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里逃不过桃花劫

2018-07-05 23:00:15作者:星瑞菌

《我命里逃不过桃花劫》by 星瑞菌

五月一日劳动节。

午后的阳光和煦温暖,透过头顶的樟树叶照射在水泥地上,在路面上形成白色的星星点点。

这时候的崇德寺,香客已经渐渐散去,留下了空荡荡的寺庙和几个住持。

以及,在寺庙外摆摊的老神棍们,专门给人算命看相。

“老师傅,请问究竟如何给人算命?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算清别人的命运吗?”我从寺庙旁搬来一张竹椅,坐在崇德寺旁的一棵树下。

在我眼前留着长胡须的老神棍,是我前几天刚拜的老师傅,他说只用跟他交五百块学费,就可以学算命的本事,不求知天文晓地理,但月入过万还是不成问题。

老神棍捋了捋胡子,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头部微微上扬,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大智若愚一般地说道:“诶~这你就不懂了吧,这算命也是有大学问的。对人来说,命是天定的,谁都改变不了,但是这命的算法......不就是人定的么?我用不同的算法,那算出来的命,也都不一样。”

“徒弟我有些愚笨,不太懂老师傅的意思。”

“我给你举个例子,数字的‘1+2’等于几?”

我挠了挠头:“3!”

“那字符的‘1+2’呢?”

我又挠了挠头:“不知道。”

“你傻么?‘12’啊!”老师傅拿着抽签用的竹条抽了一下我脑袋。

“老师傅你好厉害,你以前是学什么的?”

“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我眼里闪烁着羡慕的光,刚想说什么却又马上被师傅的话打断了。

“诶诶诶,你看,前面就来了一个人,看为师给你露一手!”

“好嘞!”

赵康成:

今天的下班时光依旧这么窝心。

三环内堵满了五颜六色的轿车,金车银车,不如我的黑白轿车神气。

不过这大道确实是开不了了,车子再神气我也得走路回家。

沿着单位向前走,崇德路是我回家的必经之道。因为路旁有座崇德寺,所以取名崇德路,寺庙前常年有一个老神棍在这里摆摊,专门骗骗傻子的钱。

不过今天倒是稀奇,老神棍旁边多了个年轻人,看他眼神奕奕发光的样子,不会是在跟老神棍拜师吧?

真可笑,21世纪了竟然还有人会相信算命这种伪科学的东西,竟然还想着拜师学艺。

算命能改变命运么?

如果可以,请马上给我来十个老婆,我一个快奔三的老男人,到现在都还找不到心仪的对象,光是想想就感觉糟心!

不多想了,内个老神棍好像盯上我了,我得赶紧走。

老神棍:

这500块学费太好赚了,等下次我给他来个绝的,让他多交500块,这个月的房租就有着落了。

不过这年头生意也变得越来越差,人们都不相信算命这回事儿了。

算命怎么了?

算命怎么就迷信了?

算命非常科学好吗!

你不信,我算给你看。

前面内个穿休闲衣的男人看上去不错。

“前面那位先生,可否留个步?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聊聊。”

那男人听我这么一讲,脚步停了下来,侧过身向我走来。

“大师,有何贵干。”那男人摆着一副一脸不屑的表情,看来是来取笑我的。

“看先生印堂发黑,是大凶之兆,可否让老夫给你算上一卦,我铁口直断,助你消灾解难。”

“狗屁,什么大凶之兆,我还大胸罩呢!装神弄鬼。”那男人轻呸一声抬腿就走,转过身后还讥讽地笑了笑。

“先生不算也罢,别怪老夫不提醒你,你这是典型的桃花劫,交来的女朋友不出半个月,就会跟你分手。”

“哦。”

2

赵康成:

我被诅咒了。

被一个街边的老神棍。

他说我有桃花劫,交来的女朋友不出半个月就会分手,笑死,你倒是先给我变个女朋友出来啊!我还正愁找不到呢!就这种江湖骗子,我眼皮都不想替你眨一下。

我正想着,手机突然响了。

“喂,谁啊?什么!林安,太突然了吧?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来。”

前些日子在夜总会爆嗨,偶然间却见到了老同学林安,当时那尴尬的场景简直不敢想。不过,她还是和高中一样那么漂亮。

还记得当年读书的时候,追林安的男生排起队来都可以排满整整一条街,当然我这种怂货是不敢去追求她的,只是站在远远的地方观望着她,那时候每天晚上;连做春梦的女主角都是她。

不过在夜总会看到她还是令我有些诧异: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奔放了?这还是当年那个娇羞的小姑娘吗?

真是太奇怪了,就在刚刚,她突然邀请我去她家吃饭,还让我单独来,这是要......不管了,作为一个正常的男性,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吴瑞:

“老师傅,他看样子根本不相信你啊,你看他,已经走了。”

旁边的老神棍满脸深沉,点了点头回应我:“别慌~我都已经帮他算好了。”

“就看一眼就算好了?”

