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超六个月

2018-08-07 16:30:46作者:s糖莲子

《不超六个月》by s糖莲子

图片来自网络

找工作大半年了,几近绝望时,莹莹接到了一家公司的面试邀请。放下电话后,莹莹翻看了人才网里的投递记录,才想起自己半个月前投过这家公司。

这是家红酒公司,办公地点在老板别墅,招聘页面上公司详情介绍得很简单,岗位要求也不高。隐隐约约中,莹莹觉得这次一定能行。

第二天一早,莹莹到了别墅区。一进门就看见一位30出头的长发美女坐在长桌旁。她看见莹莹后,一边招呼莹莹随便坐,一边去里屋拿了一张背后印有红酒库存单的求职申请表,交给莹莹,自己便去卫生间打电话了。

填完申请表,那位美女还在打电话。

等待之余,莹莹细细打量着整个房间:眼前是一张可供10人坐的长形会议桌,桌子前面有一排红酒展示架,上面零散地放着几个红酒空瓶。桌子背后有一个两扇门的红酒柜,上了锁,里面整齐地排放着贴有英文标签的各式红酒。桌子两侧放着酒具和酒桶。墙上挂满了各类红酒和原产地的介绍牌。房间不大,装的东西可不少。

正在看时,忽听酒柜背后一阵脚步声,一个50多岁的老头出现在莹莹面前。老头看了莹莹一眼,走到酒柜前,从腰间掏出一把钥匙,开了锁,漫不经心地擦起酒柜里的酒瓶。

这时,长发美女出来了,招呼那个老头:“王师傅,你把酒柜擦完了,就把楼下仓库清洁做了,记得11点以前把那箱红酒送到客户公司,千万别迟到了。”老头轻哼了一声,手里的帕子甩了两下,便往卫生间去了。

长发美女毫无表情地坐下,莹莹赶紧把申请表递了过去,美女看也没看,直接说道:

“我们是家创业公司,刚成立半年,现在缺一名内勤,主要负责系统录入和出纳,唯一的要求是稳定,你能不能做到?”

“我看招聘岗位上写的是订单处理员。”

“哦,那是以前的招聘了,没来得及改,现在不缺了。”

“出纳我不会!”

“那个很简单,我可以教你,很快就上手了。”

莹莹有点迟疑。美女继续说道:“公司虽才成立半年,但我入这行已经八年了。目前公司准备在一线城市开店,未来发展不可限量,你要能稳定地做下去,当管理层肯定是没问题的。”

莹莹想起这大半年找工作的艰辛:被拒是常态。打着招聘的名义要你交钱培训的、夸夸其谈自己创办的公司有多牛的、劝你结婚生子后再出来找工作的、还有对你说的每句话都表示怀疑的......真是心力交瘁!

经历了失业的糟糕状态,莹莹对稳定的工作更加渴望,于是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那你明天来上班吧,刚好新系统明天开通,我们一起学一下。”长发美女说。

“明天学校还有点事,恐怕来不了。”莹莹小声说道。

“后天就是周末了,我这系统要得急!”美女嘀咕道。

“下周一,我最快周一能到,行吗?”莹莹问。随后又补充一句:“周一一定可以!”

“好吧。周一见!今天谈话就到这里,我有点忙,你慢走啊!”长发美女拿起手机,准备离开。

莹莹忽然想起什么,问道:“请问你是老板吗?”

“是的,我姓刘。”美女答道。

“原来是刘总,嘿嘿。”莹莹尴尬地笑道。

“我大不了你几岁,他们都喊我刘姐,你也喊刘姐吧!”美女笑着说,随后走进里屋。

周一上午,莹莹提前到了公司。一进门,便看见王师傅在擦酒柜,她刚想打招呼,里屋走出一个女孩,瘦瘦的,戴着眼镜,手里拿着水壶,走到桌前,将水壶放在电磁炉上,只听她说道:

“王师傅,先按左边这个键还是右边这个?”

“那高科技我哪知道?”老头一边擦着酒瓶一边说。

“哎,我总是搞忘,管它的,乱按!”说着,在电磁炉上按了两下。“咦,居然对了。”眼镜女孩自言自语。

“你赶紧进去吧,被她看到又要说你偷懒了!”王师傅边说边锁上酒柜门。

那女孩立刻进了里屋,王师傅绕到酒柜背后,顺着那道楼梯往下走去。莹莹很是尴尬,坐在前几天面试的那个位置,不知所措,看了看手表,还差十分才到九点呢!

过了一会,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进来一个年轻小伙,气喘吁吁地,放下背包,冲着莹莹问道:“我姐呢?”莹莹茫然地看着小伙,小伙这才意识到认错了人,又拿着背包走进里屋。

一会儿,小伙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手机,气愤地说道:“喊我准时到,自己都还没出门!”说着便走到酒柜背后上方,沿着楼梯上去了,莹莹这才发现,原来楼上还有一层,但只有一个房门。

九点一刻,门外响起”噔噔噔”的声音,刘姐走了进来。莹莹马上起身问好,刘姐笑了笑,说:“你先坐会,我有点事,等会和你一起学系统。”说完又想起什么似的,“先给你看下公司产品吧!”

