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没个安排处

2018-10-03 13:05:02作者:如我尚能痴

 

加班的时候突然想到明天回家的行李还没收拾。

我把十一回家要用到的物件塞进背包,10平方左右的房间经不起腾挪,稍微一动弹就会变得无处下脚。

M有次去我做客,看他一直站在那里,我便客气地招呼他说,随便坐下吧。

那天M一直坐在我家地板上。

二房东敲门的时候我正在收阳台上的衣服,这个房间我唯一喜欢的便是阳台。站在这里可以看到弯弯曲曲的苏州河,河的对面是一整片黑瓦白墙的房子。

任谁站在这里,都会忘记生活苟且。

 

 

苏州河

 

我把房间打开一半。一只手搭在门边,一只手扶着门框。

我裸着半个身子,上半身,但也觉得和陌生人共处一室有些不妥。

二房东探进半个身子,满脸堆笑。

“户主突然不愿租这个房子了,10月2号之前必须要搬走的”

我看了下手机,现在是27号晚上9点,回家的车票定在了28号下午。

我转着坐在床沿。

“我知道挺突然啊,但这也是没办法的。”

房间死寂。

这是我工作之后第三次租房,接下来会是第四次。

三年前我在这里租了第一间房子,五室一厅,两两对门,进门的一间被改造成了厨房。

由于每个房间的面积差别很大,在相互谦让的融洽氛围中我力排众议,让大家抓阄决定各自房间位置。

当天晚上,我在最小的房间里想,以后但凡靠运气完成的事情,自己都要量力而行。

一起合租的都是刚刚毕业的同事,住在我对面的是X,隔壁是L,L的对面是W,W是周吴郑王wang的W,和其他的W不大一样。

当时我和L,X都是有女朋友的。

半年后,L,X的女朋友也都搬进房子同住,我个人比较自律,分手了。

后来L分手了。

后来X分手了。

今年上半年W结婚,我觉得这人不够意思,即便是和L女朋友结婚也应该告诉我们的吧。

后来听宋冬野,有句歌词完整地描述了这些少年情愫。

“你说去他妈的爱情,都是过眼云烟的东西”

我至今认为,在自己单身这件事情上,L和X都是要付起一些责任的。

L的女朋友,也就是W的妻子,是一个看似乖巧的姑娘。

两秒前,在我用拼音输入“看似”的时候,第一个跳出来的词是“砍死”。我的内心一直避这件事情,输入法相对勇敢。我姑且称其为“砍死事件”。

我向DD叙述“砍死事件”的时候,DD说自己很喜欢这种霹雳的姑娘。

姑且称L的女朋友为李霹雳。

当时我笑DD说,如果那天门后是你。李霹雳站在门外,头发一缕缕搭在脸上,香汗淋漓,玉手疾挥。

而李霹雳手里面的毕竟是一把菜刀。

我问DD,当李霹雳一刀刀砍在门上的时候。如果你站在门内,不知还能否表达对她的喜欢。

L和李霹雳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撒狗粮的,我相信他们很爱对方,相互对望的眼神中满是星星点点。偶尔吵架(或者打架)也都是因为些很小的事情,我无法想象,这样的两个人,为什么有了至对方于死地的念头。

那天L冲出房间的时候,脸上已经出现了三四条整齐的血痕。

李霹雳独自坐在房间,小声啜泣。L站在门口,偷偷向房间迈进半脚,又迈回来,反反复复。

L最终还是走进房间,翻出行李箱,把衣服一股脑塞了进去。

L拎着箱子出门的时候,李霹雳也走进厨房,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把菜刀。

昨天L还用这把刀剁了鸡肉和猪骨头。L边剁边说,这是他用过最顺手的一把菜刀。

L见势立即把箱子扔在客厅,跑向电梯口,他见李霹雳紧随其后,便猛然折回房间,反锁房门。

李霹雳被挡在外面,向门上砍了几刀之后,便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那天W出差,没有看到这些。

后来我想,即便是防盗门,李霹雳将其砍破也只是时间问题。而进门之后,砍和不砍都是一件让人窘迫的事情,我觉得,李霹雳应该也想到了这些。

那天晚上的L终究没能带着行李箱一走了之。数刀之后,行李箱已经被李霹雳砍得不成样子。

L打开门的时候,李霹雳已经不知去向。

晚上,我和L在小区寻找李霹雳,L红着眼睛说。

“她在这边没有其他熟人的,这么晚了,肯定会冷。”

第二天,对门X和我说起这件事情,他说当他看到菜刀的时候就怵了,马上紧闭房门。

任谁都怵。

X的女朋友很漂亮,温柔恬静,看似。她吃饭的时候总是抱着手机敲敲打打,苹果多少来着,总之当季新款。

且叫她张苹果吧。

X偶然和我说起这件事情。大四下学期的时候,张苹果突然与X分手,第二天便和另外一个男生走在了一起。

一个月后,张苹果找到X复合,带着中间任买给她的苹果。

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甚至改变了我的既有观念,她让我认识到。苹果手机相对安卓来说,很可能好用得多。

