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的天空-上

2018-07-22 22:30:12作者:蓝蓝若若

湛蓝湛蓝的天空上白云大朵大朵的盛开着,微风吹拂着芦苇草,我躺在草丛间静静的闭上眼睛凝听着,那是风的声音--轻抚着草发出的沙沙声,那么自然动听,我似乎还能看到风的形状,如霓裳一抹,淡淡的曼妙的飘过,飘过千山万水,却永恒的定格在我心中。恍惚中你的脸庞在风中绽开,然后是铺天盖地的思念,我从来不相信我们之间存在过爱情,但你的样子却挥之不去,总能不经意的占据我的思想,使我不停的沉溺沉溺…

一.当下

   “Just on last dance, before we say good bye…”手机响个不停,我翻了个身接起,这头一阵迷糊,那头一阵兴奋的诉说,是小诺的电话,她说她现在在青海湖,湖好蓝绿蓝绿像是坠落人间的一块碧玉,她好喜欢那里。我简单的跟她聊了会,想继续我的睡眠,却怎么都睡不着。小诺是个很渴望自由的姑娘,她想法很简单,做法很勇敢,去年11月果断辞掉了电视台编导的工作放逐自己去流浪,她的理念就是趁着年轻多走走,这一趟她走大理,晃梅里, 憩丽江,转拉萨,闯墨脱,游尼泊尔,奔可可西里,驻那曲,流连于青海湖,这些地方都是我特别想去的,但是现在忙于上班,假期也少,也只能奢侈的想想,眼前还是好多事足够我忙和的,也就无心再想。

我也是一个爱自由的人,思想有时候有些天马行空漫无边际,我所渴望的生活就是在路上,去感受更多的人文历史,更多的风土人情,领略更多的自然风光。曾经在一家青年旅社看到一句话特别喜欢,大致是这样的;我还年轻,我还渴望上路。只是后来被越来越多的现实所牵绊,不得不承认行路难。这也许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别吧。我一直都很爱玩,也曾吓跑了一些想安心和我过日子的追求者,现在毕竟是收心了不少,会想着如何提高工作技能,如何提高竞争力,如何在这个纷繁浮躁高压的社会里更好的生活。我所仰望的是一片自由的天空,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感受人文与自然,自由的舞蹈自由的放空,也许有时候只有不自由才能更好地谋得自由吧,所以这几年我一直尘封着自己。

   我也可以是个乖仔,积极上进的工作生活,朝九晚五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周末看书访友偶尔小美容一下倒也不亦乐乎。只是不到凌晨睡不着,似乎只有那时候心才能静下来,才愿意去入眠。而梦里的我经常背着双肩包穿梭于大街小巷,行走于湖泊大川。

二.四年前

四年前的我还是我自己,爱玩爱闹爱没心没肺。六月的西安炎热的不行,尽管电风扇哐哐哐不停的转动,汗还是刷刷刷的流,尹夏那斯倒是潇洒的说经得起汗的洗礼,才是英雄。然后晃动着手中的蒲扇,啃着苹果。我算是服了她了,如此镇定的冰山美人儿一枚。我和夏儿是非常好的闺蜜,大学期间我们几乎形影不离。我们一起自习,一起吃饭,一起逛街,偶尔也一起睡觉。夏儿可以说是个奇葩,每天就吃一顿饭,美其名曰节俭塑型,而每次逛街都大包小包的,说是追求时尚,要做新时代女性的标杆。头发造型也经常变化,卷卷直直,长长短短,咖色栗色间隔变换。身边的男性朋友不少,优秀人才不乏,追求者济济,却没一个入的了美人儿的法眼。她说不是她的菜,然后一副花痴的模样,我喜欢的人儿应该是风度翩翩,风流倜傥的,有一种霸气,能拥我入怀像呵护小孩那般呵护我的美男子。这就是尹夏,花痴幻想奇葩可爱的美人儿一枚。而我算是文艺女青年,一头帅气的短发,喜欢乐器,喜欢唱歌跳舞,爱摄影,爱把玩古诗词,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在拉萨开个咖啡酒吧,我在店里驻唱磨咖,然后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去纳木错湖看看,在风中睡着。忘了说了,我叫蓝墨。

   六月的西安真心灼热,但更热的也许是我们青春内心的澎湃,一年一届的卡拉OK大赛轰轰烈烈拉开帷幕,大家都激情四射,有投身其中的,也有奔着帅哥美女去的。这样的好日子当然也少不了我,我特地选了首节奏感强的 young for you去为这夏天再增加些温度, 果断high 翻全场,尹夏很欢乐的跑上舞台献上一束玫瑰,还呈半跪状,全场再度升温,我算是服了这丫头了。夏儿唱了首“洛丽塔”,柔美而动听,而我这次是的吉他手绿叶,安静的波动着琴弦,她的声音柔美动听,多少人为之着迷。上台献花的人好多,还有直接告白的,夏儿只是淡淡的说谢谢,然后举起一手捧着玫瑰,一手拽着我向观众致谢。夏儿说如果我们可以一直一起这样疯狂下去多好,多么想一直这般年轻。

