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在开始之前

2018-10-05 20:38:06作者:半两红糖

“嘿,你在想什么?”“在想一个人。”

李若冰学生时代暗恋一个很优秀的男孩子,为了能让那个男孩子注意到她,她很努力很努力地学习。面对如山高如海深的知识点,她没有像原来一样退缩,而是一次次念着那个男孩的名字,迎难而上,让自己保持清醒,一点点查找资料,不停地思考,努力学习。终于取得不错的成绩。

这个男孩叫曹轩,总是年纪前三的一个传奇人物。身高180CM以上,身材挺拔,篮球打得好,歌唱的好,笑容里充满了阳光,就这样照进了李若冰的心里。

学生时代里的暗恋就像巧克力中加了一颗糖,苦涩中带着甜蜜。就像罂粟,让人欲罢不能。

李若冰就像是每一个陷入暗恋中苦苦挣扎的女孩一样,总是觉得对方好像是喜欢自己,又好像不喜欢。当他们视线相交的时候,总会让她心跳加速,脸颊发热,手脚不协调。而当他熟视无睹地从她面前走过的时候,她原本灿烂而羞涩的笑脸变得黯淡失落。

她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优秀。总于能够优秀到让他看到她。

他们之间的交际变得也越来越多。

李若冰觉得自己深入其中,无法自拔。每次为他喜,为他忧,将一个暗恋中的小女孩应有的表现发挥地淋漓尽致。

后来,李若冰真切的觉得,这可能由一个人的角逐赛变成两个人的竞技赛了。

现在她发现她总是能见到他,在自己出现的任何地方总是会遇到他,每次当她看向他时,她就发现,他正在看她。这总会让她偷着乐。

李若冰酝酿了许久,终于决定要迈开一大步,但现实总是会不经意之间给你一巴掌,曹轩恋爱了,对象不是她。

猝不及防,还没感觉到悲伤,眼泪就流下来了。

”,现在的她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所以高考结束后,她就去旅行了。

在旅行途中结识了一个男孩,叫许文涛,一个很健谈的男孩子。他们一路上相谈甚欢。

假期总是要过去的。

九月,开学季。李若冰去了南方的大学,听说曹轩去了北方的大学。一别两宽。

在开学没多久,李若冰碰到了许文涛,发现俩人是同一所大学。

之后,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好。很快,许文涛就对李若冰展开了猛烈的求爱之路。

许是对命运的妥协,许是架不住的猛烈攻势,李若冰在接受了许文涛的爱,他们成了爱人。

一天俩人在校园的林荫路上散步,许文涛接到一个电话,他们滔滔不绝讲了很久。李若冰感到很意外,一般他打电话不会超过一分钟,耐不住好奇心,上前问了一句“是谁啊?”

“是我发小啦,唉,我现在是情场上春风得意了,可是他的情路坎坷啊,喝醉了正在发酒疯呢”

李若冰低低笑了一声。

“我这个发小啊,他在高中时期暗恋过一个女孩,他看着这个女孩一点点变得越来越优秀,一次次蜕变,一次次被惊艳到。一次次为她高兴。他的心也越陷越深。”

李若冰嘴角苦笑了一下。接着听他说。

“他对待感情总是小心翼翼,不敢轻易触碰。所以她一直都是暗恋着那个女孩,默默守护着她。他偷偷给我说,他觉得那个女孩子也喜欢着他,他准备高中毕业后就向那个女孩告白。可是,一个别的女孩突然向他当着很多人的面告白,他原本是准备拒绝的,但是那个女孩在他开口前,眼神中带着恳求,小声的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话说,你可不可以先接受我,事后再拒接我?他动摇了,一时恻隐让他同意了这个请求。他想,等这件事过去,再向她说明缘由并表达爱意。但是,他发现,她消失了,找也找不到她,联也联系不到她。我发小就很慌,他利用手里一切的渠道知道了她是以为他恋爱了,受了打击,所以走了。他没有办法向她解释,他能力所及,没有办法找到她。他说,她到现在都没有再见到过她,我发小很想见她,很想向她解释,很想念她。”

李若冰控制住心里的激动,颤颤巍巍的问了一句:“你发小叫什么名字?”“曹轩。”

半两红糖
半两红糖  作家 纯粹一点,努力一点,你想要的都会来。

结束在开始之前

吐出的丧气是鸡汤呀!

