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吧,一辈子太长,我不能将就了”

2018-08-04 15:00:12作者:十二原里美

离婚

1.

林珍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家,再看看坐在其中和游戏做着殊死搏斗的丈夫,无力的叹了口气。

自结婚到现在都过去十年了,十年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大概就是久到林珍已经想不起来自己当初到底是喜欢上那个男人什么,久到林珍早就忘了自己为什么要和这样的人去结婚。

“妈妈,你回来了啊。”面前粉粉嫩嫩的小女孩就这么直直的闯进了林珍的追忆里,林珍笑着抱起了自己的小女儿。

可能这场婚姻的意义就是送给她一个天使吧。

“回来了?快做饭吧,我饿死了。”崔克明头都不抬就开始指使林珍,林珍半天都没有应声,她就这么站着逗弄着怀里的女儿,直到崔克明不耐的从游戏里抬头看她。

“你怎么不做?”林珍忍不住质问。

“我?”崔克明好像有些吃惊,“我不做。”没有任何借口就干脆的拒绝接着玩游戏。

林珍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和崔克明做夫妻这么久,她不是早就习惯了他的德行?为什么还是隐隐约约有种克制不住的愤怒?

认命的去准备晚餐,林珍其实忙了一整天的工作,下了班回家连口水都来不及喝就要给工作相对清闲的丈夫准备晚餐收拾房间。

林珍悄悄的擦了擦眼泪,她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才是尽头。

2、

“老公,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林珍看着埋头吃着正香的崔克明,有些犹豫的开口。

“嗯?”崔克明抬抬眉毛,示意林珍说下去。

林珍的样子有些紧张,“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前一段时间不是有一个培训的名额吗?今天领导和我说公司是属意我的。”

崔克明一听是好事啊,笑着说,“那不挺好的吗?有什么好商量的。”

林珍也跟着赔笑,小心翼翼的继续说着,“就是有一点不太好,我们这个培训需要到外地去参加。”林珍眼看崔克明的眉头皱了起来,忙不迭的解释,“就两个多月,培训回来我就能升职了...”林珍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崔克明打断了。

“胡闹!”崔克明生气的摔下饭碗,连饭都不吃了,气呼呼的回了卧室。

林珍知道,崔克明这是不可能同意了,她看着在一边还什么都懵懂不知的女儿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肩膀,心里好一阵酸。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好的机会崔克明会觉得她在胡闹,为什么明明只要牺牲他一点业余时间帮忙带带孩子就能解决的事情要发这么大的火,为什么丈夫要这样自私一定要她完完全全附属于他呢?

崔克明也不明白,林珍为什么就不肯老老实实做一个贤妻良母,结婚这么多年还不能让她心安稳下来吗?不好好在家做饭收拾家带孩子非要出去参加什么培训,这是嫌他赚的太少养不起家了?

夫妻两个明明就只隔着一扇薄薄的门,心里却像筑了一道防城墙,同床异梦的日子,林珍和崔克明比任何人都再清楚不过。

3、

第二天一早,林珍没有准备早餐,也没有像往常一样送孩子去幼儿园,而是坐在梳妆台前把自己的头发妆容打扮的精致妥帖,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自己的头发,就像是在梳理这些年的时光

她想了整整一夜,她想通了。

崔克明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林珍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崔克明也是花了大把力气才抱得美人归的,只是这些年过的辛苦蹉跎的没了早些年的模样,现在认真梳妆一下竟也依稀看得出林珍的风情。

崔克明以为林珍在用这样的方式求和,他笑了起来,要说他对林珍什么最满意,那就是林珍的识大体,她从来不会和他争吵撕扯个不停,她总会适时的休战然后示弱,最后两个人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和好。

“起来了?”林珍回过头对崔克明笑了笑。

“啊,早上吃什么?”崔克明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

林珍脸上的笑更大了,她轻轻的说,“以后一日三餐你就自己看着办吧,女儿以后会跟着我,不过也别总吃垃圾食品,对身体不好,然后你下午抽个时间我们去民政局一趟。”

崔克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震惊的忘记了继续手上的动作,“你疯了?”

