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尘

2018-10-12 08:38:03作者:末沨

Chapter1

“赵其尘,放学打球去吗?”后座的男生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好啊!”他转过身,和后座的男生默契地一击掌,嘴上挂着经久不变的笑容,“你看了昨晚的球赛吗?”

打完球找借口独自一个人、离开,走在回去的路上,放空思维,路灯下的阴影拉长又变短,他抬头眯起双眼看着头顶的灯光,好像能透过光晕看到其发光的本质,只是假的光永远不会如真的阳光那般刺眼。他有时候会对太阳有莫大的兴趣,盯着灿烂的火球,直到眼角酸涩地要流下泪来,才罢休。

“嗨!”后座的男生拍了下他的右肩,在他转头的瞬间又跳到左边,“打完球溜那么快,急着去干嘛呀哈哈哈……”

他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一下,很快又松开,他看了旁边的男生一眼,眯着眼笑,“回家吃饭啊,怎么,你要和我一起回去?”

“不了不了。”男生摆摆手,“我回家再晚点要被我爸揍了。”

他突然偷袭,挠了男生一把,“那你说什么啊……”

男生回了一爪子,两个人在街上打闹追逐起来。

到了路口,回以礼貌而欢快的一声“拜拜”,他终于又一个人了。路边小店打包好一份饭,回到空荡荡的家中,吃过饭,洗个澡,,脏衣服扔进洗衣机,准备看书前先玩会手机。他的聊天软件上加了不少聊天群,虽然大多在里面插科打诨玩个几天就对那些幼稚的小孩失去了兴趣,但是群里一条一条消息不间断地出现直至深夜会有一种很热闹的感觉。而且因为隔着网络互不相识,就仿若可以无所顾忌地表演,混杂着真实。

他很久以前就是一个人住了,一个人挺好的,自由不受约束,什么时候回家都行,不过他一个人住的地方能不能称之为家也有待商榷。

Chapter2

他发现自己又出现在这个地方,黑暗压得沉重,没有一丝光亮,像是在一个封闭的房间中,没有窗户也没有灯光,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出口也在黑色中被掩抑。来的次数多了,习以为常。

但是黑暗中静谧,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氛围,他可以面无表情地蜷缩在角落,像一粒灰尘,没有人注意到,享受真正的独处。

有时候会听到不知道哪里传出来的声音,是他藏在记忆里的声音。

“哥哥,你拉我一把呀,石头太滑了。”年幼的他说。

“我拉不了,你自己爬上来吧。”表哥的表情隐藏在背光处看不清。

“那好吧。”他怕哥哥等久了直接走掉剩他一个人,奋力爬了上去。

他思考了一会,想起来这是小时候,和表哥蹲在河边洗手,他不知怎么的被洗完手起身的表哥不小心撞下河,扑腾了两下,有点害怕水里会有水猴子,自己挣扎着想爬上岸,岸边的石头很滑,抓不住,站在旁边的表哥不愿意施以援手。

小时候他长得可爱,嘴也甜,大人们都喜欢他,他觉得,和他差不多大的表兄妹和小朋友,应该也都喜欢他。

Chapter3

英语课上,他恰到好处的有些尴尬地笑着,听他最好的朋友周风浩用不太流利的英语介绍他:“He is a out-going boy,and emmm his favourite colour is black……”听到out-going这个词,他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后座的周风浩,更加灿烂地笑。

他肚子不舒服,在男厕隔间蹲着,听到同班的两个男生边说话边走进来,拉开裤子拉链,哗啦啦的水声响起。

“诶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其实赵其尘父母早就离婚了,都不愿养他,他一直一个人住。”

“看赵其尘那个样子,天天挺活泼,也不像父母离婚了呀”

“知人知面不知心咯,谁知道他内心是不是个黑暗的人。”

拉上拉链,走出去的脚步声又传来。

“说起来也是,怪不得他从来不邀请我们去他家里玩,你怎么知道的呀?是真的吗?”

“周风浩说的呗,他说的肯定可靠。”

感觉他们已经走远,他慢吞吞打开隔间的门走出来,洗手,没有照水龙头上方的镜子,走出厕所,外面是阴天,没有太阳,这个城市像个囚笼,山雨欲来,风满楼。

他回到教室的位子上坐下。

“赵其尘,放学打球去吗?”周风浩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好啊!”他转过身,和周风浩默契地一击掌,嘴上挂着经久不变的笑容,“你看了昨晚的球赛吗?”

Chapter4

一如既往的,他又来到了那个没有窗户的黑暗房间,不记得第一次来这里是什么时候,他抱膝蜷缩在地上不想动,黑暗可以给人安全感。他已经逐渐适应黑暗,如果他愿意的话,或许可以探索出这个感觉上空荡荡的房间的出口。

声音又出现了。

“他跟着你生活,你给我几万块钱就行。”

“你不准备养你的儿子吗?”

“我要养你会给我养吗,我养不了,你给我钱就行。”

“我怎么可能让儿子跟着你,但是你难道就没想过养他吗?”

是了,这是他的父母离婚前一天晚上在卧室的争执。第二天早上他去学校之前,父亲和他说,和你妈告个别吧,她今天就搬走了,你晚上回来就看不到她了,说完叹了口气。

他走到他们的卧室里,看到母亲趟在床上,他站了几秒,不知道说什么:“我走了。”母亲和父亲早上又吵了一架,没有理他。

最初他和父亲生活,只是父亲常年出差,他慢慢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手划破了血珠涌出来,应该直接往上面倒药粉,涂药水会留下很丑的一块疤。后来他们都组建了自己的家庭,他在曾经一家人的老房子自己住了。

如果他真的是一粒灰尘就好了。

Chapter5

他拿起自动贩卖机掉出来的一罐可乐,手指一勾拉掉拉环,周风浩冒出来勾着他的脖子,抽走他手中的可乐喝了一口:“怎么突然转班了,不是说好一起学理。”

他笑嘻嘻地又买了一罐可乐:“突然发现我的文科成绩居然比理科好啊。”

周风浩拍了一下他的肩:“又买一罐,怎么,嫌弃我喝过?”

