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老公和闺蜜从医院出来

2018-07-09 20:30:13作者:遇见简姑娘

 

 

 

 

 

《我看见老公和闺蜜从医院出来》by 遇见简姑娘

 

 

 

顾微和陈成结婚快三年了。这三年顾微一直努力做一个好妻子,好好的爱陈成。可就是因为这样的想法,让她在婚姻里卑微到了尘埃里。

顾微比陈成大一岁,当初,顾微虚岁已经28了,不仅没有结婚对象,就是男朋友也没有。顾微的父母都是小地方的人,看着自己养大的闺女都快成剩女了,整天为女儿的婚事发愁。

顾微的七大叔八大姨的,也一直给顾微介绍对象,终于在一次相亲中,顾微见到了干净帅气,谈吐自然,又有几分幽默的陈成,一下就动了心。

而陈成也觉得顾微性格很好,很聊的来,于是,两人很快就确认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在于陈成相处的过程中,顾微越发的觉得自己与陈成之间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的。

陈成不仅名牌大学毕业,还是一家建材公司的总经理,业务能力还很强,人员极好。而顾微普通大学毕业,还是通过家里人找关系,勉强找了一份银行职员的工作,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所以陈成每次和顾微说,想带她一起参加朋友聚会,把她介绍给朋友认识的时候,顾微就很推脱,不是说有事就是身体不舒服。就怕给陈成丢脸。

陈成一直都很体谅顾微,说那只能下次有机会,再介绍你们认识了。

一天,顾微和陈成一起吃饭,顾微突然接到闺蜜陆瑶的电话。原来是陆瑶要来顾微的城市出差一周,现在刚下飞机,让顾微去接她。

顾微挂了电话,跟陈成说明情况,正打算走,陈成突然拉住她说,我陪你一块过去的,开车也方便。

顾微本来不想这么早介绍陈成和陆瑶认识,可看到陈成真诚的眼神,只能答应下来。

到了机场,陆瑶已经在那里等了,看到从车里下来顾微,就冲着她喊,微微,这。

当陆瑶看到从车上下来的陈成时,愣了一下,但在顾微还没察觉的情况下,很快恢复了正常。

顾微小跑到陆瑶面前,和她拥抱,陆瑶看着站在顾微身后的陈成说,不介绍一下你身后这位英俊的帅哥。

顾微只顾着赶紧介绍他俩认识,丝毫没有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

上了车,顾微一直和陆瑶聊天,开车的陈成却一言不发,这很不像他的风格。把陆瑶送到酒店后,顾微问陈成,是不是不喜欢自己的朋友。陈成也只是说了句,没有。就又绕开话题。

陈成问顾微说,微微,刚才吃饭走的急,你有没有吃好,要不再吃点。

顾微坐车坐的有点头晕,就说,不用了,现在挺晚了,要不你送我回去吧。

自从那天顾微和陆瑶见了一次面后,陆瑶以公司交代要办的事情太多,就没再和顾微见面了。就连走的时候也只是打了和招呼,还特意说,不用送了,已经打好车了。

顾微和陈成相处一年以后,双方见了家长,很快把婚事确认下来了。

对于陈成,顾微当然是深爱的,但更是小心翼翼的。她有一个根深蒂固的想法,那就是太优秀的男人都花心。

但是谈恋爱一年多,顾微并没见陈成身边有什么莺莺燕燕,除了工作应酬,也没见他对哪个女人上心过。这才让顾微渐渐的坚定了嫁给他的决心。

结婚当日,一切都如想象般美好,非要说有点什么遗憾,那就是闺蜜陆瑶没有来,听说是因为公司业务出了问题,老板不准假。

当天的晚上,两人在床上翻云覆雨后后,躺在床上喘气。陈成却突然问了一句。

老婆,今天怎么没见你闺蜜?

顾微说,公司有事走不开,没来,你怎么突然想起她了?

陈成翻了个身,用手环住顾微说,没什么,知道你们关系好,好奇她怎么没来。

听陈成这么说,顾微也没多想。两人刚才似乎都太卖力了,不一会就沉沉睡去了。

婚后,顾微和陈成一直很恩爱,陈成也很安份守己,每天都是一下班就回家,有应酬也会提前告诉顾微。回家后,还会和顾微一起做家务。

转眼,两人结婚都快三周年了。和陈成的长时间相处,顾微似乎都快推翻过去根深蒂固的观念了,开始有了优秀的男人,也不一定花心,她家陈成就是个例子的想法。

可就在她想法转变后,却发现陈成有情况。

一天晚上,陈成下班回来后,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进门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吃饭的时候也心不在焉,明显有很重的心事。

