陨星拳修炼得不好。”
“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勉强答应你,不过这可是你自愿教的,可别向我要什么报酬,我先说好了,我自己穷得半死……”
“市井俗妇,我身为哥哥,教你乃是天经地义之事,谁要你报酬?”
“什么?”
杨灵青嘴巴都气歪了,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说是市俗泼妇。
“现在你就得意,等你教会了我,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她强行忍下愤怒。
当然,她的心里话龙辰听不到,只是看这个丫头顺眼,他也没什么伙伴,今天心血来潮,而且对陨星拳有足够的把握,所以这才细心为其讲解演示。
“……陨星拳最重要的是气势,你观看天空流星,它们是一往无前的落下,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它们的脚步……”
“出拳之时,不能有任何的犹豫,势必将生死置之度外,一心只想制敌杀敌,一往无前,这样才能领会到陨星拳的拳意……”
讲解演示半天,终于教会了杨灵青,而这时,杨灵青对龙辰的态度,已经变成崇拜了。
她无法想象,一个龙脉境第二重的家伙,竟然对武道有这么深的理解。
分别时,杨灵青道:“喂,今天还是要谢谢你,彻底学会了这陨星拳,我在家族大会上就有机会面对灵月姐姐,说不定有机会得到我们家族至高秘典——《龙印》了。”
听到龙印两个字,龙辰目光一动,问道:“小妞,家族大会在什么时候?”
“大概半个月后吧,不过你不用打龙印的主意了,灵月姐姐已经修习到龙脉境第六重,年轻一代除了杨武大哥没有人是她的对手,而杨武大哥早就得到了龙印,这一次的龙印,怕是给灵月姐姐预定了……好了,不和你说了,我得赶紧回去修炼,争取达到龙脉境第六重。”
说完后,这个小丫头便跑了。一头青丝在身后甩来甩去,倒挺可爱。
龙辰看着她离开,咽了一口唾液。
“这小丫头模样和心地都是上上之选,奈何上天瞎了眼,竟然让她成为我堂妹。完全无法下手。真是苦矣。”
坐在青石上,龙辰看着杨家的方向。
“龙脉境第六重……半个月后,想必也没有我什么事,但是,老爹强烈叮嘱我,我不得到这龙印又怎么行,这小妞都那么拼命,老子更是不能有丝毫怠慢,龙脉境第六重就第六重,我把命豁出去修炼,想必也有一丝机会!”
“修炼!努力!坚持!”
汗水流淌而下。
直到天黑,龙辰才回到杨家,此时杨家已经点起了灯笼,一片亮堂。
刚要进门,一群人便浩浩荡荡出来,龙辰抬起头,正好挡在众人的前面,那些愉悦谈话中的人,立刻就看到了他。
为首一美妇,是杨雪晴,龙辰老娘。
杨雪晴身后跟着一娇媚少女,就是杨灵青口中龙脉境第六重的杨灵月,今年十八岁,是杨家老大,杨雪晴大哥杨青玄的女儿。
杨家老祖大儿子名为杨青玄,现在掌控着杨家的日常事物,二儿子杨云天,掌管着家族的生意,三女儿就是杨雪晴,负责教导族内小辈的修炼。
杨家老大杨青玄前两个孩子是一男一女,分别是杨武和杨灵月,杨武是杨家年轻一辈第一人,而杨灵月就是眼前这个少女。
杨家老二杨云天前两个孩子也是一男一女,分别是龙辰的死对头杨战和刚刚遇见的杨灵青。
杨雪晴是女性长辈中唯一一个功力高深的,所以杨灵月一直跟着杨雪晴修炼,也算是她半个女儿。
这边是两个女的,而旁边却是两个男人。
为首一个和杨雪晴谈笑风生的是一个俊朗的中年男子,一溜长须,雪白长袍,风度翩翩。在他身后跟随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目光似电,身形矫健,举手投足气势十足,相貌和中年男子有三分相似。
想来这两个男子应该是父子。
这个时候猛然间看到龙辰站在面前,杨雪晴怔了一刹那,然后连忙朝着中年男子笑道:“白大哥,本想带你观赏我杨家的兰池雨荷,奈何天色已晚……”
“无妨,晴妹,你我都在这白杨镇,低头不见抬头见,若有空闲,我自然再次登府,杨家兰池雨荷的名声,可是如雷贯耳啊……”
两人说说笑笑,在一群护卫的陪同下,从龙辰身前经过。
只有杨灵月别过脸冷淡了看了龙辰一眼,又与旁边的年轻男子交谈起来,不时发出娇嗔笑声。
“很好,完全忽略我的存在。仿佛我与空气一般无二。”
龙辰渐渐握紧拳头。
“看来我爹一死,你却急着想另寻新欢了,先不说老爹的名声,就白展雄这个家伙,我是绝对不能让你跟着他的!即使你对我无情,但是我龙辰也不能无义,毕竟我的血肉是你所给……”
“白展雄,表面偏偏君子,事实上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啊,上次翡翠玉楼的几个姑娘,就是被他弄死的……”
看到这个和杨雪晴谈笑风生的中年男子,龙辰就想起了那记忆深处的那件事,翡翠玉楼那几个姑娘是他的好朋友,卖艺不卖身,但是被他暗中掳走,龙辰若不是偶然看见,那就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了。从那天起,他就知道这个白展雄实际上是头禽兽。
“在这个白展雄面前,你今日竟然如此轻视我,忽略我的存在,而我龙辰却是不甘寂寞的人,你越想我消失,我就越要在你面前蹦达,你觉得我们父子没用,那我就不断变强!”
“总有一天,我站在你前面,你不但不敢正视我,甚至要给我下跪忏悔!身为一个母亲,却从来都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我恨你!但我做不到与你忽视我一样忽视你!”
这一刻,一群人从他身边错身过去的一刻,龙辰低着头,握紧拳头,指甲陷进血肉中,鲜血直流。
他的身体,掀起了冲天的巨浪。
他心里仿佛藏着一头野兽,在疯狂的咆哮怒吼!
回到自己所住的住所中,龙辰准备洗刷一番,就准备开始修炼真气。
忽然间,他看到桌子的茶几下压着一张纸条,拿起一看,顿时一脸愤怒。
纸条上写着:“若是要小黄的命,就来旭日酒楼牡丹一号房间取!过时不候!”