   在舞台下向尹夏告白的是高川,帅气阳光的小伙,是我的好哥们,他一直说好羡慕我,可以和夏儿一起玩一起疯,他也好想陪着小夏儿一起长大,我总是拍着他的脑袋说谁让你长那么帅,看着就没安全感,他则是无奈的问我这是什么逻辑.反正他们两的情况属于落花流水型,而我夹在他们中间好处得了不少,偶尔捎个信传个话都是一顿饭的贿赂,吃的好不亦乐乎,而那小子则是恋的不亦苦乎,追了三年多的女孩,近在咫尺,远在天涯的苦痛估计也只有他自己明白,我偶尔看不下去会劝他放弃,他却给我来一段天将降夏儿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好吧,我这哥们你自个苦去历练去吧。

我也经常会跟夏儿说高川的好,对她专一,人长得帅,又上进,完全符合她的标准,我问他为什么不考虑,她只是淡淡地笑着说喜欢一个人的自由,爱疯就疯,爱玩就玩,她觉得她自己注定漂泊。其实在我眼里他们真是天生一对,一个阳光温暖,一个可爱而美好,还记得他们初遇的时候,当时我们组织了个街舞社,高川来报名,还很傲气的要跟社主来上一段舞蹈较量,尹夏看不下去想搓搓他的锐气,霸气十足的来了段hiphop,高川也帅气的演绎了段poppin,他们一起跳舞的时刻简直堪称完美,后来高川就一直在追求夏儿,说是一见钟情,而尹夏一直若即若离,她说她喜欢高川这样的朋友,但他们成不了情侣,我不懂她的逻辑,尤其在我知道她也喜欢他的时候。

   那天卡赛结算后高川喊我一起去喝酒,他一个劲地问我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认识夏已有三年,为她放下所有的高傲,一个劲地想对她好,可是为什么还是这般。我知道高川是真的伤心了,可能单恋的情感积累于心太久真的会刺痛自己,我只是看着他猛喝,也不劝,末了找他的兄弟把他扛回去。

那一夜我辗转反侧睡不着,我在想爱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从来都不曾看到过它的模样。多少人为了追求它撞得头破血流,可依旧斗志昂扬,只为一睹它的尊容。可最后能有多少人见证它的美,我说爱情是会飞的,我们也是会飞的,但爱飞的太快,很多时候我们只能看它远去而已,而是否是正因为它的飘渺,所以愈加显得迷人。我不懂。

突然想起哥哥演的电影《阿飞正传》,剧中有一段台词是这样的: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因为我而记住那一分钟,但我一直都记住这个人

那之后的很多天一直没有高川的踪影,可能他也累了,躲在哪里休息。尹夏则精神异常振奋,一下子拽着我去唱歌,一下子又嚷着要吃烧烤,她说她就我这么一个好闺蜜,她要和我一起尽享青春年华。我们一起去拍写真,泡温泉,爬华山,玩得很开心。夏儿说她从来没有见过海,听说青海湖很美,有海的广阔与蔚蓝,她想和我一起去看看,作为玩货的我自然义不容辞,于是我们的青海行将拉开帷幕,我从来不知道这一次出行会在我的心上装点上什么,人生总有很多未知,也就是这些未知成就了人的遐想,躲不过,有时也承载不起。

三.甜妞儿的救赎

   ‘蓝墨儿,我打算回来了’一大早田甜就给我打电话宣布这个消息,她是我的发小,我们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是一个甜妞儿,长得甜甜的,性格也甜甜的,而且颇为奔放. 最近几年她一直在海南那边闯荡,本来就外向的她,在阳光大海的沐浴下,变得更加豪放。

小时候的她乖巧可人,可以说是人见人爱,长大后的她依旧甜美,些许婴儿肥,吹弹可破的白皙的皮肤让人垂涎三尺,她走在街上的回头率是相当高的,本来资质了得,加之爱打扮化妆,更是一幅娇艳模样。

 她特别喜欢热带的风情,所以报考大学的时候就去了海南,之后在那边谋得了一分经理助理的工作。她的美艳有种让人蠢蠢欲动的魔力,很多见过她得男子都想和她有一段故事。她对性爱的看法也是非常开放的,一帮玩的好的异性朋友,兴致高涨的时候也是可以发生关系的,她似乎并不在乎这些,你情我愿,双方开心的事情何乐不为。她得想法是远超乎我的想象,听她的故事我也总是会听的一愣一愣的。甜妞儿贪玩,遇到一些性感的男子,她也会有一些幻想,然后顺其自然的发生,然后竟然可以继续做朋友。对于这样的女子我也只能是服了。我不欣赏她这样的玩味青春,却也不反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甜甜这个姑娘有时候我不太看得懂,奔放如她,有时候却也多愁善感得很,她特别喜欢邓丽君的歌,有时候听着听着眼泪珠儿就涮涮的流。她可以很闹腾,和男子各种调情,各种派对搞起。也可以很安静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只是听歌发呆。

