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情未央

2018-08-18 12:00:20作者:深巷月

千情未央

楔子

宫里的一个太监吞金自杀了。

死状及其可怖,死时双目圆瞪,脸色涨红发紫。据说是因为金器划破肠壁,伤口破裂出血而死亡。

不过是死了一个太监而已,在这深宫之中高墙院落之内,每日大大小小死去的人,知道的不知道的还少吗。

不过是宫里的人又少了一个,乱葬岗的冢多了一只。

不过这个不一样,这是当朝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徐贵妃身边最得力的杨太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想要什么没有,挥挥拂尘,大批人都巴结不过来呢。

徐贵妃得知这个事情大怒,拂袖挥翻了身旁宫女手中端着的莲子羹。神情肃穆:“我绝不相信他是自杀,谁敢杀我身边的人,那就是跟我作对。你们给我严格彻查,一定要查个究竟。”

第一章

御花园内,万花盛放,姹紫嫣红。一个宫女拿着竹篮,另一个掐下一朵艳丽的牡丹小声道:“估计太子活不了多久了,虽然刚被封为太子,徐贵妃怎么可能让她平安长大。”

另外一个附和说: “也是皇帝太软弱,惧怕徐贵妃娘家的势力,不然怎会轮到现在才立。”

“对啊,不到万不得已徐贵妃怎么会允许陛下立一个宫女的孩子为太子。”说着边摇头还连连叹气。

突然响起水瓢叩击木桶的急奏声,随后传来一道厉喝: “诶诶,你们在说什么呢?你们成天不好好干活儿,在背后巴巴的揭人短处,小心嬷嬷知道了,仔细你们的皮。”

说这话是太子身边最贴身的宫女颜婉,她刚好提着水桶经过,冷不防的听见两个宫女讨论她的主子。

太子刚懂事起,便和她一起相依为命。她气质淡雅,五官谈不上多么出色,眼角的痣却太子印象非常深刻。那会儿太子只是一个没地位不受宠爱的皇子,宫女太监都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当时后宫完全被徐贵妃把持,她为了自己的地位,会杜绝一切威胁到自己地位的事情发生。


所以以云烨的来历不明为由,不让云烨被带入正宫抚养。


云华宫内。

“太子殿下,您要是累了,奴才再去给您捉几只蛐蛐来,供您玩乐。”两个太监一脸谄媚的讨好着殿里一个少年。

这个少年端坐在大殿之上,他眉头紧锁,长长的睫毛覆住眸子,看不出想什么。


颜婉大步走进来,没好气的对两个太监说道:“以前求你们,你们都不过来,现在一个个都巴巴的上赶着。”

一个太监强挤出笑容,尴尬的回道: “颜婉姑娘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做奴才的不得全心全意为主子着想不是。稍后奴才让他们送几床金丝被过来,夜里凉,小心太子殿下的身体。”说着低头哈腰的退出去了。


颜婉啐道:“这些见风使舵的太监太可恶了,之前也是他们欺负太子殿下,如今一个个都赶着献殷勤。”


第二章

崇华殿内,精致庄重的香炉里雾气渺渺,混着清肺的松香。

“云烨,最近睡的可好?”武贤妃怜爱的摸着太子的头问道。

“多些母后关心,云烨睡的很好。”太子端庄有礼的回道。

“好,那就好,呆会儿我再陪你看看书,现在要开始学会处理些政务了。”武贤妃拍拍太子的手。因武贤妃温婉贤淑,所以素有贤妃之名。

当云烨六岁起,皇上便把他放心的交给她。因她一直无子,所以把云烨当做她的亲生孩子,她待云烨温厚慈爱。经常给云烨讲解帝王之道,管理官员的权衡之术。

在太子心中,后宫虽然不能干涉朝政,但武贤妃在前朝的大局意识并不比那些高官差。她经常摸着云烨的头呢喃:若是我的链儿还活着,也像你这样大了。她一直淡然随性,从不逼迫云烨写字学习。



