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许温柔,几许深深

2018-07-02 22:00:31作者:张息子

田恬眯了一会儿眼,睁开眼的时候,楚云已经坐在她旁边,他的眼睛望着屏幕。

惑乱的灯光,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ktv的包间里,有人在唱歌,有人在玩扑克,有人在玩手机。墙上,是五彩斑斓的灯光,田恬清醒地盯了一眼灯光的流动,就觉得眼神迷乱了,实在是有点晃。

她窝在沙发最远端的角落里,他坐在她旁边,安安静静的。他坐在她的外面,挡住了路,其他人也走不过来。

田恬身子坐正,轻轻地活动一下筋骨,沙发太软,不过一点动静,都足以让他感觉到她已经醒了。

他转过头,望向她。隐隐约约的环境里,他还是看到她脸上的倦意。他低头瞧了一眼,然后抬头继续望她。

田恬从包里拿出保温杯,喝了几口水,润润有些干的嗓子。她喝得很慢,一小口一小口的,温和的水,丝丝润润地流入喉咙。

他安静地看着她安静地喝水,等她喝好后,才抬手,手指轻轻碰了碰她的手臂,她看过来,他动了动唇,说了一句话。

但是周围真的是太吵了 ,她很认真地听,但实在听不清楚他说什么。

她望过去,疑惑不解的眼神。

他再次启唇,这时候,一首歌正好结束,快要切到下一首歌的间隙。没有那么嘈杂了,他说的话,一字一句地清晰入耳。

他说:“裙子有点乱,整理一下。”

“哦。”田恬低头一瞧,是有点,不过还好没走光。

她抬头对他嘻嘻一笑,然后低头整理好裙子,端正姿势,坐好。

他伸过手,从沙发上她的包包的背后穿过来,温柔地握住她的手。

他的手掌温暖,她的手心有些凉。手就这么握着,很温暖。

她的包挡住了他们相握的手。

她捏捏他的手指。他也揉揉她的手。

两人偷偷地相视而笑。

不知道播放到第几首歌了,楚云刚刚出去上洗手间了。

田恬低头玩手机,这时候,手机里来了一条信息,她点击一看,然后收拾东西,起身出去。

其他人在玩着,也没注意她。

她提着她的包走出去,看到了他。

也许是包厢里的灯光太过斑斓了,她感觉大厅的光很温和,微黄明亮,灯光静静地洒在他身上。

他站在那儿,看到她,向她走过来。

田恬走过去。

“走吧。”她走到不远不近的地方,对他说道,然后两人往下楼的地方走去。

两人到了楼下,夜晚之下,灯火璀璨,车水马龙。

他凑过来,“你肚子饿了吗?我们去吃饭吧,吃饭完就散步回去。”

“我不是很饿,要是你想吃,那就去吃吧。”

他说“走吧,我们直接回去。”他伸手,想帮她拿包。她抱着没让他拿。

他走到一旁,伸手想牵住她的手。她闪躲着,没让他牵。

楚云看过来,眉头一皱,但语气温和:“怎么了?躲什么?”

“还是不要了,要是被熟人看到就不好了。”

“有什么不好的,你单身,我单身,我们正经恋爱,关其他人什么事。”他温和地笑着。他强硬地想牵住她的手。

“哎呀,时候未到,时候未到。”她笑躲着。

“田恬。”

“好吧,牵就牵,不过到小区门口必须放手喔。”

“而且,你走在前面,先上楼,然后我才能回去。”他补充一句,脸上仍带着笑意。

“对啊。”她点点头。“就是这样。”

他叹叹气,然后笑了笑,说道,语气肯定:“否绝。”

“那被你爸妈和我爸妈看到的话,多尴尬啊。两家这些年来,都熟悉得不行,我爸爸小时候还帮你洗澡呢,不行,太熟了,太熟了,我抹不开脸。”

又是这理由,真不懂她在怕什么。

其实田恬不是害怕,只是两家走得太近了,相互熟悉,田恬实在觉得害羞

“他们迟早会知道的。”

“那你得让我缓缓嘛,我们刚在一起一个月不到,你就想让我见家长了,不行。”

“你现在不是天天见吗?”

