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风华渐灭时的一场兵荒马乱。

2018-09-30 11:20:06作者:陆燃生


女人错过了那个她最想嫁的男人,就会变得挑剔,男人错过了那个他最想娶的女人,就会变得随意,不是不想要,不是不去爱,怕只怕,爱也是一种伤害。

我想要描述一个独立坚定的女人,她可以独挡风雨,也可以像个小女人一样小心翼翼地维护自己仅有的单纯。

她不是没人爱了,而是不敢爱

他从未见过这样一个女人:独立优雅沉静自如

梁喻子是顾云见过最厉害的女人,一个人撑起了一家公司,在各种商业场合呼风唤雨,应付自如,顾云初次见她,是在面试的时候,沉稳凌厉的脸,散下的发丝,斜斜地遮住了眼睛的睿厉和女人的柔和和妩媚,他认定她是个厉害的角色,不敢掉以轻心,尽管他自认为自己能力出众。

她是个三十岁还没结婚的女人,有过几次,都无疾而终,没有走到最后,身材也未走样,五官虽有岁月的痕迹,但依旧很出色,这种女人生来就会让人有种想要征服的欲望,顾云扪心自问,不可否认,的确,从第一眼开始,他就被她身上沉静的气质吸引,虽不至于无法自拔,但也难以自控。

但他却从未想到,她是他在这个城市遇到的第一个棘手难题,就此走出半生,依旧恋恋不忘。

梁喻子很赏识他,带着他出席各种场所,把一些重大的公司的事项交给他去做,这次关于河西那边的开发的商业聚餐,梁喻子再次带上了他,觥筹交错的局面,五官十色的场子,梁喻子不慌不忙,侃侃而谈,应付各种递来的酒杯,都抿嘴笑笑,也不拒绝,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托着酒杯就喝了下去。

你是我风华渐灭时的一场兵荒马乱。

桌上的菜吃得大致也差不多了,两边具体的条件已经洽谈好,只需敲定一下最后的策划案,签订下合同,顾云瞥了一眼梁喻子,她纤瘦的身体微微有些缩在椅子上,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僵住,大概是喝不下了,顾云突然有些突如其来的心疼,这女人表面温柔,内心狠厉,裹着一层壳把自己包的紧紧的,也没个依靠。

梁喻子显然是撑不住了,本来已经谈妥的事情在刘总助理出去接了个电话后,变得动摇不定,想来是有了竞争者,没办法,场子已开,灰溜溜地退场向来不是梁喻子的风格,只得死撑着。

大概是顾云也已经看出了异样,帮她挡了好几杯酒,和对方交涉,对方见梁喻子状态不好,要加和条件开得猖狂,老伙伴刘总也是就这样看着,商场上从来没有什么人情冷暖,只有人情世故。

总算还是敲定了下来,梁喻子没有吭声,任凭顾云掌控全局。

顾云商科毕业,实习过不少大型公司,能力出众,加上年轻,行事历落,风格强硬,没什么顾及,反倒更能在谈判场上混得风声水起。

刘总一直没有出手搭腔,任由顾云控场,梁喻子眼底俞加沉暗,终究是年轻气盛,少了些老练,枪打出头鸟,当枪使的。

刘总一直默不作声,看着顾云把事情逐渐敲定,梁喻子看着他脸上精明的光芒,心里悱恻,大概顾云是被盯上了,但今天腹部疼痛,烈酒灌下去的火辣让她实在没有功夫和他们这群人精折腾。

顾云见眼里的郁色,脸上撑着的得体的笑容,想来应该是喝酒喝多了,腹部绞痛。

“小顾,你能力很强,的确很出色,难怪小喻总是把你带在旁边,我女儿读得也是商科,以后可以让她向你讨教一下”对面的中年男人穿戴整齐,打理得一丝不苟,若不是头顶少量的发丝,不会被当作中年人。

