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小神医》全文免费阅读

2018-12-07 10:18:55作者:书屋
透视小神医  简介:眼见何子鸣走过来的时候,老马等人就想要阻止,不过何子鸣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他们还没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听得“砰”的一声,花瓶已经被砸了个四分五裂。这下不但老马等人被惊得目瞪口呆,就连苏湘也被吓傻了...

第0005章 证据
“你干什么?快住手!”
“混蛋!”
眼见何子鸣走过来的时候,老马等人就想要阻止,不过何子鸣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他们还没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听得“砰”的一声,花瓶已经被砸了个四分五裂。
这下不但老马等人被惊得目瞪口呆,就连苏湘也被吓傻了。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就给砸了呢?那可是五百多万啊!好吧……如果这个花瓶真是赝品,那到是不值几个钱。但那也得有足够有力的证据来证明才行啊!现在这么一砸,谁还能说得清这花瓶到底是真是假啊!
“你……你你……”
老马在一怔之后,不由愤怒地指着何子鸣,大声吼道:“这可是无价之宝啊!你……你居然把他砸了!你……你就算把自己卖了也不够赔的!”
何子鸣冷笑一声,说:“如果你这个花瓶真的是元末的青花瓷,那我当然赔不起!不过……如果这只是一件赝品的话,我算你两百块钱应该足够了吧!”
老马脸上的肌肉一哆嗦,本能地有些心虚,不过随后一看已经碎成满地破烂瓷片的花瓶,立刻胆气一壮,咬牙切齿地说:“谁说这不是元末的青花瓷?之前著名的鉴宝大师古老爷子都已经得出了明确的结论,这就是元末官窑的青花瓷器双鱼花瓶!你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孩子牙子,又凭什么敢说这是赝品?”
古长生见状亦是在一旁附和说:“没错……凭老夫的经验可以断定,这个双鱼花瓶确实是元朝末年的真品。若是老马你要和这小兄弟打官司的话,我可以为你作证……”
他说到这里,又有些不怀好意地瞥了苏湘一眼,说:“苏经理,这小兄弟是你手下的员工吧?那恐怕你麻烦了……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没有能力支付五百多万的赔偿,那到时候……只怕这笔账还是得着落到你的头上了!”
“呵呵……没有办法,不是我不帮你啊苏经理!刚才我明明都已经做完了鉴定,可苏经理居然不放心,并且还会听信这么一个小服务生的话,从而质疑老夫的结论呢!现在闹出这样的事情来……也是苏经理你咎由自取啊!”
刘建军见到这番变故后,亦是嘴巴张得老大,此刻听得古长生这么说,顿时眼睛一亮,然后跨上两步,一边虎视眈眈地盯着何子鸣,一边向苏湘询问说:“苏总,这小子闯了这么大的祸,咱们绝对不能轻饶了他,您看……我是不是先把他抓起来,关到地下车库里去?”
苏湘原本精致的五官,不由得轻轻抽搐了几下。不过她并没有去理会古长生和刘建军,只是神色无奈地望着何子鸣,说:“小何,你说的证据呢?你不会是告诉我……你一不小心,把证据给毁掉了吧?”
何子鸣一脸淡定地从那一堆破瓷片中选出了一块来,然后拿到了苏湘的面前,说:“苏总请看……这花瓶的里面似乎刻着字呢!”
“哦?有字!”
苏湘闻言精神一振,连忙接过来,在何子鸣的指点下,果然看到在那碎片的凹陷部位里,清晰地刻着一个“飞”字。
“飞?”
