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许温柔,几许深深

2018-07-02 22:00:31作者:张息子

田恬眯了一会儿眼,睁开眼的时候,楚云已经坐在她旁边,他的眼睛望着屏幕。

惑乱的灯光,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ktv的包间里,有人在唱歌,有人在玩扑克,有人在玩手机。墙上,是五彩斑斓的灯光,田恬清醒地盯了一眼灯光的流动,就觉得眼神迷乱了,实在是有点晃。

她窝在沙发最远端的角落里,他坐在她旁边,安安静静的。他坐在她的外面,挡住了路,其他人也走不过来。

田恬身子坐正,轻轻地活动一下筋骨,沙发太软,不过一点动静,都足以让他感觉到她已经醒了。

他转过头,望向她。隐隐约约的环境里,他还是看到她脸上的倦意。他低头瞧了一眼,然后抬头继续望她。

田恬从包里拿出保温杯,喝了几口水,润润有些干的嗓子。她喝得很慢,一小口一小口的,温和的水,丝丝润润地流入喉咙。

他安静地看着她安静地喝水,等她喝好后,才抬手,手指轻轻碰了碰她的手臂,她看过来,他动了动唇,说了一句话。

但是周围真的是太吵了 ,她很认真地听,但实在听不清楚他说什么。

她望过去,疑惑不解的眼神。

他再次启唇,这时候,一首歌正好结束,快要切到下一首歌的间隙。没有那么嘈杂了,他说的话,一字一句地清晰入耳。

他说:“裙子有点乱,整理一下。”

“哦。”田恬低头一瞧,是有点,不过还好没走光。

她抬头对他嘻嘻一笑,然后低头整理好裙子,端正姿势,坐好。

他伸过手,从沙发上她的包包的背后穿过来,温柔地握住她的手。

他的手掌温暖,她的手心有些凉。手就这么握着,很温暖。

她的包挡住了他们相握的手。

她捏捏他的手指。他也揉揉她的手。

两人偷偷地相视而笑。

不知道播放到第几首歌了,楚云刚刚出去上洗手间了。

田恬低头玩手机,这时候,手机里来了一条信息,她点击一看,然后收拾东西,起身出去。

其他人在玩着,也没注意她。

她提着她的包走出去,看到了他。

也许是包厢里的灯光太过斑斓了,她感觉大厅的光很温和,微黄明亮,灯光静静地洒在他身上。

他站在那儿,看到她,向她走过来。

田恬走过去。

“走吧。”她走到不远不近的地方,对他说道,然后两人往下楼的地方走去。

两人到了楼下,夜晚之下,灯火璀璨,车水马龙。

他凑过来,“你肚子饿了吗?我们去吃饭吧,吃饭完就散步回去。”

“我不是很饿,要是你想吃,那就去吃吧。”

他说“走吧,我们直接回去。”他伸手,想帮她拿包。她抱着没让他拿。

他走到一旁,伸手想牵住她的手。她闪躲着,没让他牵。

楚云看过来,眉头一皱,但语气温和:“怎么了?躲什么?”

“还是不要了,要是被熟人看到就不好了。”

“有什么不好的,你单身,我单身,我们正经恋爱,关其他人什么事。”他温和地笑着。他强硬地想牵住她的手。

“哎呀,时候未到,时候未到。”她笑躲着。

“田恬。”

“好吧,牵就牵,不过到小区门口必须放手喔。”

“而且,你走在前面,先上楼,然后我才能回去。”他补充一句,脸上仍带着笑意。

“对啊。”她点点头。“就是这样。”

他叹叹气,然后笑了笑,说道,语气肯定:“否绝。”

“那被你爸妈和我爸妈看到的话,多尴尬啊。两家这些年来,都熟悉得不行,我爸爸小时候还帮你洗澡呢,不行,太熟了,太熟了,我抹不开脸。”

又是这理由,真不懂她在怕什么。

其实田恬不是害怕,只是两家走得太近了,相互熟悉,田恬实在觉得害羞

“他们迟早会知道的。”

“那你得让我缓缓嘛,我们刚在一起一个月不到,你就想让我见家长了,不行。”

“你现在不是天天见吗?”