云烨的名字,听说是云烨娘之前就取好的。她娘说只是听到皇帝念书“灿烂虺韡,焜烨发越。” 火华,光辉灿烂。这些都是那个叫颜婉的宫女告诉他的。


之前很多小太监拿弹弓打云烨额头,欺负云烨,是颜婉站出来保护云烨,大声斥责赶走了他们。

很多宫女在背后说云烨坏话,说太子没有教养,是颜婉捂住他的耳朵,给他鼓励。在无数个害怕自己第二天就会没命担惊受怕的夜晚,是颜婉一直陪伴着他。与其说她是伺候他的宫女,不如说是他孤独童年的玩伴。



“太子殿下,这是我给您做的小玩意儿,您看?”只见颜婉拿着一个木制的小水车进来。

“这个水车做工精巧,细节精细无比。颜婉,你的手太巧了。”太子殿下兴高采烈的举到眼前细致的端详,嘴里不住的赞叹。颜婉脸色满是掩饰不住的得意神情。


终于在某个深夜,皇帝下召,立云烨为太子。让皇上的母后,太子的老祖母来养育云烨,希望他能得到她的庇佑。然而他依旧没有摆脱以前的恐惧。那是一个暴风雨的夜晚,徐贵妃召他去她的寝宫。


一名宫女来报:“贵妃邀请殿下一同进餐,顺便看看太子殿下。”太子眼里闪现惊恐犹疑,后退一步,腰上的玉佩随着衣摆轻轻一颤。

颜婉埋首恭敬回道:“劳烦姑姑回秉贵妃,太子殿下已经用过餐了。”

姑姑眸光一闪,提高了声音:“是皇上贵妃一起邀请的陛下,还请颜婉姑娘不要让咱们这些做下人的为难。”语气凌厉,不容拒绝。

颜婉微微屈膝伏到太子耳边 :“太子殿下,记得去到那里什么都别吃。”太子所有所思的点点头。

隔着重重帷幔,金色纱帐随风飘摆,云烨走进了徐贵妃的寝宫。

铺着锦色五彩桌布的圆桌上只有徐贵妃一人,她锦衣华服,鬓发如云,头上的金饰恍花了云烨的眼。

“父皇呢?”云烨疑惑的问。

徐贵妃朱红色的嘴角微微勾起:“皇上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云烨想,她又在弄什么小把戏,还假传圣旨。

“过来尝尝点心吧,这是宫里最好的御厨做的。”徐贵妃露出少有的温和。

那是淡绿色的琉璃糕点,外表晶莹剔透,能隐约看见里面深红的豆沙,外皮点点芝麻,看起来精致香甜。

云烨演了咽口水,很想大快朵颐。却想起来颜婉的嘱咐。

“吃过了。”云烨狡黠的避开。

徐贵妃露出微微愠色,又端起一碗菇菌汤:“吃过了就再喝点汤吧”神情自若的仿佛云烨是她的亲生孩童般。

云烨看着她端着碗的指甲上鲜红艳丽的牡丹蔻丹想着,要是涂在颜婉指甲上,会是什么模样。

在思索的时候,徐贵妃离他更近,他闻到她身上的凝香也越发浓厚了,马上警觉惊醒:“我不爱喝汤。”徐贵妃用恨意的眼神斜昵了他一眼。

“你跟你的母亲一样,胆小如鼠。”

徐贵妃气急败坏,转身拂袖而去,头上的珠钗颤颤的要落下来。

云烨拔腿跑掉了。最让云烨感到恐惧的是徐贵妃竟然胆大妄为到在自己的宫殿对他下药。幸好这次的谋害没有成功,不过徐贵妃肯定是更恨他了,以后在这宫中的生活会更加艰难,好在有颜碗一直陪着他。


宫里最让云烨觉得烦闷的便是夜晚四处传来的乌鸦的叫声,断断续续,幽幽噎噎。有时似受伤的猫,有时似发春的鸟。它们像是在高墙琉璃顶上,不知疲倦白天黑夜的叫个不停。云烨曾向颜婉说起过。她说:“你听到的不一定是鸟的叫声,而是哭泣的女人。”


“怎么会有女人的哭泣?”云烨疑惑。

“是女人也不足为怪,宫里不受宠被打入冷宫的妃子还少吗?她们在孤苦无依的夜晚,只能靠眼泪熬至天明。”

“是哪个女人?”

