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200块钱电动车后座的女人

2018-10-04 14:38:10作者:江蓠子

 

 

 

 

都说友情经得起平淡却经不起挫折,而爱情这东西,经得起挫折,经不起平淡。

-1-

那年,顾梅24岁。

二三线小城市的出租屋里,懒懒趴着几件没洗的衣服,在进门右手边的椅子上酣睡。

十四平米的婚房,两个人挤在一张小床上,屋顶年久失修。不过因为是底楼,雨天倒不至于漏水。天花板白色的水泥片偶尔掉落下来,一片一片摔在地上,粉身碎骨。

两年前,顾梅和张林来到这座滨海小城,靠着张林一腔热血的创业热情生活着。但热情毕竟是热情,两年来,他们无数次碰壁,无数次寻找便宜的房源,但生活仍然对此无动于衷。

几个月前,他们领证了,在四百块钱一个月的出租屋里。

没有婚礼,没有亲朋好友,只是顾梅家父母和张林的弟弟一起吃了顿饭。

张林的父亲早就不在了,母亲瘫在家里也半截入土,加上并不富裕的经济条件,就连结婚也那么草率。

阴冷的十一月,暖气费比去年翻了一倍。大概因为隔壁搬来了一所新学校,房价物价都涨了起来。

“暖气费你去交吧,我下午跟他们去应聘。”

张林中午吃完饭临走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

顾梅戴上新买的塑胶手套开始刷碗,里面有一层薄薄的绒毛。还有一个星期开始供暖,屋子里没有空调,转冬的日子就像冰箱里放了四天的西红柿一样难过。

一张双人床,一台煤气灶,一个卫生间。

可能是面积小的缘故,倒也算不上很冷。

颤巍巍的黑夜里躲进没有归家的旅人,张林嚼着口香糖,骑着小电驴一路晃晃悠悠,车筐里放着连夜打出来的简历。

那是从顾梅哥哥家花两百块钱买来的电动车,用了两年,看上去破了点,但用起来也不至于太寒碜,坐两个人还是撑得住的。

张林找了份商场三楼煮麻辣烫的工作,月薪两千八,说是以后表现好了,升职加薪也有可能。

生活磕磕碰碰的,倒也磨平了不少棱角。他们始终相濡以沫,日子过的算是温柔,就像是用筷子夹豆腐一样。

-2-

顾梅和张林是大学同学,在一个普通的二本学院里熟识并许下了一生的承诺。

那段时间,张林锲而不舍的往顾梅宿舍里送东西,一送就是六个人的。时间长了,顾梅觉得这个人可靠,就答应了。一来二去,感情也渐渐升温。

大学刚毕业,张林就带着顾梅远走他乡,开始创业生活。

记得有句话说,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女孩子为了另一半吃苦的决心。

顾梅就属于这样的女生。

他们的感情在朋友眼里都算得上楷模,一路相扶相持走到现在,张林出去找工作,顾梅就在家里给出版社写稿,日子就这样匆匆忙忙的过来了。

两个人的生活,加上房租,只靠着张林每个月的工资和顾梅断断续续的稿费维持。

张林回到家,顾梅坐在床上抱着电脑码字。

“我蒸的米饭,一会儿就能吃了。”顾梅头也没抬,敲着键盘。

“成功了没呀?”顾梅又问了句。

张林没说话,走过去从背后抱了一下顾梅,然后才对她说明天去上班的消息。

水槽里沥水的声音滴滴答答,时间就在这滴滴答答里过去。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彼此的存在,但又在这种习惯当中产生隔阂和厌倦。

-3-

张林的工作一直很稳定,从煮捞工变成了后厨。

生活虽然难了些,但吱吱呀呀也总能过去。

顾梅说,这电动车也该换了,平时出去买菜骑着,速度慢就算了,骑起来声音也恼人。

“等攒够钱了,咱们就换一辆。”张林说。

张林依旧拿着固定的薪水,钱也渐渐攒了不少,但始终没给顾梅买一辆新的电动车。

大多数情况下,车子都是张林骑着上班下班,顾梅也只是坐在后座。但顾梅不喜欢晃晃悠悠的感觉,对张林的要求也似乎越来越苛刻。

张林很少哄顾梅了。

从买车这点就能看出来。

就像普通的夫妻一样,他们的爱情也很平凡,也不算坚硬。

工作的空余时间,张林开始研发一种社交软件。

那是他和顾梅早就心心念念要做出来的软件。他始终认为,只要做出来了,以后的日子就能顺风顺水,他也能让顾梅过上好的生活。

后来,张林成功了。

对,故事并没有像普通言情小说的套路那样进行,并不是男女主在贫穷里互相厌倦。一反常态的,男主走向了人生巅峰,女主如愿买到了心爱的车子。

张林的公司上市了。

他们买了一辆新车,三十万。他们也搬了新房子,有了新生活。

似乎一切都熬了过来。

但就在生活蒸蒸日上的节点里,顾梅提出了离婚

身边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一直觉得,顾梅有一天会跟张林离婚,但谁都没想到是在张林有钱之后。

