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老公和闺蜜从医院出来

2018-07-09 20:30:13作者:遇见简姑娘

 

 

 

 

 

《我看见老公和闺蜜从医院出来》by 遇见简姑娘

 

 

 

顾微和陈成结婚快三年了。这三年顾微一直努力做一个好妻子,好好的爱陈成。可就是因为这样的想法,让她在婚姻里卑微到了尘埃里。

顾微比陈成大一岁,当初,顾微虚岁已经28了,不仅没有结婚对象,就是男朋友也没有。顾微的父母都是小地方的人,看着自己养大的闺女都快成剩女了,整天为女儿的婚事发愁。

顾微的七大叔八大姨的,也一直给顾微介绍对象,终于在一次相亲中,顾微见到了干净帅气,谈吐自然,又有几分幽默的陈成,一下就动了心。

而陈成也觉得顾微性格很好,很聊的来,于是,两人很快就确认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在于陈成相处的过程中,顾微越发的觉得自己与陈成之间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的。

陈成不仅名牌大学毕业,还是一家建材公司的总经理,业务能力还很强,人员极好。而顾微普通大学毕业,还是通过家里人找关系,勉强找了一份银行职员的工作,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所以陈成每次和顾微说,想带她一起参加朋友聚会,把她介绍给朋友认识的时候,顾微就很推脱,不是说有事就是身体不舒服。就怕给陈成丢脸。

陈成一直都很体谅顾微,说那只能下次有机会,再介绍你们认识了。

一天,顾微和陈成一起吃饭,顾微突然接到闺蜜陆瑶的电话。原来是陆瑶要来顾微的城市出差一周,现在刚下飞机,让顾微去接她。

顾微挂了电话,跟陈成说明情况,正打算走,陈成突然拉住她说,我陪你一块过去的,开车也方便。

顾微本来不想这么早介绍陈成和陆瑶认识,可看到陈成真诚的眼神,只能答应下来。

到了机场,陆瑶已经在那里等了,看到从车里下来顾微,就冲着她喊,微微,这。

当陆瑶看到从车上下来的陈成时,愣了一下,但在顾微还没察觉的情况下,很快恢复了正常。

顾微小跑到陆瑶面前,和她拥抱,陆瑶看着站在顾微身后的陈成说,不介绍一下你身后这位英俊的帅哥。

顾微只顾着赶紧介绍他俩认识,丝毫没有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

上了车,顾微一直和陆瑶聊天,开车的陈成却一言不发,这很不像他的风格。把陆瑶送到酒店后,顾微问陈成,是不是不喜欢自己的朋友。陈成也只是说了句,没有。就又绕开话题。

陈成问顾微说,微微,刚才吃饭走的急,你有没有吃好,要不再吃点。

顾微坐车坐的有点头晕,就说,不用了,现在挺晚了,要不你送我回去吧。

自从那天顾微和陆瑶见了一次面后,陆瑶以公司交代要办的事情太多,就没再和顾微见面了。就连走的时候也只是打了和招呼,还特意说,不用送了,已经打好车了。

顾微和陈成相处一年以后,双方见了家长,很快把婚事确认下来了。

对于陈成,顾微当然是深爱的,但更是小心翼翼的。她有一个根深蒂固的想法,那就是太优秀的男人都花心。

但是谈恋爱一年多,顾微并没见陈成身边有什么莺莺燕燕,除了工作应酬,也没见他对哪个女人上心过。这才让顾微渐渐的坚定了嫁给他的决心。

结婚当日,一切都如想象般美好,非要说有点什么遗憾,那就是闺蜜陆瑶没有来,听说是因为公司业务出了问题,老板不准假。

当天的晚上,两人在床上翻云覆雨后后,躺在床上喘气。陈成却突然问了一句。

老婆,今天怎么没见你闺蜜?

顾微说,公司有事走不开,没来,你怎么突然想起她了?

陈成翻了个身,用手环住顾微说,没什么,知道你们关系好,好奇她怎么没来。

听陈成这么说,顾微也没多想。两人刚才似乎都太卖力了,不一会就沉沉睡去了。

婚后,顾微和陈成一直很恩爱,陈成也很安份守己,每天都是一下班就回家,有应酬也会提前告诉顾微。回家后,还会和顾微一起做家务。

转眼,两人结婚都快三周年了。和陈成的长时间相处,顾微似乎都快推翻过去根深蒂固的观念了,开始有了优秀的男人,也不一定花心,她家陈成就是个例子的想法。

可就在她想法转变后,却发现陈成有情况。

一天晚上,陈成下班回来后,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进门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吃饭的时候也心不在焉,明显有很重的心事。

吃完饭,顾微在厨房刷碗,陈成走进来,看着顾微的背影说,咱爸得了肝癌,已经晚期了,医生说爸最多能活两个月。

顾微当时听了也很吃惊,怎么也想不到,一向生龙活虎的岳父,得了这种要命的病。她转过身,抱住陈成,想给他一些安慰,嗓子却像卡了东西,什么也说不出口。

过了好一会,陈成说,微微,这两个月我和妈轮班照顾爸,晚上就不能回来陪你了。

顾微很理解的说,你放心去吧,不用担心我。

当天晚上,两人心情都很沉重,顾微洗完澡出来,陈成拿着浴巾进去洗,浴室又传来哗哗的水声。顾微找了一本杂志打发时间。突然,叮叮两声,陈成的手机发出消息提醒的声音。

顾微点开一看,是一条信息“不确定”,发信息的是一个未标记过的号码,但对于顾微来说却是再熟悉不过了,就那一下子,让顾微觉得刺了眼,也扎了心。

在接着来的几天,陈成都是隔天回家一次,洗澡,拿换洗的衣服。也很少和顾微亲热,大多数时间都是,吃过饭就倒头就睡。

面对陈成的变化,顾微不停的安慰自己,他一定是太累了,太难过才这样的。可越是这样,就越压抑,越不安。

终于这样过了一个月后,顾微趁陈成睡着后,偷看了他的手机,当看到这样一条信息后,她彻底崩溃了。这次的发件人是陈成。收件人还是那个为标记的顾微最熟悉的号码。

信息内容是:你明天下了飞机,我去接你,直接去医院。

顾微怎么也想不到陈成会背叛自己,到底多久了,她不确定。但她确定的是她无法忍受欺骗和背叛。

第二天,顾微下班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打车去了医院,虽说她家境、学历等各方面条件都不如陈成,但她和陈成在一起以来,岳父岳母从来没有看低过她,对她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