第6章 星辰战体
对于龙辰来说,小黄,虽然是个贪生怕死的小厮,但是也足足跟着他六年,对他忠心耿耿,龙辰有什么好处也少不了他,龙辰不知道什么人要对付自己,但是竟然挟持了小黄,这叫他如何不愤怒!
龙辰知道,小黄家还有生病的父母需要照顾,若是小黄有什么意外,龙辰绝对会非常自责!
他将那纸条撕得粉碎,二话不说,就冲出了杨家,犹如一道旋风,朝着旭日酒楼赶去!
这旭日酒楼就在翡翠玉楼附近,龙辰加快自己的速度,大街上行走的人纷纷感觉到一阵旋风刮过,然后就没有了影子!
抬起头,黑夜中那灯火辉煌的酒楼清晰可见,龙辰正在一步步朝着这里逼近着,酒楼前行人众多,龙辰也不得不放慢自己的速度,眼看着,那一道大门越来越近!
就这在时候,大街的左侧一辆四马拖拉的马车奔驰而出,行人纷纷叫骂着躲闪,但是那马车的速度依然不减,龙辰原本可以轻易躲过去,但是就在这时,他身后不远处一个小孩呆呆看着那冲来的马车,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这马车如此迅速,若是从这小孩身上碾过去,小孩必然尸骨无存,龙辰心里一惊,什么都顾不上,原本可以躲开的他没有躲开,而是转身抱住那小孩,全身真气爆发,而就在这时候,一匹马已经轰然撞在龙辰的脊背,顿时将之撞飞出去!
路上发出一声声惊呼,以为龙辰和小孩都会身亡,但没想到的是龙辰就在空中改变轨迹,稳稳落地,他没安慰这个小孩,众人也来不及看清他长什么样,龙辰就消失了,因为小黄的命,他还赶着去救呢。
不过现场一片哄乱,龙辰忍着后背上隐隐作痛的肌肉,进入了旭日酒楼。
刚刚踏上门槛的时候,龙辰差点和眼前一个人撞上,抬头一看,眼前的一个少年顿时亮瞎了他的双眼。
这少年年纪大约才十四五岁,看起来比龙辰还小些,龙辰的样貌已经算是清秀的了,但是眼前这少年却俊美得有些妖孽了,如果不是那明显的喉结,龙辰都几乎认为他是个粉雕玉砌的姑娘了。
两人差点儿相撞,龙辰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他也在打量着龙辰。
“你是男是女?”
没控制住嘴巴,这句话龙辰脱口而出。
龙辰这句话让他听到,就有些羞辱的意思了,不过这眉清目秀的小少年却没有生气,而是淡定看了龙辰一眼,指着自己的喉结说:“我是男的。”
他表情认真,声音婉转动听,龙辰听惯了青楼女子的娇嗔,此时听到他说话,竟然有些心痒难耐的感觉。
他暗暗骂自己是畜生,又想到小黄还没有救,连忙错开这少年,走进旭日酒楼。
“刚才见你救了个孩童,挽救了一个生命……”
在龙辰身后,那少年自顾说着,却不想龙辰急匆匆闯进了酒楼,他就闭上了嘴巴,好奇的看着,显然对龙辰没有丝毫的恶心,反而对龙辰之前的救人之举非常赞赏。
“这个人和哥哥好像,身上也有淡淡星辰之气,想必是修炼过一门星辰类的战技,《星辰战体》我也很久没用了……”
少年看着龙辰的背影自言自语。
龙辰刚走进这里,他就感觉到一个热辣的视线朝着他逼视而来,转头一看,杨战正坐在一个窗口的位置,在他的对面,是一个美貌的女子。
“杨战竟然在这里,莫非劫持小黄是他安排的?”
看到他身前的那个女子,龙辰又摇摇头,道:“这杨战要对付我,不需要用这手段,而且他现在是在这里泡妞……”
想到这里,龙辰没有停留,直接走上了旭日酒楼第二层,纸条上所说的牡丹一号房,就在这里,来到这里,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意,飞快的靠近目的地,然后猛然推开门,里面漆黑一片。
