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街杀人事件

2018-02-10 23:38:09作者:张大怪

周一上午九点,着一袭红大衣的李小青拜访了滏阳大楼22层的林川私人侦探公司。她此次来访,是希望林川能够帮她丈夫摆脱冤狱。虽然他们俩一直在同一座城市,李小青也没有想到,再见林川时已经是六年后了。

《十三街杀人事件》by 张大怪

滏阳大楼坐落在十三街的尽头处,平日里街道上车水马龙,商业氛围浓重。这得益于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滏阳大楼的主人张开山。10年前,十三街还不成气候。张开山却在此处买下地皮,兴建了24层的滏阳大楼,一时间好不威武气概。在过去的十年间,十三街拆了重建,建了又拆,只有滏阳大楼依旧屹立不倒。

在地铁通了三路后,十三街成为鲁市的交通要塞,此间成了鼎有名的商业街。更让滏阳大楼声名大振的是,6年前滏阳大楼22层开设了一家名为林川私人侦探公司。该公司以情报侦查精准、破获案情迅速而著称,远非一般的事务所和警力所能比拟。

她直言昨晚母亲在卧室里被人谋杀,目前警方正在介入现场调查,而矛头直指到她的丈夫。“我相信自己的丈夫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你应该能够证实凶手另有其人”

“既然你来了,就是对我的信任,我也会尽最大的努力还原真相,谈钱就伤感情了。”林川严谨的脸上露出一丝的笑,毕竟他对美女永远没有抵抗力,更何况是他曾经的女神,李小青。

林川已经做了六年的私人侦探,眼下他是鲁市最具名气的私人侦探。他曾公开在媒体上说:“我们公司成立六周年以来,侦破案件无数,从来没有制造过冤假错案。他把这些归功于林川私人侦探公司多年苦心经营的结果,公司始终秉承着以人为本,以诚为本,主持社会正义的原则。”但也有一件事,林川至今还不确定自己是否后悔。如果六年前没有离开体制,他现在也许还是一名特警,或许已经和李小青在一起了,甚至他可以和私人侦探没有半毛钱关系。

“你需要我怎么协助你”,李小青的一句话打断了林川的思绪。

“哦……哦,我们可能需你带我们去一趟案发现场吗,应该还来得及吧?如果不了解是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怎么能帮到你,小青。”林川说最后两个字,感觉莫名的亲切,又那么的自然。

“好,我的车就在楼下,你随我来。”李小青走在前面说,林川跟在后面从抽屉里拿出相机,喊上助手陶磊给他带上。一行人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匆忙赶往现场。

法医检查尸体报告显示,母亲是昨晚12点左右死亡,脖子上有轻微伤痕,头部击碎是致命伤,有可能是锤子和或者铁棒击打。最后查实凶器和李小青昏迷的丈夫手中的锤子完全吻合,警方依据现有的证据,当场逮捕了万树海,万树海在醒来后却一直保持沉默。

来到现场后,李小青母亲的尸身正准备抬去市太平间,林川的助手陶磊时不时拍一下尸体,拍一下周边的环境。

进门是餐厅,走过餐厅就是主客厅,映入眼帘的是灰色厚纱布沙发搭配着玻璃茶几。茶几的正前方挂着水晶屏幕电视。上方吊着一盏大吊灯和六盏小灯,散发着昏黄的光和朝阳混合一色。

主过道右手边是厨房,里面摆放着一台冰柜,墙上挂着抽油烟机,厨房台面和厨具干净整洁,似乎能看到往昔的李小青站在厨房里做饭,依旧那么认真。

门的右手边有两间主卧室,李小青和丈夫住进门第一间,母亲住第二间。靠近对门墙角的地方,又开一扇门,只要明眼人就能看得出来是小孩子的卧室。

“昨晚你什么时候回家?你是报案的吗?”林川轻声的询问李小青。

“凌晨3点后,我才回家,发现房门是敞开着。回来后就准备睡。进卧室后,发现丈夫手上拿着锤子,沾满了鲜血,他已经昏迷过去了。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走进母亲的卧室时场面非常血腥,母亲头上全是鲜血,我当时就报警了。”说这话时,李小青依旧惊魂未定,红肿着的眼睛里泪水已经流淌过多少次了。

李小青的丈夫万树海,在警察抵达现场后,依旧处于昏迷状态。法医在万树海的血液中检测到安眠药成分,同在李小青的母亲身体里也检查到了。也就是说,他们昨晚都被服用了安眠药。

“小青,能联系到昨晚你丈夫喝酒的几个兄弟吗?我想从他们那里了解一些昨晚的情况。”

林川似乎也不认为万树海就是杀人凶手,虽然警方已经拘捕了万树海。

“应该可以吧,我试着电话联系他们。”三个人李小青逐个打电话,可是那边始终没有人接听。

“知道他们住在哪儿吗?你把他们的姓名,告诉陶磊,他会安排人去查的。”林川说。

林川突然想起有小儿卧室,发问:“你们家小孩呢,怎么没有见在家里?”