故事过于平淡了,以至于它戛然而止的时候,都显得无人问津。

-4-

所有人都在好奇顾梅离婚的原因。

“其实我去年的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厌倦了。他每天爱理不理的样子,和我那任劳任怨的样子,都很令人反感。”

顾梅说。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跟他离婚?”有人问。

“因为在那个时候,他不能没有支柱。”

顾梅说这话的时候,嘴里嚼着口香糖,眼神里的光一会儿看得见一会儿看不见。

“所以我得等到他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再离开。”

听到这里,我都有些感动了,眼眶也泛红。

如果不是张林净身出户的话,可能我就真的被感动哭了吧。

我得了写作应激障碍症

8月底我注册了简书作者,粉丝数零,写篇文章,阅读量上50我都能开心到上天。围观了热门文章后,我开始琢磨着写小说,也尝试写哲理性散文(鸡汤文),均以点赞数为个位数告终。 直到一天下午,窗外烈日未落,我穿着大裤衩,蓬头垢面地摊在椅子上,突发奇想,打算写篇我年初喜欢上的作者汪曾祺,于是当天晚上我便写完了《汪曾祺:世界先爱了我,我不能不爱他》,投稿了历史、人物,“虽首页虐我千百次,我待首页仍如初恋”...

这座城市风很大 | 我们却都很倔强

城市的风很大,无情地肆虐着我们这些住在这里的人们,有时却也温柔地吹走我们心中的霾。 1.励志故事 L先生是我的学长,我是初进学生会的干事,他已是学生会主席团的一员。他是我目前见到过的最励志,最积极,最不言放弃的人。 L先生大一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是块学习的料,所以对于大学,他就认为能过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就够了,他既不喜欢他的专业,也不喜欢他的学校,但他却从没有抱怨过学校的种种。大一开始,他就...

只要你敢不懦弱,我们就不会错过

文/在深海迷路的海豚 我曾对夏季情有独钟,因为那是个让人闭上眼睛就能看到碧水蓝天、晴空、云朵、美丽星辰的季节,更是太多故事开始或者结束的季节。有最多的欢声笑语,也有最多的眼泪蒸腾。 后来,我认识一个女孩。这里就叫她暖暖吧,因为,她总是能给身边的人带来许多温暖。因为她的故事,我又爱上了冬天。 “好冷啊,今年的冬天是不是来得太早了一点?” “冬天不也挺好的吗?” “你是不是被冻傻了!” “没有,...

续梦器之解惑2

“23号,23号,收到信息请回话。”飞鸟用细长的手指按了按耳后的按钮,不动声色读完了所有信息。白皙的脸庞滴下了一滴汗珠,他在只有自己能看见的虚拟屏幕上看见了侨亦星的名字。这些长长的名单都是要在一年之内引诱自杀的人。而侨亦星此刻正站在他眼前。 “我是新搬来的邻居。”侨亦星站在只有三个人的电梯里,看着两个陌生男人,她习惯性的又开始紧张头疼,侨亦星摸了摸装满药瓶的包包。 这是飞鸟第一次在现实中遇见...

你的才华,在昏庸上司面前连狗屁都不是

朋友阿强,名牌大学服装设计专业,四年学生会干部,成绩优秀,能力很强。去年毕业,考到市里一大型服装设计公司工作,刚毕业就来到这样一个专业对口的大公司,欢欣鼓舞,信心百倍,决心大展宏图,干一番大事业。 谁知,他却遇到了一个昏庸无度的老板,就像一个嫁错婆家的倒霉女人,天天受气挨骂,不被重用,哀声叹气,郁闷至极。 原来,公司老板是子继父业,继承了去世的父亲所创大业。可他曾经是个浑浑噩噩、不务正业的纨...

那个辍学后又回来继续读书的菇凉

01 晚上下班后,本和朋友约好,一起王者,母亲发来了微信,如往常一样,第一句总离不了吃了没?吃了啥?紧接着又发了一条你丽姐离婚了,虽然最早的时候我就觉得丽姐并没有那么幸福,但是没想到能离得这么快,多少有些诧异,我问母亲是否知道原因,她感叹地说:“你丽姐就是糊涂,说什么没感情了,结了婚哪还能和谈恋爱的时候一样啊,离了婚以后不还得结婚,换个人就会好了?再说女孩子和男人不一样,离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