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高中那段青涩的网恋

2018-10-05 10:20:03作者:狼心依旧

 

一、

十六岁那年,我网恋了。

我们是打游戏认识的,我救了她一命,她主动要了我qq号,我没有拒绝。

在游戏里面,我是一个很高冷的剑客,行走江湖,剑术高超,杀人不眨眼,救人不留名。她一身红衣,吃力笨拙地跟在我后面,说是要还救命之恩。我不怎么理她。

其实我本人也是一个很高冷的人,她加过我之后,从来都是她主动找我聊天。

有一天,她突然问我:“嗨,你看过盗墓笔记吗?”

我说:“没看过。”

她发了个撒娇的表情:“你去看看嘛……真的好好看的……你肯定会喜欢的!”

我本想拒绝的,我不是那么喜欢看小说,尤其还是这种冒险型,但是我回了一个好字。

几天后,我看完了那部小说。她没问我好不好看,也没问我喜欢里面什么人物,或者哪个情节很好看什么的,这些问题我都悄悄地准备过答案,但是她问了我一个措不及防的问题——“我以后就叫你小哥好吗?”

莫名其妙的,我的心跳在一瞬间像只失控的兔子一样,在胸腔中剧烈蹦跳起来。我急忙捂住胸口,但是这个动作似乎不利于大脑血液流动——沉默了片刻后,我居然忘了问为什么,直接习惯性地回了个“好”字。

一瞬间,她的兴奋直接从手机那端燃烧了过来,将我头顶的白云烧成了瑰丽的晚霞。我曾经听到过一句话,晚霞是爱情独特的风景,这一刻,我决定收回我以前说过的那句“瞎扯淡!”

约好一起看流星雨的那个晚上,手机铃声响了,来自她那个城市的陌生号码,我犹豫了很久,在她快要挂掉的那一瞬间接起了电话。我第一次听到了她的声音,像极了那晚温柔静谧的月色——“小哥小哥,我好喜欢你啊,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心头剧烈一颤,眼泪措不及防,哽在喉咙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我捂住嘴,急忙挂掉了电话。

流星雨来的那个晚上,我关了手机,听着外面人群的惊呼声,躲在被窝里,哭了一个晚上。

那个晚上,我想一个问题想了很久很久——如果我是男生,我会不会高兴地回答一句:“我也喜欢你。”

二、

十六岁以前,我是很排斥同性恋的,直到遇见她。

是什么时候开始心动的呢?是她屁颠屁颠跟在我身后捡装备时的可爱模样?还是满屏“小哥小哥”的温柔与依赖?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我身后的那个红衣身影?习惯了一大清早醒来看见“小哥”两个字的缱绻温柔。

已记不清有多少次,拼命压抑住自己内心深处的爱意,不敢让它流露半分。我也想过一刀两断,却从来没下定过决心。我自私地贪恋着她给的温柔,却又懦弱地躲在壳里,不敢为这一份特殊的爱情探出头来。

直到最期盼,也最害怕的事情发生。

想了整整一个晚上,我打开了手机,满屏都是她的关心,“小哥”那两个字却扎眼而又讽刺。我用了一上午,删删减减,发了一句话:“对不起啊,其实我是一个女生。”

我等了她三天,她没有回过我一个字,那个熟悉的qq头像依然跳跃着,却再没出现在我的对话框里。

我想过道歉,想过解释,甚至想打个电话追问她:“难道同性就不能谈恋爱吗?!”很讽刺吧?这个问题我考虑了这么久都不敢坚定地说一句不行,我却妄想她给我答案。

在“小哥”重新出现在我的qq里时,我根本不敢去看三天前发的那句话,她回我说:“不管你是男生还是女生,我喜欢的是你,是小哥。”

我哭着给她打了电话。把那句想了很久的“我也喜欢你”说了无数遍。

后来,她在一个微凉的清晨问过我这样一句话:“小哥,为什么你总是说‘我喜欢你’,却不说‘我爱你’呢?”

