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之后,无处安放的率真

2018-07-11 23:00:07作者:薛绿衣

我依约保留的率真,却成他人眼里一副不堪的模样。

《成年之后,无处安放的率真》by 薛绿衣

图:深圳夜景

《我不是药神》的热映,无疑会在中国影史上留下极为浓厚的一笔,所以近段时间有关它的话题经久不绝,以致于从喧闹的网上开始大规模的入侵我的现实生活。

窗外霓虹如海。深夜,正是这个城市开始散发活力的时候,然而所有热闹的声音都被隔绝在外,只剩下浑然一片的光影透射进来。刘安沉闷的话语仿佛带着某种事物变质之后的味道,重复着那句台词:“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我默然无语,右手伸出筷子,在眼前的桌子上夹起一块烤鱼肉,放进嘴中咀嚼。冰镇过后的啤酒将那份凉意落在了味觉上,连带着鱼肉都失去了鲜香的味道,感觉像是生冷的豆腐。在收到刘安的邀约之后,我曾想象过我们之间的会面会谈些什么话题,因为刘安自带的文艺青年属性,在和她的交流之中,我总是招架不住。

打眼看了刘安一眼,清秀的面孔之上,厚厚的木质眼镜歪歪斜斜地戴在头上,一端还在耳边,另一端却已经挂在了头顶之上。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如此狼狈的刘安。从学校相识开始,这家伙便一直是文艺女神的做派,即便有着如此一个男性化的名字,仍然挡不住她的魅力。

按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个性。同时还有唇角飞扬的毫不做作的得意之情。

可是,今天在这家带烧烤性质的烤鱼店,刘安却喝得晕头转向、一副抛却矜持豪放买醉的姿态。大概是因为在这个梦想为房价、为物价所吞噬的城市的这个孤独的角落里仅有我这么一个熟人的缘故吧。

刘安半睁着迷醉的桃花眼,冲着我咧开嘴发出不明意味的笑声,然后用略带自嘲的语气开口,“我妈又打电话来了,说是家里又给我说了门亲事,让我自己做决定要不要回去相亲。”

停下手上的筷子,我抬起双眼,正好迎上刘安那灼灼的目光。原本想着,当一个良好的听众就好的我,在对面的逼视之下,接过了话茬儿,“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自己?”刘安撇了撇嘴,“肯定是不愿意的啊……”

不等我再度开口,刘安冷笑一声,继续说了下去,“……他们能给我介绍什么好的么?也就我妈性子软,没有直接拒绝而已。”

我嘴巴张大,预先打好草稿的安慰话语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最后还是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所以你跑了出来?”

听起来有点像是言情小说的老套路,女主角为了避家里安排的命运,从而偷跑出来努力奋斗的故事。接下来就是等待经历过一系列艰难困苦之后爱情、事业双丰收,然后风风光光回家去的发展了吧。

然而这终究只是幻想。

刘安有些痛苦的按着太阳穴揉了揉,白皙的手肘将一个空的啤酒瓶扫落在地,碎落一地的玻璃渣。这声音将旁桌的人吸引过来,有人露出促狭的笑。在确认不是有人喝醉酒要闹事之后,又将撇过来的头转了回去。

——你在苟且,生活破碎,碎成一地你不喜欢的样子,折射出你此前所有的色彩,在尘埃飞扬的土地上泡发着酒精和泡沫,凌乱如残花。

我有些心疼地拉过她的手,仔细查找着任何可能的伤痕。

“没事的,不用担心我”,刘安反拉过我的手,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我不是要向别人证明什么,我只是、只是想要更多努力一下……”

刘安家里的条件其实并不算差,但是在爷爷和姥姥两位亲近的人患了癌症之后,穷病便如跗骨之蛆缠上了这个家庭。

我再次陷入沉默,此刻所有的安慰都像是有些轻挑,关于生命的质量,重重地压在了彼此的胸口。

晚宴散去,口齿之间的冰凉混杂着炭火的高温被远远抛在了身后。我和刘安并肩走在带着凉意的深圳街道上,正好经过一条繁华的步行街,一对拎着带优衣库LOGO购物袋的情侣从商场走出来,女孩脸上带着幸福的笑,一路带着欢快的笑从我们身边穿梭而过。

刘安盯着那女孩的背影微微发愣,旋即将目光投在我的身上,失魂落魄的开口:“我和她相似的地方,除了美貌,就只有那可笑的率真了。”

率真从来都是这位前文艺女神的标签,也是我们所羡慕的一种生活态度。然而此时此刻,我只能惊讶的看着刘安用“可笑”两个字来形容率真。我无法想象,究竟是怎样的经历,会给人带来如此的感悟。但切实能料到的是,生活的挫折,并不像故事中那样好跨越过去。过去的伤痕,若是揭去了结痂,那种痛感仍能与记忆中的部分遥相呼应。