刘姐在一堆杂志里翻找,刚好看见王师傅走了过来,“上周放在这桌上的一本画册,你看见没有?”刘姐问。

“那些东西都是你收着的,没看见。”老头答。

刘姐转身对莹莹说:“这样,你把手机拿出来,在××外卖平台搜索我们公司名,大部分产品都在上面,你自己先看看,我先上去了。”

莹莹翻看着手机,发现页面上,有产品名字的没图片,有图片的没名字,有的瓶身标签上的英文和产品中文根本对不上!

正看得云里雾里的时候,王师傅从楼下抬了一箱红酒上来,莹莹赶紧去帮忙。

“你别动,你没那力气,我来。”老头说道。

“那我帮你拿酒具吧!”说着莹莹拿过箱子上的酒具。

王师傅打开酒柜门,一瓶瓶的往里放,莹莹在旁帮忙递酒。

“哎,每天都要擦这酒柜,一点一点必须擦干净,酒瓶也是一样,说是有顾客来谈生意,看着舒服。”老头说道。

“那有客户来吗?”

“有个鬼!”

“怎么会?不是说公司生意不错,还要开分店吗?”

老头冷笑一声。

过了一会,老头看四周没人,凑过来低声说:“来这上班的人,不超六个月。”

s糖莲子
s糖莲子  作家 做一个有态度、有深度、有温度的传播者。微信公众号:莲子说。

不超六个月

爱情,原来也有七年之痒

世界有多大?我不知道,周素也不知道,她唯一知道的是,曾经的这座城市,他就是全世界。 青春里,好像每次学年第一不是很难,难得是偶尔学年第十六。 好久不见的联系,周素和我说他们分手了。 恩,我沉默了一下,毕竟无关紧要,身处事外。可是出于同样的百无聊赖,和莫名的一点八卦心理,我还是继续听了下去,然后陷了进去。 2009年9月9日,听起来长长久久的一个普通高中日子。周素还是学年第一,还是班级的团支书...

有一种人生经历,叫司法考试

作为一名法科生,每个人都梦想成为《何以笙箫默》中何以琛那样的律师,《人民的名义》中侯亮平那样的检察官,但是现实逼迫的我们活成了《爱情公寓》中的张益达,甚至有的同学还调侃,不要瞧不起张益达,人家最起码考过了司法考试,我们或许还不如他。 盈科律师易胜华写过一本书叫《别再异乡哭泣》,第一章名为让海天为我聚能量,讲述了他头破血流备战司法考试的经历。我看这本书时,我正处于司法考试的准备...

漠少君之我的狐妖小女友

就在漠少君刚放下警觉的时候,那声音又响了起来,窸窸窣窣的,像是什么小动物在吃东西,又好像是爬行动物在草皮上爬动的声音。

我的女人,谁敢动?

1 尽管天灰蒙蒙的,离着还有十几二十米远,勇武一眼搭过去就发现刘升的摊儿上多了个人,女人。 确切地说,是个姑娘。 姑娘浑身上下包裹严实,但那双水灵的大眼一下粘住了勇武的目光。 结了婚的女人哪有那样清亮的眼神? 姑娘动作麻利地称秤,收钱。 刘升这家伙,哪儿请来的帮手?前些日子还说人手不够,让勇武帮着找个人,这才几天,就弄了个——好帮手。 看见勇武,姑娘自然热情地招呼道,哥,来了啊—— 脆生生的...

我姥姥讲的故事

从小姥姥姥爷带大的,姥姥和我讲了一些好玩的、书上读不到的故事。你来我这里听闲扯淡,我给你讲我姥姥给我讲的故事。 我姥姥讲的故事 ——王老太太 在村子里有一个王老太太。 王老太太并不是一个老太太,而是一个老头儿。他从小下巴光溜溜的,一根胡子都不长,年轻的时候村里人笑话他“王姑娘”,现在...

你不在的日子里,我就这样生活

一个人做晚餐,切了几片厚厚的火腿,煎了一个鸡蛋,在炒饭里洒了一溜葱花,然后舀了一晚玉米排骨汤,一口一口地把它们吃完。 一个人洗碗,一边听着林夕作词的歌,依然是那么的清高孤寒,依然是那么的黯然销魂,依然是那么的让人忧郁,依然是那么的一语中的。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不知道该对谁说,此刻弥漫在我内心,似有若无,想要触碰瞬间又消失无踪的寂寞感受。 一个人拉上窗帘,关好门扉,就完全置身于一个独立的世界...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