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那个滴滴司机

2018-10-03 10:35:07作者:秋野沐阳

 

 

 

 

1

“救命啊,救命啊,你放开我……”

“轰隆隆——”

先是凄厉的女生尖叫,随后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惊醒了我。我在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阴暗的房间。空气弥漫着蛋白质的焦味,还夹杂着潮湿的霉味,一缕阳光从窄小的窗口射进来。

等到完全清醒,我才发现我的脸似乎被滚烫的热油煎熬似的疼,犹如千刀万剐一般。“啊——!”我疼得喊叫出来,用粗糙的双手紧紧捂住脸颊,但是稍一触碰便是钻心的疼。我疼得在床上打滚,不敢用手触摸我的脸,只能不断用手摩擦着我的全身,试图减轻疼痛。

我感到脖子上似乎有什么东西,用手一摸,是一条金属项链,挂坠上雕刻了一个“美”字。

这时门吱嘎一声开了,一个魁梧的年轻人,背着光站在我面前。

“赵哥,你醒啦!”他跟我打招呼。

那缕阳光正好照在我们半边脸上,让我们的脸一半隐藏在晦暗中,一半暴露在光明里。

我忍着剧痛,紧紧盯着眼前的这个人,努力在脑海思索他的名字。可是我发现,我的头脑一片空白,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我是谁,我似乎失忆了。

我想开口,发现声带似乎也坏了,咽一口口水都隐隐作痛。我用几乎辨不清的沙哑声音,艰难地开口问他,“请……请问你是谁?我……我又是谁?”

“我呀,我是你朋友,我叫李舒,你嘛……嗯,你要有心理准备,你是照片上这个女孩的哥哥……”说完,他将一张剪报递给我。

报纸上是一个叫赵某的美丽女孩的照片,洋溢着纯美的笑靥。她鹅卵形的白皙脸蛋,白瓷一般的皮肤,一件简约的天蓝色吊带衣轻灵地搭在她肩膀上。

多美的女孩啊,我想。可是旁边的新闻,却说她被一个滴滴司机强奸后,司机打算开车将她带到野外杀害,女孩奋起抵抗,最后连人带车翻入山沟。

“我……我妹妹被人强暴杀害了?”我心头不经一颤,一醒来,就听到这么一个噩耗,“我为什么失忆了?你能……你能带我去看看我妹妹的遗体吗,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

他摇摇头说:"你第一个赶到汽车坠毁现场,发现司机已经走。你想救出你妹妹,但是汽车因为汽油泄漏爆炸,你被炸伤,还失忆了。”

“啊!”我惊讶,脸上的伤口似乎更加疼痛。思考片刻,我才发现我想不起来妹妹的名字。

“她……我妹妹她,叫什么名字啊?”

“赵玥。”他回答我。我妹妹叫赵玥,多好听的名字!但是她……我内心泛起一阵苦楚。

“节哀顺变,现在的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个,给你。”说完,他将一把沉甸甸的手枪,塞到我手里。

“啊!这个……”我惊讶地张开嘴,每扯动一下皮肤,我的脸上就传来钻心的痛。“这是干什么?”

“你不记得了吧,你失忆前,叫我弄把手枪给你,你要为你妹妹报仇。作为兄弟,我肯定义不容辞,我也想亲手手刃了那个凶手,为你妹妹报仇。所以我通过走私犯搞到了这么一把手枪。”他眼神警惕地说。

“你要我杀人!”我惊呼。

“你有没有搞错,是你叫我帮你弄一把手枪,你要报仇的。”他语气带着不满。

“我……”

“你看看,你自己被那个滴滴司机折磨成什么样了?”他甩给我一面镜子。

我战战兢兢地拿起镜子,透过微弱的光线,看见了我自己。我的整块脸,都被烧毁了,散发着恶心的蛋白质焦味。它如同一大块烤焦的面包一样,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人的模样。一阵恶心感袭上我的心头。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不敢相信眼前的我,将镜子一把摔在地上。镜片碎了一地,将阳光破碎地反射在墙上,让昏暗的房间变得如同千疮百孔一般。

李舒拍拍我的肩膀,蹲在我面前。这时我才看清楚他的样子,那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年轻人,一双眼睛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哀伤。

“那凶手呢?警察抓到他了吗。”我急切地说。

他摇摇头,失落地说,“凶手钟某还逍遥法外,而且……”他停顿了一下,盯着我说,“而且就算抓住了,也很难判死刑,因为你妹妹是被炸死的。而且你妹妹的悲剧里,有罪之人不止那个凶手,所以你失忆前,要求我调查这些,我都调查清楚了。”

说完他拿出一叠厚厚的文件和照片。那上面,记录了形形色色的人,我忍着痛,从床上爬起来,拿起那叠东西,认真看起来。

我看到了凶手的样子,那肮脏的模样,配得上我的妹妹?

