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姑娘,她死在北方

2018-02-03 15:38:08作者:江蓠子

《我爱的姑娘,她死在北方》by 江蓠子

如果是那种觉得你很好,值得依赖和信任的感觉的话,那应该是。如果是那种想和你一起走完这辈子的喜欢,那大概不是。

后来,北方的天空上洒满了乌云,稀稀拉拉,哪里都是。

-1-

2006年冬天,华北的街道上结了层冰。那层冰很薄,轻轻一踩就会碎掉,下面的积水便会溢出来把那廉价的鞋子弄湿。这种事我经常做,一个人散步的时候会做,一个人发呆的时候也是。

冰片碎裂的声音总会给人带来快感。就像记忆里所有的骨头断裂了一样,白得嚇人,裂掉了也痛快。

在一个狭窄的巷子尽头,有一座两层的小楼,那小楼后面有一排墙皮往下掉的危房,我就住在那里面。我租的是五楼,最高层,因为价格低。

那条巷子里是热闹的,有传说中闹鬼的理发店,秃头老爷卖的煎饼果子,一家夫妇开的彩票店,还有一些水果商贩和偶尔蹲在石头上的妓女。

他们各有各的职业,但我没有。我中专毕业以后就到市里了,平时无非写稿投稿,运气好的话,稿费养活自己绰绰有余,运气不好的话,每天啃泡面总是过得下去的。

有一天晚上,QQ上一个妹子问我,吃没吃过山东烧饼。我说,没吃过。然后那个妹子直接拉黑了我,我也退出了QQ。那时候我就觉得,似乎没吃过山东烧饼是我的错,小时候听人说山东也只有个烧饼能有些名气,但我连这烧饼也没吃过。

大概是那之后三四天,巷子里便新开张了家店铺,上面写着“山东烧饼”。

那天小雪,天还没彻底发亮,我戴着围巾出了门,打算买个煎饼果子吃。但隔着老远就看见巷子里的火光,我走近了,才发现那是家烧饼店。

“妹子,这烧饼怎么卖啊?”我摸了摸兜里的零钱,想买来尝尝。

“周村的还是兖州的?”

做烧饼的姑娘头也没抬。

“啥玩意?”

“要周村烧饼还是兖州烧饼啊。”她依旧低着头忙活手里的芝麻。

我不知道那两个有什么区别。

“每样来一个吧。”我尽量表现出明白的样子,以掩饰作为一个十八流写手的愚笨。

“就一个?那好吧,一共八块。”她扶了扶头顶的帽子,说,“对了,兖州不加肉吧。”

我没听清,就“嗯”了一声。

天逐渐亮了起来,但还有些昏暗,我呼出的气在空中凝结成雾一般的模样,眼前的烧饼摊还依旧发着光亮。

“给。”

我抬起头打算从兜里拿钱,却一下子恍了神。卖烧饼的姑娘和我目光碰撞,在半明半暗的空气之中,我看到她清澈而忧郁的眼睛。

我记不得我是怎么从巷子里走到一楼的,我也记不得我是怎么从一楼走到五楼的。

-2-

那是我第一次吃到烧饼,有一个很脆,有一个很软。

午夜梦回时候,偶尔会梦到灰暗而飘雪的巷子,里面有依稀的火光和芝麻熟了的香味,也有那个神情忧郁的姑娘。她手法娴熟地揉搓那些面团,齐肩的短发显得利落。

那之后,我的早饭就从八块钱不加火腿的煎饼果子变成了八块钱的烧饼。偶尔晚上一个人闲着散步的时候,也能在巷子里看到那个姑娘。

有一次,我上前搭了讪。

我问她,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关张啊。

她说,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多赚点钱。

她说话的语气很平淡,就像华北冬季那层薄冰下面的积水一样。

“听口音,你不是这里人?”

踮起脚尖,能否拥抱你

文|云晞 2018/02/03 周六 晴 ① 华灯初上,广场上人群攒动。 林念拉紧肩上的背包,从人群中钻出去。自单肩包里搜出耳机,塞进耳朵,林念漫无目的地往广场的东北边走去。 人群,喧闹,整个霓虹闪烁的广场都与林念渐行渐远,一点点在她身后变得模糊。 人行道上,林念左脚跳起,右脚着地,一深一浅在跳着。小时候这种游戏她经常玩。和小伙伴们玩,自己玩,和哥哥玩。但长大后,童年的乐趣都被时间与成长共同...

我爱的姑娘,她死在北方

后来,北方的天空上洒满了乌云,稀稀拉拉,哪里都是。 -1- 2006年冬天,华北的街道上结了层冰。那层冰很薄,轻轻一踩就会碎掉,下面的积水便会溢出来把那廉价的鞋子弄湿。这种事我经常做,一个人散步的时候会做,一个人发呆的时候也是。 冰片碎裂的声音总会给人带来快感。就像记忆里所有的骨头断裂了一样,白得嚇人,裂掉了也痛快。 在一个狭窄的巷子尽头,有一座两层的小楼,那小楼后面有一排墙皮往下掉的危房,...

我爱你,但我要去相亲了

1、 安晴在大学室友的眼里是个很奇怪的女孩子。 她很漂亮,头发像海藻一样浓密,眼睛里好像有星星,当她眨着眼睛看着你的时候,就是她想要天上的月亮你也会为她摘下来。 四年来安晴的追求者都能组建好几个足球队了。每次有人对安晴表白,安晴总笑笑说谢谢你,但是我有男朋友。 可是谁都没有见过安晴的男朋友,安晴的男朋友从没来找过她。 安晴说她的男票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念书。 但室友觉得不对,从没见过安晴的男朋友...

曾经爱过你,不留空欢喜

默默喜欢一个人,究竟是怎样的感受?就像普希金这首《我曾经爱过你》里面所说的那样: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从少女情怀开始,无数次这样惦记、挂念、在意过的某个人的一举一动,到最后独自品尝着“不得,我命”的悲伤,但依然感激,这轰轰烈烈的曾经,不是一场空欢喜。 一 17岁,我不敢告诉你 喜欢他的时候我17岁,他比我小一岁,却是班里的班长。我们在入学军训的时候就一起主持了迎新晚会,我佩服他...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文/北有昔年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 《一直很安静》 01. 2005年,《仙剑奇侠传1》在深圳卫视热播,每天放学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八点半早早的等在电视旁追剧。 小时候觉得灵儿是全世界最美的人,她和逍遥哥哥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林月如就如每部电视中必然存在的大坏蛋一样,明明知道逍遥哥哥不喜欢她,却还一直缠...

故人重逢,才是最尴尬的事情

前几天和小二逛街,逛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就在我俩警惕对方并且已经做好了逃跑准备的时候,对方笑眯眯地开口,好久不见啊小二。 我看着小二,小二看着男生,一分钟以后,小二恍然大悟地说道,小林? 据小二所说,小林是她的高中同学,高中时候属于关系很好甚至略带点暧昧的那种,后来大学去了不同的城市渐渐也就疏远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嘛,就算再好如果不联络,时间久了也会变成白开水一样泛不起任何波...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