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来的人事部经理

2018-07-11 23:00:17作者:图图耶

小陈被招进来的时候王经理说把招聘和员工关系模块都给她做的,由此低工资又加班的条件她才得以接受。

周一大早王经理来到办公室把包放在桌上,瞄了一眼对面桌的蔡芬然后清了清嗓子。喝口水坐下,打开电脑拿出手机,又站起来径直走了出去。不一会急匆匆的回到座位上,手不自觉的敲着桌子发出了“得得”的响声。

蔡芬,你把手里的劳动关系分给小陈做。

谁说的?蔡芬没有抬头,继续盯着手机。

就是,那个,之前我问刘总,他说的。

刘总?不可能,我前几天跟他汇报工作,他还说这一块随便我。

是嘛,那都给你你忙的过来吗,可不要耽误了我们正常进度。

呵!我这在做了五年还没有在我这耽误进度的事。蔡芬依旧看着手机,满脸不屑。

那这样的话,以后出了问题可不要怪在我们人事部头上。

哎,小张你不知道本来这件办公室就我一个人,不要太舒服。

是嘛蔡姐,那你能忙的过来吗。

月初做考勤,月末做社保从来没有让刘总操过心。

小陈!

王经理。

跟我去一下小会议室。

小陈你看她那个态度,虽然我才来没多久但好歹我也是她领导,我说什么你就要服从,拽的比我还高,怎么她想当这个经理呀。你让她当呀,不是说干了五年十年就可以朝上升的,你得有本事是吧。

没关系王经理,我听公司安排。

周三早上一场大雨好多同事都过了8点才到公司,小张慌忙的跑进办公室,气喘吁吁的跟蔡姐说雨太大,路上堵了好久。蔡姐说还好她住的近,否则也被淋得跟落汤鸡一样,又急忙的把桌子上的纸巾拿给小张帮她擦去水珠。王经理不停的看着手机,不耐烦的一遍遍刷新着什么也没有的桌面。

小张你跟我来一下。

什么事?

来一下会议室,有点事跟你说。

在这说就好了。

王经理没说话拿着笔记本朝门外走,好一会小张才跟上去。

你凭什么解雇我,哪里有问题,哪个领导说的。远处的会议室阵阵争吵声传了过来,小张在和王经理争辩。不一会,小张哭着从门外冲了进来,趴在桌上好一会,才抬起头跟蔡芬哭诉说是王经理要辞退她。蔡芬没作声,拿出手机打了几个字,小张看了看发光的屏幕,径直的向刘总办公室方向走去。没一会,王经理慌忙的回来拿支笔也进了刘总办公室。

王经理走出来满脸笑意走到蔡芬跟前说,下个月给她发两个月的工资,这个月她上一天算一天班,没上班也不用请假,直到她找到工作。

蔡芬不断的按动着鼠标,头微微点了一下。

小张离职后迅速招到了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虽然工作每天都焦头烂额,但只要是王经理交代的事立马去做,替王经理打水,带饭,点外卖样样都行。

小陈你有没有接触过社保每年的单位平均工资申报?

之前帮单位申报过,需要财务那边提供一些数据。

是嘛,蔡芬你的平均工资申报好了吗?

好了呀,昨天就已经截止了。

我还是看人家群里说才知道有这个事,都截止了也不知道到底申报了多少。

申报结果我不是打印好放在你桌上了吗?

哪里,放哪了,我没看见。

那这份不就是吗。

我还以为是谁扔的废纸,刚准备丢到垃圾桶里呢。你这上面的部门经理签字谁签的?

我代签的,年年不都是这样。

那我的工作你也代我做了好吧,看样子我还嫌累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年年都是这个程序,都是我代签,然后提交申报。

年年,年年你经理还不姓王呢,我要问下刘总,他要是找个经理来充充门面呢,我想我还是算了。

喂,刘总。好,好,嗯,可是每年,好,我知道了。蔡芬挂掉电话,重新打印了一份申报结果,递到了王经理面前。

你签字吧,签完我扫描,然后重新上传。

我们公司有高层的亲戚呀,就那个人事部的王经理,她是董事长的侄女。

哦我说呢,怎么蔡芬都五年了没升她做经理,反而空降一个。

图图耶
图图耶  作家 爱好写作,钟情文字

新来的人事部经理

海岛上的白制服

本来这不是我今天本来想写的主题 但一个中国军人的视频 看的我泪腺崩塌了 强军梦强国梦的宣传视频 当然不乏热血沸腾的铁血军人 可他们守护这泱泱大国的背后 是很多人根本体会不到的心酸 好多次提到我们韩先生 朋友都问起我们的故事 其实每每回忆 我也常觉得有些不真实 韩先生长我两岁,却大我三届 我大一,他大四 作为军校大四毕业生的他们 因为两所学校间的合作 来给我们学校的大一新生军训 从小就向往部队...

十三街杀人事件

周一上午九点,着一袭红大衣的李小青拜访了滏阳大楼22层的林川私人侦探公司。她此次来访,是希望林川能够帮她丈夫摆脱冤狱。虽然他们俩一直在同一座城市,李小青也没有想到,再见林川时已经是六年后了。 滏阳大楼坐落在十三街的尽头处,平日里街道上车水马龙,商业氛围浓重。这得益于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滏阳大楼的主人张开山。10年前,十三街还不成气候。张开山却在此处买下地皮,兴建了24层的滏阳大楼,一时间好不威...

记这些迎着风的日子

有的时间,走的很慢;有的时间,又走的很快。 早晨起床,天刚微微亮,她用笨拙的手拿起化妆刷、睫毛膏、口红,按照网上教程的顺序,一步一步来,前几天,有人告诉她,你这两天的眉毛看起来好像正常了一点。 “是吗?那真没枉费这几天的辛苦。”她说道。 记得刚上大学那年,第一次住校,第一次留长发。说出来都有点好笑,18岁的大女孩,不会扎头发。每天扎完头发,笑的前仰后合的室友会检查一下是否还有遗留在发圈外的,...

那些逝去的并不是爱情。

2012年2月22。那时候我们高三,汉寿五中,星期三,在学校的食堂里遇见了她,回到教室后我找灿灿要她的联系方式,灿灿和她在一个班,也是非常要好的闺蜜。灿灿在我初中的时候是前后桌的关系,后来高一我去了龙池,她去二中,第二期的时候又一起转到了五中。我估计她是怕我被别人抢走,过来监视我的,得不到我就要毁了我。 我给她发短信,之前高二的时候我们就认识,并且还有一段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的恋爱,那时候她说我...

父亲的手帕

我翻了个身,却不小心从梦境中掉落了出来。 浑身都是汗津津的。 如果一个人正做着噩梦,能从梦中挣脱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吧。 而我却像在拼命往外拉掉进沼泽地里的另一个自己一样,不肯放手那个梦境。 那像撒了糖霜般的操场,父亲在阳光下摸出口袋里的手帕,亲亲拂走我脸上的泪水。 我坐起身来,身旁的大智打着均匀的小呼噜。 今天是我怀孕的第72天,可我并不感到有什么幸福。 我费力地挤出地铁,站台...

原创 一袋包子,让她丢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一袋包子,让她丢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作者:阿木 毕业以后我在一家私企的人事部做文员,说是一个部门,其实只有我和张姐两个人,张姐是主管,手下领导着我一个小兵。 这是一家带有一些家族企业性质的小公司,人数不多,但是人际关系却是错综复杂。有的是和老板沾亲带故,有的是跟随老板多年的“老人“”,有的是从招聘会招来的普通员工。 我住在公司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