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里逃不过桃花劫

2018-07-05 23:00:15作者:星瑞菌

《我命里逃不过桃花劫》by 星瑞菌

五月一日劳动节。

午后的阳光和煦温暖,透过头顶的樟树叶照射在水泥地上,在路面上形成白色的星星点点。

这时候的崇德寺,香客已经渐渐散去,留下了空荡荡的寺庙和几个住持。

以及,在寺庙外摆摊的老神棍们,专门给人算命看相。

“老师傅,请问究竟如何给人算命?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算清别人的命运吗?”我从寺庙旁搬来一张竹椅,坐在崇德寺旁的一棵树下。

在我眼前留着长胡须的老神棍,是我前几天刚拜的老师傅,他说只用跟他交五百块学费,就可以学算命的本事,不求知天文晓地理,但月入过万还是不成问题。

老神棍捋了捋胡子,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头部微微上扬,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大智若愚一般地说道:“诶~这你就不懂了吧,这算命也是有大学问的。对人来说,命是天定的,谁都改变不了,但是这命的算法......不就是人定的么?我用不同的算法,那算出来的命,也都不一样。”

“徒弟我有些愚笨,不太懂老师傅的意思。”

“我给你举个例子,数字的‘1+2’等于几?”

我挠了挠头:“3!”

“那字符的‘1+2’呢?”

我又挠了挠头:“不知道。”

“你傻么?‘12’啊!”老师傅拿着抽签用的竹条抽了一下我脑袋。

“老师傅你好厉害,你以前是学什么的?”

“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我眼里闪烁着羡慕的光,刚想说什么却又马上被师傅的话打断了。

“诶诶诶,你看,前面就来了一个人,看为师给你露一手!”

“好嘞!”

赵康成:

今天的下班时光依旧这么窝心。

三环内堵满了五颜六色的轿车,金车银车,不如我的黑白轿车神气。

不过这大道确实是开不了了,车子再神气我也得走路回家。

沿着单位向前走,崇德路是我回家的必经之道。因为路旁有座崇德寺,所以取名崇德路,寺庙前常年有一个老神棍在这里摆摊,专门骗骗傻子的钱。

不过今天倒是稀奇,老神棍旁边多了个年轻人,看他眼神奕奕发光的样子,不会是在跟老神棍拜师吧?

真可笑,21世纪了竟然还有人会相信算命这种伪科学的东西,竟然还想着拜师学艺。

算命能改变命运么?

如果可以,请马上给我来十个老婆,我一个快奔三的老男人,到现在都还找不到心仪的对象,光是想想就感觉糟心!

不多想了,内个老神棍好像盯上我了,我得赶紧走。

老神棍:

这500块学费太好赚了,等下次我给他来个绝的,让他多交500块,这个月的房租就有着落了。

不过这年头生意也变得越来越差,人们都不相信算命这回事儿了。

算命怎么了?

算命怎么就迷信了?

算命非常科学好吗!

你不信,我算给你看。

前面内个穿休闲衣的男人看上去不错。

“前面那位先生,可否留个步?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聊聊。”

那男人听我这么一讲,脚步停了下来,侧过身向我走来。

“大师,有何贵干。”那男人摆着一副一脸不屑的表情,看来是来取笑我的。

“看先生印堂发黑,是大凶之兆,可否让老夫给你算上一卦,我铁口直断,助你消灾解难。”

“狗屁,什么大凶之兆,我还大胸罩呢!装神弄鬼。”那男人轻呸一声抬腿就走,转过身后还讥讽地笑了笑。

“先生不算也罢,别怪老夫不提醒你,你这是典型的桃花劫,交来的女朋友不出半个月,就会跟你分手。”

“哦。”

2

赵康成:

我被诅咒了。

被一个街边的老神棍。

他说我有桃花劫,交来的女朋友不出半个月就会分手,笑死,你倒是先给我变个女朋友出来啊!我还正愁找不到呢!就这种江湖骗子,我眼皮都不想替你眨一下。

我正想着,手机突然响了。

“喂,谁啊?什么!林安,太突然了吧?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来。”

前些日子在夜总会爆嗨,偶然间却见到了老同学林安,当时那尴尬的场景简直不敢想。不过,她还是和高中一样那么漂亮。

还记得当年读书的时候,追林安的男生排起队来都可以排满整整一条街,当然我这种怂货是不敢去追求她的,只是站在远远的地方观望着她,那时候每天晚上;连做春梦的女主角都是她。

不过在夜总会看到她还是令我有些诧异: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奔放了?这还是当年那个娇羞的小姑娘吗?

真是太奇怪了,就在刚刚,她突然邀请我去她家吃饭,还让我单独来,这是要......不管了,作为一个正常的男性,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吴瑞:

“老师傅,他看样子根本不相信你啊,你看他,已经走了。”

旁边的老神棍满脸深沉,点了点头回应我:“别慌~我都已经帮他算好了。”

“就看一眼就算好了?”

