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勇敢的失败人士

2018-10-04 10:02:04作者:小徐有点洋

有人说,刚出生的婴儿是最勇敢的,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自然就什么都不害怕。但无所畏惧就是真正的勇敢吗?真正的勇敢是在看清真相后依旧保持初心;是历经挫折后仍然坚持信仰,是黑暗中倔强燃烧的一颗蜡烛,是风雨中飘摇不倒的一树枝桠。更多时候,勇敢,不是生无可恋的死去,而是扬起笑脸活着……

pp

(一) “不敢,不敢”

不知不觉,开酒馆已经一年了,小吴说想出去闯闯,纵然有万般不舍,可是正值青春年少,谁愿意在一个小酒馆消磨时光呢,结了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他便收拾行李离开了,这一年发生了许多事,但走了一遭下来,却发现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一个人守着一座酒馆。

人老怕孤单,但常年在海边,自然也就和渔民熟了起来,加之我爱喝酒,好交友,还真交到了几个不错的朋友,渔民常年搏浪斗风,身体被海风摧残得像枯枝朽木,唯独一口烈酒,舒筋活络,让瘪苍的四肢重新接通血脉,有了温度。

为了我的渔民朋友,我特地研制了一种酒,起名为勇敢者。这种酒度数60度,纯粮食酿造,原汁原味的土酒,劲来得块,走得也快,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根据我渔民朋友的反馈,喝了这酒的人,不再惧怕大风大浪。

但有一个人例外,他算不上我特别要好的朋友,在科技十分发达的今天,只有他的渔船还靠风帆和人力带来驱动,那是条破烂的古董木船,帆布上也打了几个补丁,并且他每天佝偻着头,脸上深深浅浅的皱纹,就像是用小刀刻意雕刻一样,古铜色的皮肤就像景区门口的铜狮子,被游人摸得久了,泛着亮澄澄的黄。因为长得猥琐沧桑,行事谨慎小心,并且常把一句“不敢,不敢”挂在嘴上,大家懒得记他真名,直接叫他:“不敢”。

今天,我儿子默然要过来看我,我准备给他烧几道海鲜,其他渔民都已经下海远洋,只有他在海边撒网捕鱼,我大声喊:“不敢,你那有鱼吗?”

“倒是有一条海鲈鱼,不过那是我的下酒菜呀!”不敢一边喊,一边朝着岸边滑。

“下酒菜有了,你有酒吗?”

“这……还没有,我这不正打算挣瓶酒钱嘛!”说着,不敢已经把船停在了码头边上,一个箭步,跳上了岸。看来,他今天的工作似乎已经结束了。

“把鲈鱼卖给我吧,我免费送你半瓶酒,鱼钱呢——我还照付!”

“哎呀,不敢,不敢,老板,我也不是贪图你的酒,主要是看咱俩关系好,鱼你拿走吧!”不敢从鱼仓里捞了半天,可算把那条鲈鱼捞了上来,大概三斤左右,谈不上多好,但足够新鲜,活蹦乱跳的劲差点把不敢带下水。

不敢跟着我来到了酒馆,我把半瓶“勇敢者”递给他,他兴冲冲地找了个座位就坐下了,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包包裹严实的花生米,就着酒,开始喝了起来。

他喝酒的样子真的很有感觉,只见他用三个手指捏住一个花生米,轻轻一捻,薄如蝉翼的花生米皮便灰飞烟灭,然后把瓷实的花生米扔到嘴里,慢慢咀嚼,大概嚼上五六口,把花生米的香味嚼出来后,滋一口小酒,把花生米冲到胃里。

我过去捏了他一个花生米吃,却怎么也吃不出他那样的滋味,毕竟常年在海上漂流,包裹严实的花生米也已经潮了。

临近中午,我儿子过来了,他最近因为公司的事情颇为烦恼,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总是抱怨,索性我就让他来我这,一边看看海,开阔下心胸,一边聊聊天,释放下压力。

不敢虽然滋得挺频繁,但酒下得确实慢,要么就是他酒量小,要么就是他不舍得喝,看到我儿子来了,他也准备走了,把酒放到吧台上,说道:“老板,我这酒就先存到你这吧,哎吆,这是你家的公子嘛,真好!”

