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轻秋的宇宙

2018-08-05 16:30:20作者:于晓白

 

洛轻秋的宇宙

洛轻秋的宇宙

7月的中午,阳光热烈,晒得柏油公路上的斑马线有些刺眼。正是公司的午休时间,洛轻秋刚吃完午饭,走在路上,并未打伞。她微微眯着眼,看着前方,7月的灼热感逼着她快步走着,走进了公司楼下的小幸咖啡馆。

“请问您要点什么饮料?”

“给我来杯冰美式,谢谢。”

洛轻秋坐在窗户边,擦了下额间的汗。南方的夏天果然不大适合她。

她抬头看了看咖啡馆,简洁的装修风格,正切合了她的喜好。此刻正值工作间隙的午休时光,咖啡馆里的人却不多,寥寥无几。前面背靠着洛轻秋坐着的陈宇便变得愈加显眼。

陈宇的面前放着笔记本电脑,纤长的手指不断地敲打着键盘,偶尔也会发出两句语音。那张俊秀的脸上神情认真而专注,很帅气,让她不自觉得有些着迷。

洛轻秋想起她在公司刚看到他时的情景。

公司原本的海外事业部经理升迁,位置空了出来。公司发布公告,由海外事业部的陈宇接任。一时之间,茶水间里八卦风云起。人资部的小姐姐有幸见过之前一直在海外地区工作的陈宇,便啧啧称赞,公司将有一名大帅哥要从海外归来。自此,公司里的女同事口口相传,只想早日一度这位大帅哥的风采。

洛轻秋起初并未把这些放在心上,工作该干嘛还是干嘛。直到前几天,这位大帅哥驾临采购部。

洛轻秋隶属于采购部,采购部有时会与海外市场部有些工作上的关联。

那天正是下午的2点多,午休刚过,洛轻秋的神经还没有完全清醒。就听到隔壁小林窃窃私语,又很兴奋的声音。

“洛轻秋,快看快看,前方有一枚巨帅的雄性生物。”

洛轻秋抬起头,一眼望去,一时之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前方的男人身材高大有型,一身深蓝色的西装,剪裁得体。一张脸,棱角分明,眉似剑锋,有些锋利。眼睛是单眼皮的,却好像汇聚了星辰的光芒。鼻子高挺,突出了五官的立体感。嘴唇有些薄,此刻微微动着,正在和主管认真地讨论工作。纤长的手指还在比划着一些手势。这份认真专注的工作态度更增高了他本来就很高的魅力值。

“陈宇”洛轻秋的嘴里喃喃。

前方的男人却似有所感,转过头来看了一眼。

洛轻秋慌张得低下头,着手工作,再无顾其他。

“小姐,您的咖啡。”服务员的声音终止了她的回忆。前方的男人也已经失去了身影,只留下空荡的座位。

“谢谢。”洛轻秋搅动着咖啡勺,加入了双倍的糖和奶。她向来不喜欢吃苦,甜品才是她的最爱。

“小姐,您的芒果千层。”精致的餐盘里,乘着明黄色的三角型的蛋糕,上面还装点着满满当当的芒果小方块,色泽明亮、鲜艳,看起来十足的诱人。洛轻秋有些诧异。

“你们上错了吧?我并没有点甜品。”

“这时刚才离开的那位先生给您点的。他说您会喜欢的。”服务员看向洛轻秋,耐心地解释着,脸上带着些许促狭的笑意。

洛轻秋有些怔然。她的确会喜欢,而且会很喜欢。芒果千层,曾经有段时间是她每日不可少的最爱。只是没想到,他还记得。

高三那年的暑假,闲来无事,洛轻秋找了份在甜品店的暑假工,赚点零花钱。店里的生意不错,经常有小情侣来这边约会,一来就会待上一下午。店里的甜品也很好吃,芒果千层是它的五星推荐。