老神棍拿出一个小红本,上面画着各种不同的人的五官:“可不!就让为师教教你,我们算命的,讲究的是望闻问切,刚刚我大概观察了一下他的印堂、眼神、眉毛,就已经大概算出他接下来的境况了。”

我听了有些难以置信:“这么厉害?那老师傅你能给自己算命吗?”

老神棍似乎愣了一下,但只是迟疑了一会儿,又马上回答我:“当然,卦者,自卦也。我给自己算出来的结果就是不到半个月,刚刚那个小伙子就还会来找我。”

我将信将疑:“哦~虽然听不懂什么意思,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看来我还是要多学习啊,老师傅,我再交五百块,请务必把你所有的真传都传授于我。”

老神棍:“没问题。”

赵康成:

我在接到电话的第一时间就飞奔回了家,换上了那套我迄今只穿过一次的西装礼服。

林安家就在那崇德寺附近,但我怕又遇到那神神叨叨的老神棍,所以我决定绕个远路。

大约半小时后,我站在了林安家楼下,林安在窗口朝我挤眉弄眼,随后又赶紧跑回室内给我开了楼下的电动门。

她家在302,我站在门前,当大门被打开的时候,一股迷人的玫瑰芳香扑鼻而来。

哇哦,这气氛有点不太对劲。

“啊!你来了啊!快请坐,晚饭我已经给你备好了。”

因为没有依靠,所以含泪奔跑

01 今年的冬天来的特别早,感觉直接从夏天进入冬天的模式。连绵的阴雨在十月几乎下了一个月,十一月的时候,天终于放晴了。 金黄的银杏树叶洒满街道,一阵风吹来,翩翩起舞,霎是好看。而我却无心欣赏这美景,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冷风里,很是没有安全感。 这些年,孤独一直伴随着我,无助的时候,我就戴着耳机,一遍一遍地听音乐,我最喜欢听那首《朋友别哭》:“什么酒醒不了,什么痛忘不掉,向前走,就不可能回头望。...

“我言不由衷,所以我选择以面具示人。”

01 昨天在酒店里,梁伟偶然遇到了阔别多年的儿时玩伴,李贤。 两人相对而坐,互相寒暄了一番。 梁伟大学毕业后的一年,父母就托关系为他找来了一份薪酬不低的工作,日子还算过得去。而李贤不同,他没有家庭背景,他只能靠他那双手自己打拼,前年结了婚有了一个女儿,他肩上的担子比先前又多了千斤之重。 所以梁伟刻意不去提及他的薪酬,怕他难堪。 可没想到李贤自己说出口了,月薪8000,在深圳付完了房子的首付了...

后来没错过的人,都比不上你吧

听网易云,偶然随机到了《南方姑娘》,赵雷的歌声一起,我瞬时鸡皮疙瘩就起来了。想想,是啊,好久没听到过这首歌了。 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我故意不想听吧,或是,不敢听。 因为这首歌里,住了一个人。 这个人有魔力到,我一听到这首歌脑海中就无限浮起他的脸。 听闻爱情就像龙卷风,可是我知道的是,很多很多人,包括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龙卷风。 当然我这辈子才刚开始不是吗? 刚认识c先生的时候,我...

孤独螺丝和发光水母

“罗搞笑?!你!你这个小姑娘上男厕所来干吗?!”看见地上的罗施,教导主任摸着他那小心脏喘了几口气。

小花兔的命运

前几天一直下雨,所谓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要穿棉。金言穿着夹袄骑着自行车都感觉秋风透着丝丝凉意往脖子里灌。下班了,秋天黑的早,六点不到天就全黑了。亏的现在的路旁都有路灯。 金言骑进小区,遇见出门散步的老公鸿飞。鸿飞说儿子一个人在家里写作业。金言都没好气和他说话,就赶紧骑回家。刚进门,七岁的儿子开心果就跑过来和金言说:“妈妈,爸爸把我们的小花兔给送人。” 金言一听心里“咯噔”一声,完了。就知...

铁皮石斛情缘

大约十年前,我一次从石龙山锻炼回来的路上,偶遇老同事春华。春华谈起了铁皮石斛,从言谈之中,春华对铁皮石斛的神奇药效坚信不疑。这么神奇的仙药,我第一次听说,以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我对铁皮石斛充满好奇,不识庐山真面目,想一睹为快。春华说她家里种了几盆呢,请我去她家看看。 春华的家在石龙山脚下。几盆铁皮石斛放在二楼的楼道上,而不是在院子里或阳台上露天下风吹雨打阳光晒。普普通通的铁皮石斛,一条绿色...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