我的一哥们林阳每次都说我做女人做的太粗糙,他总是说甜妞儿那才是女人的模样,会把自己装扮的很精致,身上总洋溢着醉人的香水味。这可恶的林阳,分明是喜欢甜甜,还拿我们比较。但细细想来,自己确实有些粗糙,好吧,我自己推崇的就是一点点男孩子气和帅气风。

 甜甜说回来就很快回来了,那天我把她接到酒店,还喊了一些朋友们为她接风,其中之一就是林阳。那天可把我笑残了,甜甜坐在床边,林阳坐在沙发上,可能床比较低,加之甜妞儿本来就穿着低胸裙以及她那D波的身段,春光甚好,林阳总忍不住往人家波上瞟,甜妞儿也不好惹,竟然盯着他的下身看,他终于抵不过,赶紧收回自己的视线,脸上还红红的,这就是男人害羞的样子吧。我忍不住偷笑,总算看到他的囧样了,谁让他好端端的笑我活的粗糙。尹夏也偷偷告诉我这女子了得。

那天林阳还带了他的一哥们齐峰,峰子书生气十足,可能本身学的就是汉语言学,所以文采更是了得。对于林阳刚才的尴尬现状,他的解释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奈何姑娘如此粉面桃花,惹得大家大笑起来,氛围轻松了不少,不过却害的甜妞儿不好意思了起来,脸蛋儿红扑扑的。那天我们一起去溪谷玩,峰子总能乘兴吟诗作词,有了他我们倒是少了不少欢乐。甜甜跟我说她被峰子镇住了,她喜欢这样风度翩翩的书生男孩,他说峰子和其他他认识的人不一样,我说你们两可以一起好好恋一段,才子佳人。甜妞儿确实也该收收心,做个温婉贤淑的女子。

   甜甜也说愿意为这样的男子回归,从此淡出江湖,做一个贤妻良母。可是她又说已经回不去了,她开没开始拥有他,却已经开始失去他了,她配不起他。于是这段感情也就就此打住。

   不过这之后甜妞儿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开始不泡吧,不逛夜店,喜欢研究甜点的做法,烘焙蛋糕饼干成了她生活中最大的乐趣。有时候也会去逛逛省图书馆,看看文学历史。

   虽然最后他和齐峰没能在一起,但看到好友这样的变化,心里还是很欣慰。峰子后来也有追求甜甜,写了不少好诗词,甜妞儿跟我说很感动,但只愿把这份美好珍藏于心,她说在遇到峰子前,她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只知道游戏人生,在峰子后,他却已经过错了爱情。

四.高川的别离

高川可能是真的累了,消失了近一个月,然后某一天突然蹦出来找我,他说蓝墨儿,我打算去德国求学,我一下子蒙了,这小子这是演的哪出。他说他是认真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尹夏就像是一朵云,渴望漂泊,有她追求的自由,她飘渺而美好。而他也是一朵云,一朵渴望温暖的云,一直畅想着与她双宿双飞,却忘了云承受不了太多的柔情,会化作漫天纷飞的雨。于是他选择离开。

   那天我的心情不太好,高川和夏儿都是我爱的人,我特别希望他们能走在一起。而且我总觉得大家在一起的日子特别有滋味,有他们一起的日子才是青春。

高川说“哥们别太惆怅啦,我还会回来的”,然后用肩膀撞了一下我的肩膀。别离说起来很简单,我也一直用王勃的那句“无为在岐路,儿女共沾巾。”来宽解自己,可是真到别离时,心情还真是有点扭捏。但这应该是他经过慎重考虑的结果,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骂他一句“你这小子,为了一个姑娘,扔了我们一窝子朋友,可恨。”

   那天晚上我们又一帮人一起去喝酒算是为高川送别。这次高川略显深沉,一个劲的喝着酒也不怎么说话。倒是尹夏不淡定了。她说“高川,不要离开我们,你走了我们就不完整了。”她说“高川,我也好喜欢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她说“高川,高川,高川…”然后开始不停的哭,撕心裂肺的哭。高川走过去将她将她抱住,可依旧很深沉。只是拍拍夏儿的背喊她不要哭。甜妞儿也被带动的哭了,喊她过来本来是想着氛围可能太压抑,她在会活跃些,欢快些。这妞这次太不给力了。她竟然一把抱住我“蓝墨蓝墨,我好想念我们以前一起的日子啊”。真心受不了这种环境。我跑出去透了透气。