他们两个很少吵架,通常直接开打,这让我注意到,吵架这种行为真的是长久进化而来的高级产物。

X和张苹果同居的半年时间里换过两次防盗门,一次桌子,一次床垫。至于摔掉多少杯子水瓶之类的,我不好潜入他们房间一一去数。

他们打起来的时候,张苹果起初会把自己反锁在房间,X拍打规劝无果,两个人隔着这扇门冷静一阵,都会重归于好。

这一切都显得理所当然,直到那次,X在被反锁门外之后,突发奇想,做了一个踹门的动作。

防盗门被踹开了。两个人站在门槛两侧,面面相觑。

几天后,房东来修理热水器的时候看到凹陷的房门,让他们换了个新的。

后来X被反锁的情况明显少了很多,或许他们感情有所升华,抑或发觉成本太高。

后来张苹果回到了武汉。几个月后,X也辞职回武汉。半年后张苹果在朋友圈晒出了自己的婚纱照,男主我不认识。

二房东在狭小的房间来回踱步。

“我这边还有其他房源的,要不带你去看看吧。两室一厅,应该合适你的。”

我没接话,在床边坐了一两分钟。

和二房东一同出门看房子的路上,为了避免尴尬,他一路都在积极地寻找着话题。

而那些绞尽脑汁想出的话题通常越聊越觉得尴尬。

二房东带我去看的是一个两居室。房间有一个很小的飘窗。

飘窗的外面是紧邻着的,另外一栋房子。

晚上看奇葩说,诞总说陪伴可以产生爱,也可以产生恨。他不在的时候,你可以去想象他是如何深爱、如何挂念着你,但当他走近,真正去陪伴你的时候,你可能发现的是,他其实不爱你。

没有飘窗会好一些。

五室一厅到期之后,第二次租的房子是也两居室,和B。

B是河北人,早我一年毕业。

B很喜欢吃面食。他吃遍了小区门口所有的馒头面条店。每次坐在他旁边吃米饭的时候我都会觉得,作为北方人,自己干的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

B喜欢喝啤酒,一碗麻辣烫需要喝两瓶啤酒,怕噎着,我不是很懂。

我不喜欢啤酒的味道,H来上海的时候,为了追赶形势,我俩坐在烤鱼摊上点了两瓶啤酒,并和老板讲定,如果喝不完是可以退掉的,最终一瓶都没见底。

和B合租的那一年,现在想来竟然没有一丝的不愉快。我们经常在家做饭,晚上熬些粥。B喜欢往粥里面加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莲子红枣薏仁绿豆枸杞,这些我叫得上名字,更多的东西我不知道怎么称呼。

公司同事发喜饼的盒子是一个存钱罐,每次我和B存得差不多的时候,就会喊Y来家里炸金花。

为了督促自己更好的学习《番茄工作法》,我买了一个鸡蛋一样的机械定时器,定时器在我的记忆中出现过四次,第一次是我买《番茄工作法》的那天,第二次是我嫌弃他们出牌太慢,每次发牌之后便定时一分钟。后来我想,面对B这种江湖人士,若不是定时器制造的紧张氛围,我和B的存钱罐是不会每次都被掏干的。

掏干三次之后。B收到了新公司的offer。

老板和我聊天时说,B很想留下来的,但他的女朋友还在河北,B不想离她太远。

我记得那些天B很颓,走路的时候鞋子都没离开过地面。

半年后,这边的另外一家公司给远在河北的B发了offer,薪资可观。B麻溜地从河北赶来,容光焕发。

后来,Y也提出离职。

B去河北之后,两居室的房子空下来一间对我来说显然不合算,当月下旬,我便开始着手找其他房子了。

二房东笑眯眯的问我,这里是不是还算满意,我摇头走了出来。

隔壁房间正在搓麻将,烟雾缭绕,如同仙境。

地板上的烟头少说几十个,我无法写得更加严谨,因为我并不能趴在地上一个个去数。

现在房子卫生间里也经常出现烟头。我在马桶对面的墙上贴了张纸,写了“乱扔烟头如何如何”,犹豫之后,还是改成了“请把烟头扔进垃圾桶,谢谢”,就差best regards。

去年二房东向我介绍房间的时候,我站在阳台上,看到触手可及的苏州河,一拍脑袋,第二天便搬了进来。从那时起,刚好一年半的时间。

这套房子被隔得极为夸张。

每次别人问我租的房子几室几厅的时候,我都会很认真的数一下,六室一厅,嗯,妥妥帖帖。

进门的一间房子是厨房改造来的,整个房间只有一张床的位置。

往里走是我的房间,对面房间同样是一张床的大小。其他房间的人虽然换来换去,但都是蓝色的外卖员,这等于直接告诉我,二房东和百度外卖暧昧不清。

今年北京群租房事件发生之后,两个月,终于波及到了这里。那段时间每天都有制服人员在门口打转。二房东将对面的一间房子拆除,并在房间里配备了五个灭火器之后,事端才算平息。