我儿子看他邋遢,就笑着说:“大叔,这点酒,不一次喝了,还值当存一回呀!”

不敢低着头,嘿嘿笑着向后退:“不敢,不敢,酒喝多了误事呢!”

我们爷俩目送不敢远去,相视一笑,进入了爷俩的世界。

儿子爱吃我做的红烧鲈鱼,海货的腥味比较大,去腥成为做好红烧鲈鱼的关键步骤,除了传统的生姜去腥,我的一个秘方就是用我酿制的“勇敢者”去腥增香,度数高,酒香浓,烧出来的鲈鱼肉质鲜美的同时,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酒香,生津开胃,越吃越香。

鲈鱼上桌,儿子提议喝点,望着我满柜台的酒,儿子居然提议喝刚刚那个邋遢大叔喝的那种酒。我扑哧一笑,那可是最便宜的酒,儿子却说:“看他喝得挺香的呀,尝尝吧!”

我把做菜剩下的那大半瓶拿了出来,跟儿子一人倒了一杯,还没喝,儿子便闻到了浓烈到有点刺激酒香,硬着头皮喝了一口,呛了个连声咳嗽:“哎呀,爸,不是,这酒是给人喝的嘛?”

我笑着说:“给苦命人喝的!”

儿子倒也没说什么,爷俩就着那条鲈鱼,把大半瓶“勇敢者”喝完了,酒劲一上来,儿子压抑在心中的痛苦开始悉数往外倒:“爸,我现在越活越害怕,在公司干又不开心,想创业又怕赔了,你和我妈都老了,我也有家庭,不创业又害怕在公司混不下去,早晚被淘汰……上次竞选分区经理,没竞选上,失眠了好几天,刚选上的分区经理好像看我不太顺眼。”

儿子说得话我年轻时也深有体会,时间不会因为你迷茫就过得慢,反而感觉它偷偷加快了步伐,而破除迷茫的方法就是勇敢。踌躇不前的人往往是因为害怕做错选择,可是哪怕做错选择也比不做选择好呀!

儿子借着酒劲大哭了一场,说道:“越来越羡慕小时候,那时候天不怕地不怕,敢想敢干!”

我拍着儿子的肩膀说:“是呀,都敢和我打架!”

儿子又哭又笑,我既心疼他,也心疼当年那个年轻时的自己。

“勇敢者”给了儿子哭的勇气,但是没有给他辞职的动力,好几次他拿起电话想给经理辞职,可是根深蒂固的理性又把他劝了回去。酒不醉人人自醉,那什么时候才是真醉呢?

作为父亲,此刻我只能说:“儿子,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但是决定你得自己做,做决定的勇气都没有,是断然不行的!”

儿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想端着酒杯再喝一口,发现已经空空如也。

不知不觉,临近傍晚,海风渐渐起了,六级的海风让不少渔船靠了岸。我艰难地扶着醉醺醺的儿子到了我的床上,听着他发出轻微的鼾声。我注视着他,发现儿子也有了白头发,时间过得真快,彷佛昨天他还在我怀里撒娇,今天他就长大成家,开始承受成年人的酸甜苦辣,一切都像是做了一个特别长的梦。

(二)不敢喝大了!

儿子从下午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我睡在了儿子的上铺。早上,海风渐渐小了,听到儿子有动静,我也睡不着了。趁着朝阳未出,趁着海风正好,我和儿子决定去海边散散步。

海浪平静有序地往岸上涌,一望无际的海平面就像是伟人的胸怀,你看不到边,但是就能感受到他的存在。儿子踩着细软沙子,扶着我的胳膊,眺望远处的大海,眼睛随着渐渐升起的朝阳有了光。

“爸,你看,昨晚我被海风吵醒了好几次,这么大的风,居然有人打了一晚上鱼。”

我抬眼看去,只见一艘帆船从火红的朝阳中走来,波光粼粼的海面被朝阳映射的红艳,就像是电影明星走过的红毯,由于是背着朝阳,我和儿子都看不清他的五官,只是一个看似孱弱,却又充满力量的黑影,鼓着帆像岸边一点点靠近。

“那大概就是勇敢的样子吧!”儿子默默说道。

“估计又有新鲜的海货,我们去码头等他。”我和儿子瞬间没了散步的心思,只想一睹这个英雄的容颜。

码头上的海风吹得人凉飕飕的,只到了那艘帆船靠了岸,心里才觉得暖意浓浓,没错,就是他才用帆船——不敢。

他一脸疲惫,头发被海浪拍得又湿又乱,帆船也变得咯吱咯吱响。“老板,这么早就来买海货呀!”

