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春天一样

2018-10-04 14:38:14作者:程黄

 

 

 

pp

 

1

六月,真无聊啊。

车站外下着蒙蒙细雨,天阴沉沉像哭泣孩子面目,流动的人流从南到北,再从北到南。两道横流恰好被月台分开,家在这头,行人在那头。

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踏上同一列车。

“旅客朋友你们好,因为天气原因,5024列车将稍后进站,为你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候车室一阵唏嘘之声,“又晚点”。5024经常晚点,对我来言,已经习以为常。

候车室大厅乌烟瘴气,这也是三四线城市的诟病,往返打工的农民工到达的目的地总会指向同一个地方。地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导致大量的人口流逝,从北到南流动,有时又回到原点。一本书能在旅途中打发无聊的时间,我总是如此,不管去何地,包里总会带上几本书。

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候车屏幕上的指示灯一直是绿色。二十分钟过去了,三十分钟过去了…… 这时,大厅内广播响起。旅客朋友们你好,5024次列车即将进站,请您带好随身物品,安全乘车。

绿皮车厢里风景独好,落入眼帘的是一位母亲一手抱着不满月的婴儿,一手牵着只有三岁的娃儿,小手拉大手,还时不时抓起衣袖擦拭从鼻子里出来的晶莹粘稠物。车厢与车厢中间的通道总会成为那些没买到坐票的天然舒适港湾。一尺见方,内有大天地。左一个、右一个恰好对称相符。

顺着车厢往里走,感觉像是进了菜市场,人挤人,人夹着人。看了看手中的车票,06座,还要往里走。不好意思,借过、借过。

狭窄的通道刚好允许一个成年人的通过,坐过这种绿皮火车的人都有感触吧。当我在寻找座位时,感到列车已经开动,左右摇摆的身体随着列车开始前行。每次坐车都有相同的幻想,邻座的是个妙龄少女,不漂亮的话至少耐看。至今为止一次也没遇到过,生活总是这样不尽如意的吧。

列车缓慢的开动了,速度慢的惊人,说是龟速都不为过。我拿着手中的车票和身份证想车厢里处寻找,形形色色的人任意横坐,手持化妆镜,对着蜡黄的脸开始了火车整形。时不时透过镜子看看后面的人,一脸嫌弃的眼神放在了镜子上。

看了看旁边的座号,我礼貌地拿出车票,“这是我的座位”。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名中年男人礼貌地站了起来,双手颤颤巍巍从外套口袋里掏出车票,“我们是一起的,方便换个座吗。”

“靠过道这个就是。”

列车上这种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几率也是很高的。

2

我试着从书包里拿出书籍以用来打发无聊的旅途时光,列车到了换乘站,行人开始在过道中穿梭,人挤着人,其他人开始推推搡搡。列车员在高喊“下车的人抓紧下车,不要拥挤”。一般对于这种声音,大多数是置之不理的。我想一般碰上这种情况,再想看书是看不下的。索性把书本朝桌子一放,头靠后一仰,试着用睡眠躲过一阵的无聊。

“你好,你好。”

睡梦中被人叫醒是不道德的,我是最烦有人在我睡着时叫醒的。可也有例外,比如一位优雅的女性拍拍你的肩膀……我缓慢的睁开眼睛,是一位女士。她身着米色的长衫,浅色的短袖,修长的头发恰好披在双肩。她的脸蛋很漂亮,擦拭的干干净净,根本不需要涂饰胭脂水粉,除了嘴上有点淡红的口红,丝毫没有化妆的痕迹,浅棕色的毛发呈波浪形,就像秋天枫叶螺旋的色调。

“对不起,对不起。”我试着不让自己慌张,理性的拿出车票。

“我的位子在里面,麻烦我过去一下。”

“好好好”我站起来侧身在车座旁,她还挺高的,眼神恰好可以落在嘴边。

我再也看不下去任何一本书,看着她那棕色的眼睛含情脉脉。我用余光看下她,但又要小心翼翼,唯恐发现我在看她,怕她害怕,怕她以为我是色狼。她双手交叉放在腿上,在我这个位置可以闻到她头发的芳香。我应该怎么打破僵局,已经被她完全俘获了。

脑海里浮现各种各样的画面和谈话方式,我试着一幕一幕的演绎,一幕幕的变换剧情。我还是张不开嘴,就像咬着一块黄连,生怕咬下去之后变苦发涩。

“你好”我这有点零食,你需要吗?

