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长的失恋

2018-07-11 23:00:12作者:beeyes2

《世上最长的失恋》by beeyes2

世上最长的失恋

“韩平!”赵无忌一记铁砂掌招呼到趴在桌上酣睡的人头上,韩平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看一眼是赵某人,发出一声惨呼,趴下去继续睡。

“喂!你还睡啊?老巫婆就要来了喔!”赵无忌凑到韩平旁边怪笑着说道。

韩平浑身抖了一下,只觉得一阵阴风扫过,他不情不愿地直起了身子。

赵无忌满意地看到这个效果,咧开满嘴黄牙笑得那叫一个得意。

“老巫婆”是他们的班主任,是个五十岁的老太婆,不知道为什么对韩平特别青眼有加,如果看到他不在刻苦攻读就会心情忧郁,引发一阵不稳定的小气流。

韩平叹了口气,不去看赵无忌笑到欠扁的一张脸。他抽出一本专业书,班主任还教专业课,真是倒霉到家了。

他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转过头去问赵无忌:“有吃的吗?我饿了。”赵无忌无语地看着他,从书包里翻出一个巧克力威化丢给他:“看着这么秀气的一个人,怎么这么能吃呢?”

韩平咬着巧克力,随便“唔”了一声。

上课的时候,韩平很认真地瞪着书本,老巫婆看了几次,他始终如此专注,她皱巴巴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赵无忌狠狠抖了一把。

韩平认认真真地在走神。

他梦到了她。

他梦见11岁的暑假,他在院子里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耍,远远地看见她慢慢地走过来。

正是盛夏时分,阳光像蝉鸣一样热烈,绿色法国梧桐宽大的叶子在地上投射出斑驳的影子,有一点风,听得到树叶碰撞沙沙沙沙的声音。

韩平觉得这一刻世界很静很静。

他看着她渐渐变得清晰的身影。她穿着大红的连衣裙,乌黑的长发扎成马尾束在脑后,有一些已经被汗水打湿,贴在她微微有点红的脸上,后来韩平有一次看到一幅盛放的大丽花的照片,觉得她真像那朵花。

韩平看着她慢慢走进院子,看见他,停下来问:“小平,放假了?”

韩平呆呆地点了点头,她笑起来,伸手拍了拍他的头,走上楼去了。

她的身上有一种好闻的味道,就像苹果成熟的时候,满街飘荡的那种甜蜜又不浓烈的香味。

蝉声突然聒噪起来。

看着她走远的背影,韩平正想开口喊一下她的名字,或者叫一声“姐姐”,突觉头顶遭受一下不知名物体的重击,眼前一切即刻消失。

想到这里,韩平不由得抬起头来,怨念地看了一眼赵无忌。

赵无忌在老巫婆的目光如炬中感到一阵深深的恶意,他不由得抱住了胖胖的自己。

已经很多年了。现在的韩平,已经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而她呢,在千里之外那个叫做“上海”的地方。韩平没有去过,但常常在网上看到。很多同学都说毕业以后想去上海,在韩平看来,也不过就是一个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没有黄沙大漠,也没有鲜果牛羊的地方。

下课铃一响,饥饿的年轻人们就争先恐后地冲出了教室。赵无忌勾着韩平的肩膀,整个身体没骨头一样挂在他身上,哀声连连:“教室的空调好冷好冷好冷啊?!整节课我都在发抖!小平平,快来温暖我!”

韩平嫌弃地推开他凑过来的胖脸:“滚开!”

“你变了!你不爱我了!”赵无忌锲而不舍地用全身力量巴着韩平,立志做一根肥壮的菟丝子。

“噗,你俩感情还真好啊!”一个漂亮女生从后面走上来,看着他们捂着嘴笑。

赵无忌立刻放开了死都要搂着韩平的手,谄媚地迎上去:“班花大人!”

漂亮女生不理他,对着韩平说道:“哎,去一食堂吃小炒吗?我请客!”

赵无忌立刻大声应和:“去去去!”

“去你个头!我又没叫你。”女生白了赵无忌一眼,转头继续问韩平:“怎么样?走起?”

韩平慢吞吞地走着:“为啥要请我吃饭啊?”

赵无忌冲上来,一边对着女生呵呵呵傻笑一边凑到韩平耳边:“你傻啊?有人请吃饭,不去白不去啊。”

韩平摇摇头:“我不去。”

赵无忌急了:“为啥啊?”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哟,怎么?韩平,你还怕我吃了你啊?”女生笑着说道。

“就是!班花大人请客怎么能不去,是吧?”赵无忌挤眉弄眼地大力拍着韩平的肩膀。

“班花大人班花大人,我没有名字吗?”

“是是是,孟小樊小姐。”

韩平打了个呵欠,转了个弯,走了。

“哎!韩平,你去哪儿啊?一食堂直走!”

“回去睡觉。”韩平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孟小樊吃惊地看着他慢慢走远的背影:“饭都不吃?!”

“我吃我吃。”赵无忌满脸堆笑。

“美的你。”孟小樊推开他,也走了。

赵无忌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嘟囔着“想蹭顿饭也真不容易啊”,垂头丧气地赶着韩平去了。

还没走几步,手机响,赵无忌看着上面闪烁着的“韩公子”,胖脸禁不住抽了一抽。

“韩公子有啥吩咐?”

