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子别跑

2018-02-24 10:18:15作者:秦屿城

 

 

 

 

《夫子别跑》by 秦屿城

 

 

  〈壹〉

  苏休思托着下巴望着窗外,午膳时刻,寺内没有什么人走动。

  也不知道这次父皇为什么会让她来这个古寺求佛,看不出来父皇还是那么迷信的人啊。

  苏休思叹口气,她虽为皇室唯一的公主,在外人看来,她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鲜少有人知道,她并不受宠。

  生母不在,皇后虽对她很好,可她知道,她只是出于礼节。说得明白些,皇后只是把她当做客人罢了。

 

  在寺中逗留了几日,便有人来通知苏休思回宫了。于是,苏休思由侍卫护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在了下山的路上。

  这古寺的位置偏僻,位于一座陡峭的悬崖上。上下山只有一条羊肠小道,马车不能行,只能步行。

  看这样子,到达山下肯定得到黄昏了。苏休思擦了把汗,不由得想。

  正想得出神,前方传来打斗的声音,苏休思放下袖子,往前方看去。前方两批人打得如火如荼,一批玄衣,一批黑衣蒙面。

  苏休思并不慌,这样的事她已经经历了太多,多得她已经麻木了。但现在看来,是自己这方的人落了下风,如不出意外的话,自己顶多就是被俘,受点小伤,就会有人来救她。

  眼看着自己这边的人都倒下了,苏休思也做好了被俘的准备。

  一个白衣蒙面人突然飞出来以极快的速度解决了那批黑衣蒙面人。真的是极快,苏休思几乎没看清他的动作,黑衣人就全部倒下了。

  那人回身看了苏休思一眼,似有话说,但最终还是沉默的飞走了。

  苏休思心下一颤,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身后有“哒哒”马蹄,苏休思回身。

 

  到了宫中,苏休思梳洗了一番,就见皇帝身边的小太监来通知她明日去太学监上学。

  翌日,天刚刚亮,就有丫鬟来唤她。

  任丫鬟梳洗好之后,她就匆匆赶去了太学监。

  太学监是国中最好的学堂,历来只有贵族子弟才能入学,也有破格录取的寒门子弟,但是是极少数有天赋的才会破格录取,所以太学监是当之无愧的贵族学堂。

总管太学监的严夫子一头白发,眉毛胡子也是银白色的,看样子似乎有六七十岁了,背微微弓着。他站在讲台上,眼神睿智。

  “今日,太学监来了一位新夫子,以后便由他来教你们国学。”话落,严夫子背着手走了出去,干净利落。

  门外很快走进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他一身白衣不染一尘,眉眼如画,肤白若雪,宛若水墨画中走出的美人。

  看得苏休思一呆,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他站上讲台,薄唇一动:“从今日开始便由我来教你们国学。”

  底下女学生们都呆住了,这新来的夫子面容丰神俊朗,风度翩翩,真真是个难得的美男子啊。

【短篇小说】南.初思梓颜

(一)青梅竹马少年郎,修行未满恋海棠 当你向我走近的那一刻,我便知晓,青梅竹马不过是年少荒唐,终究尘埃落定化作柳絮飘扬十七岁的雨季,不同于平常,淅淅沥沥的雨,还伴着抚暖的风和金色尘埃下的,他与她南初宸骨节分明的手,此刻正持着为颜兮遮雨的浅蓝色的伞,他记得,这是他最喜欢的海洋和天空的颜色,像她的外表一样静美的颜色雨还下着,两人却一直保持着南初宸撑伞,颜兮在伞中背对他面向大海的姿势。他们静静地,...

最好的爱情,大概是做回自己

这几天舍友异常兴奋与活泼,经常笑容满面,还不住的往图书馆跑,整个人都变得明媚了许多。不再像是一个月以前愁容满面,解药难寻,如找不到方向的孤魂模样。 我还记得我和她刚认识有一个月的时候,某天早上,她突然躺在床上,低声说:“我梦见他了。” “他是谁?”我好奇的问了一句。 沉默了有两分钟,就在我以为她不会开口时,她跟我讲诉了他的故事。 无非是高中时候的男同学,两人一起上下学,一起吃饭,讲很多故事,...

为什么这种人遭人轻视?

作者:雅灵 朋友跟我讲了一件事,那次她所教的班级毕业了,照毕业照。 这本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可是拿到照片时她才发现她的一个同事是站着照的,其他同事都是坐着照的。 朋友就纳闷了,问她同事,为什么你站着啊? 跟学生站一排,这未免有点那个吧? 她同事说,当时没有凳子了。 没有凳子不可以端来一张吗? 而且关键是有一个以前教这个班的老师还坐着,而她是现在在教的却站着。 她同事说,算了,站着跟坐着都是照...

小说 花落

花开自有花落时,花落何时复花开? 她爱他,他也爱她。 然而,生在帝王家,又有何自由可言? 他和她,注定彼此间要有伤害。 ——前记 角色:爱新觉罗·弘历、辉发那拉·青珍 1. “娘娘,时候不早了,您早些休息吧。” 此时,在光彩壮丽的坤宁宫中,一女子正孤身坐在梳妆台前,神色黯然,她,便是当今皇上的皇后——辉发那拉·青珍。 青珍十七岁时,便如愿嫁与了那人,那个让她爱了一辈子,却也葬送了一辈子的人—...

那个强吻过你的男生,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1、 姚美菁很妖。 我认识她那会,正当十八,翘臀腰纤,柳眉大眼。家里有着花不完的钱,还有一对为了让钱一直花不完而忙得没日没夜的父母。 当所有女同学们都灌在肥大的校服里时,她穿紧身皮衣,超短裙,脚踩细高跟,课间总是叼着一根女士烟,用她假装看透红尘的眼神扫描来来往往的少年。这种离经叛道惹得女同学们纷纷嫉恨。恨是因为无法模仿,一是大家都没有这么多钱,姚美玲的衣着装备都从国外买回来,价格不菲,随便一...

异世界见闻录 之蚂蚁人国的控诉

这是我不久前刚刚看见过的事,说起来,连我自己都分不清看见的是我,还是别人。 事情是这样的。 当我还拥有棕褐色头发,卷曲刘海的时候,我特别喜欢新奇的世界,一片不曾见过的树叶,一朵不知名的野花,看起来有点不一样的广袤土地,都令我浮想联翩,想一探究竟。 那天,我刚好拿着我笨重的单反,悠哉的走走停停,想着捕捉一些好玩的画面。四周都是层次分明的绿色,土地也是刚下过雨才干涸般的新鲜味,光线和空气都是那么...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