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亡桃花扇

2018-07-11 23:00:24作者:失眠喵

  一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影风。

从别后,忆相逢。

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红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好词好词,季重读书益发精进了”

孔季重正持卷读书,听了这话,抬头一看,原来正是父亲的朋友贾凫,忙上前作揖:

“不敢不敢。见过世伯”

贾凫也略一还礼:“贤侄多礼,打扰了。”

季重请世伯上坐了,唤人上茶,自己在一旁作陪。

“世伯为何至此?”

“刚去前厅见了你父亲,闲话了一回,正告辞经过这里,听得有人吟词,觉得有趣,在那桃花树下听了一回。不想打扰了贤侄。”

“世伯哪里的话,时常盼着世伯前来,听世伯讲那些旧事。哪里就打扰了。”

原来这贾凫年过花甲,字思退,却是个三朝遗老。先前崇祯年间,曾做过不大不小的官儿,谁知不几年北京城被贼首占了,崇祯皇帝在梅山自缢而亡,这贾思退因衷心于崇祯帝,不愿去那弘光朝廷任职,便告职回乡,过起了隐居生活。谁聊人间世事,瞬息万变,弘光朝廷才建朝一年,就被入关的清军攻破,从此大明的江山便归了大清。

明灭之后,因贾凫广有才名,又曾经做官颇有政绩,便被清廷征召,要给他官复原职。贾凫连弘光朝廷的官都不愿做,又如何肯委身清廷呢?他只称自己年老病重,无法做官,便置办了木皮家伙,做了个说书人,游弋街巷,漫说历史。

因贾凫自小读书,才学无限,天南地北,经天纬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且又口若悬河,见解独到,比寻常的说书人不知要高出多少倍,因此所到之处,无不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渐渐地他也不再四处走动说书,只和相识的数位明朝遗老来往,互相谈论旧事,评古论今。孔季重之父孔贞播便是其好友,往来之间无所不谈,季重也时常作陪,渐渐与贾凫成了忘年之交。

贾凫因刚才听季重吟词,心中唏嘘不已,不禁自己又吟诵了一遍: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影风。

从别后,忆相逢。

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红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世伯喜欢这首词”

“颇有些感慨罢了。晏几道这首《鹧鸪天》,看似描写闺情,文字如水,实际却是写尽了天地宇宙的波澜”

季重读来只觉文字精美,情思如缕,听了贾凫这话,便觉得不解,忙道:

“世伯高见,愚侄愚钝,不懂得当中的学问,还请赐教。”

贾凫本就感慨,听季重如此问来,勾起了无限的伤感之情来,竟忍不住落下几滴泪来。

季重见到如此情景,愈加好奇,却不便问,只觉得心中也莫名悲怆起来。

“从来天道不由人,一生一世一场空。只是我想到了一些旧事来,便觉得这首词道尽了世间沧桑。尤其是‘歌尽桃花扇影风’一句,我有破扇一柄,恰合了这句话,因此想来伤心。”

季重听了,愈加好奇,忙道:“愿闻其详。”

“这段故事我从不对外人说,也罢,你既然问起来,我便细细说与你吧”贾凫饮了一口茶,“只是天色已晚,我须得回家去了。贤侄若不嫌弃,明日可至蔽舍,我拿出那破扇子给你看”

季重虽然急于听那件旧事,无奈日已西沉,疏星渐起,不好硬留,只能起身告辞。

第二日清早,季重去街上打了酒,买了几样果品,迤逦往街西走去。到了贾凫家里,却发现除了贾凫,另一些父亲平常交往的好友也在,心中奇怪,面上却堆满笑容,上前一一作揖问好。贾凫命内人在院内一株花树下排开果品菜蔬,满满斟好酒,众人谦让一翻坐好。贾凫开口:

  “贤侄,这段故事如今我对你慢慢说来,在坐的各位叔伯,都曾见证。我们几人每每说到这事,无不唏嘘。这故事却要从崇祯年间说起。”

《兴亡桃花扇》by 失眠喵

星际电话

1 吧嗒吧嗒吧嗒,耳边传来这样的声响。 “怎么不说话了?我听着呢。”我说。 “让你好好开车呀。”你柔柔说。 你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正侧着头看着我,准确的说,你的影像坐在那儿。 车子顺利转过弯行驶上公路。我熟练的操控着方向盘,转向头看看你,你正好也望着我,润润的眼睛,带着温柔。你伸过手摸了下我的脸,却立马把手缩了回去,把头转向车窗外。 “怎么了?”我用余光瞥到皱了下眉头的你问到。 “嗯?嗯,没什...

是我想太多,你总这样说

我想了很久,翻江倒海地搜寻你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安慰自己你曾对我说过很多甜言蜜语。可结果翻来覆去,我才发现,原来你不曾说过你爱我,唯一对我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却是:你想太多了。 01 我的不安那么沉重,只有你不懂。 我长得不好看吗?跟我聊天很无聊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和我在一起时,总是看手机? 别看洛洛平时神经大条,好像什么都不摆在心里,其实每次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然后一个人默默地承受。 她...

悄悄地去约会初恋

魏武是在初中同学会上知道马丽得消息的,她说马丽过得非常糟糕,两个人夫妻感情不好,老公在外面找了小三,生活来源也少了,好像离婚了,而马丽最近又被查出严重的胃病,几乎都在吃点流质食物,人也消瘦跟纸片一样。魏武听了心一阵阵痛。马丽是魏武的初恋,非常爱那种,可惜后来,马丽家嫌魏武是普通工人家庭,正好有个领导的儿子看好马丽,马丽的父母死活都要做这门亲事,马丽实在扭不过,只好答应了。为此,魏武曾经一年多...

古北口翻蟠龙越金山岭

昨天梦见某人给我发了篇跟《北方的空地》一样的记录类游记,可能是最近追神帖追的都魔杖了~ 依旧休息日整理思绪,记周六从古北口经蟠龙长城直至金山岭长城。可惜六只脚全程给我拉了条大直线,但自己丈量估摸着怎么也得17.8㎞都算少说,最后走景区真的是极限了,杖子都拿出来支撑了~ 话说忽悠了大小猩星跟我一块儿奔着蟠龙长城来的,车上听紫衣说亮妈要单独行动,去金山岭方向,哎~我也想去( •̀∀•́ ) 亮妈...

一个算命先生的绿帽子

我年少的时候,常在外祖父家里。那是一个不大的村落,四十几户人家,房舍整齐地排列。傍晚时分,若是没有风,所有的烟囱上面都冒着一股青烟,端端的,仿佛一道景观。 我喜欢傍晚时分,那时村里没有电视,村人常在晚饭后聚拢在一处,这一堆那一伙,天南海北的闲扯,成了最享受的娱乐。小孩子们就在大人堆里钻来钻去,逮听那些有趣的情节。 一个夏日的傍晚,晚饭还没有完毕,闲谈的时间还不到,就见外面三三两两的人边走边比...

《原创》我想和你谈恋爱,可你只想睡我!

(一) 忙忙碌碌一周,胭脂一个人背起背包,五点起床驱车前往山里。找个地方停好车之后,步行上山。山里的空气异常清新,站在山脚做了几个深呼吸,吐出胸中的郁闷和焦急。 周三和妈妈一次激烈的争吵不欢而散,其实她明白妈妈的担心,自己已经33岁了。好友的孩子都快上小学了,自己还单身。妈妈为了逼她相亲,已经连续半年和她住在一起,发动七大姑八大姨给她相亲。 这周三刚下班,妈妈又说:“胭脂,你看不上上周那个,...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