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属于你自己的姿态

2018-07-05 23:00:07作者:张息子

第一次遇见他,是在朋友的朋友的派对上。

大厅里,灯火璀璨,人们欢声笑语。

我望着一张张不熟悉的面孔,给自己拿了一杯饮料。

当时,我站在阳台的门口,犹如一个局外人。拿着一杯饮料,时不时地抿一口,待甜蜜湿润舌尖,沁入喉咙,再抬眼望进人群中。

我的身前,是灯光华耀。

我的背后,是万丈墨色。

身后一丝丝夜色的凉意拂来时,他从明亮的大厅走过来,光影就在他身后。

他的视线往这边的方向,似乎停留在我身上,我并不认识这个人,发现自己貌似被一个陌生人注视的情况下,我第一时间,是往自己周围瞧了瞧。

他走到我身前,和我碰了碰杯。他看着我,招招手,对我说:“你好,方岑。”

阳台的玻璃门里,玻璃里的我,面上露出同样的微笑,连弧度都极为相似。我与他点头,回应:“莫语。”

“你是和明明一起来的吗?”

“是他带我来的。”

他摇摇头,笑了笑,“这里太吵了,方便借一步说话吗?”

我点了点头,走入阳台。

刚开始,我们只是闲聊了一会儿,我知道,这不过是打个交道罢了。

我手撑在白色围栏上,他一边身子靠着围栏,侧着身子,在静静地黑夜里,看着我。

夜色幽深,天空一轮弯月,它隐在云层里,似古代深闺中的婉约单纯的女孩,遇到生人,娇羞怯意,躲在珠帘后。

我没有因为他的注视,而移开目光,相反,我也注视着他。

“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他问。

我把发丝揽到耳后,点点头。

“你和明明现在是在交往吗?”

他眉头微皱着,从刚才到现在,未曾松懈过。

我没有回答,不是因为不能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因为身旁的这个人面对我的时候,身上有着对我的拒绝与厌恶。

一个相貌英俊,着装精致的男人,姿态看似温和谦润,从刚才到现在,脸上一直挂着笑意,然而,却不达眼里。

这层温柔不过只在皮里罢了。而我的温柔,现在连皮都保留不住了。

从心底深处,我是极其不愿与他有过多的相处,面对他,我的心也随着冷漠了。

“莫小姐,无论你与明明关系如何,奉劝一句,你们还是保持距离为好。”

“方先生,你的话我听到了,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我心里气极,面上却未露半分怒色,神情清淡自若。我走出阳台,望进人群里,试图寻找明明的踪影。

他在我身后,不远不近,一句话清晰地飘入耳中。

“莫小姐,你和明明不合适。”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后,转身离开。

到楼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没有车回去,刚才,是坐明明的车一起来的,现在又找不到他。

“你是要回去吗?我送你一程吧。”

他居然跟下来了,我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几句脏话。

“不用了。”

我往前走。

“莫小姐,你不觉得你太高傲了吗?”

我转头看他。

“有时候,高傲是一种自卑。”他眸色清冷,但面色柔和。

“莫小姐。”

我终于转身,走到他面前。

“方岑是吧,我们各自敞开点好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不喜欢,我不想追究,那是你的事情,当然我对你也喜欢不起来。你是明明的谁,我不管,也管不着。明明的性格,你也知道,我相信明明也不喜欢有人限制他与谁来往。还有,我与明明来往,是因为我们相互欣赏,可以交心。即便我不是他女友,我也不希望你因为某些自己的看法,而对他的恋情有所阻碍。因为,作为他朋友的我,我希望他可以自由地追求自己的辛福。还有,你离我远点。”