刚刚进入房间,龙辰就感觉到一股刀芒逼来,他连忙躲开,这才看到房间中的状况。此时,刚才出手的人已经站在门口,他轻轻的关上门,然后冷冷看着龙辰,而另一边,龙辰看到小黄全身被麻绳绑着,嘴上也塞了布条,此时正一脸紧张和悲愤,朝着龙辰呜呜直叫。
而在他旁边,站着另外一个男子,这两个人都蒙着面,但是身上的杀气不容小觑。
正是那晚刺杀龙辰的两个人,龙辰到现在都想不通,他一个小人物,为什么会有人派人来刺杀他。
“两位是谁,为何对付我?”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无需多问,杨辰,受死!”
两把刀顿时朝着龙辰劈来。刀式狠辣,划出的呼呼风声让人头皮发麻。
“此两人真气固然与我相差不大,但是战斗丰富,杀人不少,比起陈六那头驴可怕一百倍,今日我若是不全力对付,必然死在此处!”
“看这两人动作,应该擅长联手搏杀,我只有先打败一人,方能破去他们联手威力!”
在黑夜中,龙辰眼睛爆发出一道道冷光,两把刀迅速朝着他逼近,他借着身体灵活,朝着一边打滚而去,这一打滚,非常巧妙的破解了那种需要同时面对两人的局面,两个黑衣人一前一后朝他杀来。
“狂风乱刀!”
呼啦一声,前方一人朝着龙辰呼啸而来,刀刃瞬间就逼近他。
看到两个黑衣人已经错开,龙辰咬咬牙,运起全部的真气,不退反进,朝着黑衣人疯狂冲去!
“陨星拳!”
漆黑的雅间中,一道星光爆发,黑衣人眼睛一晃,顿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势逼开了他的刀法,轰然撞在他的身上。
砰!
为首的黑衣人鲜血喷出,撞在后面的黑衣人身上。
龙辰朝前冲去,瞬间夺过对方的刀,嘶吼一声,一刀刺穿了对方的心脏,顿时鲜血将他的衣衫和脸庞都染红了。
刚才的一幕,看似简单,其实惊心动魄,龙辰最大的意外是陨星拳爆发的星光竟然迷糊了对方的视线,而且陨星拳身为黄阶中等的战技,威力达到了一般龙脉境第三境强者的最强一击,所以这才能重伤黑衣人,龙辰才能顺势将其杀掉。
另一黑衣人看见伙伴已死,双眼震惊看着龙辰,也顾不上什么,连忙顺势冲出窗外,龙辰正想追出去,逼问想要刺杀他的人是谁,但是这时候房门轰然打开,杨战凛然站在门口,看到龙辰一脸鲜血,而地上躺着一个死人,顿时眉头深皱。
“畜生,你还真不知好歹,有了一点能耐,就敢在旭日酒楼杀人,莫非你不知我和这里的庆老板是好朋友么?”
龙辰没有理他,回身解开了小黄身上的麻绳,道:“小黄,你先离开这里,其他事情以后再说。”
两个杀手一死一,小黄震惊看着龙辰,但是紧接着进来的杨战也是目光不善,小黄心里惧怕,虽然担心龙辰的安危,但是明知自己起不了什么作用,就急忙跑下来,看来是找救星去了。
而龙辰的忽视,让杨战的脸渐渐扭曲。
在杨战身后,一个穿着华丽的胖子看了一眼里面的血腥场面,脸色一白,道:“这位少爷委实过分,你弄出这么血腥的场面,吓走了我不少客人,这生意,可要大打折扣了。”
这两人一唱一和,纯粹是不想龙辰好过,龙辰刚刚杀了人,此时心里正是充满杀气的时候,一个眼神,吓得那庆老板连连后退。
他还不想和杨战冲突,杨战是龙脉境第四重,而且也修习了不少战技,现在的他,还不是对手,所以他只能忍。
不过尽管龙辰已经退步,杨战仍然觉得气愤。
他早就看龙辰不顺眼,以前欺辱惯了,现在这家伙竟然还有些实力,尤其是上次打伤陈六的时候,让他生生咽下一口气,此时新仇久恨一起,看龙辰的眼神,已经迸发出了杀意。
“……上次你打伤陈六,我饶过了你,今天你又败坏了我们杨家的名声,看来我真的得教训教训你,免得你再目中无人,胡作非为了!”
