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唾弃的爱,地久也天长

2018-07-29 22:00:30作者:春来过

《被唾弃的爱,地久也天长》by 春来过

这个女人,我也不屑过;而如今,我满怀敬意。这段婚姻,我也嘲笑过;而如今,幸福莹润。

你是爱,是暖,是人间四月天——这是一代才女林徽因浪漫温馨的爱;遇见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见你之后,我结婚没想过别人——这是杨绛钱钟书天作之合的爱。我本一介草民,这样的婚姻离我太遥远,可望而不可及。

但是这个平凡如泥土,卑微如尘埃,心坚如磐石的女子,我震撼、感动不已。

兰兰比我小四五岁,我家在村北,她家在村南,平时交往极少,熟悉程度仅为认识。

学习不咋样,长得很一般,圆滚滚的身体,胖胖的脸,有人形容她的脸,以鼻尖为圆心能画个圆,也有人戏谑:就像一屁股蹲出来的。

声音也如她的体型,浑厚大嗓门。饭量大,劲大。在温饱没解决的年代里饭量大,是很不受欢迎的,好在她能干,抵消了家人的不快。

打小就没有和她交往的欲望。很少听到与她有关的故事,也许是不屑一顾。

《被唾弃的爱,地久也天长》by 春来过

她的出名,得益于婚嫁的年龄,做了一件村里人人嘲笑唾弃的事。

“兰兰跟着邻村的一个老男人跑了……” 一时间,满村风雨, 人们议论纷纷:“听说这个男人老婆得病死了,还有一儿一女……”  “那男人比她大十五六岁”  “干建筑的什么事干不出来……”  “找不到个对象了,饥不择食”……街头巷尾“兰兰跑了”的事成了人们嚼在嘴里怎么也嚼不烂的笑柄。

家里有女孩的,父母拿兰兰的事当反面教材,千叮咛万嘱咐:可别给家里丢人现眼。不管人们说什么,我凭直觉认为:兰兰长得模样不俊,体型不佳,也不再挑拣,有个男人要就行。

这段时间,兰兰家庭蒙羞蒙辱。父母发动两个哥哥到处打听四处找寻,最后打听到两个人跑到离家较远的异乡干建筑去了。兰兰在工地做饭,那个老男人干窑匠。

看到父亲带着两个哥哥找来,兰兰不得已挺着孕肚出来面对。父亲甩出一句话:“别在这给我们丢脸了。”  兰兰毫不示弱:“丢的是我自己的脸,与你们无关。”  “不知羞耻的东西……”  “我做什么坏事了?我俩你情我愿,我又不是第三者,我们两个都单身,这辈子我就认定他了,回家要户口本结婚,你们又不给我。”  兰兰寸步不让。

“你们跑出来,村里人嚼舌头都嚼烂了。”  “谁爱嚼谁嚼,烂的是他的舌头又不是我的。我自己选的日子我知道怎么过,你们回去吧。”父兄三人哑口无言,父亲无奈,让他们回家举办婚礼。

《被唾弃的爱,地久也天长》by 春来过

正式举办了婚礼,堵住了人们的嘴。兰兰的事人们渐渐淡忘了。

柴米油盐的日子过起来,可不简单。尤其是贴着这么多标签:二十出头、两个孩子的后妈、一个未出世孩子的亲妈、丈夫的后媳妇、婆婆的后儿媳……,错综复杂,千头万绪。

兰兰光明磊落、不偏不倚、宅心仁厚、勤劳能干,抚育孩子,孝敬老人,没有一个人不竖起大拇指。

兰兰刚加入这个大家庭,首遇的是各种敌对、刁难、怀疑。

丈夫原来的一儿一女,尤其是十一岁的女儿,小心眼特多,变着法的为难兰兰这个二十多岁的后妈。菜炒咸一点,她想吃淡的;炒淡了,她嫌没味道;炒烂了,嫌口感不好;炒得欠一点,嫌不熟。一句话,总做不到她心里去。

兰兰对孩子很有一套,她既不会对着丈夫诉苦,更不会对孩子无原则地让步和迁就。和孩子之间的矛盾,自己想办法化解。她让女儿写下喜欢吃的菜及口味,先按照她说的做,再按自己的方法做,让孩子试试哪种做法更美味可口,一时间,孩子无可挑剔。

这女儿为了表现后妈的恶毒,无处不在动小心思。过年了,兰兰带着她到商场,从头到脚打扮一新,她偏在大年初一拜年时穿上旧衣服,哪儿人多到哪儿去,惹得左邻右舍都问“后妈待你不好啊?”平时很斯文的小姑娘,走亲时故意狼吞虎咽,以表现平时后妈兰兰多么舍不得给她吃。

婆婆公公时不时的赶着饭点过去,其实就是不信任兰兰这个后妈。以心换心,时间长了,公婆宁信兰兰的也不相信两个孩子对后妈的坏话。两个孩子对兰兰渐渐消除敌意,产生了依赖。

《被唾弃的爱,地久也天长》by 春来过

大女儿从小学到大学,吃穿用度、学费,兰兰不遗余力,有时钱不凑手,瞒着孩子借,平时定期发信息、视频聊天叮嘱,孩子有个头疼脑热的,她比她亲爸都急,亲生的也不过如此,她是真的把孩子视同己出。

