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郎织女新编

2018-08-18 14:00:14作者:禾文

你以为神仙像你想象的这么快乐吗?错,神仙的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

牛郎

又是一年七月七,花瓣洒满地。年轻人们成双成对,赏花,对饮,一如我们当年。

每年这时,池塘里的荷花虽残败了,但荷叶还在,绿油油连成一片,勉强可赏。

真正妙的是,七月恰逢葡萄成熟,采下来几串,到河边——就是织女她们洗澡的那条河,看我,又想起年轻时干的混账事了——洗好,有紫色,有绿色,一粒粒亮晶晶的。织女以前最喜欢把它们放在莲叶上,都分不清是葡萄还是水珠了,特好看,看着就想吃。吃剩下的葡萄便放在竹筒里,盖好,埋在葡萄架下,酿成酒,第二年喝。

说来,我和织女分开有二十年了,孩子们也成家了,和我分家住。

分家是我的意思,图个清净。我认识织女前和哥哥嫂子一起住,没少闹不痛快,我不喜欢那样,一家人犯不着伤了和气。我给两个孩子在河边各盖了一处房子,木头搭的,不大,但住着舒服,打开窗户就能看见河景。

这些事儿,织女也都知道,每年这一天我都会跟她念叨。只是,以前,她还能看见两个孩子,这两年,我挑不动了,只能背一个去。

去年,背的是儿子。本来他要背我,但那牛皮袄,他穿上,飞不起来,我穿上,自己飞了,他留在了原地。

今年,该闺女了。可她有喜了,我怕万一有个闪失,那可是两条命,还是罢了。

儿子河边的房子里静悄悄地,没人,估计带着媳妇儿去哪个山上等着看鹊桥去了。

自从我和织女分开,每年的今天,成了年轻人的盛会,大家不为别的,就为看一眼鹊桥。

去年我们爷俩回来,听闺女说,特别壮观,还有人吟诗:三寸鸟儿万里沟,口尾相衔直到头。说得她哥一脸羡慕,也想亲眼看看。或许,在地上看,不一样?我在上面是没觉出来壮观,就觉得远。

马上就到戌时了,该出发了,我得回去找那老牛皮袄了。

说实话,我挺后悔的。当年要不是听老牛的怂恿,偷了织女的衣服,也不会遭此报应。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无父无母,但长兄如父。当时,就该听哥嫂的,找个本地姑娘,好好过日子,偏色迷心窍,做出了这等违背世俗的事。结果,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辛苦拉扯着两个孩子,不过,我就是受苦的命,倒没啥。最后悔的是害了织女,她自跟了我,就没过什么好日子,现在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天上,一年到头,一家人都团聚不了一次。

这些年,一直有人劝我再找一个,也好帮忙拉扯孩子。我也知道再找一个对我和孩子更好,但我拒绝了,因为我过不了心里的坎,我该受这惩罚。

而且,再找一个,我怕是再也难赴鹊桥之约了,我不能让织女空等。

三寸鸟儿万里沟,口尾相衔直到头。

织女

“醒了?”侍女说:“马上就两点十四分了,你又该出发了。”

“好,帮我梳妆吧。”