我一通话说完,不知道是说累了,还是被气的,居然微微喘起气来。

方岑没有说话,惊讶淡去,眉头松开,面色仍旧温柔。

两人都安静着看着对方。

“对不起。”他看着我,眼露歉意,声音柔和。

他身上给我的感觉与刚才的不一样了,刚才与现在仿佛不是同一个人。

“你不会是在试探我吧。”我缓缓道。

“你想多了。”他居然笑起来了,莫名其妙。

可能是因为刚才说了一通话,我现在有点渴了。

方岑看着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你和明明还真的有点像。”

“但又不一样。”他摇摇头,继续道。

“我是独一无二的。”我扔下这句话,走过他身旁,打算上楼去拿点喝的。

白日里的梦想

“很抱歉,先生,你不太符合我们公司的要求,我们是要两年经验以上的。”面试官微笑着说。 他连忙乞求说:“虽然我是没有这方面的工作经验,但是你没看到我的作品吗?那都是很好的作品来的。” 面试官说:“真的很抱歉,我们看了你的作品,略显幼稚,祝你好运。”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伯乐?呵,我的伯乐呢......”他念叨着走出了面试公司。 这已经是自己今天第三次听到类似的话了。 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走...

十年前地震的时候,我还在上小学—《青年旅社》

打开门进去,三位面试官坐在面前,他对着三位面试官点了点头,然后恭敬的递上了简历。 主面试官示意他坐下,他乖乖坐在椅子上,身子挺得笔直。 三位面试官看了看简历,主面试官拿着简历说道:“自我介绍一下吧。” “嗯...我叫王劲,二十三岁,是一名...呃...大专毕业生...” 他手指捏着裤边,主面试官点点头,道:“继续。” “我擅长绘画,之前做过网络编辑,主要是负责...呃...文字排版和...”...

子虚录 纷纷暮雪落白头

万里长空,漫天飞雪。冰城街上人来人往。 “阿嚏!公子,真冷啊,怪不得这里叫冰城。”姚三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 “确实冷,希望我们能早点办完事,离开这里。”姚落白裹紧了裘皮大衣。 姚三没有回答,只是瞪大双眼,许久拍拍姚落白。“公子你看这里的人。” 这时姚落白才注意到,冰城寒气逼天,漫天大雪,但是这里的人们不论男女老少,都穿得很少,这和姚落白所在的江南春夏的景象一般,只有他们一行人,穿的厚实,一...

他等的那个女孩消失了

胡伟是一个出租车司机,他最近经常在晚上还差半小时11点的时候准时把车停在一座写字楼的街对面,等上一小时再走,哪怕期间有熟客打电话过来需要用车,他也会拒绝。同行们都打趣他近两个月来出现的这种行为,说他是招了狐狸精的道被迷住了。 今晚,同样的10点30分,准时出现。他没有熄火,就那样打着车,把车里的暖气开的足足的,车里沁人的温暖和车外的寒风凌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拿出一支烟刚想点上,顿了顿又转...

等你出生的第86天:爱妻染疾

2017年11月23日,周四,晴 1 给爱人打电话时,刚刚从一个婚宴中出来。电话中,她的声音听似孱弱。我问:“怎么了?是不是难受啊?”她更加小声对我说:“肚子一直不舒服。” 怀孕七个月,肚子难受,我立刻警觉起来:“着凉吗?还是胎儿的问题。”她不愿多聊:“你回来再说吧。” 我已经无法静下心来。她昨日要我给她买的炒栗子和葡萄干,在一家店铺中匆匆买下,紫薯条这家没有。又在菜市场买了她爱吃的黄豆芽和...

每一个孩子都有他的特别

你要相信,每一个孩子都有他的特别之处,所以,你别急。 这句话是大巴上坐我旁边的章阿姨告诉我的。 一路三个小时,她和我说了很多故事,教了我一些妈妈和老师不会对我说的道理。 01 我特别喜欢靠窗坐,如果车上人不多的话,我一般都是一个人坐。 我想我会一直记得这一幕,我把书包抱在胸前,刚拿出手机。章阿姨走上车看了我一眼,问我可不可以坐我旁边。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我妈妈,我点点头,那天的车上人很少,后面...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