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潜规则

2018-07-05 21:30:17作者:顾命

【故事】潜规则

潜规则

张甜是个女演员,就像她的名字一样,长相甜美,身材性感,前凸后翘S曲线,清纯又火热,这两种矛盾体在她身上完美的并存着。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几年,一路倒也顺风顺水,也渐渐有了一些名气,也有了一些粉丝。

每次下飞机都会有各种的粉丝举着灯牌在那接机,齐齐的条幅和呼喊,每每引得路人侧目。其中不乏很多疯狂的男粉丝,男性对于这种天使脸魔鬼身材的女生有着天然的不可抗拒力。

男人荷尔蒙比较容易激动,她的模样经常惹得一些男人有过激的举动。因此她身边配了几个彪形大汉保镖。

她每次都会非常熟练的挥挥手,像走红毯一样自然的路过粉丝身边,身上的香水气味让所有人迷醉。如果有人要签名,她有时也会满足,但很多时候也会拒绝。如果有媒体拍照,她也会自然的摆个造型应和一下,嘴角挂着淡笑。

手臂上的LV的包包,她机场每次都会换不同的款式。脸上画的妆看起来很淡很自然,细眉樱桃嘴,瓜子小脸小翘鼻,她有着让所有女人都羡慕的面貌。一颦一笑,都惹得阵阵尖叫。娱乐圈待久了,见多了大场面,气质也就自然出来了。

你要说她开心吗,满足吗,也没有多开心多满足。这么多年来,她也已经习惯了这些追捧,习惯成自然再到淡然。这些开始变得像家常便饭一样寻常,像吃喝拉撒一样随意。像丢在深海里面的石子,没有波澜。

你要说她烦恼吗,当然也有,也还真不少。她因为长的漂亮,一直被说花瓶没演技,这其实也是长得漂亮女演员的通病,但不可否认的是大多依靠脸蛋混迹在娱乐圈的明星,演技一般都很寻常。

也因为形象原因,和公司的安排。一直扮演的都是偶像剧之类的傻白甜角色,不太需要什么演技。也没有和什么真正的大导演合作过,别人看不上她,在真正的导演眼里,她是戏子,不是演员。而她也搭不上那些真正的大导演。

所以也一直被冠以花瓶的称号,所接的偶像剧,都是各方纯粹出去圈钱的,编剧制作人,导演演员,都是纯粹来赚取广告商粉丝的利润,哪里顾得上什么质量。所以整体制作肯定是有水分的,评分一般也不太高。

对于演员这个身份,她其实一直有些心虚的。甚至也就能说是电视剧演员,因为电影她还没有机会涉猎过,唯一出演的一部电影还是网络大电影。

但更严重的是,网上有很多传言说她是潜规则上位,还有干爹的之类的消息一直都有流传,甚至还有些小证据,似是而非的,你要信那就是真的,不信那就是假的。

所以她的名声其实并不怎么好。

更多的时候,她被人称为明星,而不是演员。对于这一点,她很无奈,但也无可奈何。

 

今天的这次乘机飞外地,就是为了试戏,国内最知名的大导演,每出一部电影都能票房火爆,享誉海内外,这么多年也捧出了好多个影帝影后。

大导演,要筹备一部新戏,大成本大制作,有深度️有情怀,这种作品是影视节最爱的类型,也是夺影帝影后最有效的途径。

估计只要搭上这部戏,张甜花瓶的身份就能够摆脱,甚至有可能染指那个她遥不可及的位置。

但导演性情古怪,从不直接定人,一定要适合他的角色才行,否则你就算是再大的明星也没用。而就算你演技不行,这导演也可以把你指导成实力派。

所以她才有机会来这试戏。为此她准备充分,脸上画淡妆,头发乌黑飘逸到肩膀,风一吹有落在她额头眉间,轻撩拨起秀发,万种风情不过如此。

她一身,牛仔紧身裤,白色衬衫外搭夹克外套,穿着高跟鞋,火辣的身材,翘臀丰胸的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让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心有所动。