“太子殿下别问了,宫里不许谈论这类事情。” 颜婉再不肯多说一个字。


第三章

夜凉如水,皎皎新月升起,云烨思念着从未见过的母亲。他趁着宫女太监熟睡的时刻,偷偷走出院外,想着母亲是什么模样呢。是像惠妃一样温婉慈爱,还是像徐贵妃那样。

这时又听见宫里呜呜咽咽的哭声,不自觉的就走到了那座宫殿。圆形的朱红大门早已劣迹斑斑,门边杂草丛生,枝干长得快有半人高,院里的圆桌石凳积满灰尘。

一会儿冷殿异常安静,悄无声息仿佛是在无人的山谷。透过院外一颗大树的枝叶缝隙,云烨看到窗户上有女人的影子,鬓边头发散乱,似乎抱着琵琶,但是声音只是短小急促,像是断弦的琵琶。

觉察到脚步声,屋里的女人紧张害怕的问:“是你来看我了吗?”

云烨没说话,没想到她又继续自言自语:“我一直等着你来呢。”

云烨悄悄进去,一阵风吹来,烛灯尽灭。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云烨全神戒备四处查看时,身后突然伸来一只手掌牢牢缚住云烨的脖颈,这人将他向后大力的拖行,他的脚在挣扎的过程中,碰翻了香炉,香炉倒在地面发出巨大的声响。

云烨面部涨红,嘴巴张大发不出声响,两只眼珠子瞪出去,双手在空中乱舞。

突然那只手松了,云烨摸着脖子睁大眼珠害怕的回过头,看到一张惨白的面庞,头发凌乱,泛青的皮肤隐现几条青筋,她的手指没有指甲,模糊的肉曝露在外,甲肉已经结痂,看着渗人。她指着云烨嘴里喃喃道:“你是烨儿,对不对,我找到你了。”说着走过来紧紧的抱住他,云烨感觉骨头似要散架。


正在这时颜婉突然匆匆的跑进来,她惊慌着拉着云烨就跑出了宫殿。

跑的时候回头看到那女人还站在门口,额头有汗珠滚落。

“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云烨疑惑。

“她只是一个疯女人,疯子胡言乱语的话哪能当真呢,兴许她只是随口乱喊的,陛下休要再提见过这个女人,皇上说了,谁也不许说,陛下也别到那边去了。”


云烨心里有一种直觉,这个女人跟她有莫大的关系,她们究竟在隐藏一个怎样的秘密呢。颜婉也对云烨隐瞒至深,不愿多说。


又一夜,好奇心再次驱使云烨走向那里,隔着重重黯淡的帷幔,他发现她正平静端庄的坐在椅子上,好似在等他。

“我知道你叫云烨。你是太子对吧?”

“是,我是父皇新立的太子。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女人面色如常,心里却紧紧的在发颤。

她紧张的掩饰道:“我是听别人说的。我是和妃,徐贵妃设计陷害我,以我在宫殿内弹奏艳曲为由,拔掉了我的指甲,后来遭皇帝冷落,打入冷宫。如今才到这般境地。昨晚冲撞了太子,太子不要介意。” 她的声音暗哑,丝丝缕缕缠绕交叠,似疯长的藤蔓在云烨心里打了个结。

“那你的家人知道吗?”云烨觉察出她的不自在,还有她眸光里复杂的情绪。

“我已经没有家人了。我是以前寰南边境首领部落的女儿,还有一个姐姐。后来部落被毁灭,家人全死了,我也回不去了。”

她神色哀戚。

“那你的父母为什么把你送进宫?”