……

我坐在滴滴司机的副驾驶上,看着前方岔路口处,一台比亚迪-宋选择了与我不同的方向,然后快速消失在霓虹如海的夜色中。然后拿出手机,打开对方的微信界面发愣。

很久以前,她会拉着我走遍所有她感兴趣的地方;很久以前,听她畅谈理想的观众永远都不止我一个;也许喜欢她那率真的笑的人,今后很长时间都只能在记忆中回味了。不过,那都是属于以往时光的东西,生活于成年人世界的我们,终究不可避免的在俗世中挣扎,一如故事中所有的平凡人那样,恐惧于梦想被现实所吞噬,最终反被恐惧摧残,不复之前的模样。

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公寓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一股萧索的意味油然而生。就在这时,手机传来一阵震动,朋友圈刷新了一条动态:

我依约保留的率真,却成他人眼里一副不堪的模样。——刘安。

斜靠着椅背,手指在评论区比划了许久,删删减减,心里念叨着 往事不堪回首,怕情真,最伤人,结果最终只剩下一句:晚安~

这座城市风很大|父母陪我一起不归家

母亲说,活了大半辈子,没走出过那座小城,老了的时候却要背井离乡。 母亲还说,这里的物价比家里高很多,不知道哪里有菜市场。 不善言辞的父亲开了口,孩子,你慢慢来,爸妈陪你,累了你就说,咱们一起回家。 -1- 今年我大四了,来到这座城市也四年了。正直毕业之际,身边的朋友总会问我今后的打算。其实,我也没想好,没能择一城,也没爱上一个人。 校园秋招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每天都有很多穿着正装的人,行色匆...

圈子关系里:我们都习惯,做帮凶

—为了使自己不成为那个可怜人,人们努力的朝最先跌倒的人,扔下一块块的石头。 如果说大学是一个小型社会的话,那寝室就是一个微型社会。 寝室关系,大有奥妙。 一堆女人的勾心斗角,可能比小说还要精彩。即使再少的人,也能演一出精彩好戏。 比如说,孤立。 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双方一定都有原因。但是非黑白不重要,结果只看哪一方的人更多。 性格不合,生活作息不一致,或者渐渐地我就是看不...

如果它会影响亲子关系一辈子,我愿意拿最宝贵的三年职业生涯来换!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一点就通的醍醐灌顶,只有不断摸索的柳暗花明。” 朝夕相处不是造就良好亲子关系的充分条件,却是心与心相互靠近的必要条件。 我不相信一个女人刚生下孩子,就天然对这孩子充满爱,孩子也报以相应的爱与依赖。 因为,我没有。 在我刚生下孩子的时候,我只是觉得自己卸载了,可以轻松愉快的出门享受自己的生活了。 而我与孩子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亲密。 黑黑的、皱巴巴的,脸上、身上还留有一...

原创 一袋包子,让她丢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一袋包子,让她丢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作者:阿木 毕业以后我在一家私企的人事部做文员,说是一个部门,其实只有我和张姐两个人,张姐是主管,手下领导着我一个小兵。 这是一家带有一些家族企业性质的小公司,人数不多,但是人际关系却是错综复杂。有的是和老板沾亲带故,有的是跟随老板多年的“老人“”,有的是从招聘会招来的普通员工。 我住在公司的...

【短篇小说】鸳鸯拆迁户

卓月的工作室给广场的对外大屏幕编排视频,穿插广告,可以说很难,因为这需要极强的视频采编能力,保证每天每条视频都是最新最有价值的。幸好,卓月有个在剧场里当导演的父亲,这让卓月在很小的时候就接触了戏剧,对故事采编来说也不在话下。他父亲恪守导演工作几十年,每年都有大剧在剧场里公映,可谓不辞辛苦,任劳任怨的模范代表了。 这不,这两天剧场里正在上新卓导的《新家旧颜》,故事取材于一个拆迁安置地区的真实案...

谢娜产下双胞胎女儿,张杰将要守护三个女儿

作者/麦大人 01 今天一大早,朋友圈就被谢娜产女的消息刷屏。 2月1日,张杰的微吧宣布谢娜在上海生下双胞胎女儿。那是夜空中两颗最小的星星,一对可爱的公主星。 今天,是他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也是他们翘首以盼的幸福日子。 还记得去年9月26日,张杰在微博上发文宣布谢娜怀孕:我们拥有了最好的礼物,这无疑是他们六周年结婚纪念日的最好礼物。 尤其是元旦前后,关于谢娜生产的事宜一直被占据头条位置,仿...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