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妓女朋友岑小姐

2018-08-05 16:30:16作者:啊拆

文 /梁慕

《我的妓女朋友岑小姐》by 啊拆

选择生活,选择身体,选择命运,选择金钱。谁都不知道一个人在想什么。有时候,人不是为了钱去出卖身体,而有可能是心里哪一道不可触碰的伤疤。

—1—

"啊慕,你听说了吗,小岑儿疯了,疯了,都在周边传开了。"

"小曼,这事可不能开玩笑,我跟她上个月才联系过了,而且还聊了很多事情,她还打算要结婚了。"

"真不骗你,不然我也不会第一时间跟你说,听她家人说就在昨天突然疯了。"

终于,最担心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的小岑儿,还是没有过一劫。

急匆匆的买了最快一班航班飞回了老家,等待接机的也不会再是那个活泼乱跳的你了。

我们认识了八年,也见证了她从低潮到高潮再到现在成了一个「疯子」

依稀的记得,因为理科学的不好,我选择了文科,刚好我的同桌就是你。你很漂亮很善良,但就是不爱说话,冷冰冰的冰雕一样。

"小三的女儿,你妈就是个鸡"

班上好几个男同学,每次看到她都会说这句话,我不太理解。但因为是同桌的关系,再加上我喜欢「助人为乐」于是我跟他们干了起来,当然最后是我赢了,跆拳道出身的我简直是小菜一碟。

而岑儿在一边不曾说过话,甚至连反驳都没有。

"你知道吗?我妈她是个妓女,万人骑的那种"。她望着我说道。

我在一边瞪大了眼睛,脑子也一下子懵了,我在想着刚刚的行为是对还是错了......

"后来他遇见我现在的爸,但我奶奶坚决不让她进门,我妈在我一岁时候,就人间蒸发了,有人说她跳海死了,也有人说她跟有钱人跑了,谁知道是死是活,但是她害得我扣上妓女的帽子"

这是岑儿第一次跟我说好多内心话,当时我整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怎么回她话。

"啊慕,你人很好,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以后无论我做了什么决定你都要支持我好嘛?"

"yes,那是必须的嘛,我的小岑儿"我很心虚的回应她。

在高三毕业那年,她没有选择大学,不知道她在哪里认识的社会上的大哥大姐,整个人都变了,不再是那个以前的她了。

也就是那时候,我才明白她说的选择到底是什么选择。

她最终还是选择了与她妈妈一样的道路,踏上了「妓女」这条不归路。

"岑儿,你明知道这是不道德,为什么你还是要选择你母亲的后路。"

"因为我想感受我妈的快乐与难过,啊慕,很多事情你都不懂的,我们还会是好朋友吗?你会嫌弃我吗?"

"不会,你永远是我的小岑儿"其实心里百味的难受。

《我的妓女朋友岑小姐》by 啊拆

—2—

往后的日子里,岑儿都以靠接客来维持生活,从年轻到老年,从平穷到富贵,她周旋在这人群里。

但我没有看到她的灵魂,仿佛被抽空了一样,整个人像傀儡。

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素面朝天,画起了浓妆艳抹,像是在掩盖着她本应有的年纪。

偶尔的联系,让我们知道不管发生多大事情,彼此都还在,只是她不知道我喜欢她。

是的,我是同性恋。

在我青春期懵懵懂懂的时候,我就对男性没有感觉,反而称兄道弟的。

我一直不敢说出这秘密,身边朋友都在打闹我「25岁了不谈恋爱又不相亲结婚,是不是喜欢同性啊」

我不敢承认,因为我怕。我怕失去最重要的人。

在我23岁那年,我还没有毕业。

小岑儿,已经是手持几百万了,但我知道那钱来之不易,一点都不容易。

她做了小三,一个比她大十二岁的中年大叔,结婚了还有一个三岁大的宝宝。

不可否认,那一刻我想过与这人断了联系,因为不管什么选择,但都不能选择做小三。

但是小岑儿,已经是爱上了他。

从她接客人中,偏偏这个男人对他体贴温柔,不管是生活还是床上也好,都入到了她的心。

"啊慕,他说了会娶我,只是要给他点时间处理,我在等"