老神棍拿出一个小红本,上面画着各种不同的人的五官:“可不!就让为师教教你,我们算命的,讲究的是望闻问切,刚刚我大概观察了一下他的印堂、眼神、眉毛,就已经大概算出他接下来的境况了。”

我听了有些难以置信:“这么厉害?那老师傅你能给自己算命吗?”

老神棍似乎愣了一下,但只是迟疑了一会儿,又马上回答我:“当然,卦者,自卦也。我给自己算出来的结果就是不到半个月,刚刚那个小伙子就还会来找我。”

我将信将疑:“哦~虽然听不懂什么意思,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看来我还是要多学习啊,老师傅,我再交五百块,请务必把你所有的真传都传授于我。”

老神棍:“没问题。”

赵康成:

我在接到电话的第一时间就飞奔回了家,换上了那套我迄今只穿过一次的西装礼服。

林安家就在那崇德寺附近,但我怕又遇到那神神叨叨的老神棍,所以我决定绕个远路。

大约半小时后,我站在了林安家楼下,林安在窗口朝我挤眉弄眼,随后又赶紧跑回室内给我开了楼下的电动门。

她家在302,我站在门前,当大门被打开的时候,一股迷人的玫瑰芳香扑鼻而来。

哇哦,这气氛有点不太对劲。

“啊!你来了啊!快请坐,晚饭我已经给你备好了。”

我与老虎机搏斗的岁月

深圳的周末,很是热闹。 在东门附近转悠,忽然发现一个人声鼎沸,喧闹异常的地方。 顺着声音走了进去,原来是一个巨大的游戏厅。各式各样的机器光怪陆离,发出奇异的光亮。而守在机器旁的人们,在这种光芒的映照下,亢奋,失落,紧张,各种表情呈现在一起,仿佛照妖镜下的众生相。 不禁想起杜甫先生的一句诗,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围观人群最多的,是一台名叫森林乐园的机器。规则很简单,一个大轮盘,中间...

换来的女儿还是走了

文秀十九岁嫁给卢家老大。 十九岁的文秀生得高大白净,长相甜美,关键是嘴巴似抹了蜜般见人就热情打招呼。穿着平底布鞋都好像比卢家老大高那么一点点,卢家老大单弱瘦削,两人倒也互补。 卢老大看中文秀屁股大好生养,文秀也一眼相中文质彬彬的卢老大。 两人婚后一年,文秀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取名珍珍。初为人母的文秀很喜悦,并没有发现婆婆眼中流露出的失望。 过了两年,卢家老二也到了适婚年龄。卢家老二没有老大那么...

在冬夜,点燃一盏灯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阴 风又起了。我素来知道北国的风是呼啸无情的,却不知,原来,南方的风也这样凄厉怕人。素不喜冬天,不喜雨声。总是来勾我的心魄,使其时时犹如放在油锅里烹炸,只一碰,便碎成渣渣。 有时想,生活可否以倒叙的方式,从结尾处开始?但我知,怕不能的。 自记事起,内心便藏了一个幼稚却天真的愿望。假如人类也能冬眠,那该有多好哇!只等着立冬的口哨吹过,家家熄灯闭户,没有来回走...

不离,不弃

我又在白色的病床上醒来,左手的手背上粘着厚厚的白色胶布,胶布下是一根冰到心的输液针,透明的液体一滴滴渗入到我的身体,就像从眼角滚落下的冰冷的泪珠。 我为什么哭了呢?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趴在我右腿边那个温暖的男人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他怎么多了那么多白发,眼角挤出了那么多皱纹,我们的婚姻有20年了吧。 我久久地望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他已经好久没有像这样陪在我身边了…… 妹妹...

偶尔我也会想起你

文/阿阿静123 前天刷朋友圈时候,看见以前对接的项目的策划发了一张立冬的微信单P。首先不得不感慨画面真心好看。 时常不经意间,关注下以前的项目。这种潜意识有时候自己也未尝发觉。 虽然,我换了城市,也换了工作。但是,对于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有种说不出来的情怀。可能是第一份工作,可能付出了太多时间、精力,以及那种不求回报的加班。 此刻我能体会我妈的心情了,带项目就像是自己的小孩,付出了时间、精力...

夫子别跑

苏休思托着下巴望着窗外,午膳时刻,寺内没有什么人走动。 也不知道这次父皇为什么会让她来这个古寺求佛,看不出来父皇还是那么迷信的人啊。 苏休思叹口气,她虽为皇室唯一的公主,在外人看来,她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鲜少有人知道,她并不受宠。 生母不在,皇后虽对她很好,可她知道,她只是出于礼节。说得明白些,皇后只是把她当做客人罢了。 在寺中逗留了几日,便有人来通知苏休思回...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