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之后,无处安放的率真

2018-07-11 23:00:07作者:薛绿衣

我依约保留的率真,却成他人眼里一副不堪的模样。

《成年之后,无处安放的率真》by 薛绿衣

图:深圳夜景

《我不是药神》的热映,无疑会在中国影史上留下极为浓厚的一笔,所以近段时间有关它的话题经久不绝,以致于从喧闹的网上开始大规模的入侵我的现实生活。

窗外霓虹如海。深夜,正是这个城市开始散发活力的时候,然而所有热闹的声音都被隔绝在外,只剩下浑然一片的光影透射进来。刘安沉闷的话语仿佛带着某种事物变质之后的味道,重复着那句台词:“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我默然无语,右手伸出筷子,在眼前的桌子上夹起一块烤鱼肉,放进嘴中咀嚼。冰镇过后的啤酒将那份凉意落在了味觉上,连带着鱼肉都失去了鲜香的味道,感觉像是生冷的豆腐。在收到刘安的邀约之后,我曾想象过我们之间的会面会谈些什么话题,因为刘安自带的文艺青年属性,在和她的交流之中,我总是招架不住。

打眼看了刘安一眼,清秀的面孔之上,厚厚的木质眼镜歪歪斜斜地戴在头上,一端还在耳边,另一端却已经挂在了头顶之上。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如此狼狈的刘安。从学校相识开始,这家伙便一直是文艺女神的做派,即便有着如此一个男性化的名字,仍然挡不住她的魅力。

按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个性。同时还有唇角飞扬的毫不做作的得意之情。

可是,今天在这家带烧烤性质的烤鱼店,刘安却喝得晕头转向、一副抛却矜持豪放买醉的姿态。大概是因为在这个梦想为房价、为物价所吞噬的城市的这个孤独的角落里仅有我这么一个熟人的缘故吧。

刘安半睁着迷醉的桃花眼,冲着我咧开嘴发出不明意味的笑声,然后用略带自嘲的语气开口,“我妈又打电话来了,说是家里又给我说了门亲事,让我自己做决定要不要回去相亲。”

停下手上的筷子,我抬起双眼,正好迎上刘安那灼灼的目光。原本想着,当一个良好的听众就好的我,在对面的逼视之下,接过了话茬儿,“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自己?”刘安撇了撇嘴,“肯定是不愿意的啊……”

不等我再度开口,刘安冷笑一声,继续说了下去,“……他们能给我介绍什么好的么?也就我妈性子软,没有直接拒绝而已。”

我嘴巴张大,预先打好草稿的安慰话语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最后还是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所以你跑了出来?”

听起来有点像是言情小说的老套路,女主角为了避家里安排的命运,从而偷跑出来努力奋斗的故事。接下来就是等待经历过一系列艰难困苦之后爱情、事业双丰收,然后风风光光回家去的发展了吧。

然而这终究只是幻想。

刘安有些痛苦的按着太阳穴揉了揉,白皙的手肘将一个空的啤酒瓶扫落在地,碎落一地的玻璃渣。这声音将旁桌的人吸引过来,有人露出促狭的笑。在确认不是有人喝醉酒要闹事之后,又将撇过来的头转了回去。

——你在苟且,生活破碎,碎成一地你不喜欢的样子,折射出你此前所有的色彩,在尘埃飞扬的土地上泡发着酒精和泡沫,凌乱如残花。

我有些心疼地拉过她的手,仔细查找着任何可能的伤痕。

“没事的,不用担心我”,刘安反拉过我的手,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我不是要向别人证明什么,我只是、只是想要更多努力一下……”

刘安家里的条件其实并不算差,但是在爷爷和姥姥两位亲近的人患了癌症之后,穷病便如跗骨之蛆缠上了这个家庭。

我再次陷入沉默,此刻所有的安慰都像是有些轻挑,关于生命的质量,重重地压在了彼此的胸口。

晚宴散去,口齿之间的冰凉混杂着炭火的高温被远远抛在了身后。我和刘安并肩走在带着凉意的深圳街道上,正好经过一条繁华的步行街,一对拎着带优衣库LOGO购物袋的情侣从商场走出来,女孩脸上带着幸福的笑,一路带着欢快的笑从我们身边穿梭而过。

刘安盯着那女孩的背影微微发愣,旋即将目光投在我的身上,失魂落魄的开口:“我和她相似的地方,除了美貌,就只有那可笑的率真了。”

率真从来都是这位前文艺女神的标签,也是我们所羡慕的一种生活态度。然而此时此刻,我只能惊讶的看着刘安用“可笑”两个字来形容率真。我无法想象,究竟是怎样的经历,会给人带来如此的感悟。但切实能料到的是,生活的挫折,并不像故事中那样好跨越过去。过去的伤痕,若是揭去了结痂,那种痛感仍能与记忆中的部分遥相呼应。

