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300元,他又交代了个制毒大案

2018-09-14 12:06:21作者:网易人间


在走廊上,我听到老陈开心地和几个加班的小伙子盘算:抓住一个命案犯能加几分,涉制毒能加几分,刚好今年任务还差几分……“搞!这个要好好搞!”一番盘算下来,老陈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满意地递过来一支烟。

《杀人回忆》剧照

1

2015年8月28日,上午10点多,我正躺在家里的床上,睡眼惺忪。作为一个三线小城市C市都市报的中层小领导,头天晚上接到领导的重要指示,加班到凌晨5点多才回家,唯一的“特权”是不必上午去单位打卡。

这时,丢在枕头边的手机突然响起,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来电。从号码的前几位可以看出,这来自于C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D市——报社的新闻热线座机设置了呼叫转移,当仅有的接线员因外出或心情不好而不接听电话时,来电就会自动转到我的手机上。

我接起了手机,是一个外地口音,很急促:“我是外地来的农民工,被人绑架到你们这里的一个厂子做事,我昨晚趁机出来了,现在在D市火车站这边,你们快来救救我……”

瞌睡倏地一下不见了,简单问了下基本情况后,我在5分钟之内,完成了穿衣服洗漱,还打电话给分管的领导做了简短汇报,领导回复说:“积极介入。”

我赶紧又拨通了老周的手机。老周是省内一家都市报驻我们市的记者,平日里我们经常在各个采访现场合作,私交甚好,除去一些各自上司要求做“独家”的新闻线索外,一般我们都会互通有无,避免漏稿、挨上司一顿削。

接我电话时,老周正在他们报社总部开会,听到我说的事情后,精神一振,当即决定离他那个让人直打瞌睡的会场,说马上驱车赶来与我汇合,开车带我一起前往D市,寻找那个农民工。

老周把一辆破旧的越野车开得虎虎生风,大约1个小时后,就赶到了我们市高速公路的进出口处,与已在原地抽了半包烟的我碰面。客套话不必多说,我爬上副驾驶座位,习惯性地把一包拆开的槟榔扔在扶手箱盖上。老周一脚油门,车子又窜上了高速公路,奔D市而去。

“要不要先跟公安联系一下?”采访中常年与公安部门打交道的我问道。

“先去摸一下,看看是什么情况再说吧。”

对于老周的这个态度,我是十分理解的——大家在行当里混了这么些年,都清楚,好多事儿如果公安介入了,把当事人控制了,媒体记者要想拿到更多猛料就变得困难了。老周的这点私心,我还是懂的。

接着,我拨通了之前的那个座机号码,好言安慰:“你不要慌,在那里原地等我们,我们马上就到,先带你去吃点东西……”

“你们记者不赶紧来,还吃什么东西啊,快点来救我!”我话还没说完,听筒里就传来了焦躁的催促声,噎得我哑然无语。

老周哈哈一笑,说:“你要理解别人刚刚出生天的感觉。”

我们距离D市火车站大约还有1个小时的车程,老周恨不得把油门踩到油箱里去,我紧紧抓住副驾驶上方的拉手,烟头一伸出车窗就会被风吹掉。

一场刺激的战斗即将打响。

2

D市的火车站只是一个县级市的小车站,站前广场周边环境一目了然,屈指可数的几家小店门可罗雀。一家小副食店门口上挂着“公用电话”的牌子,我跟老周毫不犹豫地往那里走去。

我再次用手机拨通座机号码,副食店的座机响起。店主是一个在门口遛孙子的老头,听了我们的来意之后,懒洋洋地指了指隔壁:“你们是要找那个人吧?”

隔壁是一个小吃店,硕大的“十元吃饱”招牌已满是油污,店里只有一个埋头猛吃的顾客。各种香味混在一起,我突然察觉到了饥饿——从凌晨回家后一直也没吃东西,这会儿已经12点了。

我走到那个狼吞虎咽的食客面前,问:“我们是报社的,是你打的电话吧?”