我始终记得,我很认真地回答道:“一个轻易将爱挂在嘴边的人,是不懂爱的。”这句话在今天被用滥了,但是当时的我深信不疑。

她在手机另一端笑得喘不过气来,像极了楼下打滚的猫,我把手机更放近了些,阳光和着花香偷渡了过来,我的嘴角便不自觉地翘了起来。

三、

我每天都会写日记,这是我从小学保留到现在的习惯。她听说后,便开始厚脸皮地找我要,说想了解我每一天的生活。

我笑着问:每一天不都跟你打了电话吗?傻瓜。

她偏不:我就想知道你日记里写了些什么,以后回忆起来,也有个参照物啊。

我那时迟疑了,不是因为我认为日记本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我愿意跟她分享我所有的秘密,但我迟疑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她有些慌了:小哥,你生气了吗?我不要了行吗……

不,为什么不要。但是,作为交换,你得把你的日记给我。

可是,我没有记日记的习惯。

嗯,从现在开始,你有了。

我至今都还记得她假装生气的可爱声音,以及不久后,那本日记本上娟秀的笔迹,尚带着醉人的墨香。

她在日记本上认真地幻想着我们的未来。她写道,我的小哥,你以后一定要到我身边来,我们一起住在沿海的小别墅里。

我的脑海里立刻构建出一个画面——那里有种满了蓝玫瑰的小花园,那里有数不清捡不完的贝壳,那里有一群可爱慵懒的猫咪,还有,牵着手,从清晨走到黄昏的我们。

那时,我正在读高三,每天在浑浑噩噩的压力中沉闷地学习着,在作业与考试的深海中痛苦地挣扎着爬向终点,更悲哀的是,我却对终点一无所知。

可是这一瞬间,我的人生突然明亮了起来,所有摆在我面前的路,瞬间褪去了迷雾,全都指引着终点的幸福生活。

我成了早上去教室的第一个人,成了被保安催了好几遍才回寝室的人,也成了办公室里最活跃的身影。我的成绩长的很快,老师们都说,那时梦想的力量,但只有我知道,那是爱情的功劳。

高考那一次,是我考的最好的一次,超了一本线近八十分。所有人都在为我庆贺,为我建议着最好的学校。可我的志愿只填了一个,就是离她家最近的那所二本。

本来,这件事我想瞒着妈妈的,可是还是被她知道了。任凭她怎么哭闹、追问,我都不敢道出实情来,只是默默地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伤心却又暗自喜悦,那时离填志愿的截至时间只有一天,我没有出门,想着生米煮成熟饭了,就结束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我煎熬着度过那最后一夜的时候,我收到了她的分手消息。

四、

她说,对不起啊小哥,其实我发现我还是更喜欢男生。

她说,小哥,其实我和他在一起有两个月了,怕打扰你复习,没有告诉你。

她说,小哥,谢谢你曾经喜欢过我,祝你幸福。

她最后发了一张她和那个男生的亲昵照,小鸟依人的模样,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只是拥着她的那个人不是我。

我怎么敢信?疯狂地打电话给她,她一个没接,只是在qq上一直道歉:“对不起啊,小哥。”

最后,她终于肯接我的电话,熟悉的声音充满了疲惫与恳求:“小哥,你放过我好吗?”

我愣住了,那些想质问的话,那些想发的火,在这一瞬间全都化作哽咽吞进了喉咙里,就像第一次她和我告白一样,我一句话也没有说,狼狈地挂掉了电话。眼泪,湿透了床单。

我想起来,我还没有告诉她我孤注一掷的志愿,本来还想着给她一个惊喜的。但所有这一切,全他妈变成了讽刺。

我一夜没出来,妈妈在房间外守了一夜。推开门,累到睡着的她倒在地上,我哭肿的眼睛再次浸满了眼泪。

我妈说,要是没听见我一晚上的啜泣声,她早就砸门而入了。妈妈小心翼翼地擦干我脸上的泪,我从未听过她如此温柔的声音:“你想读那个学校就去读吧,我不拦你。”

我跪坐在她旁边,这么近,才发现她的皱纹残忍地霸占了她的额头与眉角,白发稀疏地藏在熟悉的青丝中,眼底像是被恶作剧地摸了一层锅灰。

一夜的泪水,眼睛早已肿胀涩痛,但那一刻我的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怎么也擦不干,像是要流尽我身上每一滴水分,我只记得我嘶哑地哽咽道:“不……我……不去了……我……听你的……妈妈。“

在志愿填写的最后一天,我放弃了我的志愿,与此同时,我放弃了那个叫爱情的东西。

很多年后,我回忆起这段青涩荒唐的爱恋,也会露出温柔的笑意,毕竟严格算来,她也算是我的初恋,也曾给我的生活带来了阳光与花香,给我带来了光明与方向。我偶尔也会想她,只是再也没有见过她——或者说,我就从来没有见过她。