看到这个字迹,苏湘先是一怔,随即猛然醒悟过来,说:“这个飞字是简体字!果然……这……这件花瓶根本就不是元末的瓷器,而是现代人仿制的!”
“什么?这不可能!”
老马和古长生等人闻言都是一惊,纷纷上前围观起来,古长生更是拿着一个放大镜看了半天,随后脸色有些难看地扫了何子鸣一眼,沉声说:“苏总此言差矣!你这么说,是根本不了解简体字的来历罢了!”
“大多数人都以为,简体字是太祖建国之后才有的,其实这是一个误区……事实上简体字自古即存在,并在各朝各代中皆有出现。只不过在古代,绝大部分简化字是属于俗字,即来自于民间,没有经过规范不受官方的认可。而自太祖建国后,才将简体字变成正字罢了。因此……其实在这一件元代的青花瓷中,发现一个简体的汉字,根本什么问题都无法说明!”
听古长生这么说,在场的人皆是一愣。那老马在看到这瓷瓶里居然隐藏了这么一个简体字时,本来都已经绝望了,可在古长生这么一番辩解之后,顿时又变得意气风发起来。
“没错,谁说元朝末年就没有简体字啊?这只能证明你们孤陋寡闻而已!还是古老先生知识渊博呀……我老马佩服!佩服呀!”
苏湘闻言一呆,下意识地转头望向何子鸣,说:“这……古代也有简体字吗?”
何子鸣冷哼一声,说:“好吧……就算在元末时期,也有这种简化字,但是……我想请问几位,元末时期的官窖瓷器里,为何会在里面暗自留下这么一个简体字啊?刚才古先生不是也说了吗……虽然古代也有简体字,但却只是用于民间,而并不被官方认可。那么……现在被古老先生认为是元末官窑瓷器的东西里面,却出现了一个不被官方认可的简化字,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
古老头顿时有些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辩驳才好了。
而一旁的刘建军却是嘴硬地说:“那也说不定是当时窑场中的哪个工匠……那个没事儿刻着玩的呢?这事儿谁能说得准啊!”
何子鸣不屑地撇了撇嘴,说:“没事儿刻着玩的?真是笑话啊……其实我猜测,这个‘飞’字,很可能是某位擅长造假的工匠特地留下的印记。”
“嗯……据我所知,就在前两年,有一位名叫赵飞的人,出生于西江省的东余县,家里世代都是瓷器匠人,而他本人更是毕业于水木大学的考古系。可是这赵飞却是没有把他的学识用在正道上,而是研究起如何制作假古董……并且经他手所制造出来的赝品古董,多数都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件双鱼花瓶,就是他的杰作吧?”
几人听得都是一怔,不过古老头儿很快就干笑了几声,说:“不错……看不出来,你这个小服务生还是满有学识的!你说的赵飞确有此人,他在古玩界也是名声在外。不过……就凭这瓷器里的一个‘飞’字,你就认定这是他的作品,却也太牵强了一些吧?”
何子鸣微微一笑,说:“如果只有一个‘飞’字,或者不能说明问题。但我相信……这瓷器的里面,肯定还隐藏了另外一个‘赵’字……如果这瓶子里能找到‘赵’、‘飞’两个字,我看你们还有什么可辩解的!”
听何子鸣说到这里,苏湘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蹲下身来,在那一片瓷器碎片中寻找了起来。
只是这瓷瓶碎了很多块,想要在这么多碎片里找到一个暗藏着的……还没有蝇头大的小字,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的。
于是何子鸣连忙提醒说:“苏总,这个‘飞’字是隐藏在花瓶的左耳之中的,出于对称的设计,想来另外一个‘赵’字,肯定在花瓶的右耳之中……您不妨找找看。”
有了目标,再找起来自然就简单了,很快苏湘就翻找到了另外一个瓶耳的碎片,果然发现里面也隐藏着的一刻划的字迹。
苏湘看得真切,立刻惊呼道:“这真是一个赵字,而且也是简体字!赵……飞……这个瓶子果然是那个赵飞伪造出来的!”
老马和古长生等人见状顿时哑然……

