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为爱情私奔的姑娘?

2018-10-08 12:08:11作者:心有灵犀若叔夜

爱情

 

秋分已过,秋雨悄无声息地下着,秋天依旧缠绵。

这样的季节,在北方,已经很冷,很凉了。

所以,要听故事,须得捧起热茶杯,放一首悠远的曲子。

这本是个遥远的故事。

火车离开月台的时候,暮色微深,西边还残留着夕阳最后留恋不舍的余晖。在看着很近其实很远的西边摇摇欲坠,要留终究是留不住的。就像现在,墨竹的嘴角虽然含笑,可泪珠还顽固的爬在脸颊上,晶莹剔透。

一声刺耳又悠长的鸣笛声响起,她的手垂了下来。那抹军绿色的身影缓缓向前,很快,就从她的视线里消失。

没有留恋,没有拥抱,更没有一声“再见”!男子转身离去的很是果断,从长长的检票口进去,头也未回。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低着头,也不知还能想些什么,就一路神思恍惚的走了出来。

街道上还有熙熙攘攘的人流,热热闹闹地声响。可,毕竟都无关紧要了。

想着若是回家,就只有自己了,竟不觉生出几分凄惨来。

脚步渐渐慢了下来,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一颗心更是无处安放。

“嗨!”这一嗓子,中气十足,瞬间打断了墨竹的思绪,她抬起头,望着眼前的男子:神情俊朗,身体修长,目光如水,衣冠整洁。

可是,墨竹不认识他。

她怔了怔,努力回想,还是想不起来。

随即,就摇了摇头,侧着身子,从男子身旁绕了过去。

“李墨竹!”后面传来斩钉截铁的叫喊声。

墨竹回了头,小心翼翼又难为情地问:“先生,我们认识”?她在心里暗暗叫苦:若是真是个熟人,自己又没想起来,岂不尴尬?若只是个搭讪的,又叫得出自己的名字,那传出去,岂不是更尴尬?因为就在刚刚,她才送走自己的意中人。可这个男子,竟叫得出她的名字。

原以为,在这座城,没有人叫得出自己名字。

因为,自从来了这座城,她从来没用过这个名字。

“李墨竹”!

男子歪着头看她,脸上带着笑,只是这笑,多少有几分讥讽。

墨竹觉得很尴尬,她的脸渐渐红了。如今,走也不是,站也不是,她觉得很为难。索性低了头,不去看他。

“果然还是老样子!”男子微微浅笑,他穿一身剪裁合身的长衫,一体的黑色,外面罩着一件白色的坎肩,明晃晃的,少了几分沉闷压抑。

墨竹只得再次抬起头,望向他,微微发窘。

多尴尬呀,旁人对你,了如指掌。你对人家,一无所知,甚至,都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抱歉,实在不记得先生在哪里见过?”墨竹站定了脚,知道此刻走了不合适。

“看来是送完情郎了啊?”男子抬起一双眼,望着火车站,声音里带了几分戏谑。

他没有回答墨竹的问题。

墨竹干笑了两声,不知该怎么说。

“真是有情有义啊!”男子叹了口气:“当初婚离家,不远万里追随情郎。如今,怎么舍得送他去参军呢?”

闻言,墨竹脑袋“轰”一声,全身血液凝固。

“你究竟是谁?”她听见自己声音抖得厉害。

“送人么,怎么也得送到底呀。就这样潦草的送别,也不知道会不会送错地方?比如:柳公子可能早就穿过车厢,进了金府的大门。毕竟,人心易变,何况,李小姐让人家去参军。本来也是察觉出了端倪不是吗?”男子轻摇着手中的扇子,声音压得很低。

可句句,都刺痛了李墨竹的神经。她浑身抖得厉害,不光是因为眼前这个人,更重要的是这番话。难道?

她转过身,发了疯地朝车站跑去。

男子一把拽住她:“火车已经出站了,要解惑,跟我走。”

墨竹迷迷糊糊就跟着他上了一辆吉普车。车子开得很快,一路无话。

“到了,下车!”男子清冷的声音骤然响起。

墨竹抬起头,看到了府门上“金府”两个大大的字。

她跳下车,望着敞开的大门,腿再也迈不出去。

她想自己真是魔怔了,怎么会轻易跟着一个陌生人走,怎么会轻信了他的话?