短短的午觉,竟也做梦了。梦里,和姐妹们一起下凡游玩,看到一条漂亮的河,九曲回肠,波光粼粼。见四下无人,众姐妹轻解罗裳,下水嬉戏,却忘了时间。

后来,不知谁说了句,该回去了。大家纷纷施法,岸上衣服一件件飞至水上,一时间五彩缤纷,眼花缭乱,唯独少了我那身湖绿色裙装。正着急间,醒了。

咳,梦里都不让我见牛郎。

没错,这是我的真实经历。

当时,我正四下张望寻找,只看见一个俊美的青年抱着一袭湖绿色向河边走来,姐妹们不想见凡人,先行离开了。

他很局促不安:我正在放牛,是风,风把衣服吹到了我脚下。我想是有人在河边洗衣服,没看住,就,就送了过来。

我笑了,你背过身去。

他照做,瞬间,我已整装站在他面前。

我告诉他我是天上仙,他并不吃惊,说,姑娘你的容貌也只应天上有。

我感觉这人挺有趣,和他多说了几句,却发现已经过了回去的时辰。他说,你要不嫌弃,可以到我那小木屋里住下。

他人并不讨厌,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将就一晚。

木屋很简洁,倒是有点韵味。桌子,凳子都是木头的,窗户也是木头的,窗上贴了薄薄一层纸,微微透一点光。最好玩的是,吃的东西需要点火烧过才行,这太新奇,让我决定多留几日,体验一下不一样的生活。

看他穿的衣服实在破烂不堪,为报他送衣解困之恩,我别的帮不上忙,唯有织些布,做几件衣服。

织布机是我画,他做。他手很巧,真做出来了。听他说,木工活他一向擅长,很多人的木房子都是找他盖的。见过他的姑娘,看他能干又好看,很多托媒婆找他哥来说合过。

我说,那你怎么没成亲?

他笑笑不说话。

我竟然有一丝窃喜,他若真成亲了,我还能住这?

他真的待我很好,天上虽然自在,但没这种感觉。

“好了,织女姐姐。你看一下镜子,可还满意?”侍女将我思绪带回。

“满意,把我那湖绿色衣服拿来吧。”

现在,虽不能和牛郎朝夕相处,但好在,每天下午两点十四分,也就是人间的七月初七日,可以见他和孩子一面。

只是苦了他,要等一整年。

星光闪闪,绵绵不断

王母

那天,得知你在凡间成亲,生子,我震怒。

我没有立马去找你,而是下凡偷偷观察了些时日。我想看看你在凡间的生活究竟什么样。

我看见那被人唤做牛郎的青年,也就是你的丈夫,每天披星戴月,下田劳作。听他们闲聊,我得知,只有到了冬天,方能清闲几日。

而你,除了要织布纺纱,还要洗衣做饭,两个孩子哭哭啼啼,你要挨个安抚。你那张曾经艳绝仙界的面庞,现在满是灰尘,你那如云朵一般的黑鬓,现在松散油腻。要不是看见你穿着我送你的那件湖绿色衣裙,我差点没认出来。

那天,牛郎回到家,一身臭汗,两腿污泥。你让他先去河边洗洗,他嫌麻烦,但为了你,还是去了。

吃过饭,你说要烧些热水给孩子们洗洗澡,他不解:孩子们在家干干净净的,为什么也要每天洗?你说:我们在天上都是这样的,我也说不上为什么。

他很是不耐烦,觉得你事情太多,嘟囔了几句,你也火了,但你不会发脾气骂人,最后,委屈得哭了。

他没有哄你,先去睡了,因为第二天天不亮,他又得下地干活。

你当时满眼泪水,无助地望向天上,那个眼神,我看见了,是企盼,但又有不舍。

第二天,人间七月初七日,我来到你面前。

“来了?”

“嗯,耽搁了几日。你,想好了?”

“走吧,我跟孩子们告个别。”

我带你飞上天,孩子们哭着找娘,你也哭了,随后你闭上眼,不再看他们。

没想到牛郎追上来了,你睁开眼,略有一丝动摇。眼看他越来越近,你终于下定决心,咬咬牙,悄悄把发簪递给了我。

那可是你的发簪,天上谁人不知,织女的发簪既是你织机上的梭子,更是改天动地之神物。

我轻轻一划,银河乍现,像你织的锦一般,银光闪闪,绵绵不断。这条河之宽,任是神仙也无法跨越,看来,你是真的铁了心。

不过,凡间喜鹊不忍你们夫妻分离,每年的这一天,自愿搭起一座桥,也算缓了你们相思之苦。

现在这个时间,你们应该又见面了。

想起二十天前的那个早晨,你托你的姐妹给我捎信,让我带你回来。通过她的描述,我料定你是被人骗了,你一向最单纯。所以我怒不可遏,决定下去看看。

果然不出所料,你过得不好。

我说了多少次,和凡间这些人,谈谈情说说爱就算了,还真跟人成亲生孩子?你还一生就是俩。到头来,还得我做这个恶人。

做就做吧,我也不差这一回了。

end

禾文
禾文  作家 毕业于工科院校,供职于汽车行业,混迹于魔都西郊微信:437311871,个人公众号:圈外行走我的文章已加版权印,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