说着,他踏前几步,强大的气势朝着龙辰压来。
“这家伙……好强。”
龙脉境第四重,还真不是盖的,杨战双眼凶光朝着他压来,恍如一座巨山,龙辰竟然被逼得连连后退。
不过他手中的刀仍然没有放下,刀上鲜血依然在往下滴,配合着他也是两眼凶光,看起来倒是和杨战针锋相对。
杨战看到龙辰这样子,心里更加愤怒,咬牙切齿道:“好你个杂种,竟然还敢和我对峙,今天你若是不跪下来给我舔脚趾头,就别想活着出去!”
龙辰不说话,冷冷看着他。
他知道,如果杨战逼得太狠,就算不要这条命,他也会让对方付出代价。
眼看着两人就要动手,庆老板身后,方才与杨战坐在一起的少女出现,看到雅间中的一切,她脸色惨白,后退数步。
“战哥哥,不要这样,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杨战气息一收,回头看见来人,再看看龙辰,狠声道:“也罢,今天就让你再快活一天,明天早晨,你就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说完,就拥着那女孩走了。
龙辰松了一口气,刀掉落在地上。
“杨战,我们的帐,又要再加上一笔了,我现在已经差不多要突破龙脉境第三重,当我比你强大的时候,你就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刺杀自己的人,死去一个,但是不知道另一个还会自己造成麻烦,主谋也没有查出来,一切都一头雾水,这里还是是非之地,所以龙辰决定离开。
跑下楼,见小黄正在焦急的等待着,看见龙辰没事,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急忙道:“辰少爷,刚才我跑下来,有个很漂亮的少年要我把这个交给你,他说很欣赏你,不过他有事先走了。”
龙辰怔了怔,想起那个俊美到不像话的少年,想起他婉转的声音和严肃得有些好笑的表情,他疑惑的从小黄手中接过一本秘籍,翻开一看,竟然写着《星辰战体》四个大字。
“那少年说,这东西倒是与你陨星拳相配,今日见你救了一个孩童,看你是个好人,而且他不需要这东西,便把这送给你。”
龙辰点点头,仔细观看这《星辰战体》。
“竟然是一本黄阶中等战技……”
“我仅仅是救了一个孩童,这小家伙就送我这星辰战体,看来底子非常厚啊,想来应该不是白杨镇的人,而是来自其他地方的大势力的弟子……”
“也罢,今天相遇就是缘,我现在急需要这些东西,他现在送我,将来若是再遇见,我就报恩就是。”
龙辰笑了笑,然后打发小黄回家,这才回到了杨家。
“……吸收星辰神力,融入肌肤骨骼血肉……日夜淬炼,持之以恒,便能成就星辰战体……行走之间,飞沙走石,随意一拳,即有战技之力……”
“这星辰战体,竟然是一门炼体法决,比起攻击秘籍更为珍贵。”
“星辰战体一共两层,分别为小成和大成,不过,这些口诀虽然晦涩,我却能懂,今夜星光璀璨,我正要借着这星光,修炼星辰战体,修炼成功,随手都是初等战技程度的攻击!想必遇上杨战,也能全身而退,更甚之,与之相抗!”
对于龙辰来说,这星辰战体并不难。
此时星光璀璨,他在这星光下修炼,如鱼得水。
一段时间,可以看到,天空中星光已经投影到他的身上,他的身体,仿佛也是一颗星辰,发着蒙蒙的星光。
突然,龙辰眼睛睁开。
“星辰战体还未修炼完毕,但是经历今日惊心动魄的战斗,还有星光孕养,再加上神秘玉佩,我的真气再次暴涨,此番,就让我冲击龙脉境第三重!”
我爱你,可我没有力气了