“李小姐,请吧!” 男子盯着她。

墨竹顺着他的手势,进了门。两旁的守卫躬着身子,恭恭敬敬地喊“少爷!”

墨竹不曾留意这个称呼,有何不妥?

到了这个时候,她已经不晓得去思考了,原本脑子就不灵光,现在更像装了满满的浆糊,左右摇晃,理不出一点儿头绪。

那男子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在前面,墨竹低着头跟在后面,心里七上八下。这个时候,显然顾不得计较男子的身份名讳了,只想求证自己心中的那点猜忌。

爱情么,最要不得的就是猜忌。她生出了这样的心,还没有意识到猜忌之后的局面,该如何收拾。

穿过了一条又一条的走廊,男子站定了,回头看着墨竹。

墨竹已经心乱如麻了,渐渐生出了怯意。脚下的步子也是越走越慢,头垂得越来越低。

“哎呦!”她惊呼道,这才发觉撞在男子的怀里,立马红了一张脸,更加局促不安。

男子目光如炬,端着一张看不清喜怒的脸来。

墨竹一声“抱歉”梗在嗓子眼里,怎么也出不来。索性抿着嘴,不去看他,只将头扭向庭中的花园中。

这一看不打紧,只是男子看着她的脸由泛红转为一片灰白,浑身不停的颤抖,双手将铁栏杆抓得掉了半身漆皮,有两行清泪顺着毫无血色的脸颊滑落下来,落在青石板路面上,无影无踪。

男子轻轻合上了扇子,面有不忍之色,也只是一瞬。

“可看清了?”他听见自己毫无温度的声音平地而起。

墨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花园里那抹青蓝色的身影,分明是车站才分别不久的柳郎。只是他身旁笑脸如花的女子,已经不是自己了。

一个时辰前,还在承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柳郎呵!

墨竹闭上了眼睛,往事不堪回首:那时,柳郎说:墨竹,民国了,恋爱自由,婚姻自由,不能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

柳郎说:墨竹,听说了吗?你父母给你定亲的那家,是老式人家,男人三妻四妾。你是个新女性,难道不想“一生一世一双人”吗?

墨竹红了脸“先生,我想呀,可我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人?”

柳郎抓了她的手,目光灼灼“墨竹,我愿意做那个人。”

墨竹想着跟父母商议,他们恨铁不成钢的斥责她“婚姻不是儿戏,必须门当户对。”柳郎跟她说文君与相如的故事,才子佳人,怎可为他人摆布?墨竹铁了心,收拾好细软,随着柳郎,一路南下,在金城住了下来。

一晃三年,她以为还有很多个三年,柳郎自诩君子,说君子都是坦荡荡,只有小人才常戚戚。

墨竹做了小肚鸡肠的小人,她都不记得如何发觉对方的端倪,只是用参军给彼此一个空间,给这段来之不易的爱恋一个缓冲期。

可它结束的,竟如此仓促。当猜忌成了眼见为实,墨竹竟有些不忍心了。

毕竟,柳郎只是个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祖上更无阴德,若是傍上了金府,也算一劳永逸了。

男子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墨竹在想什么,他无从知晓。只是看着她被欺骗,被打击,他隐约间有一种快意。

也不知过了多久,墨竹终于睁开了眼睛,脸上也带了微微的生机,她说“多谢先生!”转身就走。

“怎么,李小姐决定忍痛割爱了?”男子跟在后面。

墨竹不说话,更不回头,绕过一条又一条的走廊,站在了金府的门外。

男子跟着她,出了府门。

墨竹穿过街道,走过窄窄的巷子,走回了自己的家。

男子一直跟在后面,默默无语。

她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几件陈旧的衣服,都是当初离家时带出来的。她将东西收拾干净,用一个蛇皮口袋装起来。抬起头,才发现,男子正站在门口,看着自己。

“请进!”墨竹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

男子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墨竹直起身子,那句她一直不能问出口的话,竟脱口而出“你是金府大公子金木梅?”