“据披露的信息,凶手来自一个单亲家庭,还是个留守儿童,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现在和女朋友住在一起。他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是个十足的失败者,所以才会这么放纵自己的行为。而且,在此前已经有女性投诉过他了,不过滴滴没有受理,直到这次事发。知道吗,很多人说他也是个可怜人……”李舒说。

“可怜,我妹妹就不可怜?他命运坎坷,他有理由选择堕落,也有理由选择努力,但他没有任何理由伤害别人?”我咆哮。

李舒静静地看着我,眼神露出一丝丝玩味的表情,那似乎是怜悯。

“那上面,记录了案发时,家属和警方一再要求滴滴公司公布嫌疑犯司机的车辆信息,但是那个滴滴客服却一再隐瞒真相,最后错过了黄金救援时间。”

“还有在你妹妹离开后,有个喷子,在百度贴吧上发帖,居然说你妹妹穿的这么暴露,是骚货,被强奸都是自找的,这样无耻的贴,居然还有跟多人跟帖。”

“还有一个警察……”他沉默片刻,表情凝重,“还有个巡警,本来案发前撞见了疑似凶手的车,他看见了凶手紧张的表情,但是没有多想,选择了放他们走。他本来有机会救那个女孩的……唉——”他陷入沉思。

“还有一个滴滴司机群,群主还到处散播你妹妹的图片,群里的很多滴滴司机都说你妹妹真骚,有个叫网名“大众男神”的本地居民,还说真想……”

“够了!”我已经怒不可遏。“我们马上动身吧。”

2

下午将近六点钟,我们来到了一个破败的旧城中村,楼宇间布满犹如蜘蛛丝一样密密麻麻的电线。

我穿着卫衣,用卫衣的连衣帽紧紧罩住头,还用口罩蒙住脸。即便如此,路过的好事行人还是不时投来好奇的目光。那眼光犹如一根根针,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此时才知道,即使这种无意的眼光,对于一个残疾人,都是一种无形的伤害。

幸好我的朋友李舒,无所畏惧地跟着我。虽然我没有任何他的记忆,以及对于我妹妹的记忆,但是,为了正义,我已经准备好付出一切,有人,必须用行动敲醒这个麻木的社会。

我们进了一栋破旧的出租屋,来到三楼一间出租屋,李舒带上口罩,锐利的眼神确认了一下地址,随后点点头。“就是这里!”

“‘大众男神’就住在这种地方?”我不禁冷笑。

“咚咚咚——”

“谁啊?”里面传来一声回应。

“安监查房。”李舒大声回答。

一个满脸凹坑的中年人,刚刚打开门,就被我一脚踹进房子。随着一声惨叫,我们已经迅速地关上门。我简单地打量了一下房间,这是一个一房一厅的窄小房子。

“我CNM,你们干嘛!”男人咆哮,又被我们一顿拳打脚踢。

“不准叫!再叫就一枪毙了你。”我将冷冰冰的枪口指着他,扯着沙哑疼痛的喉咙,尽全力拉高音调。他意识到危险,终于静了下来。

“你就是大众男神?”我一边看着他,一边冷笑。“男神你的住所,可是真够简朴啊?”

“我……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杀我,我没得罪你们啊?”

“你现在跟我装可怜,你在微信群里,侮辱我死去妹妹的时候那股嚣张劲头呢?”我满腔怒火地盯着他,李舒不知为何,也紧张地盯着我。

“我……我知道错了,我对不起您,大爷,您饶过我的狗命,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还有老婆子女儿,您……您饶过我吧。”男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不住地给我磕头。

我看见他这个熊样,愈发地气愤,就这种人,太多了。被社会排挤,不努力奋发,却只会欺负更弱小的人,可是本质上不过是个懦夫。

“你这种懦夫,才会欺负和侮辱女性,真正强大的男人,都知道如何尊重女性。”李舒也气愤地对着他说。

“对,我是个懦夫,我连狗都不如,我……”