“是的,你们咋个才来?”那个男人端起盘子,扒拉了最后一堆饭菜,一并塞进嘴里,含着饭吐词不清地说出了这句话。接着满意地放下盘子,站起身来。

他身高1米65左右,灰色的短袖上衣脏兮兮的,军绿色裤子上也满是斑块,头发像鸡窝,胡子拉渣,脸部黢黑,眼睛中流露出几分与形象不符的狡黠,一张嘴还可以看见有葱花贴在门牙上,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葱花的存在,舌头一卷,葱花就不见了踪影。

“我带你们去那个工厂,把害人的老板抓起来!”他一边说,一边打了个嗝,“哦,叫我阿强就行。”

他用手背擦擦嘴巴。我适时递上一支烟,他点着深吸一口后,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阿强说,他来自四川某县,半个月前听老家人介绍来的C市打工,却不想进了一个地处偏僻、开在山里的厂子,跟几个工人一起,不仅被黑心老板囚禁起来,每天做苦力,吃不饱,还不给工钱,经常挨打。直到昨晚,趁着看门的老头睡死了,他才偷偷翻门溜了出来,先是摸黑走了半个小时山路,看到公路后,又沿着国道走了好几个小时,才到城区。天亮后,他摸到火车站,找了个座机打114,查到当地媒体的热线电话,这才联系上我们。

“等下我们采访完了,带你去买火车票送你回家?”

我的提议立刻就被阿强否了,他说自己从小就是黑户,没有身份证,买不了火车票,平时出门都是坐汽车。

“那你为什么要来火车站?”老周插了一句。

阿强说,他觉得火车站比较安全,不会被黑心老板带人追到。

根据阿强提供的逃离方向和步行时间,我大致在手机地图上推算出他所说的“黑心工厂”的位置,问他:“是不是在这个乡镇?”

“好像是你说的这个地方。”阿强回答得不是很确定。

我跟老周决定先带阿强上车,在目标路段附近找找看,说不定他能回忆起大致区域。

按阿强的描述,在厂子里能听到火车的声音。这进一步缩小了我们的排查范围,我和老周决定先沿着铁道附近的国道开始搜索——这并不是一个轻松活,那条从D市穿行而过的国道,与从这里经过的铁路相隔不远,在地图上犹如两条平行线,前后延伸近50公里。

阿强又补充说,进厂子时,需要经过一处铁路涵洞。

“国道,铁路,涵洞……”我的大脑启动搜索模式,所有的嫌疑涵洞路段已然在心。我是土生土长的C市人,又在本地媒体干了10多年,东奔西走的日子里,对本地路况早已了然于胸——这一区域只有两个乡镇范围内有铁路涵洞。

曙光就在眼前,老周话不多说,挂档出发, 按阿强说的方向奔去。

3

车子开出去半个小时,国道右侧出现了一条通往铁路涵洞的便道,我充满希望地回头看阿强。斜靠在车门边的阿强很是安逸,见我回头,他略有些不好意思地坐直身体,望向窗外。

老周方向盘一拐,车子从国道上下来进了小路,十几秒后就停在了铁路涵洞前方。我和老周不约而同跳下车子,信心满满地向涵洞走去。

走了几步,回头一看,阿强并没有下车跟过来。老周猜:“他大概是在这里受苦了,心有余悸,怕碰到黑心老板再给抓走吧。”

回到车上,老周问阿强:“是不是这个地方?”

阿强犹犹豫豫地说:“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老周开着车穿过涵洞,沿着乡土路前行了几公里,车子已经进到了山林腹地,可一路上却没有什么所获——沿路只有在一处平地上看见了三间棚子,我们下了车,小心翼翼地靠近,最后发现那不过是一处废弃许久的工棚,棚内的杂草已有一米多高。

“好像不是这个方向。”一直紧紧望着窗外的阿强突然蹦出这么一句。

我和老周倍感失望,只得原路返回,再上国道,继续搜寻。

一路过来,找了六七处涵洞,我和老周一次次充满希望地下车,阿强却一次次地说,不是这些地方。

“好好想一下,看是不是这里?”每到一处涵洞,我和老周都要反复询问阿强能否回忆起周边特征。直到有次,阿强在一个涵洞处反复观察,我内心大喜,以为这一趟没白折腾。最后他还是默默地爬上了车,说:“不是这里。”

“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记错了。”老周问。

“我只白天进厂时来过一次,记不得那么清楚,但是我昨晚跑出来时,在涵洞上用石头刻了记号,就想出来之后找记者去抓这个黑心老板!”阿强的回答令我们一时没了主意。

我和老周在涵洞两侧的墙壁上进行了地毯式查找,但怎么也没找到阿强所说的记号。

“不是的,我不是这么刻的……”阿强的声音不大,但足够让我们一次次失望。

此时已是下午2点多,我跟老周都饥肠辘辘。路经一个集镇时,我们看到一家快餐店的招牌,于是停车进去,准备吃点东西垫肚子,也让开车的老周歇会儿手。

老周确实开车开累了,坐下后,结结实实地伸了个懒腰,问我吃点什么。

我哈哈一笑:“鲍鱼龙虾随便上啊,吃完还要干活呢。”