看起来很简单但却又很有味道,这样的她,已经迷倒了在机场的一群粉丝们。

车子很快就到了试戏的酒店,当张甜下车,走入酒店大厅,已经有着不少男男女女在等着了。

有一个胖子在一堆美女中间,双手挥舞夸夸其谈,像是正在导戏的导演,时而严肃,时而咧嘴大笑,而那些美女在他身边随着他的情绪做着不同的表情。

当胖子导演看到张甜进来后,立马谄笑着围了上来,就在刚才助理已经告诉她这个胖子是副导演,看来也是在负责选角。

看到张甜来了,大厅的男女纷纷转头看向她,有了一些嘈杂声音,有不屑的,有夸赞的,这些人也有些人算得上三流艺人,咖位显然比不上张甜,拍戏的机会不多,也都这来试戏。

张甜没有过多理会大厅里的人,眼前的这个胖子副导笑眯眯的殷切的看着她,那眼神使她甚至感觉有些发毛。

“甜姐,能不能借一步说话?”胖子亲切的喊着张甜叫甜姐。虽然他看起来都快四十的人了。

但娱乐圈叫明星这个哥那个姐已经是习俗了,张甜已经非常习惯了。

女助理在旁边狐疑的看了一眼胖子,正要向前阻止。

“可以”张甜看了看他,点了点说道。也打断了助理的行动。

然后胖子就引着张甜去了个走道里面。

“张姐,我这里还有个女三的角色,导演放心的交给我了,不知道张姐有没有兴趣,如果张姐有兴趣,可以和我私下谈一谈。”胖子直接开门见山,也没绕弯子,看来导演也挺相信他,他色眯眯的盯着张甜,双手还微微搓着。

这么近距离,他能够闻到张甜身上散发的淡淡香味,不知是体香还是香水味道。还有张甜性感的红唇,光滑的脖颈,D罩杯的胸部,让他微微有些悸动。

他敢肯定,张甜会心动的,毕竟就算是女三,在这种电影里面戏份也非常重了。而像张甜这种花瓶女演员,是非常需要一部这样的作品摆脱花瓶形象的。

导演给他挑角色的权利,但他肯定也不能随随便便找人的,像张甜这种有些人气的二线演员,就挺合适的。

只有男女主才是导演自己亲自挑选的。

张甜心里一动,要说不动心那是假的,去试戏女主演的像她一样或者比她有名气的女演员肯定不少,试戏成功的把握她也没多少,而这样一个女三的角色也挺不错的,确实是可以有效的改变她的花瓶形象。

但天上没有免费的馅饼这个道理她是懂得,看这胖子副导演的眼神肯定有所图,甚至于说…

“嗯,我先去试戏,你说的事可以再聊”张甜笑了笑,没有拒绝,也没同意,也很有礼貌。

“可以可以,再聊再聊”

胖子导演也咧嘴笑着点头,他心里挺开心的,看来这个女人心动了,而导演那边他是十分肯定张甜基本通过不了的,毕竟花瓶怎么可能变成古董。他此刻已经感觉到这事成了大半,嘴咧的更开了。

张甜笑着对他摆了摆手,收下了他的名片,就转身走开了,摇曳的背影把胖子导演的眼睛都扯直了。

真正的主演试戏是在二楼,等到二楼,这里的人就少了很多,只有几个人。都在导演的总统套房里面等着,这些都是和她差不多的二线女演员。

导演的性格古怪,要求很高,为了找到最适合的人演,他要求每个人都要来他这试戏。

就算是真正的一线女演员也要来试戏,但她们不像张甜一样要一起试戏,而是和导演约个时间单独聊就行了,在这一点上导演还是有通融的。

当然这群人,也都算得上小明星了,都有自己的任性和脾气,有和她不对眼的,看到她来轻哼一声就轻蔑别过了头去,白眼翻到了天上。

自然也有和她关系好的,周秀就是一个,不能简单地说关系好,简直是闺蜜级别可。

她们俩本是同学,一起去剧组试镜,然后那次一起进入的演艺圈,直到现在几年过去了,各自都有不同的发展。

但周秀其实混的并不如她的,甚至有些惨淡,周秀长相长得只能算好看,但绝对算不上惊艳,也就是身材好一些,但也没有比张甜好。

周秀虽然勉强算得上一个二线,但也是非常的勉强,而且大部分都认可她的地位。这也是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张甜的提携,张甜拍戏经常帮助周秀走后门,给她介绍剧组。因为和张甜的关系,周秀也算得上个二线女明星。但是她的演技连二流都达不到,也就是差不多三流的程度。粉丝也是寥寥。