“咚咚咚——”门响了。我和李舒,还有那个男人都紧张地盯着大门。

“不准说话!”我用枪抵着他的脑门。李舒悄悄地打算去开门。

“爸爸爸爸,我和妈妈回来啦,快开门啊。”门外传来一个女孩的叫声。李舒慢慢地打开门,看见了门外的母女两个,一把将她们拉进来。

“你是谁啊,你——啊!老公……”女人也看见了跪在地上的男人,想要冲过来。

“不要动!过来我就开枪了!”我呵斥她。

“不要啊,不要杀我爸爸,我爸爸是个好人……”女孩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我,早就哭的梨花带雨。抱着妈妈的大腿,大声哭起来。

这哭声把我和李舒都吓坏了,“你看好你女儿,别让她哭啊,别逼我啊。”我紧张地将手中的枪对准她们。

“不要,你要杀就杀我,我知道我是个失败的男人,还经常打老婆孩子,但是……我不会让你们伤害她们的!”男人像一条狗一样爬过去,护住她们母子。

“不要,你不要杀我的老公,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我只知道他虽然不好,但是他还是辛苦的养家。没了他,我也不活了!”女人也抢在男人的面前,但是被男人死死地压在身后。他们夫妻,还有那个可爱的女孩,一家三口无助地哭泣起来。

我和李舒都惊讶于他们的勇敢,在哭声中,我似乎丢了魂一样不知所措,内心竟然对这母子涌出一股悲哀。

好一阵沉默,李舒才开口。

“你知道你老公都做了什么吗?他在网上……”

我拍拍李舒的肩膀。他转过来,盯着我。我看了一眼那个小女孩,摇摇头,示意他住口。他意识到我的意思,叹了一口气。

“你应该感到高兴,你有这么好家人,可是你为什么这么自私呢,想想如果受害的是你的家人,你愿意这么侮辱她们吗?我真的想……”我握紧拳头重重地锤在墙上。

“我们走吧!再给他一个机会。”我跟李舒说。

李舒打开门,先出去查看情况,我跟在他后面。在关门前,我最后警告他。

“记住,以后做个好人,因为你的女儿,以后也会生活在这个社会。”

……

3

一大早,新闻就播出了我们昨天的事情。为了避免警察找上门,我们在李舒寻找的一个隐蔽住所过了一夜。睡梦中,我妹妹的哭叫声,汽车的爆炸声,一再的惊醒我。

救命啊,救命啊,你放开我……”

“轰隆隆——”

她的哭声那么无助,那么真实,就好像在我就在现场,却无法帮助她。我在煎熬中度过了一夜,直到翌日一大早,我们继续踏上这条复仇之路。

“接下来呢?我们找那个网络喷子,还是其他人。”说完,他叹了一口气。

我把玩着手中的手枪,思绪从噩梦中的凄惨叫声中回来,沉默片刻,才扯着干疼的喉咙回答他。

“算了吧,直接找那个滴滴客服,看看能不能问出更多凶手的信息。不行就再找凶手的女朋友,看看能不能借她找到那个畜生。”

“但是那些人呢?他们同样有罪。”

“有罪?”我无奈地说,“我们中国可没有见死不救罪,也没有网络喷人罪。”

李舒听完,用一种复杂而又玩味的表情看着我。我脸上的伤口,似乎也被他看得隐隐作痛。

“是啊。”他说,“在这个社会,相比起做好人,做一个坏人要容易得多。”他边开车,边扯出这莫名其妙的大道理。

不一会,我们到了一个稍微高档一点的住宅小区,阳光渐渐升高,日色由晕黄变得白炽。按照李舒查到的资料,我们进了一栋出租屋。

他照例带上口罩,敲响了402的房门。

“咚咚咚——”

片刻后,里边传来女人的叫声,“谁啊?”

