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用了八年,成为我的盖世英雄。

2018-09-10 14:30:15作者:小北的包子铺

英雄

我不得不说,你是我颠沛流离中的一场声势浩大的温暖,我知道人生总是有人来有人走,可是再我遇见你至今,你从没离开,如果说陪伴是这个世界为数不多的心动,那么你,一定是我的心动。

1536590874937064.jpg

1

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刚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从公司回到宿舍。

宿友早已洗漱好完美的躺在床上寻找一个最舒服的姿态刷着手机,等待入眠。微信突然震动了一下,猝不及防。

一个表情,我回复了一个问号。

接下来,是你大篇幅的说教“这么晚你还不睡,是不是想胖死自己啊,都跟你说了胃不好不能熬夜,能不能把自己照顾得好一点”

看着一段话,我能脑补隔着手机屏幕的你气得抓狂的样子,可是你应该不会想到另一端屏幕的我,哭着笑。

深夜会把娇情的情绪发挥到极致,可我却很感谢他,因为只有在你面前,我才可以娇情得像个孩子。

我一直说自己不是个很好的记录者,确是文字最热爱者,我不是一个专业的写作人,不懂得用怎样优美的文字来记录,却只会用最庸俗的笔调,写最好的你。

在我准备动笔写东西的时候,我脑子里第一个想写的人是你。

那年风正好,我们也正青春

夏天的风有少年汗流夹背的味道,也有女孩衣服上薰衣草淡淡的香。

在我第一次听见你的名字,是在班里的女孩讨论你,高冷,不爱说话。

年少时总喜欢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刘海盖过你的眼镜,那天路过你们班门口,坐在窗边的你刚好撞见我无处安放的眼神。

我叫你小黑。

这个名字,一叫八年。


2

有次我深夜回家,途经汕头,给小黑发了个信息。

我说,我路过汕头站了,突然很想你。

他问,去哪?

我说,回家。

他知道我情绪不好,很快打了个电话来安慰。

我说,没事的。

他说,要不你下车,等我,我去车站接你。

我说,好。

相关图片

那是我难熬的一段时间,难过起来是一整夜一整夜的,我看着格外安静的车站,偶尔会有一两个拖着行李的年轻人路过,看起来年纪与我差不多,脸上尽是洋溢着开心的表情。

可是只有我,侵蚀着我的只有孤独和黑夜。

就这样坐着等,数着来往的人。

小黑的电话来了。

他问,在哪。

我说,在站台。

他说,那你别动,我过去找你。

我笑着回,好呀,反正我又饿又累,走不动了等你背我。


在车站成功会师,我远远看到他,边走边怒骂,你来汕头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啊辣鸡。

他也怒骂,说你个王八蛋,你知道我昨天加班到几点吗?要不是你,老子用这么折腾吗。

说完我们哈哈大笑,回到小黑的出租屋,在去出租屋的路上买了点酒,打了一把王者荣耀。

这货…真的很坑啊。

到出租屋时他不服,非要跟我再来一把。

我藏起手机,说不了不了。

他说,是不是兄弟,是不是?

我说,是你大佬!我快掉段位了!

他冷笑一声,呵呵呵,你的丑照我有一大堆。

我紧紧抱住小黑的胳膊,说你是我哥,快把手机给我,我们一起走向胜利。

但是他真的…还是很坑啊…

可能只有跟你在一起,才会忘记那些不好的东西,你有意无意的说,“人总得向前看,一直在过去的记忆里会变傻的,你看,我现在都比你聪明”

最后他小声的说了句“我只希望你能开心,其他的给我就好”