“这不是怕你不够喝嘛。”他抿嘴笑着耸耸肩。

“放学打球吗?”

“不了,我最近坐公交回家,得赶公交呢。”他笑着摆摆手,提着可乐喝了一口,任由碳酸饮料的气泡和爽利洗刷了他的脾胃,转身准备回新班级,周风浩站在背光处没有追上去,他也没有回头看。

临近出发,他再一次检查了行李,扫视整个屋子,所有家具都已经套上了防尘罩,于是锁上门,打车来到火车站。考了个不错的大学,父亲给了他一大笔钱,以示奖励。

火车到站了,他最后看了眼手机和进站口,拖着行李走进检票口,他个子很高,站在人群中,像是突出来的格格不入的独自一块。午后的阳光,所有人投在地上的影子都很短,没有交集。

来到陌生的城市,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抬头,眯着眼看这个从未来过的城市的太阳,太阳一如既往的热烈,看上去没什么差别,但是感觉上温暖灼热多一些,犀利刺激少一些。

他想,我真的离开了。

Chapter6

再次出现在这个地方,他坐在地上等了很久,没有声音出现。

他敛下眸子,扶着墙缓缓站起来,其实他早已能在黑暗中视物,也早就发现了这个空间的门在他几步路的正前方,懒得去而已。

一步一步走过去,黑寂中的脚步声踏在心上,他每一步都很稳,踏过一步就仿若强制自己挣脱浓稠的黑色,离未来更近一步,离过去远了些许。

我就试试,如果门打不开,就算了。

他把手搭在门把上,用力一扭,门开了,光投射在他的脸上,他醒了。宿舍的窗帘没拉紧,一小束今天初生的阳光正好照在他眼睛上,他看到这束很巧漏进来的阳光中,有几粒灰尘在起舞,旋转跳跃。

末沨
末沨  作家

灰尘

论找男朋友的心塞

要双十一了,内分泌即将失调,我真的有点狂躁了。 双十一本来不是剁手的日子么,剁手之后带着点心痛;双十一不是光棍节么,一个人形影相吊,情绪有点伤感。现在的重点是,双十一变情人节了,不仅秀恩爱,还要秀钻石。 啊哦,十一月的雨,就像无情的不单身的你,点点滴滴痛击我心里。oh~我不相信,这一定不是真的,你们都有了对象,而我还是单身的。 清冷的夜晚,隔着学校千里万里的梧桐,我好想大喊一声,我想找一个男...

您给了我光明却去了天堂

“清明时节雨纷纷”如往常一样,如期带着些伤情的细雨深情地飘着。我来到那个熟悉有回忆的地方,坐在那曾经我们歇息的亭子下目光停滞着…… ——他是我偶像。“偶像”这个字眼多么耀人夺目,说起这个话题许多人就滔滔不绝说起自己的明星偶像。他并没有明星耀人的才艺,夺目的光彩,但他却是我的明珠偶像。是我向前驶进的动力;是我在渺渺无人广阔大海上一只希望帆船;是我在黑暗里一个明亮灯塔——外公。 ...

生活这么乱七八糟,是你想要的吗?

文/纸飞机的骄傲 01 寒冬的夜晚,冷风夹着小雨一股脑的往人身上袭去。 晚上九点半,易可从写字楼走出来,被一大推报表数据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大脑被这凛冽的寒风一吹,瞬间清醒过来。"妈的,这鬼天气!"易可抬头看看阴沉的夜,咒骂这糟糕的天气。伸出冻僵的手,开锁,然后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戴上手套,骑着那辆花了五百块钱费了老大劲从一堆破烂里淘来的二手电瓶车朝出租屋驶去。 清冷的街道,路灯投射着橘黄的冷光...

拿来主义,是一种病

今天手机一改往常的平静,时不时就会收到一些信息,都是些祝我圣诞快乐的字眼。 又到一年中传说的圣诞节了,从节前几天,朋友圈里便开始唰唰地清一色地晒着圣诞树和圣诞礼物,有的人家里啥彩灯啊圣诞树啊一并装扮起来,整得跟外

夜转梦回都是你啊,外婆

阿巧五岁前没说过一句话,外婆村里所有人当她是哑巴。是的,她出生当晚就被连夜送到外婆家,没喝过一天妈妈的奶。她总是喜欢将头埋在外婆松垮塌陷的胸前。 阿巧爸妈不知道可以通过B超测男女,每次都是撞运气,当连着五次都撞到是女娃的时候,第六个到阿巧,她爸终于不堪重负,把她送到外婆家。外婆一个人住,外公很早就过世了。 外婆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从开始就劝阿巧妈,女娃挺好的,就把已出生的两个女娃养好教育好就...

神战日记53 宴会

“把那两把剑给我扔在一旁!”康斯坦丁语气严厉地说道,安泽尔则一脸惊诧地看着他,不是说教自己逆闪剑吗?他昨天兴奋了一晚就是为了今天的练习,康斯坦丁的话就如同一盆冷水浇在自己的脑袋上,晓好不容易送了自己一把那么好的剑。 “接着!你的新剑。”康斯坦丁从身后扔出了两根棍子,安泽尔一把接住了那两根东西,那是练习剑术才用的木剑,上面有剑柄和护手,里面还灌满了铅,很适合新手拿来练习。 “康斯坦丁先生,这是...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