六室一厅的卫生间会很有意思,有人上完厕所后会把烟头扔在马桶旁边,有人会把外卖盒子扔进厕所,有人会把用完的瓶瓶罐罐扔进厕所。有人喜欢把花洒拔下来,兑着管子冲澡,这个是我猜的,因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每当晚上,花洒和水管都会自行分开。

合租的有识之士觉得卫生问题越来越不能忍受,打算联合起来向二房东提出要求。这个想法的具体化是在三天之前,我们两个站在门口说着条件要如何提出,二房东如果有异议我们如何兵行险招,这让我想起xx起义。

我们想到了诸多理由,可面对今天的事情,无一能站得住脚。

就是在这么小的一个房间里面,我斗胆买了一个跑步机。家人来这边的时候,我哥指着房间的跑步机说脑壳有病,当时我想,你们不懂我所追求的东西也无不可。今晚,当我突然得到消息说要搬家的时候,脑子里跳的第一个词是跑步机,第二个词是我脑壳有病。

青春花儿 你好,白巧欣

一觉醒来,我坐在沙发上发呆,有些麻木,不知道该去做什么。嗓子很不舒服,没办法,去药店拿点药吧! 出了门口,准备关门,猛的打了个机灵,我的门谁给我换了,这不是我家老房子么,我的天,我怎么回来的,我记得昨天我回自己租的房子了啊。 “你小子还知道起来啊,赶快吃了饭去上学,今天你开学要早点去,给老师留一个好印象。” 我头皮瞬间有些发麻,我母亲三年前就去世了,这,这什么鬼,难道做梦还没醒么。我用力拍了...

算账,乱套了

这是一个乱套的故事,我凑合写,诸位凑合看。 ——by 高凤华 昨天晚上我家先生在外面朋友喝酒。席间有一位老当益壮五十多岁的大叔,他带着一个四十多的相好的去了。 这位大叔姓刘,家里最早开批发部批发啤酒,赚到钱了,儿子又开了一个连锁的服装超市。听说几千万是赚到了。老赵手里有俩钱,这些年就没闲着,相好的不断。 且说这晚上带去的是新相好,开超市的,男人不在本地。人看着还挺稳重的。 刚开始三个男的,一...

暖男 梨花深处有真情

暖男 梨花深处有真情(第二十一章) 长长的暑假开始了。 白天,母亲到玉米地里除草,到棉花地里掐枝打岔,我自然要跟着母亲到地里干活。 往往早上7点,就能感到太阳的毒辣。开始我和母亲并行干活,母亲总是拉我很多。随着太阳热度增加,我和母亲浑汗如雨,有时汗水流进眼里,眼疼的睁不开,常常是边劳动边看天上的太阳,边干活边问母亲“地里的草锄完就没事了吧?” 母亲说:“锄完玉米地里的草,其他地里还有活,不能...

为何我喜欢看那些阅读量很低的文章 有营养价值不比爆文差

很多时候,我不太喜欢看那些高阅读的文章,每次深夜我很爱去找一些没人看的冷门文章,发现价值确实很高。 高阅读量的文章或许作者标题起的很好,但抓眼球的题目不代表你能得到什么。阅读量低的文章或许作者很低调,他没有投稿而是自己写着玩,这些低调的作者写的文章很有深度。我原来很喜欢一位作者写的内心日志,那些文字的把握,丝毫不比那些签约作者差。这些文章能打动你,因为没有套路。 套路出牌的文章,看多了你自己...

和神物语 酒吞童子

我有一帮兄弟,世人说我们是鬼,我们大笑,世人们用术法诛伤我兄弟,我们大哭。我想,这大概是我们和你们人类最相同的地方。 ————酒吞童子 一切的开始时候,我还和你们一样,是个人类。 虽作为一个男人,但论容貌,却是登高望月,月隐云归,临水照花,花落水去,估计多数女人都自叹不如。这本身并没有什么令自己烦心或是骄傲的事情。 长着胡子的师兄们妒我容貌,师傅总是...

共享男友余额不足

一 “哎呀呀,男朋友来接我了,不跟你聊了。” 小米看着通话结束的屏幕,半天无语。 这才刚来大学没几天,同宿舍的女生一个个奔了“光明”的前程。 不是小米饥渴难耐,只是看到同学们一个个甜啊腻的,像极了童话里的白雪公主与白马王子。 小米莫名其妙地有点羡慕,好像谈恋爱也成了一阵风,刮遍了大学每一寸角落。 与此同时,社会上共享服务也推陈出新。 共享单车,共享电池,共享汽车,仿佛什么都能蹭上“共享”两个...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