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

2018-10-05 13:56:03作者:其实我叫乔治

 

 

 

pp

 

我至今都忘不了这事,是在我上初中时发生的。那时我爸妈由于工作原因经常要到一二点才忙完回家,每天晚饭过后就只有我跟我弟在家。当时是租的房子,属于城中村一带,鱼龙混杂,不大的一块地方密密麻麻的建筑,除了必要的进出通道,房子与房子也就半个手臂的长度。我妈找房子一向喜欢住三楼,因为她觉得一二楼低了容易招小偷不安全,高的地方上楼又麻烦而且夏天巨热,因此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家住的地方全是三楼,从未变过。然后这房子是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

然后,重点来了!!除了阳台和厕所,其它地方就算是在正中午太阳最高的时候都看不见一点阳光!因此,即使是白天我家的灯都是一直开着的。然后再说下我自己,那时的我还是个叛逆期的青春美少女,精力充沛,爸妈又不在家,拥有大把自由时光的我自然不会乖乖按时睡觉。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这件事的发生。

这事一晃已经过去了十年,离我离开那个房子的日子也过去了九年。这之后我也换过了不下三个地方居住,我回想了下,即使是三年最近的那次我也只记得那房子大概的格局,很多细节地方都已经模糊了。但十年前的那间房子,我连窗帘的颜色都记得很清楚。

该说的背景已经交代清楚了,现在故事开始。那天事情发生前并没有什么预兆,依旧是一家人一起吃晚饭,吃完后我爸妈出门我跟我弟留在家。然后我俩像平时一样看会儿电视,到点了我就催他去洗澡睡觉,我好独享一个人的自由时光。我弟那时候还是个上一年级的小屁孩天天跟我一起睡,我关掉了大灯开了小夜灯,(因为大灯开关和小夜灯插板挨在一起在门边上,所以我每次进房间后就直接只开着小夜灯)然后我像往常一样在我弟睡觉前跟他聊会天,打听下他的小秘密,顺便哄下他早点睡觉。

他睡着了,我从枕头底下的褥子下面摸出了我同桌借我的平板学习电脑,开始了我一天最开心的时光,看小说。没错,这是我那是最大的爱好,一天没看就心痒痒,想尽办法躲着爸妈偷偷地看。平时我看小说都是全神贯注,全身心的投入到小说的世界里,但那天我总是心不在焉,因为我总是感觉有人在窗户边上看着我。但那是不可能的,我在三楼,且不说我窗户对面的地方是一大片墙,就楼与楼之间的间隙也根本容不下一个人。因此,我心里非常的慌,我的理智告诉我这都是假的,是错觉,但那种被盯着看的毛毛的感觉又一直挥之不去……然后我果断放下了平板,想着睡着了就不怕了,把被子像盾牌一样将自己裹住紧挨着我弟催眠自己赶紧睡觉,好不容易说服自己闭上眼睛。就在这时,巧合的事情发生了

小夜灯突然掉在地上,登蹬一声,我的心也跟着咯噔一下,我迅速的转过身,想在一片漆黑中发现些什么。我盯着房间的门,眼睛慢慢适应黑暗,什么都没有,我没有动,又躺了一会儿想让自己快点入睡!然而没有用,一片漆黑的环境下加上慌乱的内心,连眼睛都不敢闭上了,恐惧折磨着我,我揣揣不安着,动也不敢动。我小小声地喊了两声我弟的名字捏了下他,他嘟囔一声然后翻了个身,这使我稍稍安定了一些。我把自己紧紧裹着,给自己打气,与其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中被折磨着,不如打开灯看看有没有发生什么,长痛不如短痛,我下定决心!翻身,掀开被子,跳下床“啪”地一声,灯亮了。我看了下四周,什么变化都没有,我捡起小夜灯,插回去按下开关,没亮,试了几次还是这样。小灯摔坏了,大灯我也不敢关,我又躺回了床上,慢慢平复着自己的内心。

不知是心里作用还是明亮的灯光给了我安全感,我没那么害怕了,被盯着的感觉也消失了。人一放松,又开始乱想,这么亮的光,等我爸妈回来肯定要一探究竟,我怕在他们面前露出马脚,暴露了自己的小秘密。等心情平复后,我想了想,最终还是想玩的欲望战胜了恐惧,于是我又把灯关上了…

一躺下,我就盯着窗户,企图看出点什么,然而什么都没有。我稍稍放松,翻了个身。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一个白影。她缩成一团,在门边上的椅子下面,看不清脸,只有大概的轮廓,她是一个齐肩的短发,所以我想着她应该是一个妹子,反正也没法求证了,就这么默认了啊。我看着她,即使她没有表情,但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她的视线,奇怪的是,看到她以后,即使她盯着我,我也没有那种毛毛的感觉了。也很有可能是震惊战胜了恐惧,让我暂时忘了害怕。