长期在一线跑突发,我们早就习惯了随便应付一下肚子。顾及要赶路继续找黑心工厂,一切还是从快从简的好。于是一人一碗8块钱的炒面,老板手脚麻利,直接一锅炒出来分进两个盘子。阿强则一直默默坐在旁边,问他要不要吃点什么,他说不饿。

想到阿强此前在火车站已经吃了饭,我也没有跟他多客气。我跟老周确实饿了,不到10分钟,就盘底见光。吃完后,我掏出钱包付了账,在等待老板找回几元零钱的时候,我瞥见阿强正盯着我的钱包,接着眼神又快速躲开。

4

我们又前后找了七八处铁路涵洞,搜寻路径已经长达30多公里,但阿强都予以否认,最后我们只好将查找范围延伸到与C市毗邻的另一个地级市的交界地带。直至我们确认以阿强的步行速度无法一夜间走到更远,才停止向前继续查找。

停车在路边抽烟休息时,老周有点沮丧。阿强则大口吞着香烟,似乎若有所思。

“我们核对一下这伙计的身份吧。”老周压低声音对我说。

据阿强说,他自己没有用过手机,一是因为没有身份证,办不了号码,二是穷,买不起手机。这让我们想通过手机号码查询机主信息的念头作罢。接着,我们根据阿强提供的老家住址,打了十几个查询电话过去,辗转问到了他老家村委会的电话,从哗啦哗啦的麻将声里传出一个声音,说,他不清楚村里有没有这个人,接着就不耐烦地挂掉了,再打过去竟是“嘟嘟”的忙音。

“你在厂子里是做什么事的?”我问他。

“不晓得是啥子,好像是化学药品,气味很大,听他们说好像是‘病毒’。”

我跟老周两相对望,一个激灵:“你说啥?做啥子?”

“病毒!”阿强语气肯定,“他们说是拿去卖钱,几百块钱一点点儿,说人吃了就很有劲,不得睡瞌睡……”

“是不是毒品?冰毒吧?”我看看老周。

乖乖隆地咚……原来以为是条大鱼,这眼瞅着要拉网扯出一条大白鲨啊。在得到阿强无比肯定的回答后,我跟老周商议后决定,跟“余支”打电话。

余支是我们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政委,在刑侦一线摸爬滚打了20多年。平素里,余支与我及老周工作交集颇多,彼此也较为信任,有时一些案件的核心内容也会在尺度原则内透露给我们一点,一些案子在收网时会允许我们随警作战——这对与公安部门打交道的媒体记者来说,是难得的信任。当然,在我们的许多案件报道里,也都有他英明领导、破案神速的描写。

那时已是下班时间,听完我在电话里的一番介绍后,余支当即决定带几个民警加班等我们。

老周问我:“这种事是不是要跟禁毒支队联系一下?”

“要真是一条大鱼,余支哪舍得丢给禁毒那帮人去弄?”我笑道。

听说要去公安局了,阿强却显得甚是扭捏,蹲在地上半天不肯动,直说不愿去,自己胆子小,不想跟这些警察打交道。

“你这是涉毒案件,只有公安才能去把窝点查掉,抓住你的黑心老板!”我跟老周一番工作做下来,阿强这才不情不愿地答应了。

到达余支的办公室时已经是晚上7点多,我跟老周把基本情况讲了一遍,余支满面春风地说:“我队里的兄弟来接手这个事,你们辛苦了,先休息一下吧。”

这么一说,我们倒真感觉饿了,公安局的食堂早已下班,但刑侦支队办公室里最不缺的就是泡面和榨菜,于是我们一人一碗,开整。余支还略有歉意地说:“兄弟们先将就下,晚上再去宵夜搞两杯。”

据阿强说,他那个老板叫李某某,湖南人。余支立即安排人核查,这一查不得了——这个李某某竟然是一个在逃犯,10年前杀人后潜逃。

拿着打印出来的资料,阿强认真地看了半天纸上李某某的照片,肯定地点了点头:“就是这个人,不给饭吃还经常打我。”

此时,和余支一起加班的几个小伙子都兴奋起来。余支在核对阿强身份时,我热心地解释说,这是四川大山里的一个黑户,从小就没有户籍信息。对余支来说,这种黑户并不罕见,所以他似乎并没有纠结于这个问题。

尽管说了不少的话,但在刑侦支队的办公室里,阿强似乎一直显得很局促,站在墙边不时搓着衣角,副支队长老陈给他倒来一杯热水,安慰说:“你到了公安机关就是安全的,只要把掌握的情况说出来就行。”

