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长的失恋

2018-07-11 23:00:12作者:beeyes2

《世上最长的失恋》by beeyes2

世上最长的失恋

“韩平!”赵无忌一记铁砂掌招呼到趴在桌上酣睡的人头上,韩平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看一眼是赵某人,发出一声惨呼,趴下去继续睡。

“喂!你还睡啊?老巫婆就要来了喔!”赵无忌凑到韩平旁边怪笑着说道。

韩平浑身抖了一下,只觉得一阵阴风扫过,他不情不愿地直起了身子。

赵无忌满意地看到这个效果,咧开满嘴黄牙笑得那叫一个得意。

“老巫婆”是他们的班主任,是个五十岁的老太婆,不知道为什么对韩平特别青眼有加,如果看到他不在刻苦攻读就会心情忧郁,引发一阵不稳定的小气流。

韩平叹了口气,不去看赵无忌笑到欠扁的一张脸。他抽出一本专业书,班主任还教专业课,真是倒霉到家了。

他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转过头去问赵无忌:“有吃的吗?我饿了。”赵无忌无语地看着他,从书包里翻出一个巧克力威化丢给他:“看着这么秀气的一个人,怎么这么能吃呢?”

韩平咬着巧克力,随便“唔”了一声。

上课的时候,韩平很认真地瞪着书本,老巫婆看了几次,他始终如此专注,她皱巴巴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赵无忌狠狠抖了一把。

韩平认认真真地在走神。

他梦到了她。

他梦见11岁的暑假,他在院子里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耍,远远地看见她慢慢地走过来。

正是盛夏时分,阳光像蝉鸣一样热烈,绿色法国梧桐宽大的叶子在地上投射出斑驳的影子,有一点风,听得到树叶碰撞沙沙沙沙的声音。

韩平觉得这一刻世界很静很静。

他看着她渐渐变得清晰的身影。她穿着大红的连衣裙,乌黑的长发扎成马尾束在脑后,有一些已经被汗水打湿,贴在她微微有点红的脸上,后来韩平有一次看到一幅盛放的大丽花的照片,觉得她真像那朵花。

韩平看着她慢慢走进院子,看见他,停下来问:“小平,放假了?”

韩平呆呆地点了点头,她笑起来,伸手拍了拍他的头,走上楼去了。

她的身上有一种好闻的味道,就像苹果成熟的时候,满街飘荡的那种甜蜜又不浓烈的香味。

蝉声突然聒噪起来。

看着她走远的背影,韩平正想开口喊一下她的名字,或者叫一声“姐姐”,突觉头顶遭受一下不知名物体的重击,眼前一切即刻消失。

想到这里,韩平不由得抬起头来,怨念地看了一眼赵无忌。

赵无忌在老巫婆的目光如炬中感到一阵深深的恶意,他不由得抱住了胖胖的自己。

已经很多年了。现在的韩平,已经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而她呢,在千里之外那个叫做“上海”的地方。韩平没有去过,但常常在网上看到。很多同学都说毕业以后想去上海,在韩平看来,也不过就是一个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没有黄沙大漠,也没有鲜果牛羊的地方。

下课铃一响,饥饿的年轻人们就争先恐后地冲出了教室。赵无忌勾着韩平的肩膀,整个身体没骨头一样挂在他身上,哀声连连:“教室的空调好冷好冷好冷啊?!整节课我都在发抖!小平平,快来温暖我!”

韩平嫌弃地推开他凑过来的胖脸:“滚开!”

“你变了!你不爱我了!”赵无忌锲而不舍地用全身力量巴着韩平,立志做一根肥壮的菟丝子。

“噗,你俩感情还真好啊!”一个漂亮女生从后面走上来,看着他们捂着嘴笑。

赵无忌立刻放开了死都要搂着韩平的手,谄媚地迎上去:“班花大人!”

漂亮女生不理他,对着韩平说道:“哎,去一食堂吃小炒吗?我请客!”

赵无忌立刻大声应和:“去去去!”

“去你个头!我又没叫你。”女生白了赵无忌一眼,转头继续问韩平:“怎么样?走起?”

韩平慢吞吞地走着:“为啥要请我吃饭啊?”

赵无忌冲上来,一边对着女生呵呵呵傻笑一边凑到韩平耳边:“你傻啊?有人请吃饭,不去白不去啊。”

韩平摇摇头:“我不去。”

赵无忌急了:“为啥啊?”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哟,怎么?韩平,你还怕我吃了你啊?”女生笑着说道。

“就是!班花大人请客怎么能不去,是吧?”赵无忌挤眉弄眼地大力拍着韩平的肩膀。

“班花大人班花大人,我没有名字吗?”

“是是是,孟小樊小姐。”

韩平打了个呵欠,转了个弯,走了。

“哎!韩平,你去哪儿啊?一食堂直走!”

“回去睡觉。”韩平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孟小樊吃惊地看着他慢慢走远的背影:“饭都不吃?!”

“我吃我吃。”赵无忌满脸堆笑。

“美的你。”孟小樊推开他,也走了。

赵无忌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嘟囔着“想蹭顿饭也真不容易啊”,垂头丧气地赶着韩平去了。

还没走几步,手机响,赵无忌看着上面闪烁着的“韩公子”,胖脸禁不住抽了一抽。

“韩公子有啥吩咐?”

