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轻秋的宇宙

2018-08-05 16:30:20作者:于晓白

 

洛轻秋的宇宙

洛轻秋的宇宙

7月的中午,阳光热烈,晒得柏油公路上的斑马线有些刺眼。正是公司的午休时间,洛轻秋刚吃完午饭,走在路上,并未打伞。她微微眯着眼,看着前方,7月的灼热感逼着她快步走着,走进了公司楼下的小幸咖啡馆。

“请问您要点什么饮料?”

“给我来杯冰美式,谢谢。”

洛轻秋坐在窗户边,擦了下额间的汗。南方的夏天果然不大适合她。

她抬头看了看咖啡馆,简洁的装修风格,正切合了她的喜好。此刻正值工作间隙的午休时光,咖啡馆里的人却不多,寥寥无几。前面背靠着洛轻秋坐着的陈宇便变得愈加显眼。

陈宇的面前放着笔记本电脑,纤长的手指不断地敲打着键盘,偶尔也会发出两句语音。那张俊秀的脸上神情认真而专注,很帅气,让她不自觉得有些着迷。

洛轻秋想起她在公司刚看到他时的情景。

公司原本的海外事业部经理升迁,位置空了出来。公司发布公告,由海外事业部的陈宇接任。一时之间,茶水间里八卦风云起。人资部的小姐姐有幸见过之前一直在海外地区工作的陈宇,便啧啧称赞,公司将有一名大帅哥要从海外归来。自此,公司里的女同事口口相传,只想早日一度这位大帅哥的风采。

洛轻秋起初并未把这些放在心上,工作该干嘛还是干嘛。直到前几天,这位大帅哥驾临采购部。

洛轻秋隶属于采购部,采购部有时会与海外市场部有些工作上的关联。

那天正是下午的2点多,午休刚过,洛轻秋的神经还没有完全清醒。就听到隔壁小林窃窃私语,又很兴奋的声音。

“洛轻秋,快看快看,前方有一枚巨帅的雄性生物。”

洛轻秋抬起头,一眼望去,一时之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前方的男人身材高大有型,一身深蓝色的西装,剪裁得体。一张脸,棱角分明,眉似剑锋,有些锋利。眼睛是单眼皮的,却好像汇聚了星辰的光芒。鼻子高挺,突出了五官的立体感。嘴唇有些薄,此刻微微动着,正在和主管认真地讨论工作。纤长的手指还在比划着一些手势。这份认真专注的工作态度更增高了他本来就很高的魅力值。

“陈宇”洛轻秋的嘴里喃喃。

前方的男人却似有所感,转过头来看了一眼。

洛轻秋慌张得低下头,着手工作,再无顾其他。

“小姐,您的咖啡。”服务员的声音终止了她的回忆。前方的男人也已经失去了身影,只留下空荡的座位。

“谢谢。”洛轻秋搅动着咖啡勺,加入了双倍的糖和奶。她向来不喜欢吃苦,甜品才是她的最爱。

“小姐,您的芒果千层。”精致的餐盘里,乘着明黄色的三角型的蛋糕,上面还装点着满满当当的芒果小方块,色泽明亮、鲜艳,看起来十足的诱人。洛轻秋有些诧异。

“你们上错了吧?我并没有点甜品。”

“这时刚才离开的那位先生给您点的。他说您会喜欢的。”服务员看向洛轻秋,耐心地解释着,脸上带着些许促狭的笑意。

洛轻秋有些怔然。她的确会喜欢,而且会很喜欢。芒果千层,曾经有段时间是她每日不可少的最爱。只是没想到,他还记得。

高三那年的暑假,闲来无事,洛轻秋找了份在甜品店的暑假工,赚点零花钱。店里的生意不错,经常有小情侣来这边约会,一来就会待上一下午。店里的甜品也很好吃,芒果千层是它的五星推荐。