“警察!”说完,李舒掏出一个证件,在猫眼上晃悠一圈,又警惕地放进口袋。

“为了方便行事,从走私犯那里弄来的假证件。”他狡黠地瞥了惊讶的我一眼,窃窃地说。我微笑着,暗自佩服他行事的周密。

门刚打开一个裂缝,我们一把夺门而入。里面一个面容姣好的长发女人,被我们的架势,吓得扑倒在地。

“你……你们想干嘛?救……”她刚想开口,就被李舒紧紧地捂住了嘴巴,恐吓他:“想活命,就乖乖地配合我们。”女人被吓得花容失色,眼神惊恐地摇摇头。

“我是赵玥的哥哥,我来这里的目的,是质问你,为什么案发时不肯及时透露凶手的车辆信息,让我的妹妹死于非命!”我说完,扯下脸上的面具,露出可怖的面容。女人看见了我惊恐的面容,脸色吓得惨白。

“我……我也是被逼无奈,我上报给安全部门,安全部门让我等待,没有允许不能调取机密信息。随后安全部门又上报给部门主管,主管又让我们等待,上报给部门经理,我们就这样一直等,一直等……”女人嘴唇急促地颤抖,眼角挂出两行清泪。

那颗星会永远照亮着我们

每当有一颗流星从夜空中划过时就会有人去世,可我却不这样认为,正如史铁生所说每个人去世后会化作一颗星,在空中散发光芒,为人们点亮回家的灯,转眼太奶化作星辰也已一年半了,我有时在梦中还依稀记得她的样子,慈眉善目,童颜般的模样。 98岁的高龄的她早已是满头白发,脸上的皱纹深深的刻印着这些年来她所经历的艰辛,她出生于20世纪初期,那时正值国家危难之秋,政权更迭,军阀混战,列强横行,到头来受苦的还...

人生如法律,胜败之外还有种可能

1. 我是刚刚入行的律师而可能因为如此,胜败对当时的我是所有一切同时也是眼中唯一在乎的事情直到一位访客的出现才开启了我十年修行之路。 他是一个年轻而且憔悴的医生,双眼布满血丝,说明了他异常疲惫。当年他向我说了个故事。 他说十年前他和妻子结婚。彼此之间深深相爱但是感情越深,他们反而越容易因为一点小事而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因此几乎是从新婚开始双方就争吵不断。 婚后五年的某一个早上,夫妻两个人再度因...

我乃一只鬼

正式介绍一下,我叫陈铮,是鬼界的一名阴司。过的是朝九晚五的生活,拿的是那死人的钱财。勾的是那无处安放的灵魂。 ――陈铮 01. 我叫陈铮,是忘川的一只鬼。 世人皆说世间无鬼,其实不然。有人自然也有鬼,人死变鬼,几千年前老祖宗就已经得出了结论,事实也是这样。 人间有人间的规则,鬼界也有鬼界的玩法。鬼界同人间无二区别,鬼界有阴司,每个阴司分别掌管不同区域。...

小河三道弯(翠翠)

(一) 村西南的河岸边是一大片一大片绿毡似的庄稼,春末的河水美丽而温柔。 可到了夏天,雨水多起来了,暴雨接二连三地下,上游的水库开了闸,河水肆虐着怒吼着,浊浪滔天!滚滚而下!把村子里的小河撑肥了,涨粗了,河水涨到了岸边的玉米地里,黄烟田里,玉米杆和黄烟杆一排排地立在水中,绝望的抗议着。 最惨的是花生,它太矮了,矮到紧贴着地皮,已被水完全淹没。 小河,是乐园,也是阎王殿。 昨晚又下了一夜暴雨,...

文字的力量/给尘封的心灵透透气

01 莫莉当然记得,最后一份文字工作,是本地一家素食酒店的公众号狗。 那时侯,虽然没有了创业时侯的激情,但是,每天游离于家庭孩子之外,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一个个字渐渐敲打成一篇篇推广文,于她而言,也是一种谜之快乐。 文案策划的工作,不加班几乎是不可能的。部门经理是一位非常有气魄有见识的孕妇,很可惜在指导她上了轨道之后,就开始休产假了。那期间部门负责台湾旅行推广重任全部压到了她和另一个小女孩麻衣身...

玲珑局:明瑾

1、交锋 皇城京州。 方下过一场大雪,寒风凛冽。 青色宫墙被白雪覆盖,远远地望去,像是裹上一层苍茫的银霜。 明瑾就是踏着这样的白雪而来,脚下发出簌簌的声音。她还是那样平静如水,淡定从容,一身青裳,然而即便只是略施粉黛,却依旧难以掩饰她的倾世之姿。 她恭谨地跪下,道:“微臣给太后请安。” 太后倚着贵妃椅,手里的锦帕拭了拭嘴角,抿唇笑了笑,指了指尚还跪着的明瑾,冲着在她身旁服侍的新皇后初明,幽...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