牛郎织女新编

难忘的一次喝酒经历

01 那天中午,我和婆婆、孩子,我们祖孙三代一起去一个亲戚家——老公的三姨家喝酒。就是这次喝喜酒,却让我感慨颇多。 因为上代人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婆婆和三姨始终合不来,红白喜事也没有来往,我们结婚,没有请他三姨,她的孩子结婚也没有请我们,2家人就形同陌路地尴尬着、僵持着。 记得我结婚大概一年以后,老公带我去他的表妹店里打金戒指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还有个卖金银首饰的亲表妹。 那天,他表妹...

怀孕后的职场浩劫

若兮大学毕业后在一个新闻网站做编辑,她负责热点新闻和乡镇发展动态这两个版块,每天早上八点钟上班,上班期间的工作很简单,就是从一些较大的网站上复制今天发生的热点粘贴到他们自己的网站上,这部分工作既简单,又机械,几乎不需要思考,只要会用电脑的人几乎都可以胜任。 另外一部分工作便是从各个乡镇发来的工作动态中筛选一部分错别字不算多,语句还较通顺的简讯稍作修改,放在网站上,这部分工作初中生就可以胜任。...

流逝的是岁月,不是你我

“在干嘛,我今晚来你那,方便吗?”“好,来吃晚饭不?”“不来了吧,晚饭和同事一起吃。”“好。” 说来也奇怪,和林远认识快有十二年了,一起玩一起耍总没有多余的动作,有事说事,从不拐弯抹角,他朋友不多,但却都能算上是过硬的感情。 A 预科结业那年。 “我可能明天凌晨到达晃县,方便吗?过来接下我,要得不?”“几点?”“五点左右吧。”“好,到了打我电话。”“好的。” “新晃的到站了,下车的赶紧收拾哈...

一切都糟糕透了,但是别忘了自己!

有时候不知道活着为什么那么难。 家庭状况很明显,一家三口人,很幸福吧。 事实呢是,一家三张嘴,家里的大小琐碎经济,都需要老公一个人在外打拼支撑着。 小孩子需要玩具,喝奶粉自然不能亏待。 我是家里的全职妈妈,还怀着二胎。因为饭食需要补充营养,生活费每个月比之前都要多几百块钱。 我是二胎主义者,一直都想着没人帮忙带孩子,早晚都要要,为了减少做全职妈妈的时间,就趁在家看老大的日子里,要二胎,互不耽...

总有些爱,无以言表

1 昏黄的路灯,拖出一团糊在一起的人影,左右晃动着前行。 范柳元把夏雪揽在怀里,似醉非醉的走在初冬的街头。 夜,很静。白天的喧嚣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整个街头都是空旷的。只有路灯睁着昏黄的眼睛打量着这一团模糊的人影。 白天是属于现实的,而夜晚才是心潮涌动,上演或真或假,各种故事的时候。 2 刚才在饭店吃饭,范柳元带着他的哥们刘总相陪。夏雪一个劲的跟刘总解释,她跟范柳元不熟,他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江歌案和杭州保姆纵火案:我帮你,都不奢求你感恩,只希望你别害我

这几天一直在关注江歌案,也看到了很多媒体对事件和人性的各种解读,正义是非,案件本身,本不应该再赘述,但我还是有话要说。在这个事件中,我看到众人火热的围观和义愤填膺的愤怒,还有这个无助母亲的哭泣。 毕竟自己的宝贝女儿,已经没有了。 一直以来,对于人性丑恶而引发的事件,蝉联往复。从之前杭州保姆纵火案,到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再到因为新京报《局面》的专访,案发近一年之久又重回大众视野的的“江歌案”。...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