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人归》

2018-08-04 13:30:13作者:森之川

转眼又是一季,长安城被厚厚的皑皑白雪覆盖,一场大雪一场雨使得温度急速下降,空中飘着的点点白色,似乎带走了长安城最后的欢愉气氛。

许家大院也在一夜间被风雪侵袭,朵朵白雪压枝低,往日健壮充满生命力的桃树此时在低温的映衬下也似奄奄一息。

“良辰,你怎可又开木窗!”女子的惊叫打破了院子里的一席幽静。

只见那名女子急忙走进屋内,伸手便关了那因伸向外面而被雨雪打湿的木窗。

“姐姐,我……咳咳,就开了一小会,我想看看他是否归来”坐在窗边的女子面色虚弱苍白,早已失了血色,唯剩那一双生的极美的眼睛还泛着些许光亮。

许茹春看着许良辰为了一人日日等待,日日消瘦,开口问道:“值得吗,良辰?”

“我自知有病疾缠身,在这世上的时日本就屈指可数……咳咳,若是没遇上他,我怎知原来外面的世界竟有那么精彩纷呈,若是没遇上他,我怎知原来真的有人一笑可以抚平你一身伤痛,又怎知何为相思愁苦欲断肠”

原来你可以为了一个不知归期的人一直等,一直等,等到长安街灯熄灭又亮起,等到护城河水涨又水落,等到春夏秋冬不断转换,等到不知自己还能等多久,却还想继续等下去,一直等下去,哪怕最后香消玉殒,哪怕会等不到他。

原来喜欢一个人,无关风花雪月,无关名利权势,只是能够看着你,仅仅看着你,哪怕相隔很远,我知道那是你,我知道你好好的,就很幸福了。

我曾羡慕微风,可以为你缓解一丝暑意,我也羡慕过境南方满怀柔情,我羡慕你身旁的鱼啊,花啊,鸟啊,它们可以看着你,可以知道你过得好不好,而我,除了一身病疾,除了等待,什么都不能为你做。

冬日的长安城很快便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生机盎然,冬时冷清凄凉的长安街上此时无比热闹,颗颗垂柳拂碧涛,朵朵桃花相映红。

这是许良辰等顾辞的第二个春天。请来的大夫说他恐怕也无力回天了,吉人自有天相。

许茹春每日用不同言辞安慰着许良辰,不断告诉她那个掠走她芳心的顾辞就要回来了。

“我……咳咳咳,怕是等不到这良辰了,恐怕也辜负了爹爹的美好夙愿”病床上的女子已经奄奄一息,那双玲珑剔透的眼睛早已失去光芒,她伸出瘦的只剩骨头手轻轻搭上许茹春的手说到:“我走后,也许,也许就剩一捧冰凉的尘土了,可你,也不必告知与他,等他打胜仗归来,必是前程似锦吧,到那时,他的夜空中,也不会缺我这一颗……咳咳,陨星了吧。”

许茹春早已双目含泪,只得紧紧的握住许良辰的手。

夜深了,四下无人,只听得小虫鸣叫。

房间的门似乎被谁打开了,那声响惊醒了睡梦中的许良辰。

“是你来了吗,怎么不掌灯。”

床上的女子轻轻揉了揉已经有些不见往日神采的眼睛,再睁开时,已身处一片桃林之中,那桃花开的如同梦中顾辞送她的那般好看。

“良辰,我回来了”。

那人一身战甲还没有及时换下,他的眉眼处多了几道小伤疤,却亦如当年英姿飒爽,不剪丝毫风韵。

许良辰冲顾辞笑了笑,那笑如浮光掠影秒夺人心,如南风过境满怀柔情,那是顾辞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笑容了。

在第二年的冬天,顾辞终于平定西南倭寇凯旋而归,荣耀加身,光宗耀祖,他从当年的小将军蜕变成了名震四方的大将军。

他还记着他曾对一个姑娘说过她将是他顾辞唯一的星辰。

他还记着他曾对一个姑娘说过待他归来之日必定上门迎娶。

他还记着他曾对一个姑娘说过一生不负伊人。

可等他风尘仆仆的赶到许家大院的时候,他却再也见不到他许诺一生不负的伊人了。

听一个丫鬟说,在他走的第一个冬天,良辰的病恶化了,大夫说她见不得风寒,可她日日坐在窗前盼着顾辞归来。第二年春天,她说梦到顾辞折了一朵桃花,戴与她耳边,说等到长安城的桃花都盛开了,归来之期就不远了,可当长安城的空气里都是桃花香的时候,还是没有等到顾辞,那时良辰已经等不下去了,在一个桃花开的最剩的雨夜,风寒结郁而死,等被发现的时候,她已经丢了气息,嘴角还带着笑,许家大小姐说从未见她笑的那么开心,就像……就像在梦里等到了你归来一样。