甜品店的装修是淡黄色的风格,很简单也很温馨。比较特别的是,收银台的对面有个垫高的小台子,台子上放着架钢琴,黑白分明的琴键,还有此起彼伏,时而抒情时而欢快的琴音。

那天是个周末,来的客人特别多,洛轻秋忙得晕头转向,内心烦躁。舒缓的琴音传来,就像少年在钢琴键上的手,抚平她的心情。

台上的少年静静坐在那里,手指纤长,在钢琴键上流畅地走动。他像会发光的光源,抓住了洛轻秋的眼球。洛轻秋看呆了。分神之间,撞到了客人,手里的饮料洒了客人一身。弯腰赔了好多句道歉。果然,美色误国。色字头上是有刀的。这是洛轻秋见到陈宇的第一感悟。

而洛轻秋见到陈宇后的第二感悟是,做人不能脸皮太薄,厚脸皮的人才能吃败天下无敌手。

店里的生意不错,点芒果千层的人尤其多,所以,店里会备着芒果千层的成品。到了晚上打烊的时候,剩下的成品会被处理掉。扔掉或者店员拿去吃。

洛轻秋最爱芒果千层,每次剩下的芒果千层,都会被洛轻秋厚脸皮快速地扒拉走。一口一口的芒果和奶油,香甜的芒果填满口腔,芒果的清甜加上奶油的口感,好吃得让人简直想上天喽。

可是陈宇呢,每次都只是在一旁笑着看着洛轻秋吃,没争过没抢过。估计是脸皮太薄,暗里咽口水,表面却不好意思吧。但是厚脸皮的洛轻秋却吃得特欢,丝毫没有吃独食的羞愧。

可惜后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下意识的戒掉了这个瘾。不管是最喜欢的甜品,还是那个少年。洛轻秋叹了一口气,压抑着脑海里翻飞的回忆。

周一的早晨总是让人容易感到忙碌和慌张。休憩的周末到工作日的切换,以及到了月底忙碌的工作状态。洛晓秋忙得焦头烂额,事情还是一件一件地摆着。当洛晓秋结束工作,电脑显示已经20:00。转头看看空无一人的办公室,走出办公大楼,洛轻秋看着脚下一步一步走着。周围很安静,灯光淡黄昏暗,竟然有温馨的错觉。

安静昏暗的环境里,突然传来汽车的鸣笛声,车灯打在洛晓秋的身上。洛晓秋识趣的往旁边避了避。结果那车竟然还鸣笛,灯光依旧停留在洛晓秋的身上。洛晓秋转过头,眯了眯眼避开刺眼的灯光,看向始作俑者。

车里有些暗,洛晓秋看不清车里的人,只是莫名有些熟悉感。

“上来。”陈宇从车里探出头来,语气不容拒绝。

洛晓秋瞄了眼前边呼啸而过的39号公交,皱了皱眉头,上了陈宇的车。

洛晓秋曾经想过很多次,多年以后的见面,陈宇会跟她说什么,没想到是一句简单的“上来”。

而洛晓秋如她所愿的,“好久不见。”

真是老套的见面语。陈宇紧了紧握在方向盘上的手,使劲压下心底翻滚的情绪,“是啊,真的好久不见,久到你都快不认识我了。”语气里有淡淡的自嘲。回来这么多天,她见到他,就当他是个透明人似的,不理不睬。

洛晓秋右手抓紧了安全带,张了张嘴,想说没有,可是突然觉得没有辩驳的意义。

车里的空气变得有些稀薄,压抑,让洛晓秋有种想冲下去的冲动。

“家住哪里?”陈宇目视前方,打破压抑的安静。

“在和平南路罗嘉小区。”洛轻秋低着头说出地址。

车里又恢复了平静。

四年的时光,1000多个日夜,曾经亲密无间的恋人,却不知从何聊起。

风在耳边疾驰而过,光影快速往后退去,洛轻秋明显感到车辆的速度快了起来。她有些不安地抬起头看了看驾驶座上的人。

他目视着前方,嘴角抿得紧紧的,神情紧绷,像在极力克制什么。洛轻秋知道他在生气,可是她不知道他在生气什么。难道前任见面不就是这样的吗?难道还要像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见面来个热情的问好及拥抱?