林珍施施然的放下手里的口红,静静的看着崔克明,“我再好不过了,或者可以说我从来没这么好过,崔克明,我们离婚吧。”

崔克明顿时不知所措起来,他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让这个一向温柔没什么脾气的妻子要离婚,他只能匆匆扔下一句“不离”,赶着去搬救兵。

林珍和崔克明当初是校园爱情,是有着很深的感情基础的,他们熬过了异地恋,熬过了年少穷苦,熬过了婚姻里可能出现的一切问题,在外人眼里,他们两个的婚姻就是天作之合,林珍温柔小意,崔克明高大知礼,几乎都没有红过脸的两个人居然也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林珍知道离婚可能会让很多人惊掉了下巴,可是她真的不能够忍耐下去了,一辈子太长了,她不能再消耗下去了。

4、

果不其然,林珍接到母亲电话的时候,她才刚刚到单位,对面中气十足的女声几乎是在嘶吼,质问林珍为什么要离婚

在林珍母亲眼里,女婿长得好性格好工作也不错,几乎没什么可值得挑剔的地方,偏是自己女儿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非要离婚。

林珍请了假,她赶到母亲家里,和明显拉成同一阵线的母亲,姐姐姐夫还有丈夫费尽了唇舌。

“妹子,不是我这做姐夫的说你,你说你俩日子过的好好的,也没个第三者什么实质性的问题有什么大事非要离婚?”姐夫率先开口。

姐姐跟着点头附和,她母亲更是直接骂人,“你个娃子从小心眼就不好用,多大的人了,都有小娃娃的,还闹着离婚,丢人不丢。”

林珍却油盐不进,等几个人都有些说累了的时候轻轻的开口,“婚,我是离定了。”

不等几个人开口,林珍继续说道,“我们结婚十年了,这十年里,你有没有给我过过生日?有没有记得过我们的纪念日?有没有送过一次孩子?有没有打扫过一次卫生?有没有在我加班回家的时候给我做过一顿饭?”林珍一样一样的数着,崔克明的神情并不好看,嗫嚅着解释,“那你以前也没说过什么啊。”

林珍本来都要哭出来了,却被崔克明这句话逗笑了,她笑得眼泪都飚出来了,“是啊,就是因为我什么都不说所以给了你勇气让你觉得你是对的?可是我不打算忍下去了,就算所有人都觉得我疯了,觉得我们的婚姻无懈可击我也要离婚。”

“因为所有人都不是我,她们谁都看不到我这光鲜婚姻背后的裂痕,我今年才三十三,未来的日子太久了,久到只要我想到要和你度过一生就一阵发寒。”

崔克明的神情却是不认同的,他想到了女儿,就像是拿到了什么免死金牌一样喊着,“你说的这些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有必要闹离婚吗?离婚了女儿怎么办,你让女儿以后都背着父母离异的标签?你不就是因为说要培训我不同意吗?让你去不就得了。”

林珍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这种平日里不声不响脾气最是和善的人若是坚持起来才是最可怕的。

“你搞错了,女儿在我们这种病态的家庭里长大才是对她不公平的,培训我也不需要你的同意,我自己可以做我自己的主,别撕扯的太难看了,好聚好散吧。”

说完这话林珍也不理母亲近乎撒泼一样的说她脑子有病,说她以后一定会后悔的话,径自就走了出去,她早就想到了没人会理解她,也没有人会支持她的。

不过也不重要了,她自己明白就够了。

婚姻从来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当婚姻褪去了最初爱恋的悸动和热情,消耗的就都是对彼此的包容力,天长日久能够杀死婚姻本身的根本就不是平淡,不是第三者,而是对方一次一次在危险边缘的试探。

