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时间都与你无关

2017-11-27 23:13:57作者:惜迟

《后来时间都与你无关》by 惜迟

林想想今年冬天特别喜欢绿色,茶杯,衣服,袜子……都会有一样东西让你感受到新生的力量。出去逛街,朋友看见她一身“绿”,乌鸦嘴似说道:希望你有一天别被“绿”。她佯装愤怒她的玩笑话,又大声地为男朋友反驳:“方晏才不是这种人呢!而且我们年前就要结婚了,你别乌鸦嘴!”也不知道是不是朋友的话引起了她的警觉,想起来,他已经出差三天了,期间无任何电话信息。她禁不住那颗疑问的心,急匆匆地和朋友告别,以“家中有事”的理由离现场。

一路上,她连续发了几条微信给他:

在上班吗?忙不忙?

休息的时候回个电话给我吧!

方晏,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想你了。

下午两点多的地铁站,人流依旧嘲杂拥挤。年轻的女孩脸上已经围了厚厚的围巾,只是脚踝处依旧像夏天的时候袒露在外面,相比之下,身旁的老人显得尤其臃肿,军绿色的厚重大衣,黑色毛绒的帽子,走起路来脚步沉重,鼻头和脸都被冻得通红一片。四面袭击的疾风刮地玻璃沙沙作响。她忍不住搂紧身上的棉衣,不让寒气有机可乘。她想,要是方晏在就好了,他的手在冬天里就像个暖炉,把她的手包在手心里,温暖踏实。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坐上地铁,已经没有空余的位置留给她了。她很识相地靠在一根蓝色的扶手旁,右手圈起,另外一只手打开手机。还是没有任何提醒,她自我安慰,这时候他一定是在忙。不知道他有没有正常吃饭,胃炎有没有再犯。

整个车程二十分钟,不是太长,只不过下了车要走二十分钟的路才能到家。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走这一段路,道路两旁的商店都已经烂熟于心,虽然她才住进来不过两个月。

这是方晏在姜城买的婚房,没有双方父母的帮助,一个人付完全款。房产证上写的是林想想的名字。她曾问他,为什么要写她的名字?不怕她哪一天卖了坑他吗?他犹豫了一会才说,连人带房都是你的,还怕这些干嘛?她一直知道,他一向喜欢用实际行动证明,小男生逗小女孩的把戏他从来未做过。

婚房的布置都是林想想梦里梦见过的。客厅要有个超大的电视机和柔软的沙发,能够在休息的时候看一部感天动地的电影,电影院的画面感,她不用去在意外人的眼光,可以在他的怀抱里找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来;厨房里要有一个烤箱,她喜欢烹饪,虽然现在还是会把面包烤焦,但她会努力地照顾好他的胃;卧室里一定是张一米八的大床,足够让她在周末的早晨慵懒地睡到中午,她的生物钟已经习惯在七点醒了……

“滴滴”手机上传来接听电话的声音,是期待已久的那个人,她接起来的声音有点发抖:“喂?方晏?”

“嗯,想想……”他的声音欲言又止。

“怎么了?”

“我们的婚事取消吧!我会跟家里人交代的。”他的话语甚至藏了坚定的语气。

林想想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她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这回,他没有半点犹豫:“我不能跟你结婚了。抱歉,想想。”

她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问问他为什么,可是下一秒,电话已经挂断了,他甚至没有给她一个理由。

眼泪在一瞬间溢满脸庞,他的语气坚定到无法反驳,她知道,他们无法再生活下去了。整个房间的灯,闪烁着耀眼的光,好像在嘲笑她,怎么把这段感情经营成这样?

她知道堂姐林媛媛谈恋爱的时候,她在远方的临市读书。表姐会和她讲她的男朋友怎么怎么温柔,声音能够与配音大神一较高下,他会在人山人海的街道牵着她的手……视频里,她的幸福感周遭都能感应到,她从小羡慕她,秀外慧中,能言善道,长辈们被哄得服服帖帖,不像她,内向闷不吭声,几个大人开玩笑说,想想没有姐姐那么机灵啊!她有时候会嫉妒,闹气脾气来几天不理她。小孩子又忘性大,过了几天又玩到一起了。在他和林媛媛分手前,她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三个月。直到有一天,他来到临市,从第一眼见到她,到他提出结婚,她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带她走出那个穷乡僻壤,支助她上最喜欢的学校,协助她如何处理好兴趣和专业的统一……他像一束出现在她周边的阳光,一颗心全部沦陷了。为此,她半分也不曾犹豫,他说娶,她便嫁。不问缘由。

她甚至从未问过他,以前有没有谈过恋爱?她怕他回答是,她的心里会泛酸,可是说不是,她又不相信,他是那么美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只有过一段恋情呢?