顾云心里还是有些虚,毕竟他刚刚毕业,不是没见过市面,但是像这种程度的人精对付上还是有些吃力,‘’不行,不行,刘总,你别埋汰我了,我刚刚毕业出来,要不是梁总赏识,我现今也是做不成大事的。”

顾云没有深想他这番言论,就回了话,话里是谦让,但眉脚的神色飞扬还是出卖了他自己的得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顾云,也没多加掩饰,无论是他的学历,还是他的业绩,的确值得他骄傲的,毕竟比起同龄的人实在强了太多。

刘总没再答话,只是笑笑,就举起了酒杯,一双狡黠的眼睛深不可测,看不出异样,“小顾,那今晚这件事就这样敲定了,合同定在明天签吧!你来我家吧,明天我不在公司”,酒杯递了出去,梁喻子神色有些闪了闪,这杯酒是必须得喝的,毕竟这杯酒关乎此局定论,把手从腹部挪开,准备接过对方的酒杯。

顾云有些怒了,这个样子了,还喝酒,一把夺过了酒,就喝了下去。

“事情就这样谈好了,明天我去签合同,今天麻烦刘总来一趟了,今晚我们梁总喝得多了些,我就替她喝了这杯酒”梁喻子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神色却很复杂。

顾云把她送回了家,把她放在了沙发上,梁喻子家里收拾地干干净净,偌大的房子,梁喻子缩在沙发上,捂着肚子,显然是有些难受。

顾云叹了一口气,去厨房里准备煮个醒酒汤 ,打开冰箱,却全是速冻食品 ,这个女人就是这样对自己的,外表收拾地光鲜亮丽的女强人,大概都内心是个可怜的女人吧,顾云想想也许是今天的酒意,让他有些冲动,看着梁喻子,他总生出一种想要好好照顾她的念头。

没办法,给梁喻子倒了杯热水,还没喝完,就全部吐了出来,吐了一地,夹杂着秽物和浓浓浊臭的酒气,顾云耐下性子,起身打算去厕所找拖把,把地上弄干净,“别走,算了,你走吧,明天记得回来就好。”

柔软的手上全是突兀的骨节,瘦成了这个样子还不好好照顾自己,顾云心软了,不可一世的女人总有些柔软的一面,顾云没走,照顾了她一个晚上,算是给她硬生生地折腾了一个晚上。

“顾云,你没必要守着我”,梁喻子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大上午了,顾云一直看着她,在她睡觉期间给她做好了饭菜,这是梁喻子醒来和他说得第一句话,不知为何,顾云觉得心里很生气,一股莫名其妙的愤怒,他很讨厌她总是高高在上地和他撇清关系。

顾云还是冲动了,一把抱住她,顾云虽然个子不是特别高大,但梁喻子个子小,又实在瘦得狠,整个人就被顾云扣在了怀里,顾云看着怀里的这个女人,脸上带着点浅浅的笑意,昨夜里折腾太久了,也没有好好休息,昨天脸上精致的妆早就没了,余下的是眼睛两道斜斜地皱纹,灿烂的容颜上还是有了衰老的痕迹,但他心里的爱惜却早已泛滥成舟,他不在乎年龄,也不在乎身份,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冲动过,想要和一个人在一起,不顾一切地那一种。

梁喻子始终脸上挂着微笑,推开了他,语气懒懒散散,淡淡地“你不必守着我,真没必要,像我这种30岁的老女人,不清纯了,也没有多温柔,真没什么值得看上的地方,昨晚酒局刘总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她两只沾染上岁月痕迹的眼睛尾巴处有丝丝放肆的张扬,好像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

顾云低下头,没有说话,细细深究的她淡淡的不含感情的话,心里已经是怒火灼烧,“梁喻子,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不会做那种事情,你应该很清楚”顾云睁眼看着她,眼底的怒色把眼睛渲染的通红剔透,张扬年轻的五官上是显而易见的质问。