女儿大学毕业找工作,想尽一切办法,该出钱出钱,该出力出力,顺利就职。出嫁费心把关,生孩子全力照顾。一个月下来女儿和孩子胖了,兰兰却累趴下了。

丈夫前妻的儿子,叛逆期很不让人省心,初二开始学 ,兰兰不知多少次被老师叫到学校,也不知多少次到处寻找。有一段时间竟然跑到外地,夫妻二人辗转找回,兰兰从不抱怨。

后来随着年龄增长,渐渐懂事,兰兰操持着盖新房娶媳妇,又带大孙子。

兰兰的能干在村子里出了名,一家五口的地她自己种着,三个孩子她照顾着长大,两个老人的生活她帮衬着,这样老公有足够的精力在外面带着建筑队,挣钱养家。兰兰农闲时也不闲着,出去打零工挣钱。

常年的劳作,兰兰落下了腰疼腿疼的毛病,她的付出,丈夫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经常嘱咐她不要出去打工,多休息,及时看病治疗,夫妻恩爱如初。

娘家爹娘时常对兰兰说:“你们兄弟姐妹五个,最你过得舒坦。”兰兰说:“活着,我不想丢脸。”

儿女大了,各自成家立业。在孩子们面前,兰兰常说:“我这一辈子,就没和你们的爹噶活够,他哪儿都好,人真好,下辈子我还找他。”

若要爱,认真地爱;认准的人,勇敢地爱。让爱地久天长!

《被唾弃的爱,地久也天长》by 春来过

这座城市风很大|北京是我家

一打开电脑,说起北京,辛酸、喜悦一齐涌起夹杂着些许遗憾潺潺直奔心头,微风中开出一朵摇曳着花瓣的粉嫩小花来。 得知要去北京工作那会儿,我上蹦下窜,兴奋得不知所以。拿起手机挨个给亲戚朋友打电话,好像去北京工作是多么了不起的大事! “喂,妈妈,我要去北京工作啦,后天就上火车啦!”“霞子,我要去北京了,人生地不熟好兴奋啊!!!”在微信群聊里面消息发得不亦乐乎:“嘿!我要去首都玩耍啦!有谁在吗?带我飞...

成为魔王的勇者

1.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所爱的那个勇者,其实却是要毁灭这个世界的魔王本人,你会怎么做呢? 是恨之入骨的举剑与他抗争到底? 是歇斯底里的怒斥他的欺骗和背叛?还是毫不犹豫的站在他身后继续跟随他的脚步呢? 总之在那一刻,少女并没有做出决定。 即使大脑的指令经四肢漫游到指尖,身体却没有任何一个部分产生回应,仿佛在一场噩梦的深处,想动弹而无法动弹,想嘶吼而无法嘶吼,只能任由恐惧的巨浪将自己淹没。 少...

文字的力量/遇见另一个自己

他们说,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可惜身体已然被禁锢,无法漂浮;所幸还有灵魂游荡在书海文字里,浮浮沉沉,生生不息。 -01- 早上六点半,闹钟支支吾吾地响,《安妮的仙境》和着震动声,懒得摁,我被下铺的敏姑娘捅了捅腰,哼哼唧唧极不开心非常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摁掉闹铃,睡眼惺忪却还必须迅速地穿好衣服鞋子,来不及洗漱,只能匆匆地梳几刷头发,戴上口罩头昏脑胀地跟着她往下跑。 别担心,没地震也没紧急集合...

催鸳曲

one 当老徐用毛刷仔细那件东西上沾着的一点土轻轻刷掉的时候,就看见了一副足以让一个老考古队员流泪的画面。 那是一件精美的瓷器,是罕见的祭红。圆润的罐体上面是一只雪白的狐狸,蹲在那里,精巧可爱。老徐轻轻拿到了光线更好的地方,将瓷器放在粗布的案板上。因为案板饱经风霜,小小的瓷罐子没站稳,晃了一下。老徐戴着手套的手连忙去扶了一把,刚好转到狐狸那一面,小小的白狐眼睛眯成一道缝,仿佛笑眯眯的样子。 ...

唢呐祭

清风带走了一个轮回却没留下一个完美的结局;月光倾泻了天空的故事,却没能说尽您的生平。长空下的那段哀曲也难以诉尽生死离别,那场葬礼留下的故事,引起过多少人的深思。 葬礼是在姥爷家举行的。棺木里的姥爷静静的躺着,灵堂里的亲朋们长跪不起。长明灯不分昼夜的燃着,照得灵堂一片通明,可惜它照不暖逝者记忆里的寒意,而唢呐只缓缓一声就吹碎了人心。纸钱的灰烬不断的从木盆里飞出,在人们的头顶飞旋之后又悄然飘落,...

夜鹰

冷冷的月光下,整个世界都有些昏沉,但他一直看着眼前那个光线暗淡的垃圾房。 他走向了那个垃圾房,拿出了夹在腋下的粗布麻袋,上面还残留着他的体温。然后他又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双手套,戴在手上,他的手指从手套前面的破洞钻了出来。这时候他听见远处巷子的野狗叫了几声,之后整个世界便又恢复了刚才的寂静。 他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排装垃圾的铁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然后他走向了第一只桶,他把手伸向了桶内,速度不...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