爱恨别离,生老病死,六欲轮回,人不胜天。

很多年过去了,长安城依旧繁华如初。

“唉,你们听说了吗,就是那个顾将军,当年平定西南倭寇可英勇哩,就是不知为何现在也没娶妻纳妾。”小酒馆的伙计们议论道。

“我可告诉你,听说那顾将军府里可是足足种了一府的桃花,也不知是为甚。”

长安城繁华如初,只是,故人却已不复。

《《等一人归》》by 森之川

森之川
森之川  作家 怀着初心,抱着对文字的一份喜爱,对明天满怀期待,记一些随想杂感,慰藉那一份忠诚。出自泰戈尔的一段文字送上:我的深爱,以阳光普照,以灿烂的自由,将你拥抱。如果我的文字与你有共鸣,那么做个朋友吧!

《等一人归》

与其整天抱怨,不如努力去改变

文|十三夜 1 周末,闺蜜带我去参加一个朋友聚会,想着会是一个令人放松又能交流思想的聚会,结果却是晚饭才吃到一半,就听到朋友说她的工作一点也不好,工资又低。她都做了2年多了,老板也不给她涨点工资,而且她的同事很讨厌,总是在炫耀自己又买了什么东西。 没想到这个朋友还没有说完,另外一个朋友又抱怨他的老公工作忙,经常不回家吃饭,孩子几乎都是她在带,说她老公说不定在外面有外遇了。 这个抱怨老公的话题...

外卖,我不要了

李三练过地摊,卖过衣服,搬过砖开过饭店,眼瞅着自己快蹦四十岁的人,不知道怎么就是没干出什么大事来。婚也结了,家里面还有两张嘴,不管怎么着,李三自己也不能让自己闲下来吧。 寻思过来寻思过去,李三一把年龄估计再去干力气活可能也干不动了,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我虽然不懂怎么用电脑,但是我去送个外卖应该也能赚点钱吧。 于是,李三就骑着小电驴天天在城里跑过来跑过去,恨不得把每一个地...

《春事:大风吹来》

彭冬提着灰猫的脖子,把它从餐桌扔进了麻布袋,屋里只开了走廊灯,灯光失焦,所以再去瞧那透明玻璃花瓶里的绣球,怎么都是丧气的。他踢了一脚麻布袋,猫软软的动了动。这是一只失去了天赋的猫,猫对危险的感知应该蛮强的,彭冬想。 彭冬从冰箱里拿了瓶啤酒,冰箱放满了啤酒和面膜,并且各占了两层。他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又踢了脚袋子,力道重了好多,可那只猫还是没太大的动静,这让他有点失望,他希望它顶着袋子跳起来,把...

北京游之----最后一站购物

今天是‘北京5日游’的最后一天,老天爷难得露出了笑脸。大巴车载着我们向北京郊外驶去。 我们一行二十几人,昏昏沉沉,像被抽干了水份的鱼儿,焉头焉脑的。车上大多数是上了年纪的老年人,连日来,走马观花似的观光夹带着购物把大家折腾的没了精神。 那个牛高马大,长的像‘猛张飞’似的北京导游,这回没有唠唠叨叨,也没有给我们额外施加购物压力,而是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最后一个购物点是卖水晶的,然后就不言语了。 车...

树嫄与绳

“别走”!一个接近于丧失了理智的声音从中南的口中席卷而来。中南一把抓住了树嫄。可怜的树嫄就要走到了门口,脱离魔鬼的摧残。 但她还是被中南拉向了魔窟。“我爱你!树嫄!”“别离开我!”“永远留在我身边。”中南近似疯狂地嘲笑着,一声比一声更具穿透力。 咆哮声在阴暗的房子里来回碰撞。 “你不记得了吗?每次的节日你都会为我发来祝福!” “你不记得了吗?每次我受人嘲弄,只有你!只有你!会为我挺身而出!”...

生命无常当珍惜

我想,我是有资格谈“生命”二字的人,一是因为我曾学医学,在小城三级甲等医院实习过一年光景,见多世间百态;二是我的身体曾开过三次刀,感同身受。 第一次懵懵懂懂对生命的神圣与无常有了最初的意识,是卫校毕业实习的日子。当时我在外科实习,在一个让人昏昏欲睡的夏日午后,我正在医生办公室看书,突然听到门口传来阵阵嘈杂声:“快快快!直接推到手术室!你,你,你,跟我到手术室!”孙老师指着我和其他两名学生,不...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