十二原里美
十二原里美  作家 玫瑰是我抢的,爱你的人被我杀了

“离婚吧,一辈子太长,我不能将就了”

写作,才是自己与自己的修行

01 爽约 傍晚,友人来电,“在哪儿呢,晚上出去喝两杯,好久没见了,过年正好放假了,怎么也得喝两杯庆祝庆祝啊!” 拒绝显得略显无情,但是心里都是自己的的事情,好像没空留给一顿酒,还是念念道:“抱歉啊,晚上有约了,改天吧,过年的这么忙,你们还能出来聚会呢?”顺便来聊两句插科打诨调节一下气氛。 “你看你,大忙人,每次都请不来,是不是忘了我这老朋友了,这大过年的也不给兄弟面子啊, 喊你喝个酒也推三...

摘了颗星星她姓赵

01 遇见你的眼,如清风明月 想起来的时候我嘴角总是带笑,我和星星认识是微博榜姐的评论中,那天榜姐的每日话题让说出自己生日和所在地,2017年7月30日凌晨,我看到了星星的评论回复她“郑州 1212” 星星说“双十二耶”,就这样,我们认识了。我脸皮厚一直贴着她找她聊天,狮子座的她高冷的真成了狮子。 星星是个有趣的姑娘,这是我刚认识她的感觉,所以愈想靠近,她总是不回我的话,我就一直找她说话。...

那个我曾喊她“臭娘们”的女人,怎么样了

下班的时候,周围的工位都已经空了,楼道里的灯亮了又灭,只听见自己蹬蹬蹬的脚步声。出了公司大门,被风一吹,才觉得又饿又冷。记得不远的路边有个卖鸡蛋灌饼的,便夹紧衣服寻了过去。走了不久果然看见了,简易的小摊,朴实的老板,铁板上冒着热气的小饼上摊着黄澄澄的鸡蛋,让我感觉更饿了。 要了两个灌饼,和老板有一搭没一搭正闲聊着,走过来两三个背着书包、刚上完补习班回家的学生,其中一个高个的男生边走边向同伴抱...

爱情的另一种结局,只生小孩不结婚

1 琅澜认识莲月的时候,他35岁,已经事业有成,是一家平面设计工作室的管理人员,她25岁,还在上研三,学历史。 他们是在一家叫慢生活的咖啡馆认识的,莲月桌子上摆着一杯喝了一半的卡布奇诺,在认真看一本书,不是打发时间,是在找材料,最近要完成的的一篇论文的的材料。这类书,莲月已经看了许多本了。但是为了写论文,还是孜孜不倦地看着。莲月对面的座位是空着的。 琅澜从莲月身后走过来,说:“打扰了,可以坐...

一个女孩儿的19年人生。

杨茹于一年前,也正是她大二的时候,从我们学校那座最高的、最年老的教学楼跳下去,结束了她19年的人生。 我的学业本就繁忙复杂,大多约会都会及时推掉,但是今天这个约会,我想退,但没法退。 杨茹的母亲约我见面。 时隔一年见到她,我不知道自己会有怎样的情绪波动,但是在一年前,她来料理杨茹后事的时候,我躲在人群中不敢抬头,那一刻我只希望她的视线不要落在我的身上,我希望她将我如同其他人一样对待,那一刻,...

生活手术刀 最好的情绪,留给最亲近的人!

知乎上有个问题“我们普通人最容易犯的错误是什么?”底下有个高赞回答,那就是“把最坏的情绪留给了最亲近的人”。细想起来,这也是我经常犯的错误,而且直到年近而立才慢慢参透,有所改观。 1 小时候,我娘经常问我这样一个问题:“小鱼,你说你在学校里和村子里,表现都那么好,可为什么老是对我大吼大叫?” 我十分不屑地看着她,梗着脖子,理都不理。 我娘说的都是实话,我在学校里表现确实很好。我会主动问候老师...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