“五食堂等你。”

赵无忌还想说点什么,电话已经挂了,赵无忌叹口气,抱起沉重的书包,乖乖往五食堂去了。

在人山人海中打了两荤两素四两饭,赵无忌愣是凭借着一张喜感的胖脸让食堂阿姨多打了半勺红烧肉,举着汁水淋漓的餐盘,他游刃有余地挪动着胖胖的身躯灵活地在人群中左穿右插,准确地落位在慢条斯理地吃着两荤一素的韩平面前。

“你说你,班花请你吃小炒你不去,偏要来这吃大锅饭。”赵无忌一坐下来就数落开了。

韩平眉毛都没抬:“我贱。”

赵无忌一肚子牢骚被堵在喉咙口,他举着油乎乎的筷子徒劳地想要做出一个指责的姿势,奈何对方油盐不进,只好愤而夹起一大块红烧肉塞进嘴里。

安安静静吃完这顿饭,俩人踢踢踏踏地走回宿舍去,开学也有一阵子了,秋意渐渐浓了,回宿舍的路上,两旁种的不知名的树叶子开始露出金黄的颜色。

“家里该下雪了吧。”赵无忌自言自语地说道。

beeyes2
beeyes2  作家 简称“bee”,自由撰稿人,一个要成为海贼王的人

世上最长的失恋

杨叫花儿

他姓杨,是个叫花子,没人知道他本名是什么,当人提起他时都称呼他为杨叫花儿。大概在我二年级的时候,他像是鲁滨逊一样漂流在我所住的小镇上,串脸胡,独具趣味的蓬乱长头发,跟电影《一个勺子》里面的傻子的造型很像,只是他并不傻,至于长相打扮打扮应该能成犀利哥的样子。 自我注意他起,他就处于风餐露宿的状态,饿了就在垃圾桶里翻东西吃,吃不了就会暂存起来;渴了就找剩下的矿泉水喝,偶尔也会去河里喝,但是很少。...

一个好对象的标准是什么

1 任小欣倒了两趟公交车,花了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到这家餐馆,不过是想尝一嘴这家餐馆里声名赫赫的烧鹅,可她刚坐下来点菜的时候,却被服务员无情地告知,最后一只烧鹅已经被前面那个先生点了。 她沿着服务员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是一个穿着格子衬衣的单薄的身影,那一刻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任小欣竟迈开脚步往格子衬衣那儿走去。 “嘿,哥儿们,我来这儿是想吃烧鹅的,听说最后一只被你点了,可是我真的真的就特别想吃...

分开了,那就体面一些吧

01 大学时,舍友桃子找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有着远大的志向,而她却是一个活在梦中的姑娘。没什么爱好,连化妆都不化,浑浑噩噩,除了男朋友,她的生活里,什么也没剩下。 她男朋友叫穆乔,温和瘦高,文质彬彬。被问及他为什么这么喜欢桃子的时候,总是会害羞的笑着说不知道,就是这样一个如此腼腆的男孩,最后分手的却是他。具体的原因大概就是两人三观不合一个看不惯另一个如此过着慵懒的生活,一个不理解另一个为什么...

来不及说出口的喜欢

无戒极限挑战日更营第十一天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第二小学,那时候我们都刚刚从懵懵懂懂,无忧无虑的幼儿园时期走出,去迎接充满着未知和刺激的小学生活。 他有着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不塌也不挺的鼻子,稍厚的嘴唇,个头不高,脑袋挺大,很爱笑,灿烂的笑容有着难以言说的吸引力。他给我的第一感觉像极了我爸爸童年的模样,不是说相貌有多像,只是那种感觉很奇妙。 每次和他相处,我都感觉是在和幼年时期的爸爸对话,平添了...

光鲜的夏令营囚禁了我!

这个故事来源于我的一个梦 燥热的夏天。像蝉一样焦躁又到单调的日子。我在家吃吃睡睡浑浑噩噩,我妈发挥着她的主宰大权,要求我每天八点起床。 果不其然,第二天我妈七点半就过来揪出被窝。第三天更为过分六点就把我从甜蜜屋中踹醒了。“我恨啊!”我咬牙切齿的说。 每天有了我妈的花样抓人方式,一周后我改变策略每天反敲她们房门。从我爸妈的眼中看出大熊猫后,他们欣慰的走了,我开始一个人打开电脑,开始疯狂的飞车飞...

毁掉的不只是吴言侬语

杨家村是一个古村落,村子里大概有二三十户人家,村子远离市依山而建。空气清新,水源干净,村里地理位置也不错,冬暖夏凉,用古话来说算是一块风水宝地。除了现代设备不充足,也确实是个宜人的好住处。 杨家村之所以叫做杨家村,不仅仅村子里姓杨的占很大一部份,还因为那个村子里杨树很多,多的是几十年的老杨树,足足有两人合抱得粗。 一到夏天绿树成荫,村子里的人就坐在树下纳凉或者吃饭。傍晚的时候是最为舒服的,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