“因为他们希望能更靠近一步皇宫,部落能得到皇上更多的关注与庇佑。让父母和那里的人民生活的更好。”


第四章


深巷月
深巷月  作家 四海清平。新浪微博:深巷月er

千情未央

回不去的昨天,看的到的未来

她是个不爱回忆的人,友情除外,今天也除外。 1 “语落,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你一说话我身上就起鸡皮疙瘩”,一下课江尘就坐到语落对面说。 语落斜了他一眼,没有理他。因为这样的暗讽她习以为常,甚至说每天都会收到以江尘为首的“三贱客”的语言攻击,而他们的攻击点只有一个就是语落说话的方式——嗲,对,就是嗲,那个现在被称为小软妹的声音,成为了语落的噩梦。 语落讨厌他们的嘲讽,但是却唯独不讨厌江尘,只因为...

粉妖精与绿妖精

1. 高高挑起的房檐上,两只妖精在对话。 你每日来这宅邸,天天盯着那个小娃娃看,无不无聊?一只头顶长了朵芍药的粉色妖精,趴在琉璃瓦上,两只小脚高高翘起,嘴里吐着瓜子皮。 那个粉粉嫩嫩的小娃娃,很可爱的!难道你不觉得?浑身翠绿的妖精认真地说,他头上顶着两片叶子,随风跳跃。 可爱倒是可爱,可是,她毕竟是个人类耶!粉妖精边嗑瓜子边打击道。 绿妖精白了她一眼,人类怎么啦?反正她很可爱,我就喜欢可爱的...

小老鼠游城记

01 小老鼠咿咿和呀呀跟老鼠爸爸妈妈住在乡下一个狭小漆黑的洞里面。 老鼠爸爸妈妈经常告诉咿咿和呀呀外面的世界有多可怕,有老鼠夹,踩上就没命了。尤其有很多可怕的猫,它们有着锋利的爪子,走起路来悄无声息,“喵呜”一口就能把小老鼠吞进肚子里,多可怕啊。还有人类,随时都能找出各种各样的武器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 咿咿听着老鼠爸爸妈妈的话浑身发抖,不敢离开鼠洞,有时甚至连往洞口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而呀呀...

滚粗!小仙女

几天前,被周杰伦演唱会的小仙女刷了屏。朋友圈里的女性朋友一边倒的真性情,敢爱敢恨,有啥说啥的女孩太珍贵。群情激奋,仿佛自己就是台上那个手撕渣男的耿直girl。 然而过了两天风向就变了,先是模特,再是网红,又是女主播,近来还演化成为了公司炒作博眼球。 本以为是一个受伤妹子大胆向前看的励志桥段,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带歪吃瓜群众节奏的恶心阴谋。 其实小仙女的招数很简单,就是受害者身份预设。在大家都不知...

做朵白云守在你的天空

1 温暖和煦的阳光普照着安静的村庄,柔柔的微风划过耳际,撩乱了额前的发丝,像幼时母亲手的轻抚。云儿自由懒散地穿行辽阔的天际,不知疲倦,不懂忧伤。 我安静的坐在杨树下的木椅上,一脸恬静的看着表姐口若悬河,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洒下星星点点的斑斓,细碎的光亮在脸颊上变幻纷纭。表姐的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仿佛进入了向往已久的未知世界,喜悦的给我讲述那里的新奇和奢华。表姐说城里有一眼望不到头的豪华超市,...

有时间抱怨,说明你还不够忙

文:安亦清 打开手机,看到凌晨六点钟时Z学长发来的消息,“安学妹,真心喜欢一件事情不容易。与其纠结,不如立刻去做。有时间抱怨,说明你还不够忙。我想到一件事情就会立刻去做,要不然我怕会忘记,会来不及。”没错,是六点钟的消息,他一向早起,大一到大四从未变过。 01 Z学长是我见过的典型的能把一天用成48个小时的人。大一的时候室友打游戏到天昏地暗,他不为所动,在图书馆一泡便是14个...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