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亡桃花扇

2018-07-11 23:00:24作者:失眠喵

  一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影风。

从别后,忆相逢。

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红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好词好词,季重读书益发精进了”

孔季重正持卷读书,听了这话,抬头一看,原来正是父亲的朋友贾凫,忙上前作揖:

“不敢不敢。见过世伯”

贾凫也略一还礼:“贤侄多礼,打扰了。”

季重请世伯上坐了,唤人上茶,自己在一旁作陪。

“世伯为何至此?”

“刚去前厅见了你父亲,闲话了一回,正告辞经过这里,听得有人吟词,觉得有趣,在那桃花树下听了一回。不想打扰了贤侄。”

“世伯哪里的话,时常盼着世伯前来,听世伯讲那些旧事。哪里就打扰了。”

原来这贾凫年过花甲,字思退,却是个三朝遗老。先前崇祯年间,曾做过不大不小的官儿,谁知不几年北京城被贼首占了,崇祯皇帝在梅山自缢而亡,这贾思退因衷心于崇祯帝,不愿去那弘光朝廷任职,便告职回乡,过起了隐居生活。谁聊人间世事,瞬息万变,弘光朝廷才建朝一年,就被入关的清军攻破,从此大明的江山便归了大清。

明灭之后,因贾凫广有才名,又曾经做官颇有政绩,便被清廷征召,要给他官复原职。贾凫连弘光朝廷的官都不愿做,又如何肯委身清廷呢?他只称自己年老病重,无法做官,便置办了木皮家伙,做了个说书人,游弋街巷,漫说历史。

因贾凫自小读书,才学无限,天南地北,经天纬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且又口若悬河,见解独到,比寻常的说书人不知要高出多少倍,因此所到之处,无不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渐渐地他也不再四处走动说书,只和相识的数位明朝遗老来往,互相谈论旧事,评古论今。孔季重之父孔贞播便是其好友,往来之间无所不谈,季重也时常作陪,渐渐与贾凫成了忘年之交。

贾凫因刚才听季重吟词,心中唏嘘不已,不禁自己又吟诵了一遍: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影风。

从别后,忆相逢。

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红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世伯喜欢这首词”

“颇有些感慨罢了。晏几道这首《鹧鸪天》,看似描写闺情,文字如水,实际却是写尽了天地宇宙的波澜”

季重读来只觉文字精美,情思如缕,听了贾凫这话,便觉得不解,忙道:

“世伯高见,愚侄愚钝,不懂得当中的学问,还请赐教。”

贾凫本就感慨,听季重如此问来,勾起了无限的伤感之情来,竟忍不住落下几滴泪来。

季重见到如此情景,愈加好奇,却不便问,只觉得心中也莫名悲怆起来。

“从来天道不由人,一生一世一场空。只是我想到了一些旧事来,便觉得这首词道尽了世间沧桑。尤其是‘歌尽桃花扇影风’一句,我有破扇一柄,恰合了这句话,因此想来伤心。”

季重听了,愈加好奇,忙道:“愿闻其详。”

“这段故事我从不对外人说,也罢,你既然问起来,我便细细说与你吧”贾凫饮了一口茶,“只是天色已晚,我须得回家去了。贤侄若不嫌弃,明日可至蔽舍,我拿出那破扇子给你看”

季重虽然急于听那件旧事,无奈日已西沉,疏星渐起,不好硬留,只能起身告辞。

第二日清早,季重去街上打了酒,买了几样果品,迤逦往街西走去。到了贾凫家里,却发现除了贾凫,另一些父亲平常交往的好友也在,心中奇怪,面上却堆满笑容,上前一一作揖问好。贾凫命内人在院内一株花树下排开果品菜蔬,满满斟好酒,众人谦让一翻坐好。贾凫开口:

  “贤侄,这段故事如今我对你慢慢说来,在坐的各位叔伯,都曾见证。我们几人每每说到这事,无不唏嘘。这故事却要从崇祯年间说起。”

《兴亡桃花扇》by 失眠喵

我都这么努力了,为什么你要裁掉我?

