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的影子

2017-11-26 07:22:06作者:丁小毛

《看不到的影子》by 丁小毛

爱讲故事的女同学

1.

在吹完18根蜡烛的那一刻,我就在心里暗语这样我可以喜欢你吗?

进入成年的标志有很多,比如宽大的校服已遮盖不住我逐渐发育成熟的身体,吃饭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控制了食量, 在镜子面前会不住的打量自己的身材,初春的萌芽也在为你悄悄的成长。

“瑶瑶咋们学校新来一个老师知道吗”米粒用她清脆却不标准的普通话兴奋的向我传达她最新的八卦。

米粒在这方面很厉害,学校无论发生什么大事小情她总是第一个知道,然后就用她的大喇叭,吧啦吧啦的向我汇报。

趴在桌子上的我根本没心情听她说这样,我的演讲稿还没竣工呢,她的碎碎念更让我心烦。

“我知道了别烦我了”我头都没抬淡淡说了一句,米粒低声嘀咕着“切,下次再也不和你分享我的独家新闻了”。

她每次都是这样,我从来不关心她口中的独家“新闻”,她每次从我这碰了一鼻子灰后,就会偷偷唠叨几句。

可是不一会又嘻嘻的跑到你身边

“我告诉你哦……”

在她那总有说不完的新闻。

我拿着这篇火候欠佳的稿子去找教语文的张老师让她给我指点迷津。

刚走进办公室发现张老师的位置上坐着一个20多岁的大哥哥。

着装整洁干净却不华丽,顶着一头很简单的板寸,通过他的侧脸看到他虽不帅气但很精神。

“你好,你知道张老师去哪了吗”面对这个陌生的人我压低了声音,紧张却平缓的说到。

“哦!你是张老师的学生吧”他抬起头看了看我。

他正脸比侧颜好看,关键是眼眸很清澈像湖水一样,似乎不会游泳的人跳下去都不会被淹死。

嗯!我礼貌的回了一声。

你好我是新来的老师姓严,叫我严老师就好了,张老师休产假了,所以你们班的语文课先由我带。

他语气温和像邻家哥哥一样,不快不慢的耐心解答。

我才想起今天米粒和我说的新闻,我才想起马上就要临盆的张老师陪了我们这么久才有休息的时间。

手里拿的什么是作业吗?他的轻声询问叫回了思绪乱飞的我。

哦!对!对!我强调着回答,那我们回班级看吧,正好我认识认识咱们同学,他一边起身,一边说着。

我则在前面带路,没有在和他主动说一句话。

演讲比赛越来越近了,我的稿子被他改了好多遍,每天课下我也会找他纠正我的音腔,哪段应该气势有力的读,哪段应该饱含深情的读。

在第二天要比赛时,有个老师说我们的稿子需要改动,于是前一天我们中午加班做了调整。

他从教工食堂带了饭菜,我从学生食堂带了饭菜,一起回到了办公室。

同样都是土豆丝炒肉他的量多肉也多,我的量少上覆盖着惺忪的肉末。

丁小毛
丁小毛  作家 个人公众号(丁小毛)用键盘敲出温度的姑娘个人微信号:dyn9587

距离这个王八蛋

看不到的影子

总有一种痛时间抹不平

那个时候的爱情

能活过来真好

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题记:友人问我,今天写什么? 我说,今天没什么可写的,你有故事吗?聊聊? 友人说,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我说,有,我有酒。 1 我还真有酒! 我想起了,我还有一瓶搁置了四年的酒,一瓶四年前春节我从陕西故都西安,带回杭州的六年西风酒。 那一年春节的西安,虽是天天艳阳高照的,可是好冷呀。 正月初三下午两点,我下了飞机,没看到来接机的雨轩。 打他电话。 “二二,家里有拜年的亲戚,走不开,你先找个酒...

我是一个很有节制的男人

文|飞芙阳阳 1.第二枚蛋 “你应该做一个有节制的男人。”钱多多一边往嘴里塞第三只鸡腿一边撅着油腻腻的嘴说。 我的确很有节制。 每顿饭不超过两碗,每次吃橘子不超过两个,酸奶不超过两包,每天吃香蕉不超过一根,雪糕顶多一根。 在我看来,第二根雪糕和第二根香蕉没什么本质的区别,它们都是毒药。 雪糕还好,一次买一根。香蕉就不好了,每次说买两根的时候,都看见卖家眼睛一瞪,然后不情不愿又一脸猜测地把两根...

太姥姥:不愿醒的梦

多年以后,我还常常梦到太姥姥,梦到在太姥姥的炕上醒来。 那个情境封存在记忆中,时不时跳出来,此生的温存。 这是陕南一个普通的小山村,更准确的说,是一个小山沟,两旁是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土坡,中间是一条蜿蜒曲折的小道,所有的村民就住在这山沟中,每隔几十米就有一户人家,我就出生在这个小山村的倒数第三家,也是与太姥姥相遇的地点。从我记事起,就跟在太姥姥后面,晚上睡在她的热炕上。这是她一生最重要的地方。...

一条叫玛丽的鱼

走进一楼咖啡厅时,我就看见了她。 坐在轮椅上,看着面前的鱼缸,一动不动,几乎不像个活物。 在不远处落座后,我一抬头,遇见她的目光。 瘦小,稀薄,像一个影子,衰老到没有年龄。上身穿着水红开衫,腿上盖着厚厚的毛毯。她的头微微前倾,很费力的样子。 我朝她笑了笑,就回到我们桌上,听辛巴和他爸爸说话。但我的第三只眼睛和耳朵却在她那里。 她的目光不断射过来。我只好又抬头笑笑。这时,她朝我招手。 她的手胆...

与你无关了

“同学,怎么不进去啊?”门卫探出头。 “哦,马上”,杜夏不再徘徊,转而进了学校。 【我叫赵政】 高一二班的班主任还没有来,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几个热情的同学正在发书,一个胖男孩在黑板上抄课表,其他人乱哄哄地叽叽喳喳有说有笑。 杜夏在门口观察了一会儿,径直朝倒数第二排靠窗的空课桌走去,放下书包,拿出本子,装作没有看到周围人关注的目光,若无其事地抄抄录课表。 “这是新来的么?” “没见过啊,考进来...

王子俊,你这个乏味又无趣的男人!

-1- 我叫叶佳玲,今年二十五岁。 生日一过,我已扛不住压力,家人在耳边不停叨叨,以他们的眼光,我俨然已在“剩女”边缘徘徊。 周日去看奶奶,奶奶拉着我的手说“佳玲啊,什么时候带男朋友回来给奶奶看?” “奶奶,不着急”。我搪塞。 “怎么不急,佳琪有你那么大的时候,已经结婚了。奶奶八十多了,就等着你结婚。” “是,是,奶奶,我会擦亮眼睛寻觅良人。”我唯唯诺诺。 堂姐佳琪,从小到大都是我的人生榜样...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