顾微想在离婚前,再孝敬岳父岳母一次。Taxi在医院门口停下,顾微拿着准备好的东西下了车。

这时,陆瑶和陈成正好从医院出来。顾微就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相信,事实也摆在眼前了,没错,那个为标记的号码就是陆瑶的。

陆瑶和陈成也看见了顾微,陆瑶那句“微……”还没喊出口,一个巴掌迎面而来,“啪”的一声,打在陆瑶脸上火辣辣的疼。当顾微的另一巴掌要落在陆瑶脸上的时候,被陈成抓住了。

顾微,你在做什么,你疯了吗?陈成压低着声音喊到。

我疯了?我疯了?别以为你们做的那些事我不知道。

微微你在想什么?我们……,陆瑶捂着脸看着发疯似的顾微。

陆瑶,枉我和你这么多年的朋友,我真是瞎了眼,怎么没早点看出你是这种人。

微微,你误会了,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

遇见简姑娘
遇见简姑娘  作家 95后,腿控 ,爱健身,喜欢服装设计,少言有主见,爱旅行爱看书,有梦想有激情的二十岁半成熟少女!微信公号:遇见简姑娘

我看见老公和闺蜜从医院出来

我想拉黑一个创业狗很多年!

1, 我有一个朋友,人称老袁,是个生意人,肉眼就能看出是那种没劲透了顶的人!他年纪不老,也就三十几岁,80后,一身老干部打扮,满脸的岁月沧桑,我们共同认识的一个女制片,四十好几,第一眼见到他,都忍不住管他叫一声“大哥”,并热心肠的推荐一款中老年人必备养生茶给他喝。 说他是生意人,其实是个创业狗,而且是屌丝级的创业狗,这个身份严重影响他的异性缘,甚至可能重组了他的脑部荷尔蒙――自从开始创业,他...

蝾螈俱乐部 选择

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房间了,而且很明显,是一个女生的卧室,被布置成地中海式样。 房间的墙壁被刷成天空的浅蓝色,淡米色的家具有弧线好看的纹路,甚至还有一个梳妆台,门把手上挂着一把薰衣草。 唏对梳妆台总是有一种难以说清的情绪。小的时候她有那么四五次和头发极为乌黑的母亲一起站在梳妆台前,两个人用口红把嘴唇涂了一遍又一遍,再擦掉,再涂,一直到嘴都肿了,然后对视几秒,又一起对着镜子哈哈大笑。 ...

真实故事 Ⅰ 一根冰激凌

1. 她有张跟名字一样土气的脸,雪梅。 同样是齐耳短发,别的女生顺顺溜溜清清爽爽,她的却总是毛毛糙糙的粘结在一起,像个毡帽扣在头上。厚厚的刘海下是闪烁不定的大眼睛,做贼一样不敢直视你。 她第一次走进我们班时,刚好遇见大家一起擦地。学校刚刚把教学楼翻新,地板和墙面都贴满了白得晃眼的瓷砖,而我们为了保持它们白得晃眼,就要无时无刻不处在大扫除中。 大家都弯腰撅腚地忙活着,用卫生纸和鞋底的泥土做着最...

解鳞篇1

清晨醒来,我习惯先喊一声娘。娘听到后,就会拿着一条热乎乎湿漉漉的毛巾来给我揩脸,然后帮我穿衣穿鞋。那天清晨,我也这么喊了一声,但与往日不同的是,迟迟没有得到回应。我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应声。我又喊,“爹”。爹也没有应声。平时,我起床时,不愿喊爹过来,喊他过来,他也不会帮我揩脸,更不会帮我穿衣穿鞋。相反,他会铁青着脸,怒斥我,“自己有手有脚的,还要你娘帮着穿衣戴帽、揩手揩脸,羞不羞!”如果娘在...

借你的“善良”做嫁衣

中国中东部的农村,每年年末都非常的寒冷。这里不总是下雪,但经常下雨。 这几天连续降雨,使得水泥地面流水泛光,看上去让人感觉更加湿冷。 今天是赶集日,瑶瑶早早就起床了。她没来得及吃早餐,就从离镇区三公里外的家里,骑自行车赶到了三叔的早餐店。 她从三叔的行军床底下,拖出了三麻袋货物,吃力地把麻袋扛在了肩上,放在了市场指定的地方,开始摆起了地摊。 这个摊位,是瑶瑶花了两千元从别人那里转租而来的,使...

迷信的和不迷信的妈妈

秋风起,怀念总是让我添衣防寒的母亲。天上的母亲,请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妈妈是不信迷信的,诸如算命、问神婆、请符之类的,统统不信。她没上过学,却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这在农村人来说的确算是个“奇葩”。 阿婆很迷信,平常有个头烧脑热的,倘若看医生三天不见效果,指定会踹上一两斤米、一盒香,去拜访神婆。我们家邻居五叔婆就是个神婆,阿婆去问起神婆来便无比方便,当然也无比频繁。用妈妈的话说,就是放个屁...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