……

我坐在滴滴司机的副驾驶上,看着前方岔路口处,一台比亚迪-宋选择了与我不同的方向,然后快速消失在霓虹如海的夜色中。然后拿出手机,打开对方的微信界面发愣。

很久以前,她会拉着我走遍所有她感兴趣的地方;很久以前,听她畅谈理想的观众永远都不止我一个;也许喜欢她那率真的笑的人,今后很长时间都只能在记忆中回味了。不过,那都是属于以往时光的东西,生活于成年人世界的我们,终究不可避免的在俗世中挣扎,一如故事中所有的平凡人那样,恐惧于梦想被现实所吞噬,最终反被恐惧摧残,不复之前的模样。

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公寓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一股萧索的意味油然而生。就在这时,手机传来一阵震动,朋友圈刷新了一条动态:

我依约保留的率真,却成他人眼里一副不堪的模样。——刘安。

斜靠着椅背,手指在评论区比划了许久,删删减减,心里念叨着 往事不堪回首,怕情真,最伤人,结果最终只剩下一句:晚安~

风筒事件

讣告 敝人的风筒于2018年6月30日寿终正寝,寿龄两个月,特此公告天下风筒。 风筒主人哀告 2018年6月30日 星期六 某市法医院内 某法医:该风筒体内有缠绕一圈的发丝和一根烧断的弹簧。经验证发丝属于风筒主人。我们推断风筒的死因如下,当风筒运作时体内马达高速旋转产生强风不慎吸入发丝,导致马达瞬间停止造成巨大摩擦产生高温,使得弹簧发生不可复原的弹性形变直至断裂。(某法医心理活动:这风筒可算...

大四那年,我放弃过保研,历经过死亡……

我于那些蛮荒的夜晚与他相遇。他曾于最喧嚣的集市缄默无言,宛如不可追迹的隐士。他亦曾飞奔于人群离散的街道,仿佛这世间最潇洒豪迈的侠客。我与他的道别太过匆匆,芸芸众生,凡夫俗子,哪里窥得见半分未来,从此之后,竟是七年至今无从重逢。空余他的眉眼做了念想,在每一个绝望的崖畔,成了刺青与星光,直面如墨的苦难放声而唱…… ■ 01 他的麻辣烫档口位于大学校门对面的街道。他向来只在夜晚出现,他的衣服总是有...

就是你已嫁为人妻,我还是要娶你

1 有人说,当上天被感动或是感受到人间有凄苦的时候,就会落下泪水。对于这样的无稽之谈,古少枫只是一笑了之。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在这几年里,雨该是下个不停了。他心里的凄苦,何曾停过。 今晚的雨,下得特别大!古少枫静静地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雨,看着用力吸附在窗上,然后又无力地滑落下去的雨珠,心里有说不尽的凄凉。 “啪”的一声,古少枫又点上了一支烟,开始吞云吐雾,享受着尼古丁带来的短暂快感。...

邻家妹妹挺着肚子来找我,我该何去何从?

文/东方铃兰正在家开开心心陪着女儿玩,忽然一个陌生电话打来了,是老家的号码。“喂,是铃兰姐姐吗?我是小芬。”电话那边说。“我是,小芬啊!你好你好!”我心里感到很纳闷,她怎么会打我电话呢?她在我心里就是个小姑娘,只是辈分上喊我姐姐罢了。“姐,我有事情想找你帮忙,我想去南京找你。”小芬说。“什么事啊?”我立马疑惑起来。“姐,放心,绝不是借钱!”她说。“啊……哈哈……就算借钱也没事呀。我就是很好奇...

你爱过的人,一直都在,没丢

很多少问我,爱是什么?爱情是什么? 我理解的爱,是站在角落,你看着我用力的生活,我看着你努力的幸福。而爱情却是,相濡以沫,相爱相杀,相守一生或相忘于江湖…… 可是,无论是爱,还是爱情,你爱过的,其实一直都在某个角落,没丢。 题记 (一) 认识他,1996年。那一年,在武汉上学,我十六,他十七。 第一学期,他是班长,我是...

余生无法指教,但请你一定要过的比我好

如果被爱的时候懂得珍惜一点,人生会不会是另外的样子? S很八卦的追问我,追你的男孩儿中你觉得哪件事儿最浪漫? 最浪漫啊? 我第一次思考这件事情,心脏狠狠地揪痛了一下,我很尴尬的回他,不算浪漫吧,但的确有件事情一直让我耿耿于怀。 耿耿于怀的不是最后我和他没有缘分走到一起,而是那再没有机会说出口的“对不起”与“祝福你”。 这是一封已经无法发送的邮件,写给与我耿耿于怀这么多年的那个他。 前些天整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