“啊……哈哈,昨夜海风那么大,怎么还出海了,不要命了?”

“不敢,不敢,这不是得挣饭钱嘛,真抓到了好东西,你要的话,便宜给你!”

“啥呀?”

“瞅瞅,这么大的龙虾!”

“吆嗬——还真不小。”只见一只成年人胳膊长短的龙虾正在鱼仓里吃几条小鱼。

不敢看了大怒道:“他妈的,把老子的下酒菜吃了!”

“别,别,别打它,这龙虾多好呀,正好给我儿子做个芝士龙虾!”

“叔叔,要不和我们一起喝一杯吧!”儿子看着心中的大英雄,满脸都是崇拜!

“哎呀,不敢,不敢,哈哈多不好意思。”

我对这个邋遢的不敢也有了好感,他在我心中的形象一下子光辉万丈,毕竟是在大海里和风浪战斗一晚上的人。

约好了晚上,我和儿子早早关了门,闷上了龙虾,准备好了我精心酿制的42度,坐等不敢的到来。

约莫八九点钟,海上的月亮爬上了云头,不敢捏走捏脚来了,衣服比较新,但却不合体,他撑不起宽大的西服,颤巍巍样子有点可怜,他是特意捯饬了下才来的。

“来了,快坐!”儿子比我先起来,拉着不敢做到了酒桌上,龙虾散发出甜鲜的香味,甘冽的酒倒在了不敢的杯子里,我能清楚看到他的嘴角不自觉地流出了一丝口水,他谨慎地拿着酒杯闻了闻,不等我和儿子提杯,便一饮而尽。

我和儿子笑着陪了几杯,不敢喝酒确实很快,我已经跟不上他的速度,儿子也渐渐落在了下风。“老板,我有个小请求,不知方便吗?”

“怎……怎么了?”

“能不能喝几杯小勇呀,你这酒虽好,可是没劲呀!”

“小勇?勇敢者?我这……就……给你拿!”我摇摇晃晃起了好几次,都起不来,腿已经发软了,只好用手指着,让不敢自己去拿!

不敢酒量真是大,喝了一斤的42度,站起来不晃,走起来不飘,反而比平时添了许多英气。他自饮自酌,吃菜很少,这是穷苦人养成的喝酒习惯,一根龙虾腿没吃完,他又喝了半斤“勇敢者”。

“不敢,不是我心疼酒,你可别喝出毛病来!”

“不敢?我他妈是不甘呀!”他低着头,眼睛里的泪水开始哗哗流淌,“老板,你猜我多大?”

我努力睁开朦胧的醉眼,凑到他的鼻子尖反复端详,“至少得45吧?”

“45?我其实才35岁,我真名叫王不甘,是一名创业者。”只见他又喝了一杯,嘿嘿苦笑了一声:“没想到吧,最后居然混成了这般模样!”

我醉意去了几分,认认真真盯着他,默默听着他讲,生怕打断他的回忆。

“我一辈子都想出人头地,就想挣大钱,回家光宗耀祖,心比天高,命却比纸薄,连续干了四五次买卖,都失败了,到最后只剩下这条破船,和这条烂命!”

“没挣到钱嘛?”

“也挣过,败光了。当年刚毕业的时候,我开发了一个软件,就是现在常用的一体支付平台——好付,结果自己总想着发达,最艰难的时候没熬过去,被人用10万块买了,嗨……多好的机会……”不甘的话多了,酒就喝得慢了,半哭半笑地说:“此后,老天就和我开起了玩笑,干啥啥赔,彷佛在惩罚我。”

失败的次数多了,人的胆量也就小了。“这条破船是我保命的船,有时真想喝大了,开着我的船往大海深处走,走到哪,死到哪,有时又害怕死,觉得这一辈子还没风光过呢!”

