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毁了我的生活

2017-12-15 23:54:08作者:天际未明

在各个贴吧和QQ群里,你能看到无数个关于网络贷款的心碎故事,也能看到无数篇预防心碎的攻略,这些都不是凭空产生的。

《网贷,毁了我的生活》by 天际未明

近些年来,网络借贷平台在市面上全面开花,无抵押、高利率、高风险的特点让不少人对此敬而远之,部分平台存在利率畸高、无风险控制、暴力催债等问题,严重扰乱金融秩序,影响市场稳定。社会上不少缺乏自制力的人就此深陷其中,甚至毁了自己原本的生活。

  我叫阿杰(化名),今年25岁,正值青年,在很多00后的眼里,我们这种90后已经老了。当然这几年我也确实有点显老,因为我时刻都要操心与隐瞒着一大堆还不清的涨!

没有人知道我是一个现金贷狂人,如果你对现金贷不甚了解,可以用以下关键词搜索下新闻:裸贷、大学生、现金贷、信用额、消费贷、互联网金融,你能看到很多新闻和故事,也会了解这个行业。

据说全国至少有1000万人是现金贷的用户,我是其中之一。多数用户都是欠了一屁股债,生活被毁掉。

《网贷,毁了我的生活》by 天际未明

  我是2015年开始尝试现金贷的,当时因为认识了一位做网店的大咖,看见了他的日子是如何的潇洒,所以盲目跟风,辞了职,一股脑的干了起来。结果砸了大把的钱,却没什么起色,导致生活上出现了一些困难,靠刷信用卡度日,逼不得已,我又重新返回做起了老本行。因为脸皮薄,就没好意思返回之前那家公司做,令找了一家公司。谁知道这家公司也正在走下坡路,我做满了两个月(新员工入职,押一个月工资)还不见发工资,第一个月没发工资时我已经厚着脸皮给朋友借了几千来还了,这次实在不好意思再去借了。就在这时候我把注意打到了以贷还贷上,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很多人口头相传的以贷还贷是多么愚蠢的决定!八成以上借贷悲剧都是源于拆东墙补西墙,我差点也沦陷。

我以前一直所在的公司没什么名气,大一点的平台上审核是无法通过的,只有通过网贷才能批下来,与大平台机构不同的是,大多数现金贷 app 审核宽松,下款速度惊人,同时,利息与被冠以服务费的各项附加手续费也高得离谱。当我发现的时候我已经刹不住车了

《网贷,毁了我的生活》by 天际未明

以我混迹现金贷两年的经验来说,只要你手里要有欠款额的30%的现金,那拆东墙补西墙差不多就是一种游戏了。

不过游戏的筹码会变得越来越大,你的现金储备未必跟得上,所以要及时把总欠款额拉低,以保证你能应对一些突发情况,否则,一个欠款缺口会形成多米诺效应,引发几何式塌陷。相反,就是所谓的“良性循环”。

举个例子来说,如果我有16000元贷款要还时,我手里至少要有5000块钱现金。先还一个5000以内接近5000的款项,比如借贷3500,还款3800这种。

还完之后提额到4000,取现,此时手里会有5200元现金,然后以此类推,以越来越大的本金去还与本金相近的欠款,还完再次迅速提额套现,最后还长期借贷部分,如果最后还进借出部分持平,那就是一次完美的操作,借贷额度与信用都在增加,每次还款只需要一点耐心,将这些过程重新操作一遍。

  我曾在贴吧里看到有人炫操作,在短短的半小时之内,从四家现金贷口子申请并到账一万多元,并称之为“发工资”了 ——不过这种人都是不打算还的,他们被统称为老赖,这种行为叫“撸口子”。

我看不上这些撸口子的老赖,因为他们增加了我的借贷风险。每个机构都有可接受的坏账率,如果这个底线经常被冲击,那随后借贷的门槛会变高,这对所有人都没好处。

现在,各个机构应对坏账风险的手段是高利率,高利率都是由我们这些还款者承担的,对老赖造不成任何影响。换言之,是我们在承担老赖给机构带来的损失。

已经在美国上市的趣店 CEO 曾公开表示:“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就这样。” 这个观点当时引发了巨大的讨论,先不说他们年化率和坏账率都是多少,至少这个观点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老赖的气焰。

