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站的名字叫相濡以沫

2017-11-16 16:10:01作者:郑小喵

《第二站的名字叫相濡以沫》by 郑小喵

文/郑小喵

周五的午后,阳光刚刚好,暖暖的,透过纱窗,跳跃的撒在徐婷婷的书桌上。

徐婷婷从睡眼朦胧中醒来,看着手腕儿上的那块表,14:33,距离上课时间只剩下七分钟。

她立马坐了起来,下了床,穿好鞋子,拿了书包就往教室里跑,偌大的校园,看着窸窸窣窣的人,她一路狂奔,成为阳光陪衬下的一道亮丽的风景。

就在14:38分的时候,她气喘吁吁的坐到了自己座位上,四十五度斜射来的阳光很刺眼,但是很温暖,她嘴角上扬,淡淡的笑容里带着小小的侥幸。

“诶,你也不看看几点了,这么晚才来啊。”姚凯文朝着她低声细语,他平淡的言语里分明透露出百般焦急。

嗯,对啊,他是替徐婷婷着急。

其实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徐婷婷已经在他心目中占据了很大一块地方。

“这不还没迟到嘛,真是的,我就今天睡过了头。”

徐婷婷早已不再是十年前那个懵懂的女孩,对于如今她和姚凯文的这种关系,自己也无法很好的拿捏,但是直觉告诉她,姚凯文心里有她。

这时,上课铃声响了,姚凯文向上推了推眼镜,清了清嗓子,想要说点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班主任精神饱满的走了进来,翻开教材,在黑板上列着各种各样的化学方程式。

突然,姚凯文给徐婷婷递过来一张小纸条:我喜欢你,那么你呢?

徐婷婷惊呆了,“呃”的一声吸引了众多人的眼球,蓝天帅也回过了头,看见徐婷婷捏着纸条的手缩了回去,看着那个他心仪很久的女孩子而怦然心动。

班主任写到一半的CuSO4·5H2O停了下来,转身的瞬间,全班人都在偷着乐,想看看班主任要怎么处置徐婷婷。

老班的双手摁着讲桌,身体向前微曲,大概是远视眼的原因,右手稍稍往下挪了下眼镜儿,目光直直的聚集在徐婷婷的身上。

徐婷婷不敢抬头,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没有跟老班进行眼神交流,对于徐婷婷来说,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老班盯着徐婷婷那个方向看了几眼,随后又转身继续板书他讲解的内容,嘴里一边说到:“你们都给我专心点,别在下面搞小动作。”

所有聚焦在徐婷婷身上的眼光都疏散开来,转身的同学也一一转了回去,只有蓝天帅,依然侧身朝着徐婷婷那个方向,直到班主任发出“咳咳”的暗示声,他才转了回来。

就这一节课,三个人都在提心吊胆中熬过,徐婷婷没有给出回应,姚凯文也没有再主动出击,蓝天帅还一直蒙在鼓里。

终于煎熬般的度过了这堂化学课,接着便是一节体育课,下课后徐婷婷叫了姚凯文先去操场转转。

沿着紧密相连的环形跑道,徐婷婷和姚凯文并肩散步,夕阳的余晖下,两人更像一对浪漫的情侣,让人倍感羡慕。

《第二站的名字叫相濡以沫》by 郑小喵

郑小喵
郑小喵  作家 想用独特的洞察,描写人性和世间疾苦。你非同寻常,奇特而非凡。微信公众号:郑小喵同学微博@骄傲沸腾与你何干ZHZ

你相信吗?这世界,总有一个人为你而来

在"我爱你"中加一个字

「521」我选你,在所有有你的选择题里

我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不跟我在一起

第二站的名字叫相濡以沫

愿每一个留守儿童都不要再走一遍我走过的路

01 我是一个留守儿童。 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是一个留守儿童的呢?上了大学之后。之前一直听过留守儿童这个词,看电视也看到过不少关于留守儿童的新闻报道,当时的感受就是这些孩子好可怜啊,爸妈不在身边,跟着爷爷奶奶抑或是外公外婆生活,一年的漫长时间里,机会好的话会见一两次爸爸妈妈,没有条件的就一年也见不到自己的爸妈,过年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回来,可能要两三年的时间才能见到,之前看电视看到一个新闻,记...

对不起,我不能再等你了

其实,我还记得三年前的那个夕阳。 我们说起“一起去云南看洱海”的约定时那副信誓旦旦的模样。 对不起,我亲爱的朋友,我不能与你起身出发了。 但此时此刻,我是你的眼睛,在风里雨里的路上,你和我依旧同在。 < 1 > 大尧: 在兰州机场排队登记的间隙,在微信里和你说,我快要登机了,两个小时之后降落在丽江。 没想到,你居然那么快就回复了我,你说,旅途愉快,注意安全,外加一个可爱的表情包。 我再也没有...

那个和军人异地恋的姑娘,后来怎样了?

这两天,被阿娇结婚的报道刷了屏,看到她穿上婚纱的样子,简直要美哭! 我打开微博刷新了好几次,终于看到小美的更新,不出意外,小美转发了一条阿娇结婚的消息并@了男友鹿先生。 而鹿先生并没有回复。我猜他此刻应该是在进行20公里越野拉练。鹿先生是一名军人,当兵已有五年了。小美是在一次相亲大会上认识的他,本来小美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思报的名,毕竟相亲这种老掉牙的习俗,小美是一直看不上的。 结果整个相亲大会...

荠菜水饺

虽然春寒料峭,但春天毕竟还是来了。玉兰花开了,紫的、黄的、白的点缀了春天的色彩,而沉寂了一冬的柳树也抖擞着嫩绿枝条,向路人宣告春天的悄然而至。田野山林中多了一些拿着小铲,挎着小篮的人儿,那是被春天里放肆的野菜香吸引的人们。寻找,挖掘,简单的动作却并未显得单调和枯燥。街角小巷,也开始冒出几声“刚挖的新鲜野菜啦”的叫卖声。 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对野菜自然也多了几分特别的喜爱。荠菜的鲜美,...

小花兔的命运

前几天一直下雨,所谓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要穿棉。金言穿着夹袄骑着自行车都感觉秋风透着丝丝凉意往脖子里灌。下班了,秋天黑的早,六点不到天就全黑了。亏的现在的路旁都有路灯。 金言骑进小区,遇见出门散步的老公鸿飞。鸿飞说儿子一个人在家里写作业。金言都没好气和他说话,就赶紧骑回家。刚进门,七岁的儿子开心果就跑过来和金言说:“妈妈,爸爸把我们的小花兔给送人。” 金言一听心里“咯噔”一声,完了。就知...

爱 曾经

别缠着往事不肯走,别赖着曾经不放手。请相信,如果事与愿违,那一定是另有安排;所有失去的,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题记 济姐从小就是个学霸,高分考入外语学院日语系,又作为优秀毕业生直接推荐给一家大型国营船公司日本部。那时的济姐英姿飒爽,一头浓密的秀发,炯炯有神的一双大眼睛,笑起来嘴角有两个浅浅的梨涡。公司里的一帮男同事没事就到济姐部门来晃。济姐是个乖乖女,一直埋头读书,外语学院女生多,她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