甜品店的装修是淡黄色的风格,很简单也很温馨。比较特别的是,收银台的对面有个垫高的小台子,台子上放着架钢琴,黑白分明的琴键,还有此起彼伏,时而抒情时而欢快的琴音。

那天是个周末,来的客人特别多,洛轻秋忙得晕头转向,内心烦躁。舒缓的琴音传来,就像少年在钢琴键上的手,抚平她的心情。

台上的少年静静坐在那里,手指纤长,在钢琴键上流畅地走动。他像会发光的光源,抓住了洛轻秋的眼球。洛轻秋看呆了。分神之间,撞到了客人,手里的饮料洒了客人一身。弯腰赔了好多句道歉。果然,美色误国。色字头上是有刀的。这是洛轻秋见到陈宇的第一感悟。

而洛轻秋见到陈宇后的第二感悟是,做人不能脸皮太薄,厚脸皮的人才能吃败天下无敌手。

店里的生意不错,点芒果千层的人尤其多,所以,店里会备着芒果千层的成品。到了晚上打烊的时候,剩下的成品会被处理掉。扔掉或者店员拿去吃。

洛轻秋最爱芒果千层,每次剩下的芒果千层,都会被洛轻秋厚脸皮快速地扒拉走。一口一口的芒果和奶油,香甜的芒果填满口腔,芒果的清甜加上奶油的口感,好吃得让人简直想上天喽。

可是陈宇呢,每次都只是在一旁笑着看着洛轻秋吃,没争过没抢过。估计是脸皮太薄,暗里咽口水,表面却不好意思吧。但是厚脸皮的洛轻秋却吃得特欢,丝毫没有吃独食的羞愧。

可惜后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下意识的戒掉了这个瘾。不管是最喜欢的甜品,还是那个少年。洛轻秋叹了一口气,压抑着脑海里翻飞的回忆。

周一的早晨总是让人容易感到忙碌和慌张。休憩的周末到工作日的切换,以及到了月底忙碌的工作状态。洛晓秋忙得焦头烂额,事情还是一件一件地摆着。当洛晓秋结束工作,电脑显示已经20:00。转头看看空无一人的办公室,走出办公大楼,洛轻秋看着脚下一步一步走着。周围很安静,灯光淡黄昏暗,竟然有温馨的错觉。

安静昏暗的环境里,突然传来汽车的鸣笛声,车灯打在洛晓秋的身上。洛晓秋识趣的往旁边避了避。结果那车竟然还鸣笛,灯光依旧停留在洛晓秋的身上。洛晓秋转过头,眯了眯眼避开刺眼的灯光,看向始作俑者。

车里有些暗,洛晓秋看不清车里的人,只是莫名有些熟悉感。

“上来。”陈宇从车里探出头来,语气不容拒绝。

洛晓秋瞄了眼前边呼啸而过的39号公交,皱了皱眉头,上了陈宇的车。

洛晓秋曾经想过很多次,多年以后的见面,陈宇会跟她说什么,没想到是一句简单的“上来”。

而洛晓秋如她所愿的,“好久不见。”

真是老套的见面语。陈宇紧了紧握在方向盘上的手,使劲压下心底翻滚的情绪,“是啊,真的好久不见,久到你都快不认识我了。”语气里有淡淡的自嘲。回来这么多天,她见到他,就当他是个透明人似的,不理不睬。

洛晓秋右手抓紧了安全带,张了张嘴,想说没有,可是突然觉得没有辩驳的意义。

车里的空气变得有些稀薄,压抑,让洛晓秋有种想冲下去的冲动。

“家住哪里?”陈宇目视前方,打破压抑的安静。

“在和平南路罗嘉小区。”洛轻秋低着头说出地址。

车里又恢复了平静。

四年的时光,1000多个日夜,曾经亲密无间的恋人,却不知从何聊起。

风在耳边疾驰而过,光影快速往后退去,洛轻秋明显感到车辆的速度快了起来。她有些不安地抬起头看了看驾驶座上的人。

他目视着前方,嘴角抿得紧紧的,神情紧绷,像在极力克制什么。洛轻秋知道他在生气,可是她不知道他在生气什么。难道前任见面不就是这样的吗?难道还要像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见面来个热情的问好及拥抱?