张甜拍戏被人吐槽是因为表演的都是平淡的角色,表现不出来演技,而周秀这是实打实的被人吐槽演技烂,辣眼睛,而去这么多年,她的演技毫无长进。

周秀可以说是张甜在这娱乐圈唯一的朋友了,有什么知心话都跟她说。虽然两人平时都会有各自工作,拍戏的地方也不一样,但周秀每周都会去找张甜见一次面。

这次试戏也是张甜帮忙推荐的,周秀在附近拍戏,张甜离得比较远,两人就只能在这里碰面了。

见了面的姐们自然分外开心,一直嗨聊到导演叫她们进去。

试戏的过程没有什么异常,只是每个人按照导演的要求各种表演,甚至有点想电影学院的考试。还有些戏里面的内容,然后录下视频就没了。最多是在跟导演聊聊自己的想法之类的,就结束了。


顾命
顾命  作家 文艺青年,不矫不作。汤圆签约作者,已有散文集《荒芜》数十万字,小说数十万字。影评,散文,短篇小说,文体不限。欢迎约稿 微信 weizg qq1973830008

【故事】潜规则

如果说非得许一个愿的话,我希望我这一生都不要后悔

1、要死,那边就是湖,你跳,我保证不报警。 那一年,我失恋,喝得烂醉如泥,面前麻辣烫的签子码成了一摞,胃里翻滚着的辣,直上鼻腔,呛得我泪水直流,却越哭越伤心。 我平常安慰别人的话一瞬间都说不上来,强行安慰自己发现真的好无力,无力极了,而且一点用处都没有。就是想哭,很理直气壮,没有缘由。 “你这一副要死不活的给谁看?要死,那边就是湖,你跳,我保证不报警。”顾真赶到的时候破口大骂, 今天我给她打...

选择|付出|爱

一 夏雪在晚上吃饭的时候不自觉地笑了,笑的很甜。 夏妈尽收眼底,隐隐觉得心里那块石头终于要落下。 夏雪大学毕业两年多,在一家小公司上班,朝九晚五,很忙,忙得连男朋友都没能谈上一个。即使是在美好的大学时代,也只匆忙谈过一次,仅一个月便以失败告终。 夏雪今年正好二十五岁,正是女大当婚的年龄,可那还无比的遥远,虽说夏雪不怎么着急,夏妈却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急得不得了。 晚上十二点,夏雪的房间还亮着灯...

谁是世上最帅的人

今天下班时下起了小雨,冷飕飕的风吹进脖子,令人有一种掉到冰窖的感觉,很冰冷。 到了高架下的红绿灯我停下来,无聊地看着四周,突然在我的左后方,一辆大卡车里,司机正在把一件破旧的军大衣往身旁的女人身上盖。旁边的女人已经睡着,头耷拉着,完全感觉不到这个男人的举动。男人把大衣往她身后掖了掖,然后又看了一下,才把头转过来,绿灯亮了,他开车走了。 我看了看他的车牌,是外省的,满满一车货被雨布遮得严严实实...

那个做微商的姑娘,你还好吗?

“小胖,有个事情求你,我这周末要参加冰冰产品见面会了,还要发言,帮我写个发言稿呗?” 收到这条消息的我,形态像极了情景喜剧中的葛优大爷,近乎于平瘫的姿势,脚下还要强行维持着让自己不滑到桌子底下的静摩擦力——不仅如此,全身的力气还要匀出一部分交给牙齿,小鱼干实在是不好咬。 至于消息内容,确实也不值得我正襟危坐,所谓冰冰产品见面会,不过是换个法子吸引大众眼球罢了。这些沉迷于微商的姑娘小伙们,不要...

演花者说·我听说过的世界

“嘟嘟...嘟嘟...”手机通话被挂掉的声音。 “四十六楼的大婶在跟自己的丈夫大吵大闹,丈夫坐在桌子前低头喝着闷酒默默不语。” “二十七楼的新婚小夫妇,正在看着电视互相依偎在沙发上嬉笑。” “二十三楼的失业青年,双眼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打着网络游戏。” “九楼的两口子正在为孩子考试不及格,痛打儿子。” “三楼的老头正在抱着孙子浇花,眼神里满是宠溺。” 老王是个精神病患者,他常常不在病房里待...

短篇小说 学园

王村的老孙头今天特别开心,因为读高中的闺女今天要从城里回家了,这还是高中入学后的第一个寒假哩。 想着闺女自打进城读书,便没日没夜的学习,假期也常常要补课,或者在学校做题,每隔一两周打回电话,都哭得稀里哗啦地说想家。那时候家里还没有安装电话,只有邻居的老王家才有一部座机。每次听到老王叫声,无论多忙都赶紧跑去拿起听筒,拿起来说不了两句,就听到女儿的哭声。每次都是把女儿安抚完了就赶紧挂掉,电话费不...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