我鼻子一酸,说我困了,想睡觉。

你乖乖的打好地铺说,那睡吧。

第二天醒过来,他给我留了一条信息,说一早要去上班,记得去吃早餐。

这个王八蛋,知道我难过,坐了几个小时火车,跟我见面打了两把王者荣耀,互相吐槽了一会,说了一会有的没的,没有一句正经话,第二天就走了。

而这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叫小黑。


3

高三那阵子,胃病严重到超出想象,痛到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

除了胃病,压到我喘不过气的,还有高考。

那个时候失眠是常态,每天天还没亮我就醒了,背单词背古诗被政治历史。

我靠在二楼的走廊,从黑夜背书到日出,你总是会让同桌带一份养胃的粥给我,你说你知道我懒得要命,自己都不会把自己照顾好。

那天晚自习下课,我突然出现在你班里,一句话不说,你拉着我去操场散步。走了很远你依旧没说一句话。

我突然大哭,你好像早已经知道情绪会崩溃的我,一边拍着我的肩,一边说,“没事的,有我在呢”

我哭着说:“我快坚持不下去了”

他说,“哪有人的人生一路都是尽人意,如果有,那是你想要的人生吗?就跟白纸一样”

其实你不知道,每次真的快觉得自己要不行的时候,你总是能让我重新找回勇气,就像那年夏天,你陪着难过的我翻过高高的围墙,一圈一圈陪我丢掉难过;就像那年夏天,我一句想喝珍珠奶茶,你二话不说骑着单车顶着烈日,去相差几公里外的另外一个镇上买来给我;就像那天周末,你陪着我在黄昏下,骑着单车去另一个地方吃萝卜丸;就像你一直在我需要的时候,每时每刻都在,我们之间,无关爱情



4

高考结束那年,我拖着行李到处旅行,去到有你的城市。

城市里的风好像有你的味道

我一个电话打给你:“小黑,我现在在汕头”

你问:“住哪?”

我在电话另一头,装得特别委屈的说,“露宿街头。”

你说,“给我发个定位,我去接你。”

你看你,一点都舍不得我露宿街头,一个电话,无论离我多远,你都会出现在我身边。

那个暑假,我哪都没有再去了,就这样和你一起住了一个暑假。

你自觉的睡了一个暑假的地铺,每天上完班立马回来带我去吃好吃的,每天你总是睡不醒上班迟到,有段时间我成为你的闹钟,死命摇你才挣扎的睁开眼,那段时间是我最开心的时间,因为有你呀。

小黑呀,你知不知道,一个人能陪着一个人一年觉得挺好的,你陪了我八年,即使我们不在同一个城市,生活节奏也不通,可能朋友圈也开始千差万别的出现各种交际,可是无论时间隔得有多远,我们多久没见面,你还是你,隔着屏幕就可以给我继续走下去的勇气。

我不知道我有多幸运,我只知道遇见了你,我情愿花光所有的运气


5

许久前我觉得好友一定要有个共同的目标,一定要生活在一起,最好隔三差五地能聚会见面。

如今我越发感觉到,我们的生活方式都开始不同,我们生活在不同的城市,彼此梦想中的世界都不一样。

我们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活节奏,这种节奏和其他人全然不同,而我们又沉浸其中难以自拔。

只是我明白,这些和友情是否会疏远没有关系。


我们都不是被上天挑中的那种人,也不能保证自己天赋异禀,只不过想要按照自己的方式活着,却没想到这就要耗尽所有力气。

总有段时间你的心情会特别差,发现自己走在弯路上,总有人捅刀子,觉得未来遥遥无期。

好在这个时候我都能想到这些好友,还有在相同处境中奋斗的你。

正是因为这些人,让我没有缘由地相信,未来一定会变好;正是这帮混蛋,让我觉得世界没有那么糟。

身边有正能量的好朋友真的是件特别幸福的事情,当你没动力的时候,只要瞅一眼同在奋斗的他们就有动力。

虽然我们的领域不同,做法也不同,但我都会被激励到。

有了这帮混蛋,哪怕世界再糟糕,也能鼓起勇气去面对。

多年以后,愿你我都能过得更像自己。

愿多年以后,我的身边还是你,盖世英雄

小北的包子铺
小北的包子铺  作家 大二在读,骨子里藏不住的不羁和对文字的偏执,微信公众号:小北24h包子铺真实,极致,热爱,努力,勇敢就是我你可以叫我小北,也可以叫我三木,微信号在公众号里有,简信看心情回复。