倒着走的老人

这世间有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可是这些古怪的事情分配到每个人身上,又会显得那么少。 不巧的是,我就是极少数中的那个人,而这件事对我一生的影响非常重大,不仅影响了我对世界原有秩序的认定,也改变了我原本僵执的思维。唯一让我不满意的,是我时常会梦到那么老人,那个倒着走的怪异的老人。 一、 小区里来了个举止怪异的老人,之所以说他举止怪异,是因为我每天早晨去上班的时候,总能看见他倒退着在楼下走动,而且每...

遇到十七岁的自己

一、 在一条昏暗的胡同里,小桃遇见了十七岁的自己,也就是小小桃。 小小桃穿着红白相间的校服,背着挂着粉色小熊的书包,梳着齐耳的短发,推着自行车,与闺蜜莓莓一起,有说有笑的走着。她们的影子被昏黄的路灯映在地上,和胡同里那些残破老旧的平房的影子们交错着。 小桃惊讶的看着她们向自己走过来,在欢笑声中从她的身边走过。 “喂。”小桃忍不住的转身向小小桃打招呼。 小小桃回过头,扇着大眼睛看着她。 “那个...

被抛弃的男人

三十岁已死,八十岁才埋。 阿鬼已六十多岁,面容清瘦,双眼深深地凹陷在他小小脑袋上,只有眼珠转来转去的时候,你才知道他是个活物。 按理说阿鬼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妻子每天勤勤恳恳把家里的里里外外都收拾个干干净净,她年轻时也曾是个大美人儿,被阿鬼连哄带骗,嫁给了阿鬼。虽然偶尔有怨言,但也不曾说过什么恶言,一心一意的抚养着一双女儿,也没有让阿鬼怎么操心。 大女儿今年刚刚出嫁,懂事的很,没花阿鬼一分钱...

一只猫的江湖

1.安逸 我是一只猫,而我的主人,是个傻子。 因为她总是跪在地上朝着沙发底或者床底,喵喵的叫喊我的名字,这时候我都趴在高高的柜子上面扫着尾巴,眯着眼睛看着她。说实话我并不想搭理她,而且她喵喵叫的声音学的一点也不像,我不想跟没有共同语言的人交流 但我想我还是喜欢她的,特别是她心情好时会递给我很香的罐头。那味道比平时吃的猫粮要好吃百倍,罐头打开时满屋子都是诱人的鱼香味,为了吃这个罐头就算死了我也...

他发誓这是最后一次进赌场

01 老王一只脚踏进了赌场,另一只脚却迟迟迈不进去。 以前来到这,赌场就如同吸尘机般把他吸了进去,而如今他却纹丝不动。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这次拿不到钱,他就成罪人了。 老王今天是被迫来的,儿子出车祸了,正在医院里躺着,急着用钱动手术。他向别人借过钱,可是由于以前他嗜赌成性,屡教不改,亲戚朋友都被他借怕了,见了他就躲着,这次他实在借不到钱才来的赌场。 老王挪动着脚,一点点地移进赌场中。赌场里骰子...

我是你的白月光,却不是你的朱砂痣

01 临近春节,上海的街道越来越空。平常拥挤的地铁,竟也能坐到位子。昨晚稍微加班一会,回去的时候,已然没有几个人,空荡荡的让人有种莫名的忧伤。 家住的离公司很远,一个多小时的地铁,时间长的可以让人做一场梦。 梦里的我还是那个让人羡慕的模样。我写着故事,王先生配音,我们的电台依然每晚如常温暖城市里每个孤独的灵魂。听友们总爱说王先生的声音和我的文字天生一对,他的深情我的温情让每个夜晚都有了期待,...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