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癌症晚期病人人生终点的自白——我还不想走

2017-11-26 13:20:22作者:月亮小姐6

《一位癌症晚期病人人生终点的自白——我还不想走》by 月亮小姐6

“这次,我定然回不了家了。”

躺在这家医院四楼的病房里,我在心里无望又无奈地告诉自己。

我已经奄奄一息了,我好累啊,虚弱得连睁开眼睛都很费力,我的鼻子上套着呼吸机,我自己已经没有独立呼吸的能力了,大口地喘口气对我来说都得使出全身的力气,仿佛有千斤的重量重重地压在我的身上,甚至翻个身对我来说都是奢望。

我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我能想象得出现在的我一定是形容枯槁和面如死灰,我的胳膊和腿上也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我不记得到底有多久我不能正常的吃一顿饭了,我没有任何食欲,嗓子也难以下咽,维系我的生命的,只有通过输液管输送的冰冷的液体。

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癌症的疼痛让我分分钟都生不如死,宛如有无数把尖刀在无情地挖刺我病恹恹的肉体,又如同滚烫的热油径直浇在我的躯体上一般,我曾骨折过,但是癌症的这种疼痛却比骨折还要疼很多倍。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医生和护士急匆匆地过来抢救了我一次,我当时已经觉得死神来到了我的床前,突然袭击我,要把我连根拖走,就在我感觉到灵魂出窍的时候,医生和护士把我夺了回来。

我虽然意识已经不能完全清醒,但听到耳旁年迈的老伴焦急地呼喊我的声音,我还是挣扎着活了回来。

我不怕死,我活到六十一岁,死也值了。我是舍不得丢下老伴,我更舍不得抛下我那卧床不起在床上躺了十一年的植物人女儿。

如果我走了,她们娘俩的日子会更加艰难了。

有人说“上天是公平的,当他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我认为这句话很操蛋。

上帝有时候并不慈悲,总在你最幸福的时候夺走一切。

距离我女儿毫无征兆的成为植物人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一年,她平时身体状况都特别好,在她人生中最好的年纪时,突然有一天倒地后再也没能起来,我和老伴想尽办法,求遍了名医,尝试了各种民间偏方,均宣告无能为力。在孩子没出事之前,作为家长我们的愿望就是孩子考个好的大学,嫁个情投意合的老公,生个健康可爱的孩子,做份安安稳稳的工作,平平静静地过一辈子。

孩子出事后,我们的愿望变得特别简单,就是孩子哪怕能够坐起来,只要她能够生活自理我都心甘情愿用我几年的寿命来换取。

我和老伴日夜轮流守候在女儿身边,虽然她不能讲话,虽然她不能正常饮食,但是我们两个轮流着照顾着她,给她擦洗身体,给她像她小时候那样讲故事,用她喜欢和印象深刻的事情刺激她的记忆,这么多年过去了,收效甚微,唯一能让我欣慰的,就是孩子干干净净,没有生褥疮,虽然她已经三十岁了,连一岁孩子轻松会的喊声爸爸妈妈她都不会叫,但是,留条命在,就起码还有希望。

屋漏偏遭连夜雨,2015年12月24日,深感疲劳无力的我却被医院宣判得了晚期肺癌,生命进入了倒计时,医生预言活不过两年。我相信95%以上的人都不愿意知道自己离开人世的具体日子。那天,整个城市都下了没过脚踝的暴雪,街道两边的商场门口都在闪烁着圣诞节欢快的节奏,欢乐是他们的,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麻木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瑟瑟发抖,从头凉到脚。

《一位癌症晚期病人人生终点的自白——我还不想走》by 月亮小姐6

我不知道世界上是否真的存在上帝,为何他要在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又关上另一扇门?

我不怕死,生老病死是世间固有的规律,可是,我撒手而去后,谁来保护我的妻子和女儿?

回到家后,我躲在卫生间里嚎啕大哭了一场,我想活,我想活,能做的唯有挺身面对。

不过,偶尔半夜醒来,还是会恐惧,最恐惧的,莫过于怕通往死亡的过程会伴随很多身体的痛苦。

手术,化疗,复发......

医生的话灵验了,眼看两年期限马上要到了,我得走了。

我还不想走。

短篇 ▏灰猫折吉

正月十五一轮明月当头斜照。 小庄提着一盏红色小灯笼从家里出来,这可是自己花了整整三天在邻居老爷爷的指导下亲手做出来的,所以他格外的爱惜。村庄里已经十分的热闹,孩子们用压岁钱换来的各色各样的炮仗此时正在各个角落里响起。 小庄没有炮仗,只好早早的来到村庄前的古井边上,等在那儿,过了好一会儿,按照事先的约定,村庄里的小朋友们也都陆续汇聚而来。因为节日的缘故,亦或是明天...

一个人的退出好过三个人的纠缠

你们之间有没有爱过,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晴 文|深海梦影 -1- 梅雨时节,落雨纷纷。我离开南京,终于搬往苏州,一个让我梦寐以求多年的城市。 生在北方的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江南的模样,或是渔舟唱晚,或是烟雨迷蒙。 此刻,我站在这片土地上,有种不真实的迷惘。我打开手机,定位的确显示着"苏州"。眼前的小桥流水,拂面的月色微凉,微醺的空气都让我...

你的足迹点缀了我的人生 | 无法挽回的友情

文/鱼筱豆 01 朋友在每个人的生命中都必不可少,儿时的朋友、上学时的朋友、步入社会之后的朋友,在生命的每一个阶段,我们都会交到各种各样的朋友。有时候朋友来到你的身边,有时候朋友又会离开。 我很小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友情,怎样才算是真正的朋友,但是随着我渐渐长大,我对友情的理解越来越透彻,但奇怪的是,我的身边鲜有好朋友。 我不是一个擅长交朋友的人,就算有幸交到朋友,我也不太擅长维持友情。...

余生,我想做个写故事的人

曾经,有个小女孩,总有各种奇思妙想,总能道出各种故事来。那时候,她在上小学,学校很小,也很简陋,学生们的活动也很单一,除了在一半水泥一半泥土的操场上奔跑外,就是在教室里寻找乐子。于是,一群小伙伴开始玩起了乐此不疲的游戏——摆人,也就是用各种笔扮演人物角色,用其他学习用具作道具,然后,一个个的故事就上演了。其中,这个小女孩就是小伙伴眼中的“故事大王”,无论什么时候,她都能讲出各种新奇有趣的故...

来自小仙女的报复

我存在于世界之外三界之中,你们看不见我,但我能看清你们,并且还能透过你们的灵魂看到你们的未来。 我的存在是为了减少悲剧的发生,我依靠“美好和温暖,”这两种情感存活。 今天我成年以来第一次自己独立出任务,我一定要做好,这关系到我的颜值。(我们家族谁吸收的美好或温情最多,颜值也会随之增加。) 我以光速来到人类的世界寻找我的第一个目标人物。 一位面相肥胖的中年大叔,成了我的目标人物,为什么选择这位...

甘坑小镇故事

摄影/文 陵子 甘坑之甘者 水甜也 知道甘坑 知道甘坑小镇 还是去年朋友分享的链接 甘坑村 原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古老村庄 与观澜版画村、鹤湖新居 麻勘古村、大万世居等 一同被誉为 深圳十大客家古村落之一 悠远的故事 期待人们去解读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