一瓶“勇敢者”见了底,王不甘摇摇晃晃起了身,他用力推了一下酒馆的活页门,却又被反弹回来的活页门打了下屁股,看来,他这次是真醉了。

pp

(三)冒然出海

“爸,我想跟着不甘叔叔出趟海!”儿子第二天醒了,冒出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出海?坐着他那个帆船?那我能和你一起去吗?”我有点惊讶,但更多的是担心,这是当父亲的天性,无论孩子多大,自己多老,都愿意和自己孩子一起成长。

“啊,爸,你能受得了吗?别到时晕船,一大把年纪了。”

“胡扯,我的身体不比你好呀!”我一把捏住了儿子的肩膀,让他感受下我的力道。

“哎吆,好好,一起去吧,你跟不甘叔叔说下。”

我提着一瓶“勇敢者”,找到了不甘,他又换上了那件一年四季都不换洗的烂牛皮夹克,躺在他的木船上打着盹,嘴里嚼着一块风干的小鱼,这是他难得的自在,也是他唯一的消遣。

远远地,我叫了几声不甘,他却似睡非睡不搭理我,我走到他船上了,他还是闭目养神,于是我就把“勇敢者”打开,度数高、挥发快,也几秒钟的时间,酒香酒传到了不甘的鼻子里,他使劲嗅了几下,睁开眼,堆着笑:“老板,怎么今天来我这了。“

“给你送瓶酒喝!”

“得,咱老王从小就不爱占别人便宜,先说事吧。”

“我儿子想坐你的船,跟你出趟海,我也想去,我儿子自己去,我不放心。”

“你这当父亲的,挺会算账,两个人坐我船,只给一瓶酒呀?”不甘翻了个身,又伸了个懒腰。

“这一瓶先喝着,回来后,再给你三瓶。”

“好,不过我可都是晚上出海,避开那些大船,要不然毛都打不着,那今晚咱们就出发呗!”不甘从我手里抢了酒,摆摆手让我回去收拾东西,“晚上海里冷,多穿点!”

儿子听到可以出海的消息,激动地抱住了我,就像马上上战场的新兵,纵然对血肉横飞没有概念,但依旧豪情万丈、迫不及待。

人老命贱,可是儿子的命宝贵着呢,我不厌其烦地拉单列表,绷带、小刀、复合药(各种药的集合,治疗常见病),还带了一些自热食物和淡水,半人高的登山包被我装得满满的。儿子则显得非常从容,不断在镜子面前查看他的冲锋衣……我俩还重温了一遍经典影片《加勒比海盗》,因为里面的海盗船和不甘的渔船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破烂的木船。

夜空如洗,便分不清海和天的区别,天上的星星好似鱼儿,海里鱼儿何尝不是星星,就在这样的美景下,我们坐着不甘的渔船出发了……

风向还不错,但儿子还是想体会摇橹的感觉,抡开膀子使劲摇,不甘吧嗒一口烟,呵呵笑了起来,儿子问:“不甘叔叔,我摇得姿势不对吗?”

“对是对,只可惜摇不长呀!就跟跑步一样,起跑太用力的人,绝对跑不远。”不甘的这番话却值得我好好咂摸一下,人生是场马拉松,不想输在起跑线上的人太多,可谁想领先一阵子、输掉一辈子呢?

不出不甘所料,儿子渐渐力竭,橹渐渐慢了,可是他又不愿意让不甘的说法成真,硬着头皮又坚持了一段,终于放弃了。站在木船上抡圆了胳膊,像是空转的螺旋桨。

大概到了后半夜,借着风势,我们离海已经有很长距离了。平静的海面上,开始有发光的鱼群时聚时散,几只海豚跟着我们这座海上孤灯一路欢唱,冷不丁地跃出水面,光滑的躯体泛着皎洁的月光,像是一尊尊玉雕。不知名的海鸟盘旋在半空,寻找可口的宵夜,饿肚子也是一种动力,突然,一只只海鸟,看准时机,从空中俯冲下来,跟二战时日本的神风特攻队一样,极速冲向海面,激起的水花甚小,扎入水中却很深,海面顿时劈里啪啦响了起来,这是欢乐的鼓点,无论谁看了,都想跟着这股旋律抖腿、哼唱。

儿子的心情渐渐好了,盯着眼前的一切,不舍得眨眼,我瞧瞧问不甘:“这鱼群多着呢,为什么不下网呀?”

