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

2018-10-12 08:01:52作者:初意00

刺耳的警报响起时,所有的人都在拼命离,只有燕华独自抱着海蓝色的单人帆船决绝地向海里走去。

气象预报果然准确,三天后的海啸像上帝愤怒的手指般如约而至。如今的海滩早已空无一人,潮水般的游客黑压压地拥挤在码头上,三天里大大小小的船只马不停蹄,但依然无法及时疏散滞留的人群。

燕华形单影只地走在激荡的海面上,任漂泊的波涛洗刷她的脚面。远处湛蓝色的海面一望无际,此时正隐藏着择人欲噬的巨兽,燕华清楚地知道真正的灾难很快会如三天前那样卷土重来。

当死亡的阴影迫在眉睫时,每个人关心的仅是自己渺小的生命,所以纵使此刻燕华的身影再怎么突兀,人们也不会把一丁点的精力分散在上面,即使是安全员也只是用扩音喇叭徒劳地警告几声,便继续把自己投入进拥挤的人潮中。

海天一色的激流涌动中,扩音喇叭的声音出奇得渺小。在别人看来,燕华也许只是一个吓破胆的女孩,第二天失踪人口的数字统计中也只会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增加,但如果有人能注意到她此时的眼神,将会讶然地发现那里正燃烧着执着与决然的火焰。

燕华来到这座小岛的本意是给自己放个小假。

她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作家,她一直认为写作靠的是灵感,而灵感需要不停地接触不同的人和事。但成名至今已有一年了,不是饭局就是伏案写作,仿佛再也找不回最初时的感觉了。

有点像初恋,她晃晃脑袋,虽然她从没谈过恋爱。

是的,她是单身贵族,但并不妨碍她创作爱情故事,她有着文人的清高与女孩的温婉。

这次旅行她要追寻久违的灵感,不曾想反而邂逅了爱情

那晚夜色正浓,她一个人靠在船舱,楼下的餐厅正在举办派对,但是她不想去,此时微醺的夜色才是她最好的调味品。她品着杯中红酒,就着绸缎般的夜色,朦胧的眼神透过窗户望向海面,却看到了一点不一样的地方,那里正有一道起伏的身影在无尽波涛里若隐若现。

她放下酒杯,起身向从舱门外走去。

正巧这时那个身影也向船边靠来,这下燕华看清楚了,那是一艘单人帆船,船上站着一个浑身湿透的男人,男人显然也没料到她的出现,一愣神之后尴尬地笑了笑。

见他气喘吁吁的样子燕华有点好笑,也是闲来无事,顺势跟他聊了几句。

男人有点腼腆,似乎很不适应这样“坦诚”地和女孩对话,但几句话下来总算还是有了沟通。

男人叫海辰,是冲浪运动员,几年来参加过不少冲浪比赛,但是冲浪运动的常年不着家让女朋友心生不满,最终分手。心灰意冷下他申请退役,为了消解愁绪,他这些年游山玩水也走了不少地方,这次看到这片大海实在诱人,一时兴起玩了几把。

这不就是自己时常寻找的灵感吗?燕华心中窃喜。

短暂的交流后他们道了别,人海中的相遇是缘分,更可能是再不会产生的交集。

谁能想到,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的夜里烦闷异常,潮水像夏日的蒲扇悠悠地驱赶着蚊虫。

燕华特别想去吹吹海风,但她不想去船头,因为那里一定有不少的游客聚集着,所以她去了船尾。

船尾的海风不像船头那么首当其冲,但却有专属于它的千回百转,那里也很安静,仿佛在看一场独一无二的电影,船舷边有一道身影融在夜色里,就海岸边的顽石动也不动。

那背影单薄却富有力度,沉稳而不失浪漫,燕华的心像被兔子骤然撞了一下,她想起了自己小说中提到的“心动”的感觉,她突然有些惊慌。

笔下斩获少男无数的她怎能就这样临阵退缩?她定了定神,装作毫不在意地走上前拍了他一下肩,果真是海辰没错。

他回过头来的脸上写满了惊愕,海风拂过,伴随着沉闷的水花声,他突然没了身影,。

燕华一下慌了手脚,她可没想到自己的一时失手会害他跌进海里。她一路疯狂叫喊着海辰的名字奔下舷梯,取了救生圈套在自己身上就要往海里跳。

那一刻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么冲动,也丝毫没想到自己其实并不会游泳,正当她要不顾一切纵身跳下时,身后响起一声熟悉的叫喊,她喜极而泣。