总之,在那一刻。我心里的震惊和吐槽像海浪一样一波高过一波,如果当时有个小伙伴在我边上我能跟她说三天三夜,但很可惜,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我只能憋着。

我能感觉到她对我并没有恶意,不然我也不会有心情慢慢的捡起自己破碎的世界观。我就这么跟她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我不敢说话,我也害怕她会说话,没错,回过神来的我觉得害怕了,而且是越来越怕。我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她接下来的目的是什么,

“会不会杀我灭口”这是我当时的脑补

然后不知道是她不耐烦了,还是这个姿势比较累,她突然动了一下,这一动立马把我吓住了,我绷紧了神经,她又动了一下!那一刻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扑了过去,一巴掌拍上了椅子的上方,门边上的大灯开关……

光明驱赶了黑暗,我小心翼翼的低头看过去,什么都没有,仿佛一切都是错觉。我开着灯,经历了这么惊心动魄的一幕,我不敢关灯了,也不敢闭眼睡觉,我睁着眼睛警惕着…

好在我爸妈没过多久就回来了,听到他们开门进来交谈的声音,我彻底放松,也马上睡了过去。

这个故事到这也就结束了,这之后在这房间我又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和第二次鬼压床。后来一次偶然的发现我睡觉的床是空心的,除了我们睡觉挨着的一张薄薄地木板,底下有很大的空间。至少躺个人下去是没问题的,躺进去后甚至还能在里面活动,细思极恐…

十年前地震的时候,我还在上小学—《青年旅社》

打开门进去,三位面试官坐在面前,他对着三位面试官点了点头,然后恭敬的递上了简历。 主面试官示意他坐下,他乖乖坐在椅子上,身子挺得笔直。 三位面试官看了看简历,主面试官拿着简历说道:“自我介绍一下吧。” “嗯...我叫王劲,二十三岁,是一名...呃...大专毕业生...” 他手指捏着裤边,主面试官点点头,道:“继续。” “我擅长绘画,之前做过网络编辑,主要是负责...呃...文字排版和...”...

羡慕你,回忆里有一辈子的青春

我不觉得人的心智成熟是越来越宽容涵盖,什么都可以接受。相反,我觉得那应该是一个逐渐剔除的过程,知道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知道不重要的东西是什么。而后,做一个简单的人。 ------《阿甘正传》 01 昨夜,如果不是六子的电话,我根本不知道,这场雨可以下这么大。当然,也无法了解他刻骨铭心的爱情。 六子是我大学宿舍里年龄最小的一个,开学时因为长相被老大叫了一声哥,此后就让我们叫他六哥。六子有北方人...

夫妻之战

文/雅逗先生 一 楼下小两口又开战了! 我的孩子捂着耳朵,睡眼朦胧地,揉搓着眼睛,及拉着拖鞋来到了我的房间。 下边噼里啪啦地,有盘子摔碎的声音,男人的吼叫声,女人的谩骂声,还有孩子的哭喊声。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抚摸着自己的孩子,把他搂在怀里。生怕这些污浊之音玷污了孩子的心性,那是他这个年龄所不应该耳濡目染和承受的。 古有孟母三迁,可是我能咋办呀? 过去楼下的打架,邻居们都还过去看看,拉拉仗。...

漠少君之我的狐妖小女友

就在漠少君刚放下警觉的时候,那声音又响了起来,窸窸窣窣的,像是什么小动物在吃东西,又好像是爬行动物在草皮上爬动的声音。

媳妇是闺女

(原创) 新婚燕尔,梦瑶与磊子的蜜月之旅也结束了,开始步入婚姻生活,与公婆同住一屋,也正式体验了柴米油盐的生活 话说,中国的婆媳矛盾几千年来亘古不变,婆媳关系难处理,多少人为之心烦意乱,现在都爱开玩笑说婆媳关系真是比中东关系还复杂呢。婆与媳,是生活中一组永恒的矛盾体 然而婆媳矛盾却在梦瑶这里不复存在,公婆对梦瑶比对自己儿子磊子还亲切,因为公公在事业单位,国家不允许生二胎,所以只生了磊子一个儿...

文字的力量/文字,让我活的像人

高中毕业之后,没有考上本科。上了一所很一般的成人大专。 我选的专业是服装设计,我没有特别热爱,也没有特别擅长,只是因为好找工作,我居住的小县城里有两三个大厂都是关于服装的。 文/刘阿文 我们班一共30个人,其中有13个人什么都不学。而我排名第17。荒唐吧,可笑吧。 每一次,我都尽力去做好每一件衣服,尽力去画每一幅结构图,尽力去听老师说的每一个字,可是没用,我就是笨,什么都做不好。 后来我们要...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