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慕你,回忆里有一辈子的青春

2017-11-26 23:09:16作者:冯诗远

青春

我不觉得人的心智成熟是越来越宽容涵盖,什么都可以接受。相反,我觉得那应该是一个逐渐剔除的过程,知道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知道不重要的东西是什么。而后,做一个简单的人。  ------《阿甘正传》

《羡慕你,回忆里有一辈子的青春》by 冯诗远

01

昨夜,如果不是六子的电话,我根本不知道,这场雨可以下这么大。当然,也无法了解他刻骨铭心的爱情

六子是我大学宿舍里年龄最小的一个,开学时因为长相被老大叫了一声哥,此后就让我们叫他六哥。六子有北方人特有的豪气与直爽,再大的事都能笑着面对。平时只见他大大咧咧,一直到毕业我们才知道,他无所谓的气质下住着一个姑娘,一场谈了八年的恋爱。.难怪不怕得罪班里所有的女生。

02

凌晨一点半,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在电脑前码字,咖啡还有半杯,氤氲着轻薄温暖的气息。电话响了,这个时间推销员都下班了,不禁疑惑的拿起电话,看到是小六的电话,还愣了两秒钟。

“二哥,兄弟知道你还没睡,快开车出来。”

“六哥,大半夜的烧烤都关门了,你別请我了,自己吃吧。”我开玩笑的说。

“我女朋友找不到了,快帮帮我,我在你家楼下......"

见到六子后,能看出他的焦急和紧张,我发动车,他给我讲了他的故事。

03

八年来,六子每周给女友写一封信,虽然现在都微信和电子邮件了,可就因为女友喜欢把情话写在纸上,他每周一封从未间断。我不知道这对于一个半页纸检讨,都让我代写的他来说,是怎样的一种体验和感受,可真的是佩服他。

女友在四川读研,两个人就假期见见面,约会。

今晚,女友给六子发了微信,说她们不合适,她要去成都找她的幸福了。

《羡慕你,回忆里有一辈子的青春》by 冯诗远

04

雨越下越大,一路上,六子不断的跟女友发着信息,看着最要强的兄弟在身边一直掉泪,我能做的只是定速到120公里,希望尽快追上他爱的人。

突然六子转过脸来说:“哥,服务区停一下吧,你的斯柯达追不上人家的宝马,我不想活了,不能搭上你,你还要把我们的故事写进书里呢。”

本来想放首歌放松一下心情,可收音机里响起了《丢了幸福的猪》:

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所以选择退出,因为爱你 ,所以让你, 选一个更好的归宿,

我求你别再说我太残酷,谁能甘心认输,把自己的爱丢到了别处,谁能体会这撕心的苦......

05

六子哭的稀里哗啦,我下车关上车门,买了瓶水,看着眼前这瓢泼大雨,和车里抱头痛哭的朋友,好难过。我不知道如何劝慰他,我想这时候他也不需要别人的说辞,只要让他一个人,把属于自己青春的累都哭干就好了吧。

同寝四年,我们之间也早起形成默契:我懂得你难过,而不指手画脚,我陪你哭,而不急于让你变成我所期望的样子。每个人的世界都有属于自己的精彩和无奈,我们只需要欣赏自己这一路的风景,过自己的小精彩就可以了。

雨小一点了,递给了六子一瓶水,我发动车继续出发。六子说:”哥,等雨停了咱回去吧”。

冯诗远
冯诗远  作家 愿自己记录好这一生

羡慕你,回忆里有一辈子的青春

《火起凤阳》

清晨的雾气弥漫在屋舍四周,见缝插针地从窗脚门缝间渗了进来,薄雾协着尘埃上下沉浮着,使得屋内一切都变得蒙蒙绰约起来,看不仔细。透进窗的微亮天光与墙边还没褪去的阴影平分秋色,将室内点缀如一幅写意十足的太极图。 远远的传来了几声早起鸟儿的惊叫声,带走了这小室内的最后一片寂静。 "我等应何去何从,一切全听大哥调遣。" 冷不丁从黑暗中传出来一句。 定睛瞪大双眼仔细看去原来出言的是隐藏在角落里的一个男人...

有些痛,总有一天会笑着说出来(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对,故事)

她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父母离异,从小看见幼儿园门口别的小朋友的爸爸妈妈说说笑笑的把自己的宝贝接走,而自己只有母亲在外面等待,那时她还小,她不懂。 后来等她渐渐大一些,开始填写家庭表格,父亲那一栏,除了名字,她都空着,当时连电话号码都记不住的她,也不懂。 再后来,接触的多了,渐渐了解她们家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为了能让自己的宝贝能有一个健康的成长空间,她的妈妈和亲戚们都对此事闭口不...

和你谈恋爱,不只是为了让你睡我

男女之间真正的爱情,不是靠肉体或者精神所能实现的,只有彼此的精神和肉体相互融合的状态中才可能实现。 ——朱耀燮 文 | 亦安歌 1 闺蜜小艾前两天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她谈了一个男朋友,但是最近却有一些说不出来的难受,我问她为什么,她就这样说起了她的故事。 小艾认识这个男生,是因为俩人考研报的一个学校,偶然加到了同一个群里,在群里俩人时不时的聊一下天,熟了之后便私下加了好友,正式算起来,就是在这...

生而为人,成为更好的人是我们的责任

01 周末和朋友兼职扮人偶发传单,穿着笨重的衣服,拿着厚厚的传单,因为这幅打扮实在是寸步难行,只好在街边站着。 这是我一次穿着人偶服发传单,衣服很闷,压的我快喘不过气来,嗓子很干,不想说话。 我仿佛置身于一个牢笼里,手脚被束缚,得不到解放。 只要有人朝我们走来,我们就发给他们一张传单,但几乎没有人接,他们都在急匆匆的赶路,半天传单也没发出去几张。 朋友把传单递给一位先生,他不但没接,还把她推...

【妖界新神·佩恩】神罗天征!

——文/小字公子 1、 “我在哪里?是雨吗……我讨厌雨……而又怀念雨……”黑暗的森林中,冰冷的雨水淅淅沥沥的下着,像雄狮一样壮硕的狼群,望着地上六具冰冷的尸体,贪婪的口水冒着热气,像雨滴一样滴落。 尸体早已失去了温度,只是血却异常的没有凝固,仍然混在雨水中,染红了黑色的长袍,浸透了血色的云。一只首领模样的狼王舔舐着尸体手臂上渗血的黑棒,丝毫没有注意到那尸体缓缓睁开了蕴含轮回的眼睛:“神罗天征...

你好,再见!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两人分开多年后的再一次相见没想到竟是这样的。 街道上,人来人往。除了意外,也夹杂几分道不明的情绪。 在某一瞬间她突然恍了神,好像身处《半生缘》的拍摄现场,可惜她不是顾曼桢,而他也不是沈世钧。对了,两人也没有狗血的各自牵着自己的小孩,更没有影视剧里的“两眼相望竟无语凝噎”。想到这,她竟突然有点想笑。 “聊聊?”目光落下,他一如既往简单明了。 “行。”她...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