“粉末一样的东西,气味很重。”阿强又给余支介绍他打黑工时接触到的东西,还蹩脚地把“病毒”又强调了一遍。

在走廊上,我听到老陈开心地和几个加班的小伙子盘算:抓住一个命案逃犯能加几分,涉制毒能加几分,刚好今年任务还差几分,年终考核又能折算多少……

“搞!这个要好好搞!”一番盘算下来,老陈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满意地递过来一支烟。

网易人间
网易人间  作家 网易新闻非虚构原创栏目《人间》,微信公众号人间(id:thelivings),微博@网易人间。 投稿、合作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以叙事之美,重建我们的生活。

为了300元,他又交代了个制毒大案

老师您好,我是不被您宠爱的大多数

我,村委会主任,要把你们都告了

车间主任之死

为了儿子,老毒么子把全部道友都卖了

我是一个很有节制的男人

文|飞芙阳阳 1.第二枚蛋 “你应该做一个有节制的男人。”钱多多一边往嘴里塞第三只鸡腿一边撅着油腻腻的嘴说。 我的确很有节制。 每顿饭不超过两碗,每次吃橘子不超过两个,酸奶不超过两包,每天吃香蕉不超过一根,雪糕顶多一根。 在我看来,第二根雪糕和第二根香蕉没什么本质的区别,它们都是毒药。 雪糕还好,一次买一根。香蕉就不好了,每次说买两根的时候,都看见卖家眼睛一瞪,然后不情不愿又一脸猜测地把两根...

把女儿要回来

您说,我姨家的幸福哥脑袋瓜聪明不?凡是小人书,他只需看一遍;凡是故事,他只需听一遍,然后就能一字不落地背下来。 可是,他的功课呀,真是一塌糊涂!反正不能背课本跟背小人书或者背故事不一样? 但是他必须使劲上学!他三爷爷就是镇中学的校长啊!他老郑家自从清末出来个文状元之后,哪一辈不是文化人?哪一辈没出过大学生? 可偏偏 他一背课本就头痛欲裂! 无奈在镇中学混完初中以后,说什么也不上了,跟二舅学木...

当年等你下课的人,如今在等别人下班

作者 / 七妟 一整天都在听《等你下课》,已经是爸爸的杰伦,心里仍然住着一位少年。 单曲循环,倒带重播,想到了十年前的一些事情。 十三四岁的年纪,大家都疯狂迷恋周杰伦。 《七里香》《简单爱》《发如雪》《我不配》是KTV的必点曲目,MV的剧情是我们课后最in的话题。 就连毕业同学录上最爱的明星,十有八九都写着周杰伦。 「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你说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觉。」熟悉的旋律和歌词,现...

那么明年,你还会爱我吗

文/叶小叶姑娘 01 “我不相信有什么完美的爱情和婚姻。女人嫁给谁都会后悔。”说这句话的时候,晨晨正对着手机,哭的梨花带雨。 就在刚刚,晨晨亲眼目睹了父母的分手,那一场原本在自己面前表演的天衣无缝的婚姻彻底告终。 “她是谁。”妈妈站在屋子中央红着眼睛。 “你不认识。”爸爸坐在沙发上赤裸着身子,只穿了一条内裤,手指缝里,夹着一根香烟,空气里烟雾缭绕。 还有一个比晨晨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儿瑟瑟发抖的...

“失恋态”失业

雷洪感觉最近失恋了,虽然他一直都没有女朋友。可是失恋的感觉很强烈。 其实确切地说,雷洪是失业了,不是被炒鱿鱼,是炒了老板。 说实话,这是雷洪最骄傲的地方,他总是可以面试成功,并且从来都是主动辞职,没有被开除过。关于这一点,雷洪觉得这个记录是可以保持的。 雷洪做过很多工作,最近的一份工作是保安,他去面试的时候很自信,凭着人高马大的外形,也是可以胜任这个职位的。果然,面试官见到雷洪就立马下了决定...

轮回——写作03天

月圆之夜,以镜为面,以血为引,回魂可查往世。改往世,此世重生。 01 “哎,小燕你说我这咋就这么倒霉呢。” “慧姐,你可别这么说呀,这又不会一辈子都是这样。我听说永回街的那家巫铺可以帮人转运,许多人都去过,还挺灵验。要不去试试?” “再说吧。”我说的有些无力。 今年以来,总是厄运缠身。先是相恋七年的男友劈腿了,再是不知怎的得罪了领导而被炒鱿鱼了。漫不经心的过马路时又出了车祸,昏迷不醒,经过抢...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