他们的喜帖发送到各个亲戚家,也包括,在日本留学的表姐那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月前一向以学业为重的她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她来找过林想想,只是谈话的内容在当时的林想想的印象里有些八卦。

“想想,你有没有问过方晏以前有没有过女朋友啊?”

“没有啊,我觉得肯定有。但我不会问,我猜他也不会喜欢我问。”

“那你们怎么在一起的呢?”

“喜欢喽!”

“想想啊,你记不记得小时候大人们常常说,姐妹几个,我跟你最像?”

“当然记得,我当时可讨厌跟你长那么像呢!”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01 何曼的婚礼上,我们大学同学在北京的大酒店聚在一桌,讨论着当年的风花雪月和如今的面试求职。 只有林皓在一旁默不出声,怔怔地望着屏幕上跳转的照片,我看到用胳膊碰了他一下“咋的,还惦记呢?” 听我说完,他忙收回了目光,开始挨个敬同学们。 刚刚喝两杯,台上司仪的声音吸引了我们的目光,在他的强势开场后,新人在大家的掌声中缓缓出场。 何曼一袭白婚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想拍照,却看到旁边的林皓...

抹不去的重男轻女,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

文|码字工匠 01 我住的地方,往左走100米有所小学,往右走150米左右有所中学,中学旁边挨着一所幼儿园。 我习惯早起,也就有了慢慢享用早餐的时间,不必拎着包子油条豆浆,去赶公交赶地铁。我可以每天早上在楼下的早茶店吃一笼虾饺,喝碗南瓜粥,或是小米粥。 每天早上,早茶店的人很多,这些人当中多数都是学生。年纪小点的,由父母或是爷爷奶奶陪着吃早餐,年纪大点的,自己单独来吃。每天被一群学生围着吃早...

大宋十九:吕端大事不糊涂

寇准少年得志,刚烈敢为;而吕端晚年方贵,宽厚寡言;性格相反,却同样受到太宗的赏识青睐。同为宋初名相。 吕端,因为家传世代为官,所以靠父辈的恩荫,很年轻也就为官了。这时候宋朝还没建立呢。太宗朝初年,他是太宗弟弟秦王廷美的属官。可是廷美不是被太宗迫害死了么,那作为属官的吕端也是跟着一贬再贬,差点就回不来了。 后来吕端又做了太宗次子许王元僖的属官,本来元佐发疯被废后,元僖作为太宗...

因为穷 所以就得拿你当祖宗供?

因为穷,所以就得拿你当祖宗供? 白天到西单办事,准备回家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进入地铁站时,已经在候车的两位美女引起了我的注意,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两个人约莫二十多岁,打扮穿着都很时尚。一个170多的个头,穿着一身粉色大衣,嫩黄色的短裙,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筒靴,直黑的头发披在肩上,高挑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另一个显得有些瘦小,一身黑色的羽绒服包裹着,脚上的高跟鞋给人感觉像是踩高跷,酒红色的大波浪...

我的乡音故事

我是个没出息的人,古人说的读万卷书自然只是一生的梦想,就是行万里路,在陆海空交通如此发达的今天,也迟迟未能实现。在有些人看来,这恐怕是古代小脚女人级别,整天只知道围着锅台转的水平了。 家在豫东平原,本是一马平川的地势,只因为经济落后,交通竟不发达。穷乡自不待言,说是僻壤也一点儿不夸张。母亲年近七旬,没坐过火车。读高中之前,我没去过县城。高中毕业之后,跟亲戚第一次坐火车到省城,出租司机一下子就...

如若有你何求江山

邓萊今年刚大学毕业,凭借着优秀毕业生的身份和极强的工作能力成为了东成的实习生。东成是中外合资的企业,主要业务是开拓中国市场,对接家西欧高端奢侈品牌的入驻。 从上千个名校毕业生中脱颖而出的邓萊内心多少是有些骄傲的,带着满腔的热情想要在东成大展拳脚打拼出自己的天下! 但是她忘了,在这变换诡谲的深水市场里,中外合资的企业水是最深的。 第一天邓萊就领会了什么叫做变态上司!秦汉霄是市场咨询部的总...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