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姑娘,她死在北方(5)

2018-02-03 15:38:08作者:江蓠子

《我爱的姑娘,她死在北方》by 江蓠子

如果真的有如果,我愿她一直在南方生活。

如果真的有如果,我宁愿她不曾见过我。

如果快乐太难,我想让她平安。

朱砂劫(上)

文/凉亦歌 明万历年间,风盗四起,一时武林骚乱,腌臜鸟雀惊枝。 堂有六扇之地,覆立于飒飒之林,中不见人,然,似有凉意袭涌,闻之抖栗。 1. “浣娘姐姐,当日之时,正是后山的梨叶繁茂之季,可携竹篮同采撷。” 是日无风无雨,阳光普照大地,窸窸窣窣地喷薄在夏日的万钟山,泛起一片安宁祥和的美感。 桃儿衣着方巾圆领的淡色长裙,站在草舍的栅栏门前,碧波悠悠地荡漾在眉眼,一派静好。 “来了。” 不见人面,...

就坡下驴,换来真正的师道尊严

“龙老师,苏波交给你处理”吕老师怒气冲冲地在办公室门口喊道。我正在做课件,从电脑上抬起头,惊异地看向门口。瘦高的吕老师半推半拉把苏波带进办公室,他激动得满脸通红,愤愤地说着:“他课堂上跟同桌讲话,招呼他不听。批评他,还顶嘴,他说讲几句话怎么啦。简直太没得学生样子了。”说着又把苏波推了一把。 苏波身材瘦小,面对高大的吕老师,他没有一点畏惧,反而回转身,瞪圆了双眼仰头面对着吕老师,双手握成了拳头...

出轨后,我才相信平平淡淡才是真

文/临溪为砚 爱情如果不落实到吃饭,穿衣,数钱,睡觉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中去,是不容易长久的。 ——题记 1. 临下班之前,严青收到大学老友老胡的一条短信:同学聚会定在今晚九点,在泰裕酒店。 开车回家的路上,严青故意将车窗摇了下来,冷风暖气碰撞之下,有一种令人清醒的作用力。一转眼,毕业十年了,真是韶光易逝,容颜易老啊! 老胡在短信上,特地交代了可以带家属,以往严青每天都是8点以后到家,今天为了...

那个开始实习的小女孩

“11月份我就要开始实习了。真是不想啊!!!”手机上赫然跳出这句话。我打开扣扣,是我高中室友给我发的。 她叫小值,说实在的,她真的和名字一样,小小的。你说她个子矮小啊,那也是真的,你说她头小小的,那还是真的。你说她眼睛小,好吧!虽然她是双眼皮,还是个小眼睛啊。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小,小个子,小个子。小小的个子。可我觉得,她高中的时候不小,她的心胸很宽阔。 高中的时候,小植的QQ名...

死里逃生后 奶奶从此变了一个人

奶奶,在人们的心目中,该是一个多么慈爱的字眼,可是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却是冰冷,蛮横的象征,重男轻女的奶奶不待见的我们这几个丫头片子,对于我们娘几个她是横看竖看不顺眼,从来没有给过我们一个笑脸。 在母凭子贵的农村,母亲一连生了我们姐妹三后,受够了奶奶和她那些孝子贤媳的白眼,偏偏母亲倔强好强,不肯向他们低头,后来分家,母亲又偏偏通过抓阉的办法抓到了他们觊觎已久的老宅,从而将自己置于遭人嫉妒恨的境...

你还记得我吗,曾经给你拔过罐

♥ 陪伴第372天 第127篇原创文章 早上醒来看到有人凌晨两点多给我发了几句语音,迷迷糊糊点开语音,听他跟我说了什么。 “小莫莉,你还记得我吗?曾经给你拔过罐。” “不管你记不记得,反正曾经啊,我们相遇过。” “我有看你的朋友圈,还有你的公众号。你的奇遇和人生观我都能看到。”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一切吗?应该不记得了,是不是?” 我加好友都有备注的习惯,我给他备注了济南,我们曾经有过一面...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