“顾云,你还是年少轻狂,这是一个好机会,他能够提供给你的平台会比我强太多”,梁喻子的话理智分明,两双眼睛看着他,不带丝毫感情,像是透过他看见了另一个人,梁喻子转过身去,“这种机会不多,但选择权在你。”

那天过后,他签下了那份大单,梁喻子开了董事会,把他升为了副总,照例带着他出席各种场合,甚至把公司的大权一半都交给了他,但顾云始终看不透她,不拒绝自己对她的好,但也没有进一步的机会。

雨天,梁喻子从来不会记得带伞,即使她看过天气预报,顾云换了一把大伞,为了不让她一个人在雨中孤零零地,他会每天给她们做饭,他们像是恋人一样住在了一起,朝朝暮暮,烧饭做菜,更像是一对平凡夫妻。

可是顾云知道,他们恋人未满,始终隔着距离。

顾云看着她站在落地窗前,落日的余光打在她身上,瘦小的身影格外柔和,肩头落下的发丝,懒懒散散,拉扯出丝丝缕缕的温柔。

好像随着岁月,她的美好都已经快要溜走,一个孤孤单单地辗转了很多城市,遇见了很多不一样的男人,但终究还是没有找到栖身之处,一个人过着枯燥乏味的日子,也不挣扎,也不折腾,就这样,忙得太久,不觉间就三十个年头。

顾云从后面抱住她,硬硬的骨头咯着他生疼,却舍不得松手,这个女人总是有办法让他舍不得走,明明知道没有结果,却还是想要靠近,“梁喻子,给我个机会,好不好?”声音低低哑哑,带着乞求。

梁喻子,知道这一刻,她动容过,这三十个年头里,轮换着,挑剔着,再三选择,却始终感受不到当初寒冬后,炎夏前,春一样的爱恋。

光芒和激情被岁月打磨,她早已经找不到当初蠢蠢欲冲动,清纯无畏的自己。

她穿着高跟鞋孤独地在这个陌生不熟悉的城市漂荡了很久,深夜里的寂寞让她无处可,她每天用消瘦的身体支撑着温柔地笑容,开始习惯平淡的生活,沉浸于忙碌,以期麻痹自己内心深处的孤独。

从第一眼看见顾云,就好像看见了当初的自己。

眼前这个少年,就像是当年一勇无畏地她和他,来到这个城市,一腔热血,无惧无畏,这是年少的日子里最大的资本和骄傲。

那个落日余晖般温暖的下午,顾云以为梁喻子终于是接受了他,亲吻他的眼角,纤细的手指轻轻抚过他的唇,告诉自己,她决定给他个机会,去打败这日渐枯燥的生活。

但当顾云醒来时,身边已经消失不见的身影,窗外灯火通明,轰响的车鸣声,却唯独少了梁喻子孤单的跟鞋声和唇瓣苍白的笑,顾云摸摸眼角,手里湿润一片,他猜到了不是吗?

他看到过她盯着他在厨房里忙碌时的恍惚,带着一点清纯,不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清纯,还有些说不出眷恋,她把他当做了另一个人。

梁喻子透过了顾云,看到了当初那个少年,那个带着她漂泊至此的少年,也是那个放弃了城市没有和她告别的少年。

顾云没有想到梁喻子就这样走了,不带留恋,连一点不舍都没有给他,那场饭局开始,他已经料到结局,只是他做不到舍弃,才会冒着伤痕累累的必然死死抱住那只刺猬。

他帮她挡的那杯酒本是要放东西的,刘总居心不良已经不是一日,但他的出现让刘总看到了新的价值。

商人总是这样,权衡再三,选择利益最大的一方,他果然没有做商人的潜质。

他做了不理智的选择,还被合作伙伴抛弃了。

“梁喻子,落慌而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这是你教我的。”顾云看着眼前的梁喻子,目光灼灼,堵住了她的路。

陆燃生
陆燃生  作家 喜欢文字,喜欢记录,喜欢行走,喜欢很多很多事情,但似乎除了文字,没有什么,让我一直喜欢到现在,或许我的文不够好,或许我的字不够看,但还是想继续写下去,一直写下去,如果你也喜欢文字,刚好还喜欢小燃的文字,可以关注我哟!