"只要你幸福就好"

那个男人对他确实是很好,在金钱上从来没有亏待过她,我的小啊岑却从来不抱怨。

她开始胡思乱想 我怕她会有抑郁症叫她来我城市玩,确实她每天晚上都像是疯了一样,给那个男人打电话,可是那个男的总是说自己忙,忙完了会来找他,当时岑儿是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啊拆
啊拆  作家 微信公众号:梁啊慕生命的意义是没有意义的存在白天黑夜它反复循环着让你看起来更加的可怜

我的妓女朋友岑小姐

百货店员李小北

李小北是一个百货商场的店员,她今年已经三十五岁。 她是因为没有上大学,逼不得已才做了店员的,若不是因为没有学历,家在北京,她才不要来做这种表面上务必对客人恭敬,尽心尽力,骨子里最好也不要对人形成看法的工作。而且这种工作薪水又低,虽然看上去并不累,也就是看着客人自己穿一穿、试一试,满意了帮忙找找号、找找货,然后顺着客人的心意,对方觉得满意就说好,特别搭衬,对方觉得并不十分满意就说还行,也可以试...

婚姻。

他大他六岁。两人相亲认识,以父母之命进行婚嫁,完成婚姻之事。 他跟她,都是没有妈妈只有爸爸的缺爱的家庭。两个人原本也没有什么感情,走到一起是所谓门当户对。 一开始,他就不喜欢她。结婚是他爸爸一手催促强势生成。 小时候爸爸不在家,只有他跟姐姐。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点了蚊香,结果半夜不小心燃到了蚊帐,他的脸被烧伤大半,即使手术之后依然有疤痕,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明显的。 从此,本来寡言少语的他更不爱说...

听说,横死之人的鞋子不能拿回家

01 民间素有传言,鞋子乃污秽之物,可聚人之阴气。横死之人,阳寿未尽,由以苦命之人阴气慎重。横死之日,若鞋子带回家中,则可魂附其上,回归家中,经久不去。 然则生人阳气尽失,鬼魂则戾气渐增,终日扰人安宁。 02 秀娟的意识慢慢苏醒,她轻轻动了动僵硬的身子,撑着手臂慢慢坐了起来。浑身像被几吨重的大卡车碾压过一般,剧烈的疼痛从全身各处传来,好似每一根神经都正互相撕扯着,像要不受控制的冲出禁锢着他们...

成人童话 沙漠精灵

太阳很大很热,照耀着的沙漠腹地,一眼望不见尽头。 沙漠科考队行至此处。 “就是这里!我记得,就是这里!”科考队队员马鹏激动地喊道。 “小马啊,你确定?”队长王国川疑惑道,“这里一望无际都是沙子,一株植物都没有,更不可能有你说的那种仙人掌精灵啊!” “就是,我才不信这里有什么仙人掌精灵,马鹏说得太离奇了,竟然说仙人掌能像人类一样思考、说话!”随行女队员顾晓娟不屑地说,“当年一定是马鹏在这里饿晕...

等待风景等待你

“呲,疼。”许陌抬手捂住右脸,眯着眼睛,睫毛很长,表情痛苦,她拇指轻轻地摩揉,微松着牙,不住地细细吸气。 “怎了?”林深停下筷子,关心道。 她唔哼一声,只模糊地吐出一个字,“痛。” “咬到哪了?” “没咬到哪,就是最近长牙了,老痛。”说着,她又忍不住吸气。 “智齿?” “对啊。” “唉,我没长过,所以体会不到你的痛苦,来,喝不喝水?”林深轻叹一声,眼里幸灾乐祸。他往玻璃杯里倒水,然后...

甜酒小姐

甜酒小姐 张存之 (一) 阿芙家是开酒铺的,但是她却不喜欢喝酒。她经常撩动落在肩上的黑色碎发,清秀的面容大部分时间没什么表情。每次路过酒铺,都可以在晦暗的光线中看见她穿着一条白裙子,坐在陈旧的皮沙发上刷手机,时不时对着手机屏幕痴痴的傻笑,仿佛手机的另一端,是她美好的全世界。 酒铺大部分时间只有老板...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