第0006章 那我就给你一个解释
现场的气氛有些冷,古长生似乎因为被打了脸而感觉有些无地自容,悄悄地退到了一边的角落里,自顾摆弄起手机来。而老马还在望着眼前的那一堆破烂瓷片发呆……
“怎么样?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何子鸣满脸冷意地望着老马,说:“现在该说说……你为什么要用这么一件赝品来向苏总行骗的问题了吧?”
听何子鸣这么说,老马脸色一变,忙说道:“谁行骗了?你不要乱说啊……我怎么就……怎么就行骗了啊!”
老马明显有些心虚,说起话来一副语无伦次的样子。不过就在这时候,他怀里的手机响了一下,于是他立刻掏出手机来看了几眼,这才忽地变成一副理直气装的样子,说:
“就算我这件瓷器是赝品,那也证明不了什么吧?最多只能说我的眼力还不行,被打眼了而已。你说的这个赵飞我也听说过,据说他的造假技术已经完全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这不是……连古老先生也没看出来吗?”
“再说了……古董这个行当,大家本来就是各凭眼力,哪怕是那些老字号的古董行里售卖的玩意儿,也不敢保证每一件都是真品。万一你不幸买到一件高仿的东西,回头人家古董行也是照样不认账的!你这小伙子不懂规矩,就不要乱说话!嗯……既然现在证明这瓷器是赝品,那我最多自认倒霉也就是了!”
这时原本溜到一边的古长生又站了出来,说:“是呀……这赵飞的高仿瓷器确实很难以肉眼辩认,老夫我也上了些年纪,一时都没能看准。这个……是真的怨不得马老板啊!我看……这事儿就算了吧!”
苏湘见何子鸣果然证明了那瓷器是赝品,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否则的话这事儿还真没法收场。所以现在她到是也没有继续深究下去的意思,于是便暗自向何子鸣递了个眼色,说:“那……就算了吧!”
何子鸣点了点头,其实这事儿本来就和他没什么关系,既然苏湘这个当事人都不想追究了,他又何必非要不依不饶呢?
可惜……何子鸣这边虽然有了就此罢休的想法,但刘建军却在这时突然跳了出来,说:“等等……马老板,你既然自己也不知道这件瓷器是赝品,那肯定也算是受害者啊!而这赝品就算不是元末的青花瓷,应该也值点儿钱吧?总之,这花瓶是姓何的小子打破的肯定没错,那至少也得让他按照这赝品的价格把钱给赔了吧?”
老马闻言眼睛一亮,随即说道:“不错……这件双鱼花瓶虽不是元青花的真品,但其实它本身的艺术价值比起真品也是只高不低。唯一缺少的只是时间的沉淀而已……对了,我刚想起来,在前年也曾经出现过一件赵飞亲手制作的赝品青花瓷。不过这件瓷器却在拍卖之前被鉴定了出来,因此就是按照高仿品来进行拍卖的,唔……当时那件瓷器一共拍出了十八万的价格。”
“我这件双鱼花瓶,论精美程度还要超过前年的那件拍品,不过这又不是拍卖会,所以我就不要那么高的价,这小兄弟你赔给我十五万,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
何子鸣当下就是一愣,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老马,说:“你确定……是让我给你赔钱?还要赔你十五万!”
见过不要脸的人,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何子鸣明明已经揭穿了他们的骗局,这帮货居然还想要向何子鸣讹钱!
老马却是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那当然了,你打破了我的东西,难道不需要赔钱吗?古老先生……您给评评理,这钱到底需不需要赔啊?”
古长生淡定点头说:“这还用问,当然得赔!嘿嘿……比如你到古董店里去买东西,难道因为你看出人家店里摆的玩意儿是仿品,就能随便给人家砸碎了吗?这肯定是要赔钱的!”
这几人一唱一和的,貌似说得还挺有道理的,连苏湘在一旁听着都感觉无从辩驳。当下便决定……这笔钱干脆由自己出算了,不管怎么说……何子鸣都是为了避免她上当,才砸碎了那花瓶,她自然不会让何子鸣来承担这个损失。
不过……还没等苏湘开口,何子鸣就已经冷笑着说:“看来你们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你们几个明明是合伙对苏总进行诈骗的,现在事情败露掉,你们骗不到苏总的钱,就准备来讹我了吗?”
古长生闻言立刻吹胡子瞪眼地吼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老夫我可是苏总请来帮她掌眼的,怎么就成了我和他们一起合伙向苏总行骗了?你这是在毁坏老夫一生的名誉啊……不行,这件事情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我一定会告你一个诽谤罪!”
“你要解释是吗?好啊……那我就给你一个解释好了!”
何子鸣说罢,忽然猛地向前迈出一大步,接着就把古长生一直握在手里的手机给一把夺了过来。
“啊……你怎么抢我的东西!”
古长生见手机被夺,顿时脸色大变,露出一副怒火冲天的样子,指着何子鸣,说:“你……你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抢我一个老人的东西!这……这还有王法了吗?”
“你个老东西还知道有王法这种东西吗?”
何子鸣却是趁着其他人都还处于震惊之中,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的功夫,飞快地在那个手机的屏幕上划动了一下,居然准确无误地就把上面的屏幕密码给解锁开来。
然后何子鸣就把那手机上亮起的屏幕对着古长生晃动了一下,说:“老东西……现在你能解释一下,这上面你和那姓马的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吗?嗯……我给大家念念啊……”
何子鸣说着,就对着手机大声念道:“小马你不用担心,那玩意儿被人看破也不要紧。只要你一口咬定自己也打了眼,谁还能把你怎么样吗?你只管大胆地应对,等下我会帮衬你的……”
他念到这里,嘿嘿冷笑了一声,说:“我刚才就看着你们两个眉来眼去的,肯定是暗自串通好的!而且……大家都在一个房间里,你们居然还要用手机来互通消息,这么明显的小动作都做出来了,真当别人都是瞎子啊!果然……有了这手机上的聊天记录,我看你还敢不敢嘴硬……哎哟,这前面还有更多的信息呢!哈哈……真没想到,原来这所谓元末的青花瓷瓶,根本就是老东西你提供给这姓马的啊!现在你还敢说,你们不是在设局诈骗吗?”
事实上,何子鸣当然不是只凭猜测,就知道这手机上有他们串通诈骗的证据。其实在古长生退到一边去摆弄手机时,何子鸣就有所怀疑,于是用透视能力看了一下。
透过手机的背面,他同样能看到显示在手机屏幕上的文字,自然知道古长生是在干什么,所以才敢在这时候如此肆无忌惮地从古长生手中把手机抢过来。
借你的“善良”做嫁衣

