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在一起

2018-10-12 08:34:57作者:月儿上山了

清晨,阳光透过云层洒在平静的河面,河水湍湍流动,发出耀眼的波光。

小鱼浮在波光里,感到压抑,喘不过气来,心脏撕裂般地痛,痛得像要咔哧咔哧裂成两半。他微张着嘴巴看看四周,发现有许多和他一样游在水面的伙伴。大家都有气无力的悬浮着,没有轻松的跳跃,没有愉快的嬉戏,没有心情说话。

四处安静极了,只听见风儿吹动树叶的沙沙声。小鱼远远望见自己的铁哥们乌龟正努力地划动着短腿,便使劲地迎了过去,低声问:“这是怎么了?呼吸这么困难。”

乌龟有气无力地答:“气压降低,水中的溶氧量少了,我们只能浮到水面获得充足的氧气。”

“这样浮在水面,不是很危险吗?人类会拿一根长长的杆子,掉一些食物引诱我们。有一次我就差点上钩了。”小鱼看着岸边偶尔经过的行人。

“呼吸都困难,哪有心思吃东西,大家不会上当的。”乌龟边游边说:

小鱼看见上次引诱他上当的中年胖男子,正提着水桶,穿着拖鞋噼啪噼啪地从桥上走过。乌龟拖着小鱼沉入河底,屏气凝神,等着脚步声走远,他们才浮上水面透气。

突然,一个五铁爪从远处飞砸过来,小鱼惊得目瞪口呆,来不及躲闪。乌龟见了,一头撞开小鱼。随即“啊”的一声惨叫。乌龟被中年男人的铁爪牢牢钉住,高高地悬挂在半空中。小鱼心痛地看着乌龟,不知如何是好。乌龟回头看着小鱼喊:“小鱼,快躲远点,不要难过。世间生灵总有一死,活着的每一天都应该好好珍惜。只有活着,才能体验生命的意义,感受生活的美好。”

“不,我要和你在一起。我......”鱼儿迅速地游到一边,低声哭泣。四周的鱼群都躲了起来,过不了多久,又冒着生命危险,浮出水面大口喘气。

天下起了大雨,雨点落在河面砸起一朵朵水花。小鱼在水花里徘徊着。暴雨能把沉闷的空气一扫而空,却没能带走小鱼的痛苦。

其他鱼儿都钻到水底,各自回家了。小鱼在漂满树叶和花瓣的河面哭泣,树叶和花瓣像小船一样漂浮在河面。

失去好友的鱼儿日渐消瘦,郁郁寡欢。他经常游到乌龟被抓走的地方,希望奇迹能够出现。可乌龟还是杳无音讯。

白鹭见到失魂落魄的小鱼,飞过来问:“小鱼,你怎么了?之前天天与你在一起的乌龟呢?”

小鱼流着泪,把乌龟被中年男子抓走的的事,详细地告诉了她。白鹭听了,也难过地掉下了眼泪。她安慰了几句小鱼,伤心地飞走了。

那个钓鱼的男人来得更勤了。他每天早上提着个水桶,拿着鱼竿或铁爪,雷打不动,风雨无阻出现在河边。小鱼偷偷地潜在深水处,默默地跟随着那个男子,希望从他的嘴里得到乌龟的消息。可那男人总是沉默不语,低头沉思,像一个满怀心事的哑巴。

小鱼相信终有一天能得到乌龟的消息。他藏在隐蔽的地方,天天跟着那男人,待到花开花落,等到春去秋来,还是没有乌龟的消息。

在伙伴们眼里,他成了古怪的鱼。大家习惯了小鱼走神的样子,习惯小鱼默默走开的身影。小鱼却还没习惯没有乌龟在身边的日子。

有一天,小鱼似乎听到中年男人在说话了。他快速游过去,侧耳倾听。男人对路过看他钓鱼的一位女子说:“我去年在这里抓到一只大乌龟,养在了家里。她产了好多蛋,可惜没有孵出小乌龟。”

小鱼为乌龟还活着而高兴,为男子的无知感到可笑。他难过地想:乌龟一定伤心极了,我得陪她去。有我在身边,她会高兴的。

“你钓的鱼,是自己吃吗?”那位气质高雅的女子看着桶里的几条鱼问。

“还不是为了家里那只乌龟。那家伙开始不吃鱼呢。把鱼剁碎后,和别的食物搅拌在一起,认不出是鱼,她才吃的。”中年男子得意地笑着,脸上的皱纹沟沟壑壑,像河边树上的老皮。

小鱼抬头望,只见满天的白云像棉絮一样,铺满湛蓝的天空,明媚的阳光照着河水,泛着光亮。河边的白鹭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小鱼慢慢地游到垂在河水里的钩子前,对着那鱼饵张开了嘴。