有时候,我也会想,一切会不会是一场误会。是不是我妈知道了她的存在,威胁她编个故事来让我放弃志愿。只不过,生活不会是言情小说,没有那么多意外,也没有那么多误会,我真的只是被一个男人给绿了,而已。

现在的我,已经结了婚,生活很幸福,和一个男人。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再没遇见真爱前,谁能保证你喜欢异性还是同性。

狼心依旧
狼心依旧  作家 现读大学生,迷过游戏,恋过吉他,爱过摄影,但最终还是败在了三分钟热度中。唯一坚持下来的爱好就是写作了吧,兴之所至,将心中所思所想流与笔尖,是再惬意不过的事。脚踏实地,仰望星空。且听风吟,淡看流水。欢迎互相关注,交流文学

故事 高中那段青涩的网恋

遇见你,用光了我所有好运

欣桐篇:你手心温度,恰好 文 || 冉依雪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阴无戒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22天 “欣桐,你知道吗,遇见你,用光了我所有好运。” “欣桐,余生我会一直好好待你。” 【1】 快十一点无聊的会议还没有结束,逸晨用手托着下巴望着窗外,想着家里的欣桐是否已经起床了。这时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逸晨从桌子里拿出手机,只见是欣桐发过来的消息“老公,我想你了,么么哒,我在家...

独立女性花木兰的戎马十年

一 花木兰在家中是大姐,懂事很早,主意很正,打小就什么都学,也学什么都快。在她知道自己可能要替父从军的那一刻,和焦虑一同袭来的,还有一种难言的躁动和兴奋。 责任之外的那种说不出口的情愫,叫做野心。 凭什么女子只能梳妆织布、嫁人生子?凭什么女子不能开拓一方功业?家无长兄,自己替父从军理所应当。男子能为,女子又为何不能呢? 她怀揣着那秘密一样的野心,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准备。好在家境殷实,她也不缺零...

我心眼小,小到连你母亲和妹妹的醋都要吃!

"离婚就签字吧"说出这话的时候,苏婷却感受到一阵释然。 恋爱两年,结婚一年。以前苏婷从来没想到会跟这个带着孝顺,老实,时而带着霸道标签的男人离婚。可是,今天确实离了,而且离的干脆利索,没有利益分割,财产争夺,子女抚养问题。 大学的时候,她们在学校相知相恋,一起度过了大学最后两年,一起为未来奋斗,从校园到婚纱的结果不是挺让人羡慕吗,怎么才一年就离婚了? 是啊,他,阳秦多么孝顺...

忏悔录:十四年手淫葬送了我的青春

现在的我时常在想,如果2002年的那个夏天,我没去看那个色情光盘,现在的我应该在干什么。一张光盘竟然颠覆了我的人生轨迹,越想越不可思议,但又在情理之中,色情就有着海洛因般的威力,摧毁你的人生,腐蚀你的灵魂。 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自己造的孽只能自己承受。 1994年我出生在山东某市农村,小时候的我活泼好动,长得白白胖胖,更骄傲的是我头脑灵活,记得我五六岁的时候就能将天气预报城市顺序倒背如流,...

罪犯与黑影人

李嫔是我的朋友,我们在一个集团公司做同事,今年二十二,我与她年龄相仿,她时常找我喜欢聊些情情爱爱的事情。聊起她的恋爱史,每次都是神采飞扬,笃定而不倦。她还算漂亮,娇小玲珑的身材,皮肤雪白,额头很高,瓜子脸,喜欢打扮,私生活比较随性。 她昨晚出事了,早上公司都在议论这条爆炸性新闻,夜里李嫔被一个陌生男人掐了脖子,强奸未遂,整个过程她伤的不轻,她像来自刑场的人,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脖子里全是红彤彤...

大我十六岁的妈

我睡眼惺忪的从家里的床上醒来,想到又是一个愉快的假期心里不由欣喜,今天又将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一个起身来到衣柜旁打开衣柜,看着里面杂乱且多的衣服,在里面翻找半天无果后,我大声吼道:亲爱的王女士你老人家是不是又穿了我衣服?问你呢,我隔着房门再次吼道,无人应答,看样子似乎是还在睡觉。我蹑手蹑脚的来到她的卧室,生怕吵醒这头被我吵醒后就会随时发飙的”母老虎”,我小心翼翼的寻找着我的衣服,果然在她屋...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