“不,谢谢。”

话题尴尬至极,我在想她是怎样一个人。行李不多,轻装简从。远行的人没有她这份荣光焕发,疲惫在她脸上丝毫没有提现。列车在缓慢的前行,中途下车的人一波接着一波下去了。她双手交叉紧握,一会搭在腿上,一会放在桌子旁。浅棕色的头发散着迷人的飘香,在一旁享受这迷人的气味。她太迷人了,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阻挡这份魅力。

旅途是短暂的,可我多想列车晚些到站。我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对于独行者来说,一次美丽的邂逅是多么美好。终点站越来越近,她也将越来越远。奇怪的是她迟迟没有下车。

“尊敬的各位旅客你们好,前方到站是本次列车的终点站,请各位旅客带好随身物品下车。”

 

 

pp

 

3

302公交车到了,我穿过人群挤上了车,公交车从黄河大桥穿过,下面川流不息的船只,发黄又神秘的河流,就到站了。列车慢了下来,因为停车,人们努力的使自己站稳。这就是普利街站,一大群人等着上车,人头涌动的车站我看到了一个艳丽的身影,浅棕色的波浪卷飘在空中。

我看到了她,她在蜂蛹的人群之中无法动弹,猛的撞在了我身上,拼命抓住一把背带。

“抱歉”,她气喘吁吁的说。

我的双手被压着,身体无法动弹。我礼貌的回复,“没关系。”

车门关了起来,公交车开动了,她只好抓住我的背带,没有其他空余空间。

“今天天气真好,是吗?”她说。

车在转弯,轮子和马路摩擦的声音像极了百灵鸟。

像春天一样,我说。

程黄
程黄  作家 山上不止有山人,还有时刻敲打生活的和尚。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如需转载,请点击https://rightknights.com/material/author?key=677963DB99D7AA1257CE674BED16FD9E

像春天一样

万恶的刘镇

#我要开付费#【看图写故事】偷走影子的少女

“别人追女孩为一夜风流,而你却想要我的命”

文 | 顾小卷 01. 师小酒有个梦想。 她希望雍烈早点对她失去兴趣,不要再追求她了。 其实,被有权有势,又年轻英俊的金主勾搭,有什么不好的? 师小酒算是雍烈一手捧出来的演员。 当年她去试镜,本来想演的是女主身边的丫鬟,结果撞大运一头栽进了雍烈怀里。 当时,周围的人都被吓得大气也不敢出,雍烈慢慢低下头,紧紧盯着师小酒。 他的眼神太有压迫力,浓烈到师小酒有些恐惧的地步。 在所有人都以为师小酒要...

你还年轻,我配不上你的爱

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我刚失恋,她就在吧台的对面调酒,素白无尘的手在不断擦拭着酒杯,她穿着一件裸露肩膀的黑色吊带裙,手中的红指甲和厚重的黑眼影让她看起来就像《暮光之城》里面的女吸血鬼一样。 我下意识地看了她两眼,不知为何,她朝我走来过来,手中拿着一杯红颜露,我干咳了几声,她将那杯红酒放在我身边,转身离开,留下一股淡淡的芳香在我鼻尖处。 “小姐?” “嗯” “我没有买酒” “我知道,我请你的” ...

你、我、她

冬日的下着雨的夜晚是决然的漆黑的,双眼被黑夜夺走了焦距后,耳朵便可以清楚地听到风吹着树叶的沙沙声,皮肤可以仔细地捕捉到每一丝与之触捧的雨,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除去寒气,仅余细碎的紫荆花的香气沁入心脾,我嗅到了老家的味道。 伸出左手手碰到冷硬的、凹凸不平的墙,再探出右手,想起儿时曾无数次牵着她的手走过这条小巷,如此念及,便觉得右手一掌温暖。恍如年少时,我闭着双眼,抚过湿冷的墙,走出小巷,睁开眼...

有一种人我们羡慕不来

她比我美吗 不是。 那她比我温柔? 也不是。 那她比我更爱你? 这不是一回事,我知道你爱我可是没有可比性。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 …… 这是多少偶像剧和言情小说里经常出现的套路啊。明明你爱得深,更认真可是就是得不到。 那些被感觉垂青的人是没法打败的爱情高手,这一类人的幸运我们实在是羡慕也得不到。 自从张北爱上那个叫小洁的女孩后朱笑雪常常就有这种感慨的领悟。 她爱张北很久了,可以说整个少女时期青...

老屋、葡萄和蛇

时常想起原先的老屋来,不过如今它已经不在了。 我是在老屋里出生的。那是一院很旧的土木结构的老瓦房。和关中其他地方的土木结构的瓦房一样,老屋的整体色调和黄土地极其搭配。我就在这样的老屋里出生并成长。 我现在依

远山不还

1. 远山不远。 乡下的白天,是由窗户一团漆黑渐至模糊开始的。农历的十月刚拉开帷幕,风不知在昨夜的哪个时间点突然变得狰狞恐怖,好像四面八方都有它的动力源,让人裹在被窝里不敢探出头来。恨不得将所有的窟窿小洞门窗小缝糊它个严严实实。 鸡窝里的公鸡冻得不敢开口。没听到鸡鸣,三三两两干咳的人声早早传来。 “这个鬼天,冻死人了,豆腐水放好了没?”远山家对门养猪的老拐头声音传来,似乎还能看见他那被...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