一到晚上,几乎人人都会是胸臆难抒的诗人。 “努力,坚持,奋进!”大概会是自己对自己说的最多的话吧。没有毕业以前,看《喜剧之王》理解不了为何有人看着看着就看哭了。如今恰逢自己夹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看电影似乎看到了自己。多么希望在这个两眼一抹黑的时候,一笑能泯哀愁是多么好。 “我是菜板上的一条咸鱼” 16年毕业后,我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旁人都说,这个工作不错,很稳定适合女生,只要熬出头就好了。那时...

鬼医传人在都市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鬼医传人在都市 小说简介:李煜奉命下山给富豪看病,谁想到都市里的美女如云,李煜被闪的眼花缭乱!财富?我从小不缺吃喝!后院的金银财宝堆积如山,小爷有的是钱!美女?我从小深受村里大小美女的青睐,来到都市又是这样,我很苦恼!你们告

不是每一个有精神病家族史的人都像安迪那么幸运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晴 去年热播的《欢乐颂》中的安迪有着令人艳羡的超高智商和靓丽外表,却有着一个患有精神病的妈妈。好在她非常幸运,她一直很健康。 唐礼的童年过得非常悲惨,大约在六岁那年,母亲发疯。 那个撕心裂肺的夜晚在他心里永远挥之不去,成年后依然常常徘徊在他的梦魇里。 那晚,爸爸和妈妈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爸爸用了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攻击妈妈,那些话像刀子一样刀刀扎入了妈妈的心窝...

我还是我的北方女王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候再拨……” 我就知道又是这样。 当我踏上南下的火车,就注定了会有这一天。 大二的时光很少忙碌,有时候也会让人感到一阵阵的空虚。江南的梅雨又开始了,寝室里连空气都湿漉漉的,让人浑身不舒服,恨不得将我也一并霉化。我盯着手机屏幕发呆,大脑一片空白。当响铃声打破寂静,阿辉的头像出现在屏幕上,我失望了一秒钟。 “有事吗?”我还是那么不耐烦。 “哎,没事就不能找您老人家...

那些年,我留给奶奶的背影

那些年,我留给奶奶的背影 |四郎 我不太喜欢回头,所以在离开老家的时候,任凭奶奶在台阶上一声声唤着,我也无所动容,提着箱子就匆匆上车,只留给奶奶一个远去的背影。 我记得在走之前,奶奶反反复复叮嘱我说,“你要记得放假了就回来,一定要记得放假回来,阿奶给你做你爱吃的红烧肉,还有鸡爪子。” 那时候,我是那样的肯定,只要一放假,就能回来,甚至是对着奶奶做了承诺,承诺会经常回来看看她;奶奶也信了我的...

生之途     原创  张传功

01 风雨夜,狂风摇着树梢声嘶力竭。 一个村庄在闪电的缝隙里猥琐着身子,破落不堪的茅屋瘦弱如讨饭的乞丐。 接生婆从屋里窜了出来,一张脸爬满了恐惧,双手沾满了血迹。 她踉踉跄跄的回头张望,唯恐那个才出生的怪物拉住她的双脚。 啼哭划破夜空,房内土炕的一角,一个满脸毛发的婴儿,正哭的茁壮有力。 男人对炕头上的女人说:“把这个怪物扔了吧。” 女人脸色苍白,泪珠挂在她虚弱的脸上。她吃力地挪动着身子,看...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