然而你不要傻到相信各种机构会真的愿意放弃追债,在各个贴吧和QQ群里,你能看到无数个心碎的故事,也能看到无数篇预防心碎的攻略,这些都不是凭空产生的。

我是今年才开始混迹贴吧和 QQ 群的,虽然我不愿成为老赖,但总要事先预备一些应对措施,以及心理建设。

按理说,随着我入职的时间越久,工资也是稳步提升的,再加上我以前就是熟手了,只不过刚入职没得到认可而已。一个月就那么千多块的利息还不至于玩转不下去,事实也确实是这样,我一直以来因为害怕逾期,保持了极好的信用,导致越来越多的平台误以为我有还款能力,对我敞开了大门。但是有一段时间我没任何逾期的情况下,被停贷了好几家,仔细一想可能是因为借的太多了,被风控检测到了,所以断了贷。这个时候我还差着4万多,有1万多是还进去借不出来的。虽然我的自尊心一直阻止着我求人,但特殊时期特殊对待,我翻起通讯录给朋友都打了一遍电话,借了2万多,把窟窿堵上了一些,但剩下的一万多却让我陷入了绝境。我不想再这样在泥潭里挣扎下去了,我想着就1万多,勒紧裤腰带三个月还清了,可我忘记了这是网贷,不是给朋友借的,逾期一天打20多个电话催,两天开始骂人,三天爆通讯录。滞纳金也是一天高过一天,很快家里人,朋友,公司同事全知道了我借了网贷。

《网贷,毁了我的生活》by 天际未明

家里人明白事情的重要性后是一个礼拜后了,就一个礼拜几个平台的滞纳金加起来就涨了2000左右,最后是家里人出手帮我摆平了这事。

后记:

如果在我借信用卡钱的时候,我肯放下我那所谓的自尊,我只差几千,如果我不去借网贷,我信用卡逾期一个月也就还上了。。。

思绪流转,朗朗的读书声逐渐安静,黑板前老师讲到,做大事者先从小事做起,不扫一屋,何以扫天下!

你我的星期五

咳咳咳......一阵一阵猛烈的咳嗽声划破夜晚的宁静。“你感冒了?”雨笙一边关心得细问一边用手探摸徐鹏的额头。徐鹏在咳嗽停息的间隙微弱得回答:“估计是吧。”雨笙抬起手缓缓把徐鹏的头靠在自己纤细的肩上:“昨天下午下了场滂沱大雨,说好了我带伞去你公司楼下接你,后来又不让去,结果感冒了。”徐鹏微微抬起头看她美丽的侧脸,接着轻笑一声:“怕你去了淋雨。”雨笙听到这话,心头猛的一颤。他从来都是把...

挣扎至今,我还是没有嫁给爱情

下午在西西弗书店,读葛婉仪的《我亦飘零久》,读至深情之处,竟胸闷的无法呼吸,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泛出,若不是左右都坐着正在阅读的陌生人,我实在想伏案嗷嚎大哭一场,以使这心中郁结,倾泻而出。 1 谢先生,离我们最后一次相见,已经过去31个月了。 可为什么,时间并没有冲淡关于你的回忆,为什么我每次不经意间走去我们曾一起停留过的地方时,我还是会难过的不能自己。 那条在冬日里缓缓流动的河流,那张被桂树围...

【志怪故事】蜈蚣精

浮云山有座山神庙,很是灵验,庙中香火鼎盛,每日前来焚香祈愿之人络绎不绝,然山脚下的村人却对此庙又敬又怕,因为庙中山神是非不分,凡是焚上一炷香,无论许下何等丧尽天良的愿望都会应验,哪怕是杀人放火也是如此。 单说山脚下有个叫吴子良的人,是个孝子,老母患病三年,他一直在床榻前悉心照料,然母亲的病越发严重,已是无药可治,吴子良本来对鬼神敬而远之,然现在无奈之下,也只得去尝试一下,决定去山神庙中祈愿,...

5000元“维权”故事

今天我在简书上看到一篇有关“维权”的文章,我不禁想起我买房的维权故事。 2012年10月6日我通过“仟驰房产”定下了现在的这套房子,并与中介、卖家签订了“居间协议”:房价57万,预交20000元定金,中介费+按揭服务费2.5个点(共计14250元)。当时中介的业务员向我承诺银行贷款利率打9折。 之后便是漫长的等待,期间我打过几次电话询问中介经办人员进展情况,得到的答复永远是正在进行中,让我安...

奔向逃亡的猪

文 / 文明一半 远远的车灯晃了一下站台上等车的人群,人群开始拥蹙着往站台口的方向移动。 已经是晚上十点三十分了,这是最后一班公交车,如果赶不上,很多人可能就要在寒风中考虑别的办法回家了,当然,通过人群中大多数人脸上紧张的表情和他们搓动着的刚从口袋里掏出的手也能看出,他们已经做好了无论如何都要挤上车的准备。 车缓缓的驶近了,老远的一股恶臭飘了过来,被扎脸的风一吹,一瞬间就塞满了整个人...

男朋友车祸后

张兰从三个月前就开始莫名其妙地厌食,等到她160多斤的体重迅速消瘦到100斤时,张母发现女儿的不对劲便带着她去了医院。 张兰拖着弱不禁风的身子在医生的折腾下,被查出来胃癌早期,她听了后顿感天旋地转,等再次醒来时,丈夫陆海正坐在病床前陪她。 张兰看到病房里除了陆海还有个身材火辣的女人,穿着件白衬衫,衬的本就丰满的胸更加摇摇欲坠,下面的超短裤更是包裹着一双笔直纤细的腿,搭配着白色的帆布鞋,怎么看...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