李小青丝毫不敢隐瞒林川。“儿子病了,正在住院,昨晚一直在医院照顾他三点多才回来。”林川再也没有继续追问。

“你去医院之前,你在哪儿呢?”林川沉默了一段时间后再问。

对于林川突如其来的问题,李小青似乎也有一些错愕的说:“和丈夫一直在家待在。”

“你的母亲呢?她当时在干嘛,”林川继续追问。

“她一直在正厅看电视,听戏曲。我也陪她看了一会儿。后来她说累了就去睡觉了。”李小青回答。

眼下,一天的舟车劳顿后,案件丝毫没有进展。万树海的三个兄弟如果一直藏匿起来,整个案件将会毫无进展。

回办公室,林川想暂时放下案件,便他对陶磊说:“代我去医院走一趟,去看看李小青的孩子怎么样,尽量搞清楚是什么病。”

亲人间的伤害,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窗外,夜空,一轮皎洁的圆月高悬。看着它的温润,看着它透出如水的光,也看着云层堆叠着慢慢向它涌起。 渐渐的云层将洁月隐没,一道闪电划过,又一道闪电划过,突然下起雨来。现在的天气预报越来越准了,下午发布了雷雨黄色预警,这会子果真就大雨倾盆了。 阿雅临窗而立,雨水透过纱窗打湿了她的衣衫。她木然不动,一阵风猛然吹过,雨点竟又打在她的脸上。她用右手抹一把脸,将左手抬起,多半杯白酒,一饮而尽。这是她自斟...

头七,姥姥回来了!

打从我记事起,直到姥姥去世,姥姥的样子似乎就没有什么变化,被生活镌刻的皱纹堆积在不大的瓜子脸上,长年抽旱烟使姥姥的嘴唇呈黑紫色,身旁总放着一个大旱烟盒子。 姥姥住在一个四面都是山的小村子里,虽然偏又远,但好在环境清幽,小时候的我很喜欢去姥姥家住。姥姥一生育有九个子女,妈妈是最小的一个,也是姥姥最疼爱的。姥姥住的村子交通不是很方便,所以一年到头我们也就年节能回来两三次。 而每次我看到姥姥,她脸...

你观察过父母逐渐老去的容颜吗?

那天,跟母亲吵过架后,看着母亲的面容,不禁眼眶一湿,掺杂着几根白色的发丝,眼角的皱纹也越发的明显,本就矮小的身躯显得更加瘦弱,不知不觉中,岁月流逝中,原来父母都已经老了…… 龙应台在《目送》中这样写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原来读到这样...

《快乐是一种罪恶》

(一) 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失败者,为什么别人都可以顺顺利利读完大学?而我却偏偏要退学呢? 起初我把原因归于专业:如果读的是英语专业,那一定可以混毕业,也许还可以交到女朋友。如果不是英语专业,汉语言文学也行啊,或者工商管理,或者教育学,实在不行,转到马克思主义学院,混个大学文凭也行啊,可结果呢,却是连大学文凭也没有。 那一年我很冲动,呸!要大学文凭作甚?没有文凭一样可以找到工作。拿到退...

这辈子,老娘收拾的就是你!

看着眼前温柔照顾孩子,并不时帮我夹菜的男人,身边人纷纷感叹:“胜男,你真是好命啊!这好的男人哪找啊……” 听着大家的夸赞,我再一次无语望天,要是让这群老娘们儿知道以前老公的事情,估计就不会这么说了。 会怎么说呢?浪子回头金不换?估计吧!毕竟这两年听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了…… 1 我叫王胜男!今年三十二岁,上面有个姐姐,下面有个弟弟,中不溜的我永远是被忽视最多的。 在我这个年龄,村子里家家几乎都...

这座城市风很大|大到我找不到一个家

我在哈尔滨,一座风大雾霾也大的城市。 早上七点的公交上人满为患,拎着包子豆浆挤在车上,看着有空座赶紧去抓紧吃了早餐。 晚上八点半,我一个人走在回学校的路上,有时候嘲笑自己你个单身狗,有时候又觉得好像还不如狗,带上耳机想着自己的故事。 这座城市风好大,大到我找不到一个家。 01. 喜欢听毛不易的《像我这样的人》,心情不好的时候想听,心情好的时候也在听。可能像我这样平凡的人,会孤独的过一生吧。二...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