“不跟它们抢食了,本来这些鱼就是大自然分给它们吃的。”不甘欣慰地看着这些海鸟,拍着巴掌大声喊:“多吃点喽!”

没办法,继续往前航行,看着手机地图上,代表我们的红点离海岸越来越远,我试探性问不甘:“不会出什么事吧?”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不甘笑着说。

听到他说这话,我是又急又气:“怎么会不知道呢?”

“大海的脾气谁也摸不透呀!”

夜色可不可以不陌生(含漫画)

写在前面:这算不算一点福利。不管怎样,感谢阅读跟支持。这篇文里面的所有改编漫画均是我一个朋友的杰作,大多数图比较喜欢,情节还原程度也比较高,只是人设……女主现实原型胸并不大,而且这篇文女主比女二丑,这点也不对。再次谢谢这位朋友,尽管关系比较不错,事实上我还是给了一些钱算改编费用。 我叫苏席,第一次遇见沈碧夜的时候是在晓艺酒吧,旁边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苏城。 “哟,美女,一个人?我请你喝一杯吧。...

凌晨四点

他陷入了焦虑中。他总觉得自己有很多事没做,于是开始熬夜,彻夜彻夜不睡觉。但他却也不是用这些时间来做事,他只是百无聊赖刷着网页,或者打开游戏,等一点点时间流逝,等到自己困得近乎忍受不了,再上床睡觉。 日复一日,他的焦虑越来越严重,恶性循环。但他控制不住自己。 3D的游戏让他感到眩晕,恶心,想吐。他关掉游戏,忍着头晕,突然心里生出一股无名火,他一怒之下删掉了所有的游戏。反正它们从来没让他分泌过多...

工地上的刀客丨壮士佩刀,未必杀人

瓦刀也是刀 小李飞刀象征正义战胜邪恶,于是上官金虹斗室饮恨; 青龙偃月代表忠义流传千古,于是五关六将血染刀锋。 太多的刀被用来杀人,但瓦刀不同,它是创造,也是希望。 我的童年,一半是农村,一半是工地。那个年代,农闲的时候,村里人大多会选择去城市务工,因为农忙时需要回家帮忙,所以工地这样一个虽然累,但工程结束后能够很快赶回家的工作,也就成了很多农村人的选择。 我爸是我们村出去最早的那批人(16...

表叔卖柿子

咋天下乡去大姨家喝过屋酒,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表叔。经过时光的无情洗礼,那个壮年汉子终于老了,头发全白,脸上皱纹沟横交错,拉着我的手不停寒暄着,我不由想起小时候的事来。 年轻时的表叔是个有点小气又会精打细算的人,用乡下的话说就是算盘子顶在头上打。他家里上有老父老母,下有四个小孩,七八张嘴要吃饭,凭着他夫妇俩一双手在在农田里忙活,向天要饭吃,日子过得也是紧巴巴的。好在表叔会算计,房前屋后都栽满了果...

凌晨三点半

不知过了多久,他从公司的办公桌上醒来,活动了下被压麻了的手臂,伸了伸懒腰,回顾了下四周,领导终于下班了,周围的同事犹如拿到了皇帝的圣旨,纷纷开始收拾东西。他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 花了大概十来分钟后,他把不知算今天还是昨天的工作做完,并顺手拍了张勤奋的工作照发了朋友圈后,也离开了公司。租住的地方并不远,也就半个小时不到的步行时间,所以他每天都在这个时候,慢悠悠的走回去。 今...

我的血液里有她的影子

舅舅们赶到家的时候,外婆坐在轮椅上望见了他们,便悄悄地扭头抹起泪来。外婆的皮肤布满了“荆棘”,颜色暗淡,眼泪却那么晶亮。我就蹲在外婆的脚边,心思一阵“紊乱”。 外婆的突然病倒,医生诊断为老年痴呆症。这让我们这些子孙都无所适从,可这究竟就是事实。然而几天前,外婆还在老屋的各处溜达,这也是事实。 我的母亲是外婆的独女,至少现在是的。其实我本还有两个姨,我的母亲在三姐妹中排老二。到现在母亲的弟弟们...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