吃完饭,顾微在厨房刷碗,陈成走进来,看着顾微的背影说,咱爸得了肝癌,已经晚期了,医生说爸最多能活两个月。

顾微当时听了也很吃惊,怎么也想不到,一向生龙活虎的岳父,得了这种要命的病。她转过身,抱住陈成,想给他一些安慰,嗓子却像卡了东西,什么也说不出口。

过了好一会,陈成说,微微,这两个月我和妈轮班照顾爸,晚上就不能回来陪你了。

顾微很理解的说,你放心去吧,不用担心我。

当天晚上,两人心情都很沉重,顾微洗完澡出来,陈成拿着浴巾进去洗,浴室又传来哗哗的水声。顾微找了一本杂志打发时间。突然,叮叮两声,陈成的手机发出消息提醒的声音。

顾微点开一看,是一条信息“不确定”,发信息的是一个未标记过的号码,但对于顾微来说却是再熟悉不过了,就那一下子,让顾微觉得刺了眼,也扎了心。

在接着来的几天,陈成都是隔天回家一次,洗澡,拿换洗的衣服。也很少和顾微亲热,大多数时间都是,吃过饭就倒头就睡。

面对陈成的变化,顾微不停的安慰自己,他一定是太累了,太难过才这样的。可越是这样,就越压抑,越不安。

终于这样过了一个月后,顾微趁陈成睡着后,偷看了他的手机,当看到这样一条信息后,她彻底崩溃了。这次的发件人是陈成。收件人还是那个为标记的顾微最熟悉的号码。

信息内容是:你明天下了飞机,我去接你,直接去医院。

顾微怎么也想不到陈成会背叛自己,到底多久了,她不确定。但她确定的是她无法忍受欺骗和背叛。

第二天,顾微下班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打车去了医院,虽说她家境、学历等各方面条件都不如陈成,但她和陈成在一起以来,岳父岳母从来没有看低过她,对她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

顾微想在离婚前,再孝敬岳父岳母一次。Taxi在医院门口停下,顾微拿着准备好的东西下了车。

这时,陆瑶和陈成正好从医院出来。顾微就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相信,事实也摆在眼前了,没错,那个为标记的号码就是陆瑶的。

陆瑶和陈成也看见了顾微,陆瑶那句“微……”还没喊出口,一个巴掌迎面而来,“啪”的一声,打在陆瑶脸上火辣辣的疼。当顾微的另一巴掌要落在陆瑶脸上的时候,被陈成抓住了。

顾微,你在做什么,你疯了吗?陈成压低着声音喊到。

我疯了?我疯了?别以为你们做的那些事我不知道。

微微你在想什么?我们……,陆瑶捂着脸看着发疯似的顾微。

陆瑶,枉我和你这么多年的朋友,我真是瞎了眼,怎么没早点看出你是这种人。

微微,你误会了,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

遇见简姑娘
遇见简姑娘  作家 95后,腿控 ,爱健身,喜欢服装设计,少言有主见,爱旅行爱看书,有梦想有激情的二十岁半成熟少女!微信公号:遇见简姑娘

我看见老公和闺蜜从医院出来

那年夏天,我们踩着风

01 大二暑假,为了挣点零花钱,我和室友小骥商量去打暑期工。家里条件不好,趁着暑假出去也是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 小骥买了车票,他说自己提前过去,我在学校有事走不开。这时凤生和我们说他也要去,不光是这,他媳妇也要去。 小骥又跑去车站买了两张票。我记得清楚,他们仨是7月1号走的。我还去送他们到了车站,那时广场人多,有跳舞的,有唱歌的,很忙。 我们几个买了点吃的,就坐在广场附近的石台上,夜色慢慢降...

一个愁苦的女人

我常去隔壁的蔬菜店买菜,几乎每天一趟。十次有九次会碰到一个也常到我家来做生意的女顾客。她坐在店铺的休息椅上,神情有些落寞,我一度以为她是蔬菜店请的帮手。 我和她打招呼,她总是笑着说家里小孩容易感冒,要照顾,小孩上学去了她出来坐坐散散心。 她有一次在我家购物听她讲过,她老公长期在外地打工,一年到头只有春节才回家,完完全全是守寡式婚姻,而且也没有见到老公寄多少钱回来,她说有一个男人等于没有。老公...

母亲的杏园儿

01 昨天夜里睡得早,最近一段时间正在忙于考试,迷迷糊糊灯都没有关就睡着了。妈,我梦到你了。我看到你在镇子上的货场不停的干活。 我知道你已经六十五了,为了这事我和你吵过,只是希望你能休息,不再和工人一样劳累。你只是说了一句:“你还没有媳妇呢。”我不知所措。 母亲就是这样一个人,小时候姥爷为了想发财,让我们一大家人过得好一点,他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买了很多的杏树苗,说是只要种好了,收成也会让我...

秋婵

文/冬月之恋 冬生和是秋蝉是经媒人介绍相识的,冬生理想的恋爱方式原本不是这样的。 冬生在城里的学校念过高中,虽然没能考上大学,但也算是喝过一点墨水的知识分子哩!冬生一直幻想着谈一场轰轰烈烈的自由恋爱,最好是一场浪漫的网恋,那将是青春中多么惬意,多么缠绵悱恻的一支插曲啊!它必将给漫长的人生留下刻骨铭心的回忆。至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式的旧式婚姻总显俗气老套了一些。 可是理想与现实总是冰火两重...

丰子恺记 | 一钩新月天如水

11月9日,适逢丰子恺诞辰119年,特将散笔一篇翻出来分享。 看丰子恺酒楼之月,亦可映射我们心中的月色。 酒楼上的人,已散了好几茬。一钩新月天如水,一样的月光,不一样的我们。 丰子恺曾说,他的心始终被四件事情占据着:天上的神明与星辰,人间的艺术和儿童。其实,这话还没说完。占据丰子恺心的,还有黄酒与螃蟹,芭蕉与樱桃,还有颠沛人生中亦苦亦甜的人间之味。 只谈日月、艺术,并不足以成就独特的丰子恺。...

春节不用去婆家了(虐)

本故事纯属虚构,悲欢离合,一念之间。 本文是针对《已经开始想你了》(暖)写的一篇反思维文章,以共同探讨夫妻相处之道 1、 幸好周航躲闪得快,不然那只不长眼的杯子真的要砸中他的脑门! “李慧!你过分了啊!下手真狠!”周航捂住脑袋,好像真的被砸到一样,他矮着身子,手指戳向不远处的李慧吼道。 “我过分?那你打我的那一巴掌就不过分了?!周航你就是个混蛋!”李慧捂着被打的那边脸,涕泪双流地回骂道。 周...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