你是我风华渐灭时的一场兵荒马乱。

这世间,再无第二个他

“等长大了,我要当哥哥,你当妹妹”

1、多了一个小孩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憋了好几个月,终于对着我妈吼出了这句话, “傻孩子,我怎么会不爱你那, 刚你爸结婚的时候,妈妈的心,一半给了你爸,一半给自己, 有了你,妈妈把三分之一的爱给你,给你爸和自己的就少了, 同样的现在有了弟弟,妈妈把四分之一的爱给了弟弟,给你爸,给你给自己的也就少了。 不是不爱了,是原来的爱少了,分给了弟弟,你看妈妈的心就只有拳头那么大” 妈妈的话听得我懵懵懂...

春夏秋冬——夏

春 办公室! 任添甄:听说你也是南江大学毕业的。 贾欣雨:对呀,怎么你也是吗? 任天真:你怎么知道的。 贾欣雨:因为你说了一个“也“。 任添甄:哇没想到你这么心细腻,听说特别漂亮的选手心思都是细腻的,我一直以为是假的没想到这是真的。 贾欣雨:哈哈,你真逗,以后还需要学长你多多指教呢。 任添甄:荣幸之至,来(做出拿话筒的姿势将手放在贾欣雨的嘴边)发表一下参加工作后的感受。 贾...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以前写过的,因为太喜欢这个故事了,又重新做了修改,更新如下。 我总以为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心理安全区,一个盛放自己的地方。在那里会觉得安逸舒适,不被打扰,更不打扰别人,一切情绪刚刚好,又不会腻得要溢出来。而对我来说,公交车最后一排靠窗边的位置,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我常常戴上耳机,就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从公交车的起始站,坐到终点站。我最喜欢在初春的时候做这件事,那时阳光温度都刚刚好,窗户开开一...

昨夏夜雨

夜半台风降临,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层叠厚的乌云和一场瓢泼大雨。一层窗帘阻挡住我的视线,昏昏沉沉的美梦中从未想过这场大雨能将城市颠覆。只觉得早上醒来有些微冷,薄被子已经开始不能抵挡这寒意。 早上一出门就看到深深了积水阻挡了众人们的去路,我自觉问题不大,拖着凉鞋就踏水前行了。望着路上四处蔓延的积水我有点想笑,竟然觉得这场大雨有些温柔。风儿原本是想给这座城市消消暑的,可是它实在是太爱这座城市了,就把爱...

这座城市风很大 |这里的高楼,这里的大街小巷

这个城市很大很美,我就像一片秋叶,被风拉拽扔在路边,远远的观望曾经奋斗过的地方,还能辩认这里的高楼,这里的大街小巷。 九一年我孤身来到南京,和大多数青年一样摩拳擦掌蠢蠢欲动,随着人流挤进劳务市场,想找一份适合我的工作。找了多家“你没有文凭,没有工作经验”得到同样的答复,我垂头丧气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摊坐在地,当我耷拉着脑袋准备离开时,一位公司老总瞥了一眼像牛一样壮的我问:能吃苦吗? 我心里一喜,...

世间万物都在拼命生长,我们怎能停下前进的脚步

早晨起来,凉飕飕的风让我不禁打了个喷嚏。我竟不知早上的风已经是这样的冷,自从国庆过后,我起床的时间就越来越迟了,我总是可以找到不想早起的理由,却是忘记了当初每天早上起来跑步五公里的计划。原来已经是深秋了,穿上运动鞋,我心不甘情不愿的出了门。 一缕青烟,荡漾环绕在远处的山峦间,仿佛一位年轻姑娘舞动的轻纱,婀娜多姿,轻柔抚媚。绿道两旁的花儿,耷拉着脑袋,抖擞着精神,准备迎接新的一天。...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