游在水桶里的小鱼,想到很快就可以见到乌龟,开心地笑了。

中年男子提着水桶,把钓来的鱼一起带回了家。他见小鱼背上有一条金色的条纹,特别喜欢,就把小鱼放入家里的金鱼缸内。

小鱼在缸内欢快地游着,热情地与金鱼们打招呼。他知道这儿就是自己的家了。这个新家虽没有桂畔河大,但他能感觉到乌龟就在附近。

月亮爬上树梢,雪白的月光映照在窗台。中年男子睡着了,房间不时传出雷般的呼噜声。小鱼透过鱼缸玻璃,看见乌龟正悄悄地爬过窗台。他高兴地用尾巴甩起水声,吐出一串串气泡。

响声引起乌龟的注意,她看见了鱼缸里的小鱼,愣了一下,快步爬了过去。他问:“小鱼你怎么也来到了这里?不是提醒你躲远点吗?

小鱼高兴地说:“你不是说世间生灵总有一死吗?在活着的时间里,我希望和你在一起。”

“傻小鱼,你没有必要为我而放弃整条江河。”乌龟流着眼泪低声道。

小鱼跳起来,像一把剑刺入水。他高兴地说:我愿意,我愿意。作为朋友,我无法许诺让你笑,但可以陪你一起哭。可以失恋十次,但不能失去你一次。这是你常给我的友谊。

天上的月儿渐渐向西落去,她那圆盘般的脸,流露出柔和的笑容。鱼儿看着乌龟把头缩进壳里,枕着月色,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月儿上山了
月儿上山了  作家 用平实的文字记录生活,记录身边的人和事,记录旅行路上的所见所闻,让平凡人的生活有迹可寻。微信公众号:月儿上山了。

和你在一起

燃烧的两把火

暗藏杀机的宴席

这不是我的衣服

出租男人

这座城市风好大|新芽

文|翌汐 01 “小苏,今年的工作总结和明年计划抓紧交初稿。” “小苏,项目统计报表做好了吗?” “小苏,把这个复印一下。” “小苏,帮我值班。” …… 苏洛依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谁说公务员是喝喝茶看看报纸的清闲工作?她每天都要忙疯了好吗?来单位已有一年有余,领导说作为新人要加快熟悉工作,所以不安排固定的科室,每个科室的工作都要参与补台。作为部门老幺,所有杂务理所当然地也都扔给她,简直...

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

1 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到他,望着远处熟悉的身影,夏雨楞了一下,然后激动地朝他冲过去,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就刹住了脚步,由于惯性差点摔了个完美的五体投地。 夏雨想到前不久的宿舍夜谈,舍友谈及学校风云人物,正好聊到楚风,小美神秘的说:“诶诶诶,你们知道吗?金融系最近出了个风云人物,叫楚风。听说一个学生会学姐在军训时追过他,但他爱答不理的,结果被学姐以权谋私,被整得挺惨的。不过这个楚风也挺奇怪...

《十八业》之公园事件(2)

“发现什么线索了嘛?”小马莽莽撞撞地冲进了办公室。 “你急什么?比我还急!莽莽撞撞的像什么回事!”张局长瞥了他一眼。 “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嘛!主要是头一回碰到这种案子,有点兴奋。” “兴奋?哼~有你好受的。看!这是什么?” 张局长打开里面的文件后神情立马紧张起来。 “这…不是录制的作案过程。这…这是从哪弄到的?” 小马惊讶地睁大眼睛,指着屏幕结巴起来。谁都没有想到这并不是凶手作案时...

七年真的不太痒

张小姐平常听到最多的一句话便是,“你怎么会与王先生在一起呢?以你的条件肯定可以找一个更好的人的。”“对啊,这是为什么呢?明明追求我的人中比他优秀的有一大把,可是我为什么会选择其貌不扬的他呢?”张小姐自嘲的想道,可是她自己都没注意到,在想到王先生时她的嘴角不自觉的弯了一个弧度。 那时,张小姐刚上大学,对学校的一切都冲满了新鲜感。就在她打量学校环境时,一个瘦瘦高高的独自一人拖着行李箱的男生出现在...

碧水潭

这黑鱼原本在这潭中修行百年,已然成精。一日忽见来水边散步的小姐,顿生邪念,便缠上了这小女子。

九曲橋畔的遺憾

一日与妹妹约定, 乘浦东摆渡船去老城隍廟, 因为当日阴雨夾雪, 谅旡游客拥挤 ,近年到沪, 年年都去老城隍廟,想去九曲桥畔的楼上吃南翔小笼包。 说起上海小吃,就会有人说南翔小笼包,包子始於饅头,原來它己有一百多年历史,起源于三国时期, 当时蜀国常遭南邻骚扰,于是诸葛亮想出了將面团捏成人头模型蒸熟了祭河神。后來包上肉馅成包子。南翔小笼包在1900年创立,以皮薄、馅多、鹵重、味鮮而闻名。每只馒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