文/suger不爱吃糖 淘汰名单下来了,很幸运的是,我留下了,但很不幸的是,她被裁了。 没错,那个默默无闻的女孩被裁掉了。 01 从午睡中醒来后,正准备去卫生间整理下妆容,走到一半时发现那个长发飘飘,白色连衣裙的女孩低着头走了进来,她左手拿着小本子,右手伸手摸着脸。 因为没有戴眼镜,所以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与她擦肩而过时,我听到了低声哭泣的声音。加上经理和她的小组长前脚也刚刚走进来,我知...

三皮相亲记

结婚两年,昨天三皮问媳妇有没有相过亲,媳妇问你算不算?三皮说当然不算,要说算的话,一代美男就有了相亲经历,多丢人的事。三皮媳妇一脸嫌弃,说她自己相亲的经历太多了,一天都说不完。 尽管三皮从不承认自己相过亲,但他确实有一段相亲的经历。 上小学的时候,三皮父母察觉到儿子有早恋的倾向,原因是有一个小姑娘的妈妈经常来家里闹事,带着她哭泣的女儿。 “你家儿子又欺负我家女儿了,班里那么多的女孩子,为啥非...

去你的大男子主义

1) 爸又把妈气哭了。 我回到家,撂下书包。厅里的灯亮着暖黄暖黄的光,家里却没有一点声音。 我进了卧室,看到妈蜷在床的一角,手里捏着一个叠的小小的面巾纸。 叠一下,在眼角按一下,再叠一下。 我叹口气,拿走了她手里不能再用的纸,拿来一包新的,然后坐在她身边默默地陪着。 我们都没说话。 2) 妈一直是一个很温柔的小女人的样子。 棕色的眉,豆沙色的口红,说话很轻很柔,连穿衣都偏爱暖色系的衣服。她的...

随地大小便是印度人虔诚的信仰

按每天能拉200克屎来算 在这个世界上活了二十余年 我这辈子也差不多拉了快一吨半的屎了 然而接近有一吨的屎 都被我贡献给了家里那个蹲厕 蹲便器对亚洲人来说似乎有种 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采用蹲姿排泄的顺畅丝滑 可不是坐厕那个Bitch能提供的 然而对于在蹲厕上拉了二十几年屎的人来说 蹲厕位置的正反问题 踏马比避孕套的正反还要困扰我 度娘说:蹲厕有洞通向下水道的一端为背部应靠近的一方。倘若洞是在接...

有家小店,倔强立于此间

八零后的我,如今已是而立之年。 生于农村,辗转求学,单枪匹马闯入这座不挤不入的城市——北京,数年漂泊,几无所成。 城市对人的改变,往往是巨大而又不动声色的,它能濡染你的思想、同化你的言谈,甚至重塑你的记忆。 记忆像是一本厚重的书,逐页翻过,新的记忆层层覆盖于旧的记忆之上,旧的记忆慢慢变的遥远、模糊,继而渐渐淡褪、消散。 然而,总会有一些记忆,散着温暖的光,透着隽永的亮,顽强的穿越时空的壁障,...

想要瘦瘦瘦,哪种方式适合你?

体重三位数的女人没有未来。 昨日应邀去朋友家喝茶,虽然住在同一个小区,但还是第一次去她家玩。 房间格局和我家一样,可一眼看去,却觉得比自己家似乎大了不少。参观了一下,才发现她家布置大方简洁,没有多余的摆设。 我用来放杂物的小房间,她给孩子放了架电子钢琴,旁边摆个小帐篷,据说孩子练琴后总会钻进小帐篷里玩上一会儿。 几盆绿植,不是什么名贵品种,却养得生机盎然。 除了必须的家具电器,没有特别的装饰...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