“反正不行,你答应不答应。”她仰头看他,态度强硬,但在他眼里,却有着别样的可爱。

看着她倔强的眼神,他叹叹气,只能点点头。

两人慢慢走着,她的手握在他手里,他揉揉她的手,她开心地摇晃,两人牵着手,脸上线条相似的温柔,不时地说话。

即便再怎么慢,还是到了。田恬对他说:“到了。”然后盯了盯他们牵着的手。

“不能说话不算数。”说完,突然想到他刚才是点头答应她,又添了一句,“点头也是。”

楚云挠着她的手心。

这双手,他怎么就那么舍不得放开呢?

“我真的要回去了。”她笑道。

“再牵一会儿。”

怕她生气,他最终放开。

田恬抬手拍拍他的肩膀,笑嘻嘻的,没心没肺的样子。她招招手,对他说:“楚同学,再见了。”

她转身。他望着她的背影,待她快走到路口,自己才慢慢跟上。

微黄的路灯下,他摇摇头,低头浅笑。

早熟的他,这一路过来,顺顺利利的,没想到在这唯一一段感情上,却总不同于他的预想,时常遭到拒绝。

爱情里,若没了冲动

花花和陆的相识是我介绍的。 花花是我的朋友,一个理性大于感性的女孩,在我的印象里,她对任何事情都不会注入太多的感情,处理事情也十分条理清晰,有点公司女强人的即视感。 而陆是我旅游时在旅游团认识的一个朋友,因为是老乡,所以比旁人更觉亲切,以至于到后来我们还会保持着密切的联系,陆很健谈,也很幽默,和他相处不会感到尴尬或者局促,这也是我要把他介绍给花花的原因。 我把两人约到了一个饭馆一起吃饭,然后...

我的小村庄:女大当嫁

“长大了我要嫁到长堎去!” 说这话的时候,小凉只有七岁。细细瘦瘦,一把羸薄的马尾随着身体的走动,倔强地晃来荡去,像半截女娃的跳绳,只是发梢焦黄焦黄。 大了娶个啥样的老婆?想嫁到什么样的人家去?大人们常这么逗问各家的孩子,而小凉的回答尤其让人乐呵。她一般不说话,大人们问一句答一句。当小凉每次歪着头,瞪着白多黑少的大眼睛,认真地说出要嫁到长堎去,总会在人群中间引发一阵哄笑。像健步如飞的汉子问瘸腿...

男友说忍不住想要我_你下面好大 好想要|初婚的毒

第8章 今晚我住你这他应该是没想到我居然这么无耻又抢过来了,双手落入裤兜,居高临下地看我。 小锦在一边解释:夏小姐,这位先生敲门说是你的朋友,我就让他进来了。 桑先生真是我的朋友,不过下次不要了,别什么人都放进来

《云深知我意》爹哋看见小女儿用香肠/他技术很好慢慢的深入

第1章 闪婚新妻 唐菲在单身派对上喝得有点多,所以被未婚夫带回了公寓,只是当她头疼Yu裂的睁开眼时,却在微弱的灯光下看到一对男女正在动情的激吻。 唐菲犹如被雷击中,呆滞的看着两人在她床边吻得天翻地覆,心里的

史蒂夫的一生

史蒂夫出生在一座荒岛边,距离岛面三十七格下的海底,他用了七格血量才浮到水面,大口的喘了口气,爬上了岸边歇息了一会儿,顺势打量了四周,茫茫无边的大海,自己降生在一座沙岛上,一眼可以望到边的荒芜沙岛,甚至没有树木,动物,和草。 于是他围着沙岛绕了一圈,从海水下挖出了一些泥土,还有沙砾,把岛的面积扩大了部分,安静的看着夕阳落下,月亮升起。 直到晚上降临,为了维持体能避免不必要的消耗,他一直没有动过...

男生折磨女生污的故事_兽人粗大倒刺巨龙|妻子的秘密

第8章 不雅照 乐正弘吃惊道:“这不是弄虚作假吗?就算网上能改掉年龄,人事档案中也能改吗?再说,他上面又不是没有领导,难道还能瞒天过海?”鲁传志瞪着乐正弘说道:“你太幼稚了,如果没有上面的授意,他敢这么做吗?很显然,上面有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