林阳也出来了,“真的好奇怪,高川夏儿那么般配,那么喜欢彼此,为什么不能再一起啊”。

“这个问题太高深,我也不知道”。

然后是深深地沉默,连同周围的空气像是凝结住了。其实我是真不太清楚为什么,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理想吧,有自己想奔的前程。

那天晚上尹夏喝的烂醉,晚上回不去,我们把她扛到宾馆。然后我和她一起睡。她在梦里还念叨着高川。这妞对他也是真的动情,她对高川的爱应该也不下于高川对她。可是她可能觉得这样的关系温度恰好,不想进一步,怕无路可退吧。她还念叨着“我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的,一直走下去的…”。

   曾经我以为青春不会那么快散场的,曾经我以为我们可以一起走的路会很长。可是也许就在某一次回首,我们已经各自天涯。

第二天高川就走了,挥了个手头也不回,我没有问他昨天听了夏儿的表白是怎样的心情。也许做这个离别的决定太难,难到想要回头更难。

夏儿第二天一直睡到下午2点。然后硬是要拽着我陪她去逛回民街。她欢乐的说要吃遍整条街,身材要浪费在美食上,生命要浪费在美好的事情上。然后我和这个浑身是酒味的姑娘晃荡到小吃街。我们的回头率是有多高啊。疯癫的一路吃过来,还在那边吱吱的笑。不管怎么说雨过天晴,不论谁离开谁留下,生活要是要继续。

蓝蓝若若
蓝蓝若若  作家 喜欢写东西,喜欢摄影的小妮子一枚

仰望的天空-上

对不起,还是放不下你

你离开的那么匆忙,我甚至没有来得及偷偷的看你一眼,偷偷的跟你说一声,宝贝真的舍不得你!我知道这一离开真的就是一辈子了! 我没有哭只是一遍一遍抚摸伤口。我甚至笑着告诉自己,没关系她已经离开了!可是眼角几滴露珠却迷失了我的双眼。 一个人的夜空再也不会动容。一个人的夜晚再也没有笑容!也许我们是最相似的人,心还是会颤抖。或许你在某一刻还会想念我,即使我已不在这世。 没有人会许你一生一世,...

装逼的中年

文/森书 铜火锅儿,鲜羊肉,倍儿香的芝麻酱配上韭菜花儿,三五好友推杯换盏恰似当年。不过再好的局也抵不住媳妇的电话,刚到10点就铃声不断。好在兴已尽,情未断,相视一笑,各回各家。谁结的账已经不重要了,毕竟谁也不在乎那千八百块钱,毕业多年还能有这几个哥们是最关键的。 我和玺哥正好同路,谁也没想打车,边走边聊。路边儿送快递的小哥儿骑着车飞驰而过,应该也是媳妇催的紧了。玺哥咂么咂么嘴,跟我说“太好了...

嗯哦不要边走边顶_男生下面涨的解决方法|乡村美色

第八章 擦药 “等收成今年旱灾严重,你还能收到几颗谷子”李瘸子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 苏妍还跪在地上,刘淼的拳头紧紧握在一起,要是他有钱的话,现在会立刻抽出一沓钱甩在李瘸子脸上命令他马上救人,但是他没有。

执念太深,情已入骨

古风短篇专题寻一柳江湖,得一世情深 文丨蔷薇下的阳光 锦绣江山,却容不下最初单纯的爱恋。 1.来,我扶你 边城,山外山的一个小镇子上,熙熙攘攘地安了几户人家,其中一户人家住着一位老妇人以及她的孙子,她的儿子年轻的时候得了一场病,去了。而这个所谓的孙子也不过是在她家门口捡到的,那个时候她刚失去儿子,却在门口捡到了一个婴儿,或许是老天对她的眷顾吧,她将哇哇啼哭的婴儿抱进屋内,就这样,这个孩子便在...

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只能认真地老去

慢慢开始懂了三毛说的那句:“我还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以前总觉得时间还有很多,可一转眼,2018年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才惊觉其实一辈子不长,余生更是短暂。还记得年初下的那些决心吗?不知道你

【职场】白色走廊 截瘫病人(5)

【白色走廊】目录 【白色走廊】截瘫病人(4) 文 \ 冰月月 -1- 看着儿子躺下,魏小花却睁着眼睛全无睡意,看着自己现在的处境,内心五味杂陈。 内心的痛苦和无助早已大过身体上的疼痛。不是看在儿子的面子,这次摔成这样她早就不想活了。 她一直觉得自己命苦,自己还在上初中时,母亲得了子宫癌,等发现时已经到了晚期。母亲临走时一直拉着她的手流眼泪,家里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 母亲去世后父亲消沉了很长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