“反正不行,你答应不答应。”她仰头看他,态度强硬,但在他眼里,却有着别样的可爱。

看着她倔强的眼神,他叹叹气,只能点点头。

两人慢慢走着,她的手握在他手里,他揉揉她的手,她开心地摇晃,两人牵着手,脸上线条相似的温柔,不时地说话。

即便再怎么慢,还是到了。田恬对他说:“到了。”然后盯了盯他们牵着的手。

“不能说话不算数。”说完,突然想到他刚才是点头答应她,又添了一句,“点头也是。”

楚云挠着她的手心。

这双手,他怎么就那么舍不得放开呢?

“我真的要回去了。”她笑道。

“再牵一会儿。”

怕她生气,他最终放开。

田恬抬手拍拍他的肩膀,笑嘻嘻的,没心没肺的样子。她招招手,对他说:“楚同学,再见了。”

她转身。他望着她的背影,待她快走到路口,自己才慢慢跟上。

微黄的路灯下,他摇摇头,低头浅笑。

早熟的他,这一路过来,顺顺利利的,没想到在这唯一一段感情上,却总不同于他的预想,时常遭到拒绝。

我用5万块,买回双十一壹天的快感!

11月10日晚上10点。 这是一场无硝烟的战争。 多多坐在电脑旁,手不停地滑动鼠标,她在选择她心仪的商品,她的手边,是一个写满了计算公式的笔记本,密密麻麻地记录了计算购物优惠的钱款。 她的耳边,是她的男朋友手手,在看着电视,电视上不停地播放着购物狂欢,手手跟随者电视里的提示,不断地竞猜、摇手机,接着是一声声叹息:哎,又没抢到! 多多附和男朋友笑了笑,打开自己的优惠券,心说还是优惠券更让人安心...

《红豆》

《红豆》 很久以前的南国还不像今天这般繁盛。 那时的南国连结着北国是千万里的一片雪域。 在远方天地交汇的孤峰顶上,月光与雪色常常在夜晚映画出千百种人间绝色。 冰雪之中四时如春的春燕湖;每至七月,入夜天际形车似马的极光。 在孤峰顶上,不知何时生长出了一棵巨硕的红豆杉。人们称它为“相思”。说来在这雪白极寒的地方,寻常的花蕊草木自是无法生长,唯这“相思”倒是...

悬疑‖限时结算3

一 赵可可打开指纹锁,进门打开警报器,换鞋,瘫在沙发上。 怀孕是个累人的活。她第一次这么清楚的感受到。 手里提着亲自去水果店挑选的水果还有突然想吃的烤冷面。家里保姆矜矜业业的接过食物,战战兢兢的摆好赵可可的鞋,才轻手轻脚的走去厨房。 赵可可是个尖酸刻薄的女人,保姆一直这么觉得。她会因为门口的拖鞋不够整齐发火摔杯子,也会因为臭豆腐不是热的扣保姆工资,还会因为赵化妆品找不到就指着保姆鼻子骂。 保...

迟到的纸短情长

2018.7.1 题记:曾经和黄先生夸下海口,我要在2018年的时候写本小说给他。他拍着我的脑袋,笑着说他支持我。当时的我,开心的,欢脱的像只兔子,跳着,蹦着,乐着!!!可是迟迟没有写。这个短篇故事,我想送给他,兑现我的承诺,也纪念我的青春,可是我们走散了,我的青春,似乎也结束了…… 我和黄先生,认识五年多了。我们...

为解心头之恨,她隐忍了二十年

1 1970年的一个冬天,在西北某山村内,当兰子将织好的围巾,红着脸塞进山子手中转身跑开后,第二天,他便上门提亲了。 话说,在当时,山子家是村里最穷的一家,自然,因为没钱,山子只上完了小学,便每日跟随父亲上山采药补贴生活。 与此相反的是,山子长得却是村里一等一的小伙,高大英俊,有很多姑娘对他暗生情愫。婶婶就是其中一个。 其实山子心里也特别喜欢兰子,她面容姣好,一双眼睛黑黑的,大大的,身材高挑...

我的奶奶小事

奶奶在哪一年去世的,我早是想不起了,但肯定已经是我高中毕业后的事。大家都说,我与奶奶样子长得很像,可惜,我并没有找到奶奶和爷爷留下的照片,脑海里只有奶奶模模糊糊的一些印象:清清瘦瘦,啊,众人是一致这样认为,我与奶奶身材、五端差不多从一个模版栽下来的。 几个孙儿女中,我也许与奶奶长得最相似,我还傻傻地有个想法,在每次看见像她年轻时那样白净高瘦羞涩的我,到底有没有令奶奶唤起重返重温青少时的激动、...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