你用了八年,成为我的盖世英雄。

奈何岁月沧桑,我只要你一生平安。

心直口快的人怎么说话

我有一个朋友,我叫他勺子。其实我更应该叫他叉子。因为他说话经常无意就像一把叉子一样插到你心脏里,然后他还无辜坦诚地看着你。勺子可以算我的好朋友,他为人也热情善良,也是一家事业单位的中层,但是他说话常常让我气到哭笑不得。 有一段时间我离职没有工作,在家里调养身体,终于有时间偶尔练练瑜伽。有一次快中午时,他突然打电话过来说请我吃饭,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他我还在瑜伽馆正准备回家。他回得很快:“把地址...

夜晚,他走进我的房门

刘乐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睡梦中惊醒。 她迷迷糊糊以为是丈夫回来了,正要喊,又猛地回过神来。丈夫一直在外地工作,平时3个月才能休班一次,上次休班到现在还不到1个月时间。再说了,如果是丈夫,回来之前还能不告诉我?回来之后还能一直在客厅待着?这不可能是丈夫。 “那是进小偷了!”刘乐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 刘乐小心翼翼的下来床,轻手轻脚走到卧室门口,透过紧密的门缝用力向外张望。 客厅没有开灯,但...

那个被我叫做良人的小哥哥

相识不过一场意外,意外的过于美好。美好的令我沉迷。你知道的,冬日暖阳不抵你的三分之一,犹如,弱水三千不抵你这一瓢。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天气晴 小哥哥,这句话,你还记得吗? 我知道你是在2017年9月28日,我们真正相识是在2017年10月18日。好巧,尾数都是8。 我们的故事从那天之后才正式开始发生。 从第一天开始,我就叫你良人,不知不觉已经叫了一个多月了。却好像才认识几天而已...

毕业一年,我变成了谁?

-“你深圳社保交多长时间了?” -“一年啊,怎么?” -“两年才能买车,五年才能买房。” 那天朋友这样问的时候,我着实愣了一下。 于我来说,生命的进度条,就像一列没有目的地的火车,刚驶离站台,正缓慢的前进,不知道终点在哪里,也不知道会留恋哪一站,买车、买房、结婚和生宝宝,都是非常遥远的事情。 每当看到同辈的朋友带着男朋友见家长,举行婚礼,晒宝宝满月的时候,心里一边羡慕一边胆怯。羡慕他们在这个...

生活,给了你怎样的迷茫

窗外的雨一直没有停,要是往年,现在也该下雪了吧。 老李看着窗外的雨,不停的吐着烟圈,好像要让无尽的心事都随着这烟圈飘散而去。在部队干了16年,现在到了该分别的时候了。 前不久,老李还在走与留之间抉择,但由于身体的原因,加上家庭的压力,他不得不选择走。但就是现在,他又在复原和转业之间开始徘徊。 转业吧,起码有个稳定的保障,但一想起还有房贷要还,大女儿要上学,小女儿也才刚出生,也正是花钱的时候,...

23岁,我还没有拥有过真正的爱情

(初稿,无意改) 23年前的那天夜晚,我被村里的二妈用双手从娘胎里拉到了这个世界上,浑身粘液、睁不开眼睛的我开启了单身之旅。 从小特别爱哭,动不动就哭,村口的老大爷给我取小名“老哞”,这一哭就停不下来了。四岁被送到岭上的付营小学读学前班,因为害怕一年级老师,又读了一年的学前班,整天跟着拉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女人读“dou ruai mi fa sao la xi”。四年级感觉班里一个小女孩瞅...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