男子一怔,有些意外,可他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墨竹背过身去“我听我爹说起过,从小定的娃娃亲,名字都是挨着取的,取自梅兰竹菊。你叫木梅,花园的那位妹妹,便是木菊。我姐姐唤做墨兰,我是墨竹。早些年,都以为你会是个女子,所以……”墨竹笑了笑,转过身来,将行李拎在一只手中“抱歉,不管如何,是我对不住你。这是金家的信物,物归原主!祝你…幸福!”墨竹将一块羊脂玉放在男子的手中,转身朝前走去。

她已经三年没回家了。

身后传来清脆的碎裂声,她停驻脚步,稳了稳神,继续向前走着,头也未回。

夜色清冷,一轮圆月挂在天边,明晃晃的。

心有灵犀若叔夜
心有灵犀若叔夜  作家 一个而立之年的姑娘,还是不习惯被冠以其余称呼。落落大方,纤细敏感。喜欢和平,喜欢美好,更喜欢浓烈的爱情。有些小矫情,喜欢与文字为伴,慢热却不冷淡,热情却不泛滥,多型性格,愿以文字寻觅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那个为爱情私奔的姑娘?

转角街头(言情)

此生我并不孤独-小谈信仰

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先去洗了洗手:上帝请原谅我写你,实在不配,阿们! 我们家的信仰比较杂,我爷信共产党,我爸信菩萨,我妈信财神爷,我弟无神论者,老爸老妈仅在正月初一,十五想起来给他们的神上注香,平时他们只信人民币。 而我,鸟悄地告诉你,我信上帝,耶稣,耶和华。 这三个称呼他们是同一个人哦,不了解的人我就不多做解释了,花十元钱买本圣经啥都能看懂。不信的人或许给他圣经也看不进去,我不是劝你信上帝,信...

神战日记43 君庭假日

午后,晓从床上悠悠醒来,窗外飘进了一缕香气,那是楼下庭院里玫瑰盛开的味道,她推开那张单薄的被单,坐在床上,任凭微风掠过她的脚踝和手臂,她撩起耳边的银发,看着窗外的景色,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安宁,她甚至可以听见安泽尔画画排线的微弱声音。 窸窸窣窣的,像是小老鼠在啃食什么东西一样,安泽尔他很喜欢画画,尤其是在学校放假的时候,他会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庭院里面,看着街道上的人群细细描绘着,点点光芒在他的眼...

乡村黄世仁(独立篇)

一 [美丽的龙树村] 南方一个悠久的大村庄,名曰“龙树村。” 村庄风水宝地,溪流纵横,水澈映鱼。村里人口众多,千家万户。 尤其村庄景色独好,屋前屋后,杂树林,桃花园。更有村正中央,一池龙塘旁,屹立着一棵苍天巨树一一俗称万年青。 万年青,虽说万年,但至少几千年。树杆粗壮,几十人才能连手相围。树枝苏展开阔,树叶碧绿,四季长青。村民自古崇敬这棵万年青,称之为“龙村。” 历史上,万年青也曾枝枯叶落,...

完整版《盖世小村医》全文章节在线分享

盖世小村医 小说简介:女友出轨,嫂子被辱?且看小村医徐海如何霸气除恶,扬名千里,带领村民发家致富,让俏寡妇投怀送抱,让小萝莉以身相许,财色双收走向人生巅峰...第1章 绝望的归程“秀媛,我回来了!你爹要的彩礼钱我挣到了!”徐海

当我吻下去

文/小西玖玖 01 我走在大街上,我想起了申煦。 节日的气氛还没过去,商店的橱窗上依旧贴着洁白的泡沫雪花、穿着大红衣服的圣诞老人和静蕾体的英文字母。 每到这种浪漫又时尚的节日,商家们总是开灯奋战恨不得到天亮,借着男男女女互相示爱的劲头,希望收获些许不同于平常的利益。 要是在以前,我一定会拉着申煦胡吃海喝,可是现在,我不能。 我停在一家专卖长裙的店门外,它有个好听的名字——沧海轮。如今这个混乱...

《围城》:爱情这东西,得不到是苦,得到了更苦!

爱情这东西,得到了是苦,得不到更苦。 2018/2/18 周日 小雨 01. 钱钟书先生文采高,短篇多,但是长篇,《围城》则是一绝。 著名评论家夏至清先生评价钟书先生本人,为"才气高,幽默,以及会讽刺人"。而他的《围城》则完美的展现了他的所有特质。 《围城》叙述的是战乱时期的爱情故事,全篇讽刺性很强,钱钟书先生通过讲述主人公方渐鸿的一路经历,便将整个社会中男人的爱情三个状态完美的映射出来。 ...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