“五食堂等你。”

赵无忌还想说点什么,电话已经挂了,赵无忌叹口气,抱起沉重的书包,乖乖往五食堂去了。

在人山人海中打了两荤两素四两饭,赵无忌愣是凭借着一张喜感的胖脸让食堂阿姨多打了半勺红烧肉,举着汁水淋漓的餐盘,他游刃有余地挪动着胖胖的身躯灵活地在人群中左穿右插,准确地落位在慢条斯理地吃着两荤一素的韩平面前。

“你说你,班花请你吃小炒你不去,偏要来这吃大锅饭。”赵无忌一坐下来就数落开了。

韩平眉毛都没抬:“我贱。”

赵无忌一肚子牢骚被堵在喉咙口,他举着油乎乎的筷子徒劳地想要做出一个指责的姿势,奈何对方油盐不进,只好愤而夹起一大块红烧肉塞进嘴里。

安安静静吃完这顿饭,俩人踢踢踏踏地走回宿舍去,开学也有一阵子了,秋意渐渐浓了,回宿舍的路上,两旁种的不知名的树叶子开始露出金黄的颜色。

“家里该下雪了吧。”赵无忌自言自语地说道。

beeyes2
beeyes2  作家 简称“bee”,自由撰稿人,一个要成为海贼王的人

蔷薇开时寂事了

世上最长的失恋

一个人走了,像水消失在水中

隔着一座湖,对面人家那位独居的老太太,在这个冷得令人失魂落魄的冬天走了。 走得悄没声息地,走得干干脆脆地。 听闻变故的那一刹,我只是静默,虽然心底也恍然。 在我眼底,谁突然离世仿佛也轮不到她的,因为她看起来健康硬朗得紧,说话声音也沉着嘹亮,这我都记得的。 但我却没想到,这之间,已然过去了多少年,多少沧海桑田,多少人事变迁。 何况,大限一到,说去了也便去了,原也由不得人。 人世间,哪有那么许多...

女人还得靠自己(32)

文/幼稚着我的幼稚 三喜接到工地上的通知,很快上班去了,而且工程初期的许多事情他都得参与,家里的大事小事就只好全部交给了云霞。 云霞除了正常的上下班,还得早早去幼儿园送孩子,下班后才匆匆去接孩子。孩子们也因此总是早早到,迟迟归。 又到放学时间了,莹莹眼巴巴看着班里的小朋友都被爸爸妈妈接走了,又剩她一人了,她不禁抽泣起来。 “你家大人到底是咋啦?每次都这么晚?害得我……”小王老师有些不耐烦地说...

公鸡公鸡,别追我

本来写这篇文章第一个想到的名字是《我和公鸡的爱恨情仇》,但是细细一想,我对公鸡只有狠,没有爱,遂起名《公鸡公鸡,别追我》。 记得当前,我穿着开裆裤,纵横四海,不怕风,不怕雨,不怕地里的癞蛤蟆,甩掉一团鼻涕都能沾起一层土,被乡里乡亲尊称为"鼻涕王‘’。 说起‘’鼻涕王"这个名号我可不是乱吹,我天生鼻涕多,是我打架欺负人的利器,对方不管是谁,只要往那儿一站,我就鼻孔出气,扑通一声亮出我的两条亮闪...

末班地铁是个变态的集散地

地下铁 文/佑安 2046年X月X日X时X分X秒 “额…”我揉着肿胀的脑袋从昏睡中缓缓苏醒。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头顶惨淡灰暗的白光,我艰难地扶着椅子坐起来环顾四周。 不大的车厢内,绿色座椅上除我以外空无一人。难不成…是末班车?我努力地拼接着脑海里支离破碎的记忆残片,却始终寻找不到想要的答案。 “你醒了?”一个柔媚的女声从远处传来,她的声音不大,却富有磁性,诡异地在车厢内泛起涟漪般的回响。 我警...

假面睡公主的四重梦中梦

梦,是一个时空通向另一个时空的意识之旅。人有8个小时在工作,8个小时在睡觉,这意味了人们需要经历两种生活,一种是躯体精神上,而另一种则是潜意识的睡眠中。梦与现实如阴阳相隔,在进入之前,就像喝了孟婆汤般带着泛白的记忆进入新的世界。在梦里记不清现实的林林总总,睡醒后亦记不清梦里的虚妄荒诞。 然而有一种梦,如《盗梦空间》般,除了挣扎还是挣扎,妄图逃离。而上周的我就经历着这样的梦。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

小小说:弱点

1. 黎姿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已经三个小时了,午后毒辣的太阳早已被稀稀拉拉的灯火取代,可她的内心却并没有随着气温的降低而平静,反而更加烦躁。一如从窗子缝隙里挤进来的聒噪的蝉鸣,仿佛要把心脏给撕扯开来! 黎姿一想起东铭做的事就无比愤怒,在今天之前她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的! 就在早上,东铭背着书包去上学之后,黎姿如往常一样去收拾他的屋子,却在他的枕头下发现了一张银行卡。她连忙打开柜...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