曾经,我以为,爱情和夙夜风露一样,耗尽了还可以再生。 像Eason在歌词里唱的那样,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胸膛,把上次犯的错反省出梦想。 就觉得啊,在这个人这里损耗的,终会有另一个人还给你,爱情的能量总是守恒的,所有失去的,也都会以另一种形式回来。 这么想是很治愈,也很公平。 可事实上,爱情是快消品。你为了一个人不顾一切的付出,日复一日的守望,只为他回头看看你。你明白每个人都是有缺口...

女孩子们开车那点事

(1) 昨天早上,还没出门的时候,好好先生从外面回来,就告诉我小区门口有个女孩出了点车祸,正在那里哇哇大哭,问我要不要去看。 我当时正披头散发,晨读、拜读简书里面老师们的作品,脸没洗、牙没刷,一副邋遢透了的模样。哎,自从进了简书,起得又很早,睡得又很晚,在忙啥呢?忙着去欣赏老师们的美文!再说了,出车祸,也是常有的事,我才不去凑那个热闹,不过,那个女孩怎么起得那么早呢?我顺便想了一下这个无关紧...

城南花开

城南花已开,似是故人来。 院子里的一树梨花又开了,南简已记不清这是第几个年头了。她拾起一片梨花,抚摸着它的纹路,一时竟流出了泪,她将手掌摊开,轻轻的吹走了那片梨花。 “想不到你原来竟还是有泪的,呵!”身后响起男子的轻笑,南简的身子不由得有些颤抖。 “不过是风大,沙子眯了眼睛罢。” 云执走到南简面前,看着那张依旧冰冷的面孔,突然有些于心不忍,他别过脸不去看她,“日日看着着梨树,你可曾有过半点悔...

阿娇|愿你经历过往,仍相信爱情

-1- 没有微博热搜的第六天零点整,阿娇发了一条微博,最中心的那张图,放出最重要的信息。 手上戴着钻戒的她写道:“這是我農曆生日最好的禮物 謝謝你的愛 下一站幸福❤” 在27岁农历生日这一天,无名指戴上钻戒的阿娇,也开微博评论,接受着祝福。 时间弹指,时光的步伐已经迈到2018年。2005年的超级女声,已经是13年前。而距离那年,香港娱乐圈的门事件,也已经过去十个年头。 那年之前,她从出道的...

缝制SHOU衣的母亲

她戴了眼镜,整个身子伏在缝纫机上,一针一针的缝制衣服。从前她胖,今年做了一个胆结石手术,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瘦了很多,脸上的皱纹也深了。 我从未好好端详过一件寿衣,面子原来是极好看的锦缎,金色丝线织着大红牡丹,里面填了厚厚的棉花,摸上去柔软舒适,像是冬天吸饱了阳光的棉被。 妈,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嗯。 你咋会了? 学了哇。也不难。 我记得冬天她坐在炕头上给我们缝棉背心,也是身子弯了下去,只...

孩子,猎人和枪

小春这个名字是老铁给取的。 那时候正是冬雪刚化的时候,老铁的猎枪打伤了一匹狼。老铁远远的吊着,一直跟到那狼的窝里。狼死的地方,老铁看到了一个女娃,还有三头小狼。 “你就叫小春吧!”老铁把狼的皮剥了下来,狼肉扔在三头小狼旁边,带走了小春。 老铁是山里的猎户。他任由小春的奶牙和指甲在自己厚厚的毡子上折腾着,这个脏兮兮的小娃娃,还不晓得自己到底是个狼,还是其他的什么。 老铁还是个光棍,一辈子没讨上...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