记阿公

【生平】 阿公年轻时是在村委给人理发的,在1981或是82年曾祖父去世后,在83年干起了曾祖父的旧业,做了师傅。本地叫的师傅是指那些在有人去世后,按照佛教经法给逝者超度亡魂且给后人祈福的法师。曾祖父是大师傅,手里管着佛像,又没有传给同僚。一开始阿公只是负责在有后事要做的时候帮把佛像带过去,久而久之就做起了这个行当。 阿公原本学过唱戏,也是当时村里为数不多的识字的人,写得毛笔字,所以很快学得炉...

亲爱的,那只是一个梦

“喂,姐,妈说,等下我们一起去看你,你做好准备哦!”不等姐回答,我就匆匆挂了电话。妈妈顿时无奈地瞪了我一眼。我假装没看见撇了撇嘴巴 …… 姐姐嫁人了,新婚不久,我们很想念她,也想看看她生活的怎么样。去到那边,她的家里房子很大,有两层,虽然不像电视里的别墅一般豪华,也算很不错了,还有一个大大的院子,姐夫刚好不在家,我们聊了很久。丝毫没有感觉姐姐已经嫁了人,还是会和我打闹…… 差不多要回去了,我...

苗家飘香

苗族在世人的眼中是远古而非常神秘的,无论时代如何飞速发展,他们依然拥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底蕴。如语言,服饰,以及信仰。 一直以来,听过苗人的种种传说,虽只是道听途说,但在心里却留下很多对他们的好奇与疑惑。 与苗人接触后,感觉他们对外界有一种莫名的疏离,即使他对你表现得热情而友好。但是依然能从一举一动间感觉到一种极深的防备。 他们与外人交流时,说的也是客家话。但只要旁边有一个老乡,转头又是一口的苗...

那个和我一样暴脾气的老男人

文|水芷汀兰 图|网络(侵删) 01 他45岁上下,头发稀疏有点花白,有大肚腩,头重脚轻。皮肤黝黑,眼窝凹陷,笑的时候会露出一排大门牙。骨架大,身高一米七左右,体格还算健硕。 是随处可见的老实农村人的长相,为人木讷,不太会说话,但勤劳能干,脚踏实地,街坊四邻都有所耳闻。只是有时候脾气不好,很容易发怒,人至中年,一大家子人还经常吵吵闹闹没完没了。 他唯一留下的一张年轻时的照片上身着西装的他并不...

啊旺们

阿旺们 今年最后一只阿旺被偷走后,老爸决定从此不再养狗。 家里养狗已经二十多年,在我最早的记忆里,家里养的是一条黄毛大狼狗。大狼狗相比普通的家狗生性要凶猛的多。我还是个婴孩的时候,大人总对我说,不要靠近大狼狗,它会咬小孩子的。我把大人的话听进了心里,总是离大狼狗远远的,生怕被它咬。 后来老爸把大狼狗送给他一个朋友,他又抱回一只普通的小狗,老妈给它起名字叫阿旺,从此开启了家里二十多年的阿旺史。...

我的青春结束于一场谋杀

1 二十四岁的时候,一个闷热的午后,我开着一辆日产轩逸车,路过宜城市第四高级中学时,忽然想到六年前,想到那天下午,天气也像今天一样闷热。 那天我一个人,站在升国旗的石台上,下面黑压压的一片人影,他们有组织有纪律的来听我演讲。 手里攥着老师润色的演讲稿,忍不住的发颤。白色的印着周杰伦头像的短袖,有些被汗水打湿的痕迹,这样一来,让我感到焦躁不安。恨不得立刻冲下去,一溜烟的逃掉。 站在台上,看着远...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