中国中东部的农村,每年年末都非常的寒冷。这里不总是下雪,但经常下雨。 这几天连续降雨,使得水泥地面流水泛光,看上去让人感觉更加湿冷。 今天是赶集日,瑶瑶早早就起床了。她没来得及吃早餐,就从离镇区三公里外的家里,骑自行车赶到了三叔的早餐店。 她从三叔的行军床底下,拖出了三麻袋货物,吃力地把麻袋扛在了肩上,放在了市场指定的地方,开始摆起了地摊。 这个摊位,是瑶瑶花了两千元从别人那里转租而来的,使...

花瓣(微小说)

暑假带孩子回故乡,孩子像脱缰的野马,在玉米地里到处跑窜,对这样井然有条的庄稼地充满了好奇。 “爸,这里怎么有苹果?” 我跟着孩子走进一片玉米地,三个小土堆展现眼前,每个土堆前整齐的摆放了三个苹果。我儿时在老家长大,知道这是别人家刚祭过的坟。我赶忙拉着孩子离开,按老家的讲法,孩子看到坟不吉利。 “奶奶,我刚才在玉米地里看到苹果了。真奇怪呀。”多嘴的孩子又啰嗦给娘听。 “大壮,你怎么带孩子去那些...

马陵之战——一场同门师兄弟的较量

鬼谷子作为春秋战国时代的传奇人物,虽然自己隐居山林、没有出仕为诸侯服务谋取功名,但是他所教的学生都在各个诸侯下面混得风生水气。相传他的弟子有孙膑、庞涓、苏秦、张仪……个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而最值得人感叹的就是孙膑、庞涓了,同为鬼谷子的徒弟,师承一脉。在同鬼谷子学习兵法的时候两人都很努力,都希望出师之后一展宏图。庞涓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学习起来也很快,而孙膑就显得有些忠厚,没有过多的心计,...

关于「糖葫芦」的故事

01 有天晚上,我们去后门吃饭,在门口遇到一位中年大叔。他把摩托车停在门外,刚从车上下来,连忙蜷起双臂,用嘴朝手心呼气,边呼边搓。 大叔穿得有些单薄,头发被风吹得格外凌乱,枯黄的脸上显出几分疲倦。他边搓边走,边走还边回头盯一眼他的车,好像很不放心的样子。 他骑的是一辆极为普通的中型摩托。车身布满大大小小的斑纹,好像经常在用,却不怎么清洗,所以看起来有些破旧。他频频回头,自然不是担心有人偷他的...

故乡的路

国庆加班,一直到了昨天才算休息。自己买了车票赶紧匆匆赶了回来,还没到县城,母亲就打电话回来问到哪儿,我笑着说一会就到。 到了家,坐在院子里听着母亲说着最近的家常。我在那儿安静的听,安静的看着院墙,最近老家发生太多的故事了,只是6每一个都和自己无关。 大姐做饭在厨房忙碌个不停,母亲不停的说着家常,而我坐在那儿,像过去一样听母亲说,自己安静的听。 晚饭过后,我回到了前院。躺在床上安静的看着手机,...

《母亲的大脚》

父亲一说起母亲,就是一脸的“嫌弃”。“我怎么娶了这么一个大脚的女人。”他经常自嘲。 提起母亲的脚,我深深的记得:脚片子宽而厚,脚趾硬而不整齐,脚跟的裂痕与沟壑深深浅浅,一条挨着一条茂密生长,尤其是那个右脚的脚背中心还张了一颗淡绿色的痣。这双脚注定了母亲是个挑起大梁的女人,这颗痣注定了母亲是个“薄命”的女子。 起初,老头子不同意父亲的婚事,打定主意不让父亲娶个子矮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