只见海辰正抱着帆船漂浮在水面上,幽蓝的海面上露着他小小的脑袋,有点滑稽。

燕华的惊慌瞬间被愤怒替代,他开这样的玩笑实在太过分了,自己为了救他甚至要以命相搏。

都说爱情能包容一切。那天晚上他们谈了很久,从海辰的道歉直到燕华的谅解,最后两人凭栏倚望,互诉衷肠。燕华也真正明白了自己的心意,那正是自己笔下无数次写过的爱情呀。

临走,海辰叫住燕华说明天的晚会上会赠她一件特别的礼物。燕华点点头,借着东方的一抹鱼肚白,她消失在晨风里。

晚会很快来到。

燕华特意挑选了一件黑色丝质晚礼服,抹了淡淡的妆。

海辰也一改一直以来的不羁形象,一身得体的棕色小西装配上黑色领花显得异常精神。

燕华来到的时候,海辰已在厅前等候多时。两人像相识已久的恋人牵起手,一同步入灯火如金的会堂。

燕华甚至有种错觉,仿佛她正在迈入她的神圣礼堂,两边的客人纷纷驻足,向她投来善意的微笑。燕华觉得自己幸福极了。

来到舞池的中央,海辰带她站定,接着从胸口衣袋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接着他单膝跪下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枚晶莹的钻戒。舞池的乐曲仿佛瞬间暂停,所有的一切都消失在了视野里,燕华的眼中只剩下海辰。一滴晶莹的泪水在钻戒表面缓缓滑下,燕华扶起海辰,千言万语都化作无言。

但是地面的剧烈抖动打破了这短暂的浪漫,众人凌乱的脚步将两人拉回现实。

船舱的警笛开始刺耳地尖叫起来,到处都是惊恐的叫声。

燕华和海辰紧拉着手随着人流一起涌向前,但却在舱门处被卡住了。透过舷窗能够看见海面上波涛汹涌,黑压压的乌云连成一片,越来越高的巨浪此起彼伏似要把游轮吞没。

保安也不见了踪影,试问在巨大的生死存亡下,谁还能顾及自己的职责?

舱门口的人群越来越密集,没了秩序的人们只能像仓惶的老鼠一样不得而出。

海辰急中生智,他抓起椅子把身边的窗户砸得粉碎,并用双手托举燕华越过窗沿直至甲板,接着自己也迅速跳出,但自己的双臂已被碎玻璃划得鲜血淋漓。

后面的人们见有了生路纷纷挤向窗口,但两人已无暇顾及这些,因为油轮的甲板上也已经一片狼藉。寥寥几个救生船早已不知去向,不远处只剩下一件救生衣孤零零躺在地上。

海辰一把抓起往燕华头上套,燕华剧烈推辞,海辰自信地指了指海面做了个夸张的游泳姿势惹得燕华扑哧一笑。

燕华想起那天晚上:海辰是会游泳的。

这时轮船开始倾斜,海啸导致的海水倒灌已经破坏了轮船的平衡,它即将沉没。

海辰告诉燕华保重自己,接着一把把燕华推向海面。

坠落的过程中燕华忽然慌了,她骤然想起这里远离浅海,纵使会游泳又怎样,在冰凉的海水中体力耗尽依然不过死神的魔掌。

不过一切已经迟了,一个巨大的浪头紧随而至,彻底吞没了游轮。燕华嘶声呐喊,但再大的声响在天地的魔威下依然是沧海一粟。漂浮中的燕华痛哭失声,腥咸的海水混合着滚滚热泪布满了脸颊,即使几小时后人们把她救起时她依旧浑浑噩噩。

她接受不了这样的大起大落,在这一刻,任何灵感,任何阅历都化为飞灰。

失踪人员五十九人,其中赫然有着海辰的名字。

其实救援队早已放弃,只是失踪人员家属强烈要求才勉强再次巡查,其中也包括燕华。

登记簿上,燕华的身份是:海辰的妻子。

但是刚得到的气象预报打破了这一切,几小时后即将再次席卷的海啸使政府立刻停止了搜救行动,因为他们要把不多的人力用于疏散。

燕华也很着急,她总觉的海辰不会那么容易遇难,她也知道也许是自己的心理安慰,因为海啸已经过去了两天,有人生还的概率实在是微乎其微。

但她还想做最后的努力。

所以当人们因海啸再次变得不知所措时,她毅然向反方向迈去。

她记得那晚海辰曾教过的帆船心得,现在,她要用自己拙劣的技巧挑战天地的淫威。

当然,她失败了,败得如此彻底,一个小小的浪头就抢走了她脚下的帆船,她只能死死攥着手上的戒指,把它贴进胸口。

她想:死也要跟他死在一起。

波浪的起伏间她呛了不少水,就像被一只粗暴的手掌使劲拍打,让她响起了小时候严厉的父亲。

她的呼吸渐渐停滞,身体被泡得发白,意识模糊的她心想:或许就这么死了也好。

渐渐地,波浪变得平缓,腥咸的海水不再那么粗暴,她紧闭双眼像一叶浮萍随波逐流,突然她灵光一现,或许涌动的水流可以帮助自己找到海辰?

她努力睁眼,但是眼里除了白花花的水纹哪里还有别的东西。愣神间手指一松,戒指掉在了水里。

慌乱间她赶忙向下伸手,谁想戒指像活泼的孩子一样被冲的上下飘荡,抓了几下竟没抓到。

突然戒指被礁石带到,一个拐弯脱离了海水的主流,燕华只得伏着身子又冲向一侧,谁料几个滑动间竟踩到了柔软的沙子,一个趔趄跪倒在一片陌生的浅滩里。

她勉力抬起头,环顾之下这里是一块环形海岩形成的微型沙滩,类似于一个小岛,却与大陆隔着一小片海,有些与世隔绝的味道,周围搁浅的水草、船只的残骸还有不少木板正凌乱地散落在一边。

但是燕华看不到这些,她的眼神怔怔地望着远方,视野的尽头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用散落的木板做着帆船,眼看就要成型。

她张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

海风拂过,对面的他察觉到什么,明媚的阳光下,两人相视而笑。

初意00
初意00  作家 一路走来,一份心情,一个道理

执子之手

牧师口中的天堂

世界

鱼小姐的一生

不喝汤的孟婆

雨 天

这几天天气都是如此,天空阴沉,雨时下时停,人们都说: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但是八月的你又来填什么乱呢! 小梅从软绵绵的床上爬起来,从眼前散乱的发丝中,寻到光亮,呆呆的凝望着那半块未被窗帘遮住的窗户。 该死的,前几天被蚊子咬,昨天刚买了药,你说,还未睡上一的天好觉,今天就得上班,妈的! “啊……”小梅抓狂的叫了一声。 “干啥呢 ,发什么疯呢?这让左邻右舍听见了像什么样子!” 小梅...

我不要成为油腻中年老男人,我要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我这些天在北京,见了很多新朋友和老朋友。 想起年初时,有老朋友说:简浅,我要离开北京了。 想起去年我去北京找她时,她正和我说想要离开结果还是被劝下来了,一年没到,她还是选择离开了北京,回到家乡。 也是年初时,有新朋友说:简浅,我要离开上海了。 其实我是很希望,那些我要好的朋友,都留在上海。 我已经习惯了,在北京和上海的很多朋友,最后还是一一回去了,理由大多数都是:太累了,在这座城市很难永远留...

最美不过面片汤

我从小,就是一个皮实而不安分的人。 最喜欢做的,就是到处乱窜。 因为爸爸不管事,妈妈在我心中就是一个万能的超人,换灯泡,通水管,装热水器,下厨,无一不通。 我最喜欢的,是妈妈做的面片汤。只是,因为嫌麻烦,妈妈总是不愿意做,因此我极少吃到那一碗面片汤。 上一次吃到那碗汤,还是在上小学时。 爸爸虽然在小事上从来顾及不到我,但在原则上却从来不会放松。 从小,他就不允许我去朋友家过夜,即使那个朋友的...

红豆相思是勿忘

多年后蓝玥想到沈池,第一印象还是红豆,那是沈池给蓝玥做的第一样东西,冰糖红豆汤,那时沈池二十出头,他说“玥玥,红豆又名相思豆,吃了你就可以一直想着我了。” 那时的蓝玥还是个满满小女生情怀的人,对这套受用极了,沈池一口一口喂她吃着。 沈池在女生当中颇受欢迎,他是个阳光自信的大男孩,软软的碎发干净利落,待人接物也尤为温和,没有多少孩子气,很成熟,很稳重。 他对所有人都很温和,可他所有的柔情温暖都...

一厢情愿的男人

我是一名佛罗伦萨的雕塑匠。我有一个妻子和两个孩子。六年前我从我的师傅那里出师,现在正在为教皇雕刻他的宫殿内的装饰雕像。像我这样的雕塑匠有许多,他们每天和我一同工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今天的早饭是抹了树果酱的面包和牛奶,昨天也是,前天也是……想来明天也是吧。我依稀记得妻子会在什么日子做苹果派,但我不记得是为什么。孩子们在学校里上学,当他们会写字会算数后,就要去拜师学艺,也许会学雕塑,但也可能...

你对我很好,还会逗她笑

如果你对我的好,还会同样复制给另外一个人,那我宁愿不要。 2017年11月7日 星期二 晴 文|深海梦影 -1- 林兮和男朋友陆小江这么快就分手了,得知这个消息的我深感诧异。 我上次见陆小江,是在高中同学聚会上。全班到场三十八人,只有林兮带着家属。 那是一碗极好的上品狗粮。 他俩同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时,我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句话,"自从